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早茶的偶遇

  苏洛漓正和离无道想能找了一家茶楼吃早茶,只是四处追寻都找不到一家好的茶楼,总是觉得会差了些什么。仿佛“莲花楼”会太素净,而“庆德楼”一听起来就像是老学究开的。“天香楼”终究还是有点妓院的意味。
  虽说苏洛漓对于妓院并不是十分排斥,毕竟别人也是靠着自己来找生活的,但是她还是不想被别人看成一个总是出入“妓院”的男子亦或是女子。总之这都是不大现实的。所以苏洛漓和离无道相对看了一看,终究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了“德庆楼”上。
  毕竟这家“德庆楼”的牌匾上还写着:“百年老店,口味纯正。”这样的标语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敢随便打出来的。还是需要有这么的一点本钱,才能够配打这种标语。
  既然是说好了进来这里,两人便携手进了“德庆楼”,虽说苏洛漓身形并不高,但是两人容貌都是很是不错,看起来还都是漂亮的翩翩佳公子。
  这一下进门,便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眼光。长得这么帅气的两个男子还是会引起不少的女子的轰动的。毕竟在这个架空王朝女子也是很主动开放,较为男女平等的风气总的就是和睦舒服的。苏洛漓和离无道安然的接受着别人有些好色的目光,坐在一个中间的位置上。
  小二殷勤的走来:“两位客官可是要吃点什么?”他的语气里面有献媚的意味,毕竟人都是外貌协会的,看到相貌好看的人,就会忍不住亲近亲近。
  苏洛漓却是照旧的说着:“不知道你这里有什么招牌的菜式可供推荐?”她其实声音并不算是温婉可人的女子声音,却是略带一点嘶哑的性感,其实女子的声音要是带一些嘶哑,就必定会是性感的。但是她现在是女扮男装,又是在这么大的一间茶楼里面,可谓是极其的引人注目的声音。
  一个人的相貌,雌雄莫辩不一定是美丽的,但是一个人的声音,尤其是性感的声音,往往都会是雌雄莫辩的。性感其实是一种深刻的成熟。毕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叫嚣着说自己性感,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修炼而成的能力。
  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尤其是一道目光让苏洛漓觉得有着一种莫名的压力。苏洛漓转头过去一看,这是一个眼色多少都是有些阴霾的人望过来的感觉。苏洛漓转头看了过去,只见有一个人脸色沉暗的坐在茶楼的角落里面,眼光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
  苏洛漓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眼,心里就觉得十分的不舒服,毕竟被人当做口中的猎物一般的看待绝对是不会让人觉得舒服的。苏洛漓转了头过去,看着自己的手上的工作。只是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让苏洛漓觉得有些无处遁形。
  虽然这个人看起来其实是浅薄的不堪一击的,但是他的那种凶狠的狩猎的眼神会让人觉得莫名的压迫感。
  苏洛漓再转了头去看看另外一边,只是看到一位年纪极小的公子哥在手摇着一把折扇,虽说是相貌极美,但是终究还是看起来有一种中性的感觉。苏洛漓笑着自嘲的看看自己,自己现在的样子何尝不是充满了中性的感觉呢?
  不过自己可是男扮女装,就算是一个人,也并没有规定一定要在自己的性别之下循规蹈矩不可以越过雷池一步。关于美丽,本来就不会有性别和身份的界限,只要是美丽,就可以了。如果还在别的事情上唧唧歪歪,就没有生活的乐趣。
  苏洛漓继续闲坐着,只是在小二的推荐之下点了几味极其美妙的小吃,有水晶饺子,水晶饺子的皮儿是透明的,里面包着一整只的虾仁,还有被切得爽口弹牙的猪肉馅子,真是让她吃得爱不释手。
  还点了一笼店里的招牌灌汤小笼包,一只只吃起来唇齿流甘的小笼包,里面的汤并不是那种吃起来让人作呕的油腻,而是真正的美味的鸡汤,喝一口下去真是全身的味蕾都被调动了,里面的馅儿也是肥瘦适中,极为好吃。
  还有一条条油炸出来的油条,这却是离无道点的了。离无道其实很喜欢吃油条这种小食,古法制作的油条在苏洛漓的眼中自有它的特有的香脆迷人。虽然里面会有明矾这种在苏洛漓的前世让人望而生畏的东西,苏洛漓却还是喜欢。
  另外的饮料是豆浆两碗,里面加了白糖,有一种温馨的纯正的甜味,吃起来真是让人爱不释手。苏洛漓其实以前喜欢喝奶茶一流更多,但是自从穿越到了这里,也日渐爱上了豆浆的温馨的,耐心的那种甜蜜。毕竟需要许多的功夫手工磨出来,其中的困难程度是可见一斑的。况且其实喝牛奶,会让奶牛自己的小牛没有奶喝,想来其实也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苏洛漓慢慢的吃着这些失传的美食,她想起自己在前世的时候,其实一切已经变成了速食的产物,没有人愿意等待一种非常的美味的出现,也没有人会愿意花很多功夫和时间来做一种或者没有人会欣赏的食物。
