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遭到惩罚

  只见那个人阴霾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不置信和惊慌失色,毕竟一个这么热衷于显摆财富的人,还是会因为钱的问题而变得多少的不协调起来。一个人太爱一样东西了,就不免变成了这样东西的奴隶。
  尤其是金钱和权力,更加会让人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或者人的生活,其实已经失去了生活的本质,变成了一场争权夺利的游戏罢了。最终却为了这样的虚伪的东西赔上了自己的青春,时光,金钱,甚至是性命。其实生活原本就不该是如此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就变成了这样的姿势。为了名利匆匆忙忙,忘却了生活的原本的意义。
  苏洛漓看着他那种不自信的脸,和阴毒的眼神,只是觉得自己真讨厌这样的人。一个人,像他这样的,其实也是会懂一点功夫的,但是很明显,他的功夫只是自己有钱,又请了几个有名的老师,东学一招,西学一式,这样胡编乱凑成了的三脚猫把式。
  他的动作却是极度的滑稽的,因为大概那条链子在他的脖子上已经戴了很久了,他很久都没有把这条链子摘下来,以至于甚至自己都不敢相信那一条会脱离了自己的脖子。他看着那条金链,脖子中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响,他迅速地扑了上去,只是想抢回那条金链。
  那位黑色衣服的男子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得逞,只是侧过身子去,用手轻轻的挑起了那条金链。金链沉重的在他的手中晃动着,有一种雍容华贵的色彩。
  苏洛漓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有一种莫名的英俊的颜色,虽然他的相貌并不是美丽的。但是可以从他的眼睛里面能看到一种深刻的嘲讽的情绪,那种不屑和怜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应该在哪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自己应该按照怎样的方式生活。
  苏洛漓突然觉得会被这么的一双眼睛感动,他的脸上并没有可取的地方,并不是一张漂亮至极亦或是如何的脸蛋,那种感觉其实是没有震慑力的,因为很难以记得这样的脸蛋究竟是谁的,这种相貌太没有代表性了,让人觉得毫无感觉,一点都不想继续和他说下去。
  但是他有这么的一双眼睛,这种眼睛是深沉的而且是敏锐的。一个人想要拥有这样的眼睛并不是这么容易的。这需要很多的历练,而且还要心静如水。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有这样的眼睛的,眼睛虽然只是用来看世界的器官,但是眼睛却能够反映一个人的心里最深沉的内容。
  要是这么的一双眼睛,才会懂得什么叫做悲悯。有一些情愫,需要一些领悟,才能够了解。苏洛漓觉得他的相貌其实和他这种精光四射的眼睛并不是相配的,要是他可以再继续历练下去,就很快会拥有一双能够表不现出自己的眼睛,那种沉静的,不会出声的眼睛。
  现在的眼睛里面的光芒,似乎还是多了一些。
  那个扑上去的人呼呼的叫着,却只是扑了一个空,一个井底之蛙是不会明白自己的错误和缺陷是在哪里的,所以他只是大声的叫嚣着:“把我的金链还给我,你这个恶人,你这个土匪,你这个强盗!”
  他的声音很大,几乎要在音量上能够覆盖了人的整个头脑。苏洛漓在远处听到这么杀猪一般的音量也是觉得很不舒服的,但是苏洛漓明白他是多么的不值得人可怜,这种人,只懂得欺辱弱者,却又畏惧强权。苏洛漓看着他,就像看着许多她不喜欢的人。这种不喜欢是很明显的。当然她也知道现在并不需要自己来动手教训他了,那个不知道叫什么黑衣男子,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的。
  黑衣男子把那条金链在手指之间旋转了好几圈,金链不断地闪烁着那种迷人的金属的光芒。为什么贵重的金属会让人着迷,大概就是因为这种光芒的缘故。这种光芒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在里面,苏洛漓看着那种光线,心里是会感慨的。
  她回想起自己还在组织的时候,大概每次做一个案子都会为组织带来很多的财富。财富这种东西其实都是很容易得到的,只要能够有勇气冒险,而且还要有一定的能力和本事。
  如果没有本事,当然不会得到钱财,就算是大笔的钱财也是因为自己能够有能力值得别人的信任和青睐,这也不会是容易的一回事。
  这个世界上其实什么都不会太容易,竞争太多所以大家都必须努力。
  那个阴霾的人扑上去再想抢那条金链,手上的绿色的硕大的碧玺戒指在他的不断摇晃之中变得十分的耀眼,苏洛漓虽然身处皇宫之中已久,对于好的宝石之流也见过许多,但是从没见过像这一枚这么好的戒指,只是这么美妙的戒面却配了一个这样的人,让苏洛漓觉得很是不舒服。
  那个黑衣男子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得手,只是在指尖不住的旋转着那条金链的时候用了一点暗力,金链迅速地脱手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条好看的华贵的线,然后在窗口的方向坠落下去。
  那**呼了一声,苏洛漓眼看着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向着窗口的方向跳了下去,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并不值钱一样,只要能捡回这条金链,是不是他就能够起死回生,万死不辞。
  黑衣男子在他后面说这话,语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冷漠和清晰:“我就是强盗恶人又如何?”
