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五十章 小酌几杯

  苏洛漓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其实直视别人的眼睛会给人压迫感,但是苏洛漓就是忍不住想看着他。眼睛其实是和心最近的器官,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事物。苏洛漓的眼里,他的眼睛里面有着许多的故事,虽然他已经在掩饰这些故事了。
  但是同病相怜的人,一定能读懂这些故事的,苏洛漓回想起自己的从前,只是觉得戚然。生活总是用自己的轰轰烈烈谱写着她的故事,其实她只想平淡的,和一个爱自己的,自己也爱的人,一起坐在摇椅上,从日出看到夕阳。
  就是这样子的,什么都不必做的闲适生活,才是最让苏洛漓渴望的生活。
  他的目光里面有一些躲闪,苏洛漓不懂。其实直视是一种最简单的沟通方式,因为可以直视,所以心里隐藏的秘密就显得光明正大。秘密之所以会成为秘密,多少都是因为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阴暗亦或是神秘的部分。一个人太光明正大,或者会忽略了其中的细节。
  这个时候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慢慢的从楼上走了上来。他的下巴上留着颓长的胡子,多少有些颓废的意味在里面。但是由于年纪已经是大了,头发和胡子全都是银白色的在空气里面闪光,总给人一种透明的感觉。脸上却是小孩子一般的闪着红色的光芒。他大声地笑着,嘴角的肌肉都被牵动了,可以清晰的看到脸上的皱纹。
  “你们这些青年才俊,可还真是有才有德啊!”他大声地不辞余力的赞美着众人。
  苏洛漓看着他,一时很难确定他的身上是否有武功。他看起来理应是有武功的,但是他偏偏有一种深藏不露的气质。毕竟武功高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可以收敛自己的气息,显得自己并没有什么武功。
  只是随便的站着,就可以有一种平淡的真气,如果是受到了攻击,才会表现出来。这样的武功水平,不能说是不高的。但是苏洛漓却会怀疑他其实并不懂武功,毕竟要是真的懂得武功,在自己的店子已经是这么危险的被人几乎要破坏的情况下却还没有什么表示,这貌似看起来并不是很现实的。
  但是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不现实的事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苏洛漓明白这些事情,不如还是静观其变的好,只是同样的报以笑容。
  离无道和那个年轻人都看着他,其实叫那个年轻人,他也并不是十分的年轻,只是看起来较为年轻罢了,他的脸上眼角还有一些可以看见的皱纹,明确的提示着他的岁数其实已经不会太小了,只是究竟有多少岁,谁也不知道。
  如果是女人的年龄会是一个迷的话,男人的年龄更加会是一个谜,一个难以参破的迷。一个保养得好的男人,是很容易比保养得好的女人来的年轻的。
  离无道也只能报以微笑,毕竟他也没有对刚才的事情拔刀相助,但是这位老者称他们为“这些青年才俊”也是挺中听的。
  离无道对于中听的话,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接受了。但是他并没有做什么,所以只能报以笑容。下面的街市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吵闹,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那个年轻人只是站了起来,在还未明白他的名字之前,还是只能将他称为黑衣年轻人。他的目光里面的那种桀骜不驯在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还是收敛了些,毕恭毕敬的弯下腰来向这位老者鞠躬:“多谢老前辈的称赞。”
  只见那位银发白须的老者仰天大笑起来:“现在还真是长江后Lang推前Lang,你们这些后起之秀都已经撑起了江湖的新天地了,像我这般的老骨头,大抵是不中用了的。”
  苏洛漓看着他的笑容,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但是她知道不会是的,有些事情,就算是相信也不一定会成真。毕竟真相都是和梦想有着差距的,人人许愿,最好的愿望便是心想事成,一个愿望就能换来无数个愿望。
  当然鬼神才不会做这种亏本事情,所以这些还是只能凭空的想象罢了。
  离无道却是嘴甜说了几句好话:“老前辈仙风道骨,神清气朗,那里是我们这种小辈可以望到项背的。”这句好话倒也是拍对了马屁,让离无道听起来心里也是觉得很是舒服的。
