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审问

  这个时候他其实是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就算他是一个傻乎乎的富家大少也好,在面对自己的生死的问题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要紧张的。被楼千树这么直截了当的踹了一脚之后他马上就学会了识相,膝盖已经软软的跪了下来。
  这位当初还是有些威风凛凛的富家大少一边不停的磕头,一边嘴里面不住的说着:“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什么都不懂,冒犯了姑娘您,只希望姑娘您高抬贵手,放了小人一命。”
  楼千树看着他捣蒜一般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无趣,他还想面前这人有点骨气稍微抵抗一下的,没想到他就是一颗软柿子,捏一捏就变了形。这般没用的人,还真是叫人嫌弃。不过楼千树也是不着急,今天反正燕寒也不会回来,就陪这人玩一玩打发时光的好。
  楼千树蹲下来,看看跪在地上的这位大少爷的脸,这张脸上布满了惊恐和无言。他看着这张肥胖的受到惊吓的脸就觉得难受,偏偏这张脸还要挂着对他表示献媚的情绪,真是叫人作呕。所以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在这位少爷脸上。
  虽然口水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楼千树看着这人受着这种侮辱却不出声的隐忍就觉得心里十分舒服。他看着这双恐惧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最好告诉我,你还记得小蝶,不然我就马上杀了你。”
  这位少爷的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冷汗凝聚成小溪不住的留下来,看起来也很是可怜,他在记忆里面搜寻了小蝶这个名字,只是终究没有办法找到。他需要楼千树的提示,可是楼千树能给他的提示也许就是终结他的性命。
  他似乎想起了一点小蝶,不管是不是,但是现在是这么的一个关头,死马也当活马医了。只是不住的说着:“小人愚钝,刚才不小心忘记了小蝶,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至于是不是那个小蝶就不得而知了,至少他现在说出了一个小蝶的名字来。生活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就算是能多活一秒也好。贪生怕死恐怕就是他的最终属性了。
  楼千树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伪。不过没有关系,他会动用一切的手段,把他想听的一切东西从面前的这个人口中吐出来。这么多年来,生活对他这么的心狠手辣,他也一早就学会了对生活心狠手辣。
  这就像是一个人的必备的生活的方式。要是不心狠手辣,就没有办法生存。别人永远不会对自己心软。最怜惜自己的人,最终还是只有自己一个。
  楼千树看着他:“你最好把你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如果你知情不报,或者是有说谎的,我就马上杀了你。”他把自己的脸靠近这位少爷的脸,看他脸上的恶心的黑油,对他报以最魅惑的微笑。
  这个曾经会趾高气扬的大少爷现在吓得连说话都不敢,只是呆呆的一动不动。不住的喃喃着说:“我全都说,我全都说,只求你不要杀了我。”
  他的生命在这个时刻变得真贫贱。因为他的生命已经时时刻刻的被别人所掌握,别人想杀死他,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他还是要挣扎着求生。这位大少爷不停地说着:“我是两年前,哦不,我是三年前认识小蝶的。”
  楼千树冷冷的打断了他的叙述:“四年前。”
  “是,是,我是四年前认识小蝶的。”这位断了手的公子哥吸了一口气缓解疼痛,接着说:“那时候我送了她一些首饰,她说很喜欢我,没有什么别的东西给我,只好以身相许。”
  呵呵,楼千树在心里慢慢的冷笑,这就是自己心爱的情人被收买的过程,居然是这么的轻易。看来真挚的感情在有些人的眼中一文不值。不过他也明白,面前的这个公子哥虽然傻,但是还是懂的说谎的。不是傻子就不会说谎了。
  于是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你确定是她以身相许的?”他的语调很温和,甚至有一种魅惑的意味。但是楼千树的姿势却是凶残的。这位少爷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已经双手都骨折了,他也不想再把自己的脚也弄断了。
  于是他只好说道:“不是的,是我问她究竟用什么才能够得到她的心,她就说她要天上的星星。”
  “她一定是一心以为我是做不到的,所以也没对我有什么期待,我那个时候觉得她很美,于是叫来工匠,为我用银子打造了一颗星。”
  “我把星星送给她,告诉她我实现了她的要求,她也得实现她的诺言。”
  断断续续的几句话里面楼千树知道了这些事情的起源。但是真的就是自己的小蝶要实现的诺言么?那天晚上对自己的轻蔑他还是历历在目的。她不想相信,但是却不得不相信。
  这就是可悲的现实,必须接受的现实。
  自己的小蝶,已经不爱他了。而且是很早以前就不爱了。
  面前的这个人,却不和小蝶在一起。楼千树接着问:“那么小蝶呢?”