  时间,其实是会被用来拿来攀比的,比如说某个地方故意拖延上菜的地方来彰显自己的尊贵。这种行为本来就是无所谓对而无所谓不对的。
  苏洛漓这般的品尝着美食,胃和肺部本来就会是离心脏最近的器官。她突然觉得,要是这么的没有目标,这样的不用负责任,和一个人,并不需要是相爱的,只要是互相了解的人,Lang迹天涯,这样的感觉就会很好了。
  当然怎么可能日子会这样的过去,生活里面的未知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里会有真正的永远的安定?歌里面都会唱:“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永远也不差。”所以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了。人间,本来就不会有安定。
  苏洛漓正在想着,她最近总是花很多时间来思考生命的价值,如果生命真的是这么的没有意义的存在,就不能靠自己的孩子的出生来导致自己的自我救赎。况且,自己的生命并没有意义不会代表自己的孩子的生命就会有意义。这样不负责任的把自己的孩子带到世界上来其实会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但是她已经没有机会再想下去了,那个时候,那个面色阴霾的男子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在场的不少人的注目。他看起来很是怒气汹汹的掀了一张德庆楼的桌子。一边含混不清的说了一些话。这些话的音量虽说是挺大的,但是听起来确的确是很不明所以。
  店小二只得连连对着他点头作揖:“客官可不要动怒,小的愿意给客官在上一份。”
  虽说店小二已经像是被他逼到了墙角一般的可怜样子,但是他还是怒气冲天的大声说着:“爷就吃了你这个灌汤小笼包,被你这里面的汤都快要烫死了。”
  苏洛漓冰雪聪明,自然是一点就懂,明白了这人不过是并不懂吃灌汤小笼包,结果吃了小笼包受烫又来滋事。只是他身手也是不凡,一出手就撂倒了几个前来帮忙的店小二,可怜店小二只是前来劝他的,却也饱吃了他的老拳。周围的不少人甚至看到这番景象,连买账都来不及了,只是着急的离开了现场。
  这下“德庆楼”的损失可就大了,苏洛漓心里一阵阵的就是不舒服,毕竟她艺高人胆大,只是想拿出手中的短剑就上前去教训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这人的打扮还真的只能用恶俗来形容,颈子上面挂着一根拇指粗的金链子,也不知道日日的这么悬挂究竟沉不沉。手上也戴着一枚硕大无朋的碧玉的扳指。反正就是显得整个人都是极为有钱的那种浮夸,并不是随便就可以装扮出来的。
  当然,要是一个真正的什么都有的人,是不会这样的,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要装作有。
  苏洛漓看看他这幅样子,心中的厌恶之意更甚。只是想一下子就冲了上去为那些可怜的挨打的店小二出了这个头。
  只是这时候,离无道伸手拉了一拉苏洛漓的袖管,苏洛漓有些不解的看看他,他只是向另外的一个方向动了一动嘴。苏洛漓顺着那个方向看去,确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的衣服的男子。其实穿黑色的衣服在这个时候并不算是常见的,毕竟黑色衣服会容易显得太没有存在感。
  但是他就是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嘴角挂着一丝看起来有些嘲讽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是玩世不恭的那种闲散的感觉。苏洛漓想着,自己就算是看这个人千百万眼,也不会注意到他的。但是他身上就偏偏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种让人觉得迷人的气质。
  虽然是很普通的,但是也是迷人的。这种气质才会是最吸引人的气质,因为其实最简单的才会是最美好的。
  苏洛漓看着他慢慢的走过那个正在撒泼的男子面前,只是说了一句:“好像你有些东西掉在了那边。”
  “干你奶奶的,我会有什么东西掉在了那边。”那人虽说是口中不断地说着粗口但是还是忍不住望了一眼。
  只是那人看了一眼之后才真是觉得脖子之中空空的毛骨悚然,之见到摆在桌子上的并不是别的,就是他那条脖子上的食指粗的金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