  只是纵使是听起来舒服还是没有用的,那位老者只是笑着看着他:“你自然也不差,有着雄踞天下的野心,不是么。”
  离无道心里只是觉得一惊,这般的话说出来是会被砍头的,但是这位老者这么轻易地说了出来,像是半点都不担心什么后顾之忧似的。
  他的神色却没有什么表现只是慢慢地说道:“老前辈太夸大晚辈的能力了。”
  这句话里面的成分其实是不卑不亢的,离无道其实是很有成为帝相的潜质的,但是离无渊和离无恨两人其实都不会是好惹的角色,所以说他只能用隐忍的态度来面对生活。
  但是在这里被这位老者识破,他既不能否认,毕竟否认了就会可能失去一位好的盟友,对于任何有才干的人,离无道都是需要的,因为就算是他不想争取帝相的位置,他也不能退缩,这些事情从来都容不得他退缩的。
  只是这个时候气氛有些僵硬了,毕竟说了真话出来把脸皮扯破了不会是一件好事情,真话总是会遭到人的厌弃的,人本来就是活在谎言里面的虚伪的生物。
  黑衣的男子只是连忙说了话来暖一下场子,他笑着说:“早闻前辈你料事如神,掐指一算,能算尽天下之物,让小辈真是崇敬不已。”
  老者只是将目光先是放在离无道的身上,随即便转了开去,把目光放在那位黑衣的男子身上:“我们还是会有见面的机会的,只是现在还时机未到。”
  他的眼光再在三人之间环绕了一圈,那种冷静的目光,有着漂亮的穿透力。虽然他已经是垂垂老矣的人了,但是就偏偏是老人,才能明白一些年轻人不会懂得的东西。生活的阅历是怎么也不能换取回来的。苏洛漓其实是会敬佩老人的,虽然她觉得这个人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他说:“几位能来到我这个小地方,便是缘分了,不如在这里小酌几杯,就当是我做了东,戒指你这位年轻人也可以当个玻璃收下来玩玩。”
  他一句话说罢,小二便双手把那枚戒指递到了那位穿黑色衣服的苏洛漓想着,早知道德庆楼在这里的名气甚好,但是不知道这里原来是这么的一个财大气粗的地方。却是连这么美丽的一枚戒指都不放在眼里,只是窗外的声音更是有些吵杂了,碍于这位老者在此,苏洛漓不能看看。
  那位黑衣的男子只是双手推辞了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实在是应该的,这只是区区小小的功劳罢了。”
  “呵呵,谁不知道妙手神偷一指染的本事,这般的小小的财宝,你那里会放在眼里,你举目望去,大抵全天下的所有东西,哪有不是你可以偷得到手的,只要是你想要的。”老者见他这般的推辞,也并不拒绝了。
  其实就是要爽快些才会较为有意思,纵使纠结着一些的小事情实在是寡然无味的。苏洛漓想起以前,最最是讨厌那些人的推来辞去,让她觉得实在是不可理喻的烦恼。不过人本来就是虚伪的生存着的动物,也并不需要纠结这么的许多事情。
  老者看看三位,却是说道:“三位便是慢慢的用些酒菜罢,我这老不死的便是先回去了。”他倒也不等三人的告别,径直的回到了自己的楼上去了,一头白发,倒也还是晶莹透亮。
  苏洛漓看着他的背影,是有些若有所思的。只是窗外的吵杂之声更甚了,让她忍不住探出头来望望。只见那个刚跳了下去的男子像是受了一些伤,但是绝对没有死,只是一个人蜷缩在那里,两只眼睛恐惧的瞪大着,口中喃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之前的趾高气扬,骄横跋扈的神色在这个时刻完全的收敛了,只剩下那种悲戚的,无所适从的表情。
  为什么呢,只因为周围的邻里估计是受过了他不少的欺压,只是碍于他又懂得些许武功而无处伸张。现在他失势了,自然是墙倒众人推,众人只是取了鸡蛋白菜什么的劈头盖脸的向他的头上砸过去。那人脸上一脸的蛋清蛋黄,还有烂白菜的叶子,倒也真是可怜兮兮的。
  苏洛漓却是半点都不可怜他,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种人,不过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罢了。不过看着众人的样子,也确实是咬牙切齿的恨,像是这一个时刻便可以将他置于死地一般。
  离无道也伸出头来看看他们的样子,他只是慢慢地说:“你看那人的眼光,要是他有朝一日能回复健康,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必定是报复这些在报复他的人。”
  苏洛漓不由得有些百感交集,毕竟这些事情实在是太反复的冤冤相报何时了。人和恩怨和江湖,一向来都是莫名其妙的交织着的。
  那位黑衣的男子也是一样的伸出头来看着,但是苏洛漓看到他的眼神其实是孤独落寞的,并没有真正的放在那些东西上面。她知道自己是可以理解这种孤独的,这种孤独时被刻在了骨子里如影随形的孤独。
  什么时候,都逃脱不了孤独的影子,或者自己只是一棵孤独的树根上面长出来的树木,虽然别人看不见深藏在土地里面的树根,但是自己却是深刻的明白,这些树根,一向来都是存在着的,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