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楼飘雪的出生

  雪又开始下起来了,冬天是寒冷的。楼千树想起以前的没一个冬天,都比现在寒冷,但是现在他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稳的懒洋洋的感觉。安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要求得一份安稳其实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安稳意味着相对的不怎么变化,这是一种安全的状态,生活在这种状态的人会被惯得不思进取。
  不过又何必这样,楼千树想着,要是自己真的这么安定,说不定也会渴望生活终究有一天辉煌灿烂,自己能做多少人的救世主,能够做就一番事业。自己的事情,总是因为失去了某一种,所以会让人觉得向往另外的一种,拥有的,就很容易不值得珍惜。
  楼千树拉开了窗子来,这种举动其实对于他来说未免是疯狂的,对于一个这样的身居高位的人来说,这种突然拉开窗子的改变的举动多少都是疯狂的。他伸出手去接一片片飘落的雪花,这些洁白的脆弱的雪花在空中照不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归宿。
  雪花一点点的掉进掌心,却都被手掌的温度溶化了。被火炉烘烤了的手掌在这么的严寒的天气里就像一只火炉一样的发出热量来。
  楼千树安定的看着,窗外的情景。身上穿的裘衣成功的遮挡住了严寒,但是他还是无法忘记自己小的时候没有衣服穿手中那些红彤彤的冻疮的样子。娘亲用辣椒水来擦洗那种冻疮,非常的疼,但是很快就会好。
  现在他已经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之下过了许多年,手上的冻疮早就已经痊愈了,现在他是一个完好无缺的帅气的男人,而且手握大权,像他这般的人,如何不是会能够惹人艳羡的。但是他偏偏也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看来快了真的是一件调皮的东西,从来不随着一个人的心情来转移。
  门外的侍卫放了人进来,那个人也是一身的严寒风霜,他头顶上的白霜可以告诉人他是刚从雪里来的。楼千树隔着一栋门帘看着他,端详一下,便是给了他进来。
  这人一进来便跪倒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启禀皇上,蝶娘娘生了一个千金。”
  楼千树并没有把什么人设为妃嫔,妃子之间的关系都是平等的,当然妃子还是会知道皇上对小蝶的专宠,但是现在毕竟还没有定下身份地位,最终鹿死谁手谁也不会知道。所以后宫里面还是争奇斗艳的。有些妃嫔也怀孕了,一律被称为妃子。
  而且,每个妃子都生的是女儿,这次小蝶生的也是女儿,倒也是并没有让楼千树有什么吃惊的。他和小蝶的孩子,就该是一个女儿,倾国倾城,魅惑众生。要是是男子,多少也少了一种风流的意味。
  就是要是一个女儿才好的,粉雕玉琢的,笑语盈盈的那么一个女儿。楼千树并不太喜欢一个儿子,男性如果痴情起来,就像他自己一样,也是让人觉得疲倦的。要不是他这么的痴情,就不会成为现在的帝王。而且还会一辈子,帮别人养着孩子。
  楼千树从凳子上站起来,白衣凛凛。他慢慢的走了出去,长廊里面虽然四周有着遮挡,雪还是不间断的飘了进来。当然有侍女持着巨大的扇子给他遮挡这些恶劣的自然环境,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孤独。这真是一种让人觉得奇怪的情愫。
  他这么的走着,就好像自己要去做一件如何之大的事情一般,事实上他要做的事情也是一件大事情,他要的孩子终于有了,有些事情也到了该完结的时候,无论是爱也好,不爱也好,都只是空虚的,飘渺的。
  走到小蝶的厢房,小蝶虚弱的睡着,脸上有一种莫名的苍白。她的身上是浮肿的,看起来小孩子从她的身体上离开不仅仅是带走了她的骨肉,也带走了她的经历。小小的孩子睡在小小的摇篮里面。
  新生的孩子都很少见到有好看的,但是这个孩子一定会是一个意外,他是一个好看的孩子。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就好像有着一个海洋。别的就不说,要是一个人能有这么的一双眼睛,这个人就一定会是一个美人。
  有些器官的美丽,起的是压倒性的作用。楼千树俯下身子去看自己的孩子,她的皮肤娇嫩,皱巴巴的,但是还是能看得出以后会有的美丽的轮廓。两个相貌都是十分不错的人的孩子,终究还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楼千树看着自己的孩子,孩子看着他微笑。孩子真的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么?还是孩子是在知道太多了,于是选择什么都不说?很多话,根本都不需要用言语来沟通,只要静静的陪伴着就够了。说出来和不说出来,都是一样。
  楼千树站在小蝶的面前,很久很久,看着她由于失血而变得苍白的脸蛋,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已经半点都不爱她了,曾经的那种欲生欲死又去了那里?爱从来不告诉人自己是怎么来的,也不会告诉人,自己是怎么消失的。