  这句话想来是用来讽刺那个男子因为灌汤小笼包烫伤了嘴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强盗,他的语气冰冰凉,听起来是不舒服的,但是苏洛漓还是觉得他每一个字都是说的对的。
  那个人跳了下去,预想之中的“砰”的一声在下面响起来,他受了什么样的伤苏洛漓也不知道,但是苏洛漓知道他就算是不残废以后的身体也不会好。身体上的外伤往往是治不好的,每次到了阴冷的,潮湿的季节就会隐隐作痛。
  不过心里的伤更加是如此,没有办法治愈,没有办法结枷,碰一碰,就会流出血来。而且不用阴冷的天气,纵使只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只要是碰一碰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就会有无比的疼痛。
  在自己的阴冷的夜晚里,回忆会成为泛滥的河流。人总是容易沉溺在自己的回忆里面,难以超生。苏洛漓想着这些莫名的东西,心里不知道怎么来诠释自己的心情。只是默默地看了离无道一眼。
  离无道却是在看着那个英俊的年轻人,他的眼睛是莫名的英俊。其实很难用脸上的一个器官来衡量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苏洛漓可以确信,他有一双英俊的眼睛,眼睛里面的那种神情是少有的。看得出他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有故事,哪里会真的有人是温室里面的经不起摧残的花朵,许多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或者是神秘的,或者是煎熬的故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要是针没有扎在自己的心口上,其实也是不会觉得疼的。
  别人的悲伤,从别人的口中讲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别人的云淡风轻的故事了,和自己没有关系。苏洛漓何尝不明白就中的道理,只是她有时候会觉得不愿意面对罢了。自己的故事,讲出来,或者最多只能得到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而更加有可能的,是得到别人的嘲笑。
  人,本来就是一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动物。
  苏洛漓吧目光轻轻的放在那个目光有着深层的悲悯的年轻人身上,她读懂了他的悲悯。那个年轻人的脸看过来,表情是微笑着的。但是在四目交投的时候,苏洛漓看到他的眼光里面,明显有一点颤抖。
  这么的一个沉静的人居然会颤抖,这让苏洛漓觉得奇怪,但是一个人的情感终究是深层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解释这种感情。人的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
  苏洛漓看着他,微笑着表示自己的情绪。对于一个人表示亲近的情绪是最容易的,只要用微笑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微笑已经日渐变得不受心灵的控制,成为了一种虚伪的把戏。只要是嘴角上翘,就足以表现出虚伪的欢乐的情绪,讨人喜欢的情绪。
  但是苏洛漓知道自己是真心的,要是那个年轻人没有动手,自己也会冲上去拔刀相助的。在江湖里面久了,慢慢也变得义气。毕竟死并不是可怕的,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个人,具备了所有成为好朋友的潜质。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如果是好朋友,就会容易相处,容易交谈。而且,这个人有着这么灵敏的偷窃的身手,让人叹为观止的身手。苏洛漓甚至有点忍不住想向他请教几手,要是知道了,也能够江湖救急一番。
  这个时刻,离无道已经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对那个走过来的年轻人微笑着:“这位兄台,不知道可不可以坐下来喝一杯?”
  “好。”那个人清楚利落的回答着,他慢慢的不慌不忙的坐下来,唤了小二过来:“这枚戒指,是从刚才的那个人手中顺下来的,不知道能不能补偿你们的损失。”
  那枚美丽的戒指在他手中低调的发着光,就像可以照亮他的脸。真正的宝石的光芒的确是会让人发狂的爱上的。
  小二那里这么近距离的见过这么美丽的扳指,只是双手捧起来接了过去。那种神情近乎毕恭毕敬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