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三十章 醒来

  楼飘雪在这个时候已经踏上了归途,回去的路还有很远的一段要走,马车在熹微的早晨的光里面启程,又是一天来临,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过去了都不再回来。楼飘雪没有用脂粉来装扮自己,她本来就是一个倾城的美人,不需要脂粉,就算是粗头乱服,也是一样的不掩国色。
  她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马车是华贵的,里面的床榻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她就可以这样子睡一觉,其实长久的锻炼,她已经学会了随时可以睡着,随时也都可以醒来。睡着的时候,就像时间可以停住了一样,很多事情,楼飘雪都不想去理会,理会这么多,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还是不如睡一觉吧,睡着了什么都不必像,就可以这样的蜷缩在角落里面,成为小小的一团,这种感觉是多么的好。床边上已经装了自动的护栏,就算是马车颠簸,也不会掉到地上。这些都不需要担心。只要全力以赴的睡一觉,让自己完全的放松就可以了。
  她躺倒在自己的床上,安然的进入了梦乡。侍女知道她嗜睡的毛病,也并不骚扰她。只是任由她一直在睡着。她像一只小动物一样的睡着,姿势是伸手伸脚的。喜欢在马车上入梦,这种颠簸的场景让她觉得十分的舒服,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的安稳的摇篮,随着摇篮安然的摇摆着。
  有时候,甚至希望旅行永远都不要停止,就可以永远的安稳的睡下去,在这种舒服的摇摆之中,睡下去。
  没有人打搅,只有驾马的人熟练地吆喝着马儿前进,整个世界在这个时候是安宁的。她已经不想想关于昨晚的事情,无非就是第一百五十七号,是一种烈性的春药罢了,但是离无渊偏偏就是不要她,偏偏就是走了去找苏洛漓,这叫她无计可施。
  心里想想,也真是Lang费了这种药的猛烈地效应,服用了这种药,本来就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夜御十女的。这么来,还真的便宜了苏洛漓,让她好好地享受了一番。
  不过算了,这些秘药自己还是可以重新炼制的,又不是非离无渊不可,就算是没有离无渊,她也一样的会成功,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安定了太久太久了,世界上的人的野心都在一日日的扩张,一日日的都想拥有太多东西,人本来都是不会安于现状的,安步当车的人,还是只有在古代才会出现,出现在古代的那种隐士的身上。
  楼飘雪想着自己就要回去了,想着自己未来的路,慢慢进入睡眠的状态,睡觉是一件很安稳的事情。
  离无道却在这个时候完全的清醒过来,胸口还是像压着一块大石一样的沉重。那种挥之不去的不舒服的感觉一波一波的涌过来,让他没有办法自我救赎。不过人自己其实也救不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办法救自己。
  外面的新鲜的冷空气传进来,是让人觉得舒服的,虽然头有一点疼,但是他至少醒来了,可以看看周围发生的事物。
  周围是秋凉的一个早上,周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离无道不愿意起床去,他的力气还太微弱,只是觉得口有点渴,他抬不起手来,只是在空气中叫着:“水。”
  “王爷醒来啦!”身边有欣喜地女子的声音,也就是昨晚喂她吃粥的女子的声音。就是离无道的一个贴身侍女的声音,在这里照顾着他的,就是他的一起长大的侍女。总有一天,他会迎娶这个侍女的,和她相处实在是一件太快乐的事情。虽然他并不爱这个侍女,但是他一点都不想离开她,她的身份,也不能成为他的正式的王妃。
  离无道想着,这算不算是三心二意呢,但是现在的男子大多三妻四妾,所以这样也并不算什么。
  就这么的乱七八糟的想着,很快就来了一杯水,就着ru白色的手喝下去,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灵儿是这么的美。离无道想着,怎么久以前没有发现呢?以前是不是痴迷苏洛漓太深了,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忘记了当初的那种痴迷了吧。
  是不是这场濒临的死亡,让离无道彻底的看淡了一切呢?苏洛漓只不过是一个好朋友而已,和她在一起做一个朋友就已经足够了。离开她未必不是坏事,世界上美好的女子太多,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离无道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头却又有些痛,他忍不住用被子盖住了头,继续呼呼的睡下去,他需要睡眠,不能够这样的生活着,他要有足够的睡眠支撑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下一步的生活。