  爱,本来就是存在于世界上的,最暧昧的东西。暧昧,无非就是太阳底下还未曾完成的爱。楼千树看着她的脸,她睡得真是安稳,原来一个时常欺骗别人的人,也会睡得如此的安稳,如此的安稳得近乎不切实际。
  一个人,说谎成为了习惯,是不是就不会为自己的谎言而感到忏悔了。既然心里都没有后悔的意思,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无法入睡。安稳的人是因为觉得自己做的什么都是安定的,没有错的,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的安稳,如此的不必担心。
  但是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错么?那些话都是她用来表示自己的真心的么?楼千树不相信,他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早已经明白了怀疑一个人就该怎么做,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怀疑就像相信一样的容易,只要能养成习惯就好。
  但是他偏偏就是看得太透彻了,于是就觉得自己可悲。这些生活,赤裸裸的,一点点希望都没有。
  楼千树看着窗外的飘雪,真是漂亮,“这个美丽的孩子,从此就叫做楼飘雪吧”,他像是看着小蝶,却是喃喃的说着,就像是自言自语。
  他最终还是下了手,向李氏讨要的唯一一件东西就是这把小小的短刀,他走过去,把这把小刀刺进小蝶心口的位置。他这么千辛万苦的找了她来,就是为了杀了她,仅此而已。因为背叛的本身就是一件该死的事情,自己也一样做过背叛的事情。
  但是他没有办法允许小蝶这样的背叛自己,这是不可以的。他的世界里面除了小蝶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小蝶什么都有。她就是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之中翩翩起舞,停留在每一片自己觉得美丽的花瓣上面,久久不离去。
  不知道这算不算花心,但是楼千树却是这么的一朵嫉妒的花儿,因为自己心爱的小蝴蝶四处的飞来飞去,这让他感到绝望而且疲倦,终于有这么的一天,花儿长出巨大的嘴来,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天香,把那朵自己心爱的蝴蝶抓起来,慢慢的消化吸收,融为一体。
  是不是就不会在分离了,是不是就永远在一起了呢?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善变的,唯独死亡,这是神圣的,这是安定的。当然,死亡也是永久的。楼千树不相信人会有来生,他只要今生今世不分离。
  楼千树看着小蝶吃痛的时候惊恐的睁开了眼睛,她其实根本就只是装作睡着罢了,她根本就没有入睡,她身上的很多事情,都和这一样,都是编造出来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
  但是刀子的去势很快,削铁如泥的小刀轻而易举的穿透了小蝶的心脏。就算是有了什么后悔,谁都无力回天。
  楼千树紧紧地抱住小蝶,她的衣服里面有血喷出来,殷红的,让人看了会觉得晕眩的颜色的。但是楼千树还是紧紧地抱着小蝶,他不想松开一点点,因为他们现在永远在一起了,永远了。
  永远有多远?海枯石烂?还是沧海桑田?楼千树想着,就是自己爱这么的一个人,就已经花光了在爱情的孤独之中的所有的运气,一切都归结在零中,最后还是什么都拥有不了。
  楼千树的娘亲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做出了妥善的处理。在每个人的眼中蝶娘娘是因为和别的妃子不和而被害死了。是因为产婆被买通了的缘故。楼千树真的觉得感谢他的娘亲,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像她这么得明白这些事情的起承转合,只是她什么都不说。
  直到现在楼千树的回忆终究要告一段落,之后的楼飘雪的拜师学艺又是另外的一段曲折回环的故事了。
  现在的楼千树,和以前相比,又是不一样了。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让人变得只能顺着时间的方向向前走,生活的潮流带领着每个人向前行。他还是会想念小蝶,但是那个小蝶已经是他记忆之中的那个了,只有小蝶死了,这两个人还能完美的和谐的统一在一起,这个世界的帅气就是这样。
  至于楼飘雪,则是他最爱的女儿,独一无二的女儿。他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到自己的女儿这真是叫人心乱如麻。派去的人也并没有回来,不知道谁能给他一些有效的线索。
  他明白,自己的女儿,只是一个被惯坏了孩子罢了。一个孩子,终究是要回家的,终究是要长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