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芙蓉殿晚宴

  芙蓉殿,戌时的芙蓉殿。已经走过了黄昏的时刻,太阳早已寂寞的向下缓缓沉下去了,月亮孤独的苍白的脸憔悴的挂在天空上,高高的。人都只会看到太阳的升起和落下,谁也看不到月亮的运动,只因为月亮太不让人注意,它实在是天边最憔悴的一滴眼泪。
  楼飘雪坐在殿里面,在这个有华灯点起的地方。楼飘雪是一个讨厌黑暗的女子,因为黑暗总预示着各个方向上的遁形。她喜欢精彩的白天,但是在真正的白天的时候她却也是不愿意醒来,白天的阳光总是给她一种无名的压力,所以她并不喜欢白天。
  在她的轿子,其实里面是一张小小的秀榻,楼飘雪自己可以睡在上面,这样她随时都可以在旅程中做个休息。这也是她的马车为何如此豪华的缘故。
  这里,中间悬着一颗硕大无朋的夜明珠,在头顶上幽幽的散发着光线,红烛点在四处的夜明珠的光泽不能惠及的地方,却是颇有一种烛影摇红的感觉。美人,美人坐在骄奢的芙蓉殿,头顶有一颗美丽的夜明珠,身边是各种的佳肴,凡是能够想到的食物,统统都是不胜枚举的。
  究竟有多少好食物,才能够构成这道晚宴呢?别人其实是不知道的,但是却看到了西楼的院子里面,多了无数只死亡的猪和牛,而且全都是精疲力竭的时候死的,身上只被去掉了小小的一条肉,这么窄窄的一条肉,就是那些动物被杀掉的所有遗产。
  他们的尸体,被广泛的抛弃了,因为已经失去了食用的价值,所以只是被臭气熏天的丢弃。这的确是一场奢华的晚宴,但是晚宴真正的男主角,离无渊,却到现在还没有登场。当然不用着急,该来的永远都会来,永远都拦不住,而该不来的永远都不会来,永远都握不紧。
  楼飘雪坐在芙蓉殿,芙蓉殿,真是一个秀雅的名字,看到层层百褶的芙蓉花瓣的时候,人应该是会觉得艳丽的,楼飘雪喜欢艳丽的东西,甚至连她自己都是艳丽的化身。她的手指甲被染成芙蓉色,和远远地壁画交相辉映,有一种格外的美,唇色也是芙蓉色的,连笑起来的时候,两颊都是芙蓉色的,那种娇艳的精致的美感是无以复加的。
  难怪会有人说芙蓉帐暖的,芙蓉色,就是一种极度暧昧的颜色,混沌的不清的,像是一个还没有笑出来的笑容,还没有做完的梦境。私情的颜色,除了芙蓉色之外,或者在也找不出别的颜色了。大红太惊心动魄,不适合只是小小的私情,而橘黄这是太暖,蓝色冷冷的桀骜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不是那种小小的微笑,而灰色这是太没有感情的颜色,不冷也不暖,只是僵硬的站在颜色之间。
  所以还是说不尽的芙蓉色的千种好。楼飘雪笑着坐在殿里,就像是一朵芙蓉,但是不是一朵没有雕饰的芙蓉,她的打扮总是精心的,但是不会给男性带来压力,只因为她已经太懂得和男性相处了,身体的作用是换取一切,作为一个美人,的确就是这样。
  眼角的线和嘴角的弧度,都是恰到好处的。
  这个时候离无渊来了,他慢慢地走了进来,故作镇定。楼飘雪其实也明白他,她只是来和他做一场交易,但是还没有开始,离无渊就已经认输了,这场仗,他根本就没有开始打,就临阵脱逃。
  很多人的都会不爱江山爱美人,但是他们,离无渊和离无恨都是太理智的人,要是对自己没有帮助,他们根本就不愿去做。因为他们会觉得去做这等事情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人要活在自己的理智的操控里面。
  但是其实人的理智是薄弱的,要是能够随心所欲,想来一定是所有人的梦想,谁不想心里想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呢?这也是一样的太难了。人活着,其实总是有各个方向的羁绊,就算是登到了高位,还是要接受困难的洗礼。
  楼飘雪这么的想着,只好苦笑了一下,她说了要完成的目标,却到现在都没有完成,被离无渊拒绝了。其实从离无渊的眼神里面,她会明白离无渊其实是喜欢她的美色的,但是他却被自己的那种奇特的情绪控制着,他不愿意被自己的身体所操控,其实人还都是贪恋肉体享受的动物。
  离无渊只是在努力地克制着,但是可以看得出,他情感的堤坝,在这个时刻已经出现了缺口,迟早可能会有可能有洪水从里面蜂拥而出的。但是或者也可以修补一番,用另外的一个姿势来为这个添砖加瓦。
