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四十章 距离的相处

  楼飘雪坐着马,是漂亮的马匹,毛色是均匀的栗色的,马身高大健壮。她并不着急的向前走,只是让坐在另外一匹马上的常在野牵着她的马慢慢前行。虽然不是两人共同坐着一匹马,看起来也是亲密的联系着的。
  这种暧昧的样子的确是让常在野感到舒服,其实对自己的仰慕的人,并不需要太接近的距离,相反的适当得有一些看不到的地方反而会显得更加的美好。楼飘雪自小就是被仰慕的对象,早已对仰慕者的心里心知肚明。
  两匹马慢慢的走着,不知怎么的楼飘雪却是完全的打消了逃跑的念头,毕竟她的侍卫侍女统统都死光了。再也没有人能够陪伴着她服侍着她了。她华丽的马车还依旧在,但是拉马车的马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了。楼飘雪走进自己的马车,在里面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蜜油和珠宝什么的,楼飘雪需要珠宝来维持她奢侈的生活,马车上的珍珠就统统不要了,毕竟这些珍珠在日晒雨淋之下已经有了不少的崩落的痕迹。
  珍珠老了,就只能被抛弃了。而红宝石和蓝宝石和钻石欧泊是永远不会老的,所以苏洛漓拿起这些金光闪闪的石头,包成了一个小包,还带上了她穿惯了的换洗的衣服,回到了马上。
  常在野看着楼飘雪的举动,其实心里是不解的,毕竟在蛇族之中的货币只是身上的鳞片,鳞片越大就越是值钱。但是他们要自己自行购买的东西其实真的很少,因为只要是蛇,就有了为自己狩猎的能力。人类是已经分工了的,有的人负责享受,有的人负责狩猎,人人的工作职责都是不一样的。
  虽然常在野不明白这种小石头的价值究竟有几何,但是看着楼飘雪珍而重之的样子就知道这些都不是便宜的珠宝。但是他只是一条蛇,对珠宝实在是没有兴趣。也对人类的享受究竟是什么样的毫无兴趣,因为和人类实在是相去甚远了。蛇在修炼成精的路上,就已经学会了为了自己而生活着,放下别的掺杂不清的欲望。
  签了马缓步走回自己的家里面,楼飘雪娇声的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我想沐浴。”
  声音是娇滴滴的甚至是诱惑的,但是常在野只是看了她一眼。把手向后指去:“从后门出去就能看到泉水了。在那里沐浴就可以了。”
  楼飘雪看到自己的动作没被领情,也就只好默默地拿了衣服走了出去,她的心中是不明白的,明明常在野也就是无非想得到她罢了,这也没有什么可以厚非的。但是为什么她的主动地投怀送抱却被他置之不理呢?
  楼飘雪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别人的置之不理就好像意味着自己的美色已经掉价了,已经不再有人喜欢了,已经不再值钱了。楼飘雪就是这么的想着,心里各种的不舒服。
  她走到泉水边,泉水幽幽,可以照见她自己的脸,自己的脸还是依旧是年轻的美貌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人爱自己了呢?才十七岁呢。还是一朵没有完全开放的花朵。怎么会这么快就颓败了。
  用清水一点点的洗干净全身,手上的红肿的口子已经基本上都好了。楼飘雪看着自己的手,现在变得美丽了许多。时间真是一道可以治愈一切的良药。
  楼飘雪就这么的想着,有点儿百无聊赖,毕竟是要笔直的面对的生活,一定还是要努力的。她看着自己的身体,没有一点不骄傲的感觉。全部都是美好的,都是符合最高的审美的标准的。
  把蜜油倒出来大半瓶,全部摊在手心中涂抹在自己的腿上和脸上以及背上,皮肤贪婪的允吸着这种久违了的物质,实在是舒服万分。这种舒服的感觉真的是无可比拟的。楼飘雪把脚收起来,慢慢的涂抹在小腿的外侧,这是最容易干燥的部位了。蜜油越是涂抹,就越来越多了。
  楼飘雪看着自己的腿,真是漂亮的腿,结实,没有一点点的赘肉,但是又是纤细的,不是充满了肌肉的那种健壮。总之就是很美丽的一双腿,谁都会喜欢着双腿的。她慢慢地涂抹着蜜油,看着远处的一个小小的灰色的人影,她的动作已经是极力的诱惑的了,但是那些人影却都没有过来。楼飘雪的心里有一点点失望,她还是把自己的衣服重新的穿好了,再度推开了后门,回到了自己的睡房。
  睡房是简陋的,没有她习惯的高床软枕,也没有她喜欢的香味,不过没有关系,打开装蜜油的瓶子,瓶子里面的蜜油在就已经再度的充满了。把蜜油均匀的摸在席子上面,马上这种熟悉的香味又回来了。她就喜欢这样的味道,这样的味道让她觉得安神。