  “我不知道。”那位公子只能抖抖索索的回答。
  “是真的不知道么?”楼千树冷笑着拍了一下手掌。
  两个漂亮的女子轻移莲步抬了一个小小的火炉过来,火炉里面一块块木炭,燃烧得劈啪作响。
  楼千树夹起一块木炭,在这位公子的身边晃动着,那种燃烧的热力是很容易被人感知的:“你已经断了手,想来要是被这块木炭烫一下应该不好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
  但是这种微笑,在那位公子的眼中,就像魔鬼一样。
  他说:“我知道。请不要杀我,求求你。”
  “杀了你还不容易么?”楼飘雪笑了起来,他的声调依旧是沙哑的:“我就怕你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要求我杀了你自己呢。”
  “不会的不会的。”这个人脸上的油脂好像都被身边的炭火考得吱吱作响起来,楼千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和这个一身肥肉的人,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人。他自己,早已经是最美丽的人了。这种美丽,根本就不需要之一。
  “不会什么呢?”他反问着这个语无伦次的可怜人。看着他的苦苦挣扎的样子,真想对他说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过今日也不会知道以后的事情。谁能未卜先知。
  这位落难的公子哥不停地说着:“后来小蝶怀孕了,我就花了一些钱把她打发走了。”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了。楼千树知道,再问什么也毫无作用。这个人口中能够知道的资料也只有这么多。他有些疲倦,不再想说话,只是对着那两个抬着炭火来的侍女说了一声:“杀了他。”
  这人本来以为能够幸免于难,却还是免不了一死,还是狗急跳墙的跳了起来。尖声的叫着:“你不是说我什么都说就能放我走了么?”
  看着他这样要发狂的样子,楼千树一脚踹倒了这个人,他的后脑重重的磕到地上,昏迷过去。他看着地上的这个人,慢慢的说:“我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
  两个侍女将他拖了出去,地上拉过他身上的血迹,长长的,有着人血的腥味。
  楼千树漠然的看着,毫无表情。因为很快就会有侍女来把地板重新擦干净,他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手。镜子里面的自己还是一样的漂亮,谁知道像他这样的看起来像白莲花一样的人也会杀人。
  愤怒积聚了太久,就会发酵成为最可怕的毒素,那种可以杀人的毒素。楼千树已经学会了不少的武艺,就连燕寒都对他的努力啧啧称奇,认为他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有天分的人。
  天分又是什么呢?只不过是人自己编造出来的显示自己的智慧的。楼千树清楚地明白,要是没有努力,他自己什么也不是。
  但是楼千树现在觉得自己真的累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疲倦。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在这一刻抽丝剥茧。这些都是他的自己的故事。虽然时间久了,提起得少了,感觉就像别人的一样。
  楼千树躺倒在自己的床上,和衣睡着。他知道自己其实是难以入睡的,现在距离他想要的生活,还差太远太远了。
  燕寒的军队节节胜利,最终攻打下了最后的一座城池,终于成功的占领了整个的国家,燕寒笑着看着楼千树:“宝贝,现在我们国家就叫燕国了。”
  “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好听?”
  楼千树听着这个名字:“挺好的。”
  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挺好的。”楼千树看着自己的梦想,也快到了要实现的一天了。他想成为的那种人,最终他还是能够成为的,一定是可以的。
  只要最后一步就好了。
  楼千树叫着燕寒:“皇上陪我去后花园赏一下花好不好?”他的声音是温婉的。
  燕寒不知道他究竟想怎么样,但是他还是回答着:“你的话,自然就是好的。”
  两人便是这般的肩并肩的走了去赏花。在花园里面的花,姹紫千红的还真是漂亮,燕寒一边走着一边说他正准备要登基的事情。楼千树也算的上是一个有智谋的人,所以他不少事情也会和楼千树商量商量。
  两人一同走着。月亮悄悄的挂在天边,风静静的吹拂,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他们慢慢地一边走着,一边聊着。燕寒发现了楼千树明显的心不在焉,只是不由得问起他来。
  楼千树也只是避而不答,却在花坛边不小心滑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