  楼飘雪只要在这晚再加上一点火药,就可以成功了,要是不能的话,她就不再坚持了,有些坚持是换不来结果的,就算是坚持了,专心了,结果还是空的。不过生命也许都只是一场完美的华丽的幻觉,又有什么不是空的,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不存在的虚无,爱如捕风。
  离无渊来了,他坐下来,和楼飘雪并不临近,圆桌其实是一种奇怪的桌子,因为这种桌子在每个方向都是一样的,他选择了坐在楼飘雪的对面,这样能够很容易的看到楼飘雪的脸,但是这也同时是离她最远的距离。
  圆桌就是这样,能看到对方的距离,才是最远的距离。不过这本来都是一张大桌子,还是能透过暧昧的空气闻到楼飘雪身上的迷人的香味,那种清幽的,淡雅的素净的香味。一种永远不会让人厌倦的香味,是不会太浓烈的。
  “王爷终于来了,还算得上守时。”楼飘雪笑着看着离无渊,她的眼睛里面多少都有一点热热的情绪。
  离无渊有一点拘谨,不知道为什么会拘谨,就算是故作大方也没有办法抹掉的拘谨。他也是在笑着,看着楼飘雪回应道:“我并不喜欢迟到。”离无渊的确一点都不喜迟到,虽然他也讨厌早到,现在水动的计时器才刚刚走到戌时。在那一刻略微停留,又向前走去。
  时间就是如此无情的存在。
  楼飘雪不说话,只是斟了一杯酒,手腕柔滑如玉,被子晶莹透彻,里面装着漂亮的酒,看起来是艳丽的迷人的:“先敬王爷一杯,想王爷满饮此杯。”
  “嗯。”离无渊伸出手去接了圆杯,有意无意之间,两只手轻轻的碰触了一下,随即又分开了。这只是一个微笑的动作罢了,甚至不会引起外来人的震动,但是却让离无渊颤抖了一下。
  他并不是不近美色的人,但是他不知道会从一个女人身上散发出如此集中的如影随形的性感的魅力,就连碰一下手,都是让人心驰神摇的,何况是一亲芳泽,必定会让人欲仙欲死。
  他看看楼飘雪,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怎么能不说些什么呢?一定是要多少说电话的,无论是自己想说不想说都好,他只是笑着询问:“公主怎么就这般急急回国了,可是我这里有照顾不周之处?”
  毕竟这是他可以说的话题,男性和女性之间的话题,本来其实就是匮乏的,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但是异性之间又是吸引的,让人好奇的,想接近的。
  不过总有一些没有办法接近的地方,没有办法爱的人,没有办法达到的彼岸。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如此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没有,只是我父皇召唤我快回去罢了。”楼飘雪只是推说着自己只是父亲召唤而已,其实真真的原因,谁都不知道,有些答案,是谁都看不见的。只要不说,别人都不会知道。
  离无渊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笑着问:“这边的风土如何?不知道公主可否喜欢。”
  其实等到要走了才问如此的问题会是怪异的,但是他还是安之若素的问了出来,虽然他自己也明白这是一个很差的问题,对待楼飘雪这么聪明的人,是不用问这样的问题的。
  不过其实大家要不就什么都不必说,只是寡淡的相对,也能够过完这场玩晚宴,只是终究是不甘心想说些什么罢了。
  但是究竟说些什么,谁也不知道。离无渊只能尝试着,寻找一个相近的话题,能够沟通,能够交往的话题。只要过了今晚,就不用再看到楼飘雪了,他的危险就从此解除。
  “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王爷对这里的好东西有什么推荐?我只是想来找一个夫君的,但是我怎么都找不到。”楼飘雪幽幽的说着,她就要走了,但是偏偏还说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是奇怪的。
  但是就算是奇怪的又怎么样呢?离无渊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我们东离的还未婚娶的青年才俊,非十三王爷离无道莫属了,不知道公主可否对他有印象?”自己大难当头的离无渊把兄弟推到了前面当挡箭牌,喝下去的酒暖暖的卡在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