  然后离无道就又睡了,灵儿在他身边陪伴着他。他睡得特别的熟,在梦中,似乎听到了苏洛漓的声音,在遥远的地方传来,空洞洞的。但是离无道转念一想,人家苏洛漓早已和他没有关系了,又何必这么样纠缠呢?以后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但是自己还是不要再一厢情愿了。一厢情愿其实是没有用的。
  其实离无道听见的苏洛漓的声音倒是真的,这是本来就是皇室中人用来调养的地方,依山傍水,风景独好。苏洛漓由于流产了孩子的缘故,所以来到了这个地方休息,被送来的时候,她的下身还是在不断地流着血。虽然她有这么多的珍奇的树木之流,但是还是拦不住身体里面的伤口。
  那个本来上面是有一个孩子的,但是孩子却掉了下来。这样其实是无比的危险的,因为流产本来就会伤害到人的性命。
  所以她还是被离无渊送到了这里,离无渊一直紧紧的抱着苏洛漓,苏洛漓却已经陷入了昏迷的状态,昏迷就是人的自我保护,为了不想看到不想看的东西,不想接触到不愿意接触的痛苦,于是身体选择了昏迷。
  离无渊无数次的喃喃的对着苏洛漓自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但是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处呢?对不起只是一句空洞的苍白的无味的话,在广阔的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的丝毫的意义。说对不起,只不过是用来自欺欺人的把戏。
  人都已经死了,还要说对不起来干什么?就算是杀了自己,也是再也救不回来了。这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的伤痛。只因为时间不会逆转,那一个小小的孩子,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出来的细胞组成的孩子,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却没有了。
  离无渊第一次的为人之父,却失败了,而却扼杀他的孩子的人,却是他自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的需要爱,这么的需要别人的欺瞒,这么的愚蠢。这不是本来应该有的他,这为什么?
  应该是手上的楼飘雪给他喝的那杯酒出了问题,应该是她殷勤的劝的菜里面的问题,里面都弥漫着一种药物才对,那种激发人的疯狂的兽性的药物。一定是她做的,为什么她要这样做,他无非只是不想和她这种人发生关系罢了。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楼飘雪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什么楼飘雪一定要拆散别人。她为什么这样做了。
  离无渊心里一阵阵的不高兴,他知道自己是中了楼飘雪的暗算,自己太大意了,忘记了春药也是一种毒药,自己测试毒药无非是看看这种药是否能毒死人罢了,但是他忘记了,春药不会毒死人,但是会害死人。
  离无渊陪伴着苏洛漓来到太医的地方,只是有些难过的向太医诉说了苏洛漓的病症。太医为苏洛漓一搭脉,只道苏洛漓已经不再一心求生,缺少了求生的动力。身体里面的孩子没了,要是不能好好的调养便以后都不会再能生育了。
  离无渊心急如焚,他不想自己的苏洛漓以后永远都不能再为自己生孩子,他们以后是要有一个皇帝和皇后这样的安稳的未来的,不管有没有龙脉这个神话,他也相信自己会和苏洛漓在一起的。
  苏洛漓依旧在昏迷里面,她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只是觉得这里很平和,很舒服,很漂亮,她一路向前慢慢地走着,看到了不少的孩子在打闹玩耍,她笑着走过去:“你们看到了我的孩子吗?”
  其中最大的那一个指一指远处的一个角落:“他在那里呢。”
  苏洛漓听信了他的话,说了多谢便向着角落里面走去,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在里面,但是她还是走了过去,她看到那个孩子,是一个小小的男孩,他抱着膝盖,把头深深地埋起来,在不停的抽搐。
  苏洛漓停在他的面前:“你是我的孩子吗?”
  小男孩抬起头来看看苏洛漓,用一点质疑的表情:“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我也不想这样子。但是我找不到他们,我只能哭泣。”
  苏洛漓很开心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她笑了起来:“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带你走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