  楼飘雪自顾自的坐着自己的事情。她并不空闲也并不忙碌,只是两者之间的平均。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她想常在野来陪一下她,也终究是没有等到。那么还是睡一觉的好。睡着的时候是一天之中觉得最安心的时候。她就再度的睡了,安静的。
  常在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楼飘雪的床边,他安静的看着楼飘雪。她是一个美丽的人类。她杀死了他的兄弟,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类,常在野这样的思绪混乱的思考着,不知道心思已经飘到了什么地方,反正全都是凌乱的。
  他知道自己对楼飘雪的感情,如果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诉,这就是爱,但是在蛇类中,这是一种疾病的名称,叫做一个复杂的代名词。他知道自己是生了这种病,但是他不愿去治疗。为什么要治疗呢?就这样其实就已经很好了。
  看着楼飘雪熟睡的脸,一个女人在睡着的时候看起来真脆弱。常在野是不会真正的睡着的,因为他生活在无时无刻的警觉里面,随时都在防御着外来的伤害。毕竟只有人类才是所谓的万物之灵,就算是自己能够修炼成精,也不能比得上人类、常在野突然之间会对自己的身份有些自卑,为什么自己不会一生出来就是一个人,一个人就可以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黏黏腻腻的身体,通过在地上蠕动来达到前行的目的。这真是一件讽刺的事情。
  如果选择做人,就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寿命,而做妖,甚至有几千年。但是妖往往愿意放弃自己的几千年的寿命来做只有短短的几十年的人,就是因为人是一种温暖的动物,人会有爱,会有恨。人和妖,终究都是不一样的。
  既然就都是不同的,就不能用一样的标准来鉴定人和妖。虽然人和妖之间可以通婚。
  常在野看着楼飘雪,他看着她的**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占有她的欲望,但是蛇族只有婚娶了之后才能发生关系,不然会遭到天谴。蛇神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做。
  只是蛇神是寂静无声的,直到厄运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蛇神的语言屡试不爽,只要是流着蛇族的血,就只能遵循这种规定。结合必须是神圣的,加入了蛇籍的人,不可以做出任何的背叛的行为,因为背叛就会意味着死。
  常在野想起自己说是为了报仇却守候着楼飘雪的日子,他是真爱楼飘雪,这种爱已经到了沉甸甸的地步了,其实说的什么自欺欺人,说的什么自己是为了监视她,根本就不是,根本就是爱上了楼飘雪而已。
  常在野看着楼飘雪的熟睡的脸,她的眼睫毛轻轻的下垂着,像是在做梦,也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的周围投射出干净的阴影。她真的是一个美好的女子,但是不是美好就可以拥有的。常在野不会是贪心的,他知道自己不该爱上楼飘雪,他应该下手杀死她,为他的兄弟报仇,但是面前的楼飘雪已经俘虏了他的心,让他下不去手。
  常在野其实不是不知道的,他的兄弟并不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拈花惹草,惹是生非的人。他玩弄过太多的女人的感情,但是因为蛇族的法律的缘故,也只是走着擦边球的玩弄罢了。
  这种玩弄让人不知道说些什么来评价。本来就是不能够用什么来定性的。毕竟他只是一个蛇族的人,又不是真正的男人。
  常在野也明白,楼飘雪一个人的能力,是绝对不能杀死他的兄弟的,但是她偏偏做到了,可能性只有他的兄弟根本没有想过她会这样的出手。这么的为楼飘雪解释一番,楼飘雪的行迹还变得有些侠女气息了。
  当然这也是他在自欺欺人了,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偏偏要用这样的解释来说明,真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常在野闭着眼,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爱上了一个人怎么会是错的呢?爱,本来就是一件与人无尤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