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初相识

  楼飘雪实在是不想出声,又觉得疲倦,只是自顾自的沉沉睡去。她除了死亡之外其实什么都不害怕。当然她还害怕残废,但是她自己是这么美丽的玩物,别人是绝对不舍得残废了她的,就算是她死去了,看起来也会是美丽的。
  一个人的美,就是从骨子里头出现的。美貌本来就不是一种可以用来如何的产物,这是天然的,就像一朵花从水里开出来了,身上亭亭玉立,毫无淤泥。人人都知道这样的样子就会是美的。不用什么胭脂水粉就可以清楚地表现出自己的美丽。
  楼飘雪沉睡着,她顺畅的躺倒在地上,很性感,但是却有一种无敌的魅力。那种姿势无疑是慵懒的,她睡得很熟,是那种疲倦了很久的人回到了家的那种应该有的熟。常在野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她真的毫无疑问会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不会有一个别的女子比她更为美丽的了。虽然他已经无数次看过了楼飘雪的睡眠,但是这一次是第一次,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身份注视,而不是一条蛇,或者是一条壁虎,一条蜥蜴。
  是不是看起来是一个同类是十分重要的。常在野明白。他知道自己要是想维持自己现在的地位,就一定要保持尊贵的,高洁的血统。蛇族,除了和自己的伴侣之外不能发生任何的关系,而且伴侣要首先进入蛇籍。
  进入蛇籍会是一个困难的仪式,需要用常在野自己的血来唤醒“神明的蛇”的眼睛。之所以会被称为:“神明的蛇”,其实只是一座木雕罢了,那座木雕却要用自己的血来涂在上面,这表示着你将要介绍一个人进入蛇籍。然后那座神的眼睛便会睁开,再把自己介绍进入蛇籍的那个人的手心划破,放在蛇神的掌心里。
  然后直到蛇神的眼睛闭上,这样就能算是真正的加入了蛇籍了。想着这些常在野不免苦笑起来,他莫非是想让楼飘雪加入蛇籍?她是人类,还是和他有着杀兄之仇的人类,怎么会跟着她发生这样的关系呢?真是荒谬的。
  常在野想着,自己的名字叫做常在野,在野是从建龙在野上面出来的。虽然他只是蛇,不是龙,所以并没有资格这样说自己的名字。但是名字本来就是为了寄托一个美好的愿望的,所以还是不要强求的好。
  常在野看着在身边熟睡的楼飘雪,她真漂亮,全身都是娇艳的颜色,巧笑嫣然。就算是粗头烂服,也是一样的不掩国色。他甚至想低下头去在那娇艳的嘴唇上一吻,但是他终究还是没有。
  楼飘雪呼吸均匀的起伏着,常在野看了看她,没有表情的脸上还是动了一动嘴角。他还是伸手抱起了楼飘雪,满满一怀的软玉温香,实在是亲密的距离。怎么会这么的爱她了?真是一件让自己纠结的事情。
  怀里是柔软的娇躯,楼飘雪的表情是享受的柔美的,怎么会不爱楼飘雪呢?她就是自己的女神,像是一道光,能够照亮自己的前行的路。抱着她慢慢地走着,就好像可以一路走到天长地久。
  一直抱到一间石块组成的小屋之中,小屋子里有着简陋的石块堆砌的桌椅。上面还铺着床褥。常在野其实是没有睡床的习惯的,他一向来都是盘亘着睡着,用一种很莫名的姿势。他注视着楼飘雪的熟睡,他不会杀了她的,他根本没有办法下手。
  毕竟要杀死一个这么喜爱的人,一定要是一个绝情的人才能办得到,就算是冷血动物也办不到。
  每一次,他看着楼飘雪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阵阵的柔情,这种迷恋是近乎痴狂的。虽然明明知道,这个女子用残忍的手法杀死了自己的兄弟,但是还是没有办法,不可遏制的要爱她。
  她是心里的光亮。爱情是盲目的,常在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条白蛇会为了人甘愿舍弃自己的修行,毕竟都是太爱了,就会不去理会对方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他看着楼飘雪轻轻的动了一下,心里的感觉就是怜爱的,从她的眉毛鼻子嘴巴每一样都是这么的深爱,真是一件难事。
  究竟是为兄弟报仇呢?还是不再去理会呢?这也是和自己的内心有着冲突的想法,不过能拖延一天就是一天了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常在野看着楼飘雪,纵身吹灭了烛火。就算是用人身也可以保持,但他还是不愿意用人身,人身其实是不安全的,他还是把自己的装束换成了一条一米来长的蛇,身上有着典雅的花纹,蛇信是红红的。
  他也是一样的入睡了,冷血动物不适合在夜间过多的动作,因为要保持自己的体力,如果体温过高,只能用睡觉的方式来减少消耗的能量。
  常在野这么的想着,就入睡了,人类看不出蛇的喜怒哀乐,他只是盘亘着,在楼飘雪旁边。
  楼飘雪其实睡得并不熟,很容易就又从梦里惊醒了,梦里总是会容易梦到醒不来的梦。但是她这么的游离,并没有办法睡着。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常在野,他的脸是一个蛇头,冰冷的,看起来十分恐怖的一个蛇头。她没有惊呼,从死亡线上走回来的人不是这么的脆弱的。
  但是楼飘雪还是重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一文不值,什么都没有,什么也做不了。还是不要太轻举妄动的好。她看着身边的常在野,知道这个人已经爱上了她。对待爱上自己的人,千万是不能太好了的。还是虚伪一点的好,毕竟人都是犯贱的,对他越是好,就表现得越是轻薄,对他越是不好,就表现得越是珍贵。大部分的世人,都是这么的浅薄。
  好不容易终于遇上了一个能爱自己的人,还是要好好的利用他的好。毕竟除了他之外连别的人选都没有,也没有别的方法继续下去。楼飘雪这么的想着,又闭上了眼睛,重新陷入深深地睡眠之中。睡眠其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因为在梦中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参与,就是这么的自由。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阳光普照了,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楼飘雪不想看时间,时间在这个时刻是没有意义的。不需要看时间,只要宁静的看着时间过去就可以了。而面前的常在野,已经换成了人的模样,重新穿了灰色的衣服,灰色真是一种毫无个性的颜色,穿着灰色的服装的人,最容易藏匿在人海里面。
  这样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了。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楼飘雪看着他,他也看着楼飘雪,两人的目光毫不畏惧的互相接触却又互相退散。其实又有什么想说的呢?想说的话在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说完了。所以还是不要再说得好。常在野指了一指自己:“我叫常在野,很高兴认识你。”
  这几句话说得生硬至极,明显就是刚刚学会说话的人说的。楼飘雪看看他,也只是郑重其事的介绍了自己:“我叫楼飘雪,西楼的公主。”
  之所以她第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公主身份抬了出来,无非就是为了想表现自己的身份罢了。还有的一点就是楼飘雪早已经失去了自己应该有的身份,她的身份就是西楼的一个公主。就是说她要做什么都不能代表自己,只是能代表自己的国家。她是一个可悲的人物,因为失去了自我。
  两人的掌心相握,苏洛漓能感觉到常在野的掌心格外的凉,大概他只是在身体形状上比较像人而已,其实不就也只是一条蛇罢了,一条披着人皮的蛇。
  但是没有关系,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可以帮助自己都是可以的。挡路者就要杀死,顺从的人就捧上高位。他们这样的相识,就像是好友之间的相识一样,是平等的协和的。虽然他们之间有着仇恨,但是常在野不提,楼飘雪当然也不会傻到说出来。
  两个人,对视一下。常在野真喜欢楼飘雪,但是他却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劣势,只是不愿意说话了,因为其实也是无话可说的,喜欢不是一种倾诉,只是看到他在那里,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就已经很好,这样就已经足够。
  然后就是寂静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毕竟不需要说什么。有很多对方的痛楚,又要小心翼翼的绕开,这样还不如不说话了来得轻快,直接就什么都不要讲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该多好。
  但是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做人太难了,活着太难了。楼飘雪只是说:“你真是神勇威武,能不能带我去一个地方把我用惯得蜜油取回来?”
  常在野木木的回答:“好。”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所做的只能是随声附和。然后他从后面牵过了两匹马,给楼飘雪递了一头。
  楼飘雪原来是以为他又会带着自己飞翔,结果原来还是就是骑马去,但是她转念一想这也会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