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告别

  楼飘雪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子的面前,她是**的,但是看起来并不值得羞耻。因为她的身材是在看起来太完美,像是一块无暇的美玉。
  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于美丽的定义从来都是无比乏味的,因为不知道什么美丽才是特殊的,所以世人都愿意选择一种看起来相对安全的模样,当然安全就会让人觉得乏味。因为美的意味昭示着千篇一律的瓜子脸和大眼睛,洁白的牙齿挺拔的鼻梁。
  楼飘雪很幸运的就是这么的一个美丽的女子,或者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一个人的美貌往往不一定带来的就是美名,也可能被所谓的道德的捍卫者盖上yin妇的臭名。
  不过其实一个人要怎么活着,也就只是那个人的事情,和别人无关,别人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插足。
  就算是别人用了什么批判的评语,他也没有办法为自己活上一天,一切的舆论都不过是耳边轻风罢了。
  自己还是美丽的,侍女在为她无微不至的涂上精致的蜜油,熟悉的甜美的香味,她看着自己在落地镜里面的影像,笔直的双腿,圆润的臀部和只有盈盈一束的纤腰,对称的丰满的双ru。
  一个女子,其实相貌是很容易打点得堪入目的,但是身材,却是永远都无法伪造的。有的相貌美好的女子,却总是有身材上的硬伤。楼飘雪却什么缺点都没有,完美无瑕。如果说她有缺点的话,就一定是她太完美了。因为连瑕疵都没有,一个伤疤之类的也都没有。这样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疑。
  没有缺陷的楼飘雪,背后有一颗圆圆的痣,是略带一点褐色的,但是这颗痣从来都没有人说它不美,这让楼飘雪大众化的美貌之中掺杂了一部分独一无二的意味。
  蜜油在巧妙地手法的按摩之下被楼飘雪吸收到了皮肤里面,皮肤渗透着近乎苛刻的柔滑。楼飘雪是真的货真价实的美女,除了用那种蜜油之外,她从来都不用任何的护肤品,这种蜜油是较为深色的,所以楼飘雪的肤色并不白皙,但是十分的看起来舒服。
  镜子里面的皮肤和蜜油一样是蜜色的皮肤,但是看起来还是很像是一个女神。苏洛澈的皮肤是月光一样的皎洁的白,就像不慎打翻了的牛奶一样丝滑。她和苏洛澈不是美在一个点上。也不是玉婉柔的娇羞,也不会是影满月的娇弱。楼飘雪是她自己的近乎没有个性的完美里面走出来的美丽。
  把没有吸收的蜜油用大毛巾悠然擦去,身上的皮肤一寸寸裸露着,空气直接接触到美好的皮肤,偏偏会让人觉得不切实际,这么好的皮肤的确是不切实际的。楼飘雪笑着,嫣然百媚。用罗裙为自己穿着上,笔直的纤长的腿上套上有着鞋跟的鞋子。
  这种鞋子是楼飘雪自己为自己发明的,虽然她本来就不矮,但是她从来都想做一个女王,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别人自欺欺人来的陷阱,其实还不就是为了为不让女子超越男人罢了,天下的男**抵都是小心眼的,怕被别人超过就说一些话来抵制女子。
  身上的味道是甜美的,高挑的鞋子舒适的套在脚上。其实那种舒适是来自于心里的。鞋子的高度往往代表了自己内心的愿望。有了欲望,一个女人才会成为女王。
  楼飘雪知道自己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就算是这个任务完成不了也不要紧,很多事情都是不要紧的,只要真正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离无渊并不爱她,她懂,但是迷人的身体的诱惑力可谓是无敌的,她也一样的懂。
  所以还是只要再火上浇油一把的好,只要再扇一点点风就足够了,她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从来都是不惜一切的手段的。
  自己的姊妹李芸呢?她才不要去想她,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上,还是不要欺人太甚的好。就让她再过一段幸福的日子吧,虽然幸福的日子也一样的不会长久了。
  什么幸福,其实都是建立在不幸福的基础上,当已经习惯了幸福,而且被人深爱之后,就会被宠溺得连吃惊都不会,会对别人的爱习以为常,理所应当。不知道李芸会不会这样,她讨厌李芸,因为她是唯一的一个逃脱了的女子,这是她不能容忍的自己的失误。虽然失误难以避免。
  楼飘雪穿好了衣服,她要去向离无恨告别,天下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她挑选不到自己心中合适的人选,也只能回到自己的地界,自己的西楼。
  西楼,楼上有人愁。愁的人,一定不会是楼飘雪,她要做一个永远的胜者。
  永远的胜者,这样从来都是谈何容易的,但是如果没有尝试,就不会有成功。自己的母亲,何尝不是受了欺压而死的,自己何尝不用努力着奋斗才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不容易的。
  既然知道不容易,就一定要珍惜,如果不珍惜,就不会有结果。
  但是现在有的还远远不够,先回到自己的西楼好了,其实走过这么多地方,还是只有西楼是她自己永远的归宿,除了西楼之外,她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楼飘雪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自己的父亲,也是自己的丈夫,两人之间的关系败坏,而且名存实亡。
  她笑着走进鎏金的殿堂,笑着跨上高高的门槛。她的容貌,像是一阵旋风,卷起一阵阵让人迷醉的有吸引力的漩涡来。
  这是多么的吸引人的视线,因为她美,而且还是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美。她笑着走到离无恨的面前,表情是略带一点懵懂的纯真。至少看起来十分的纯真,就像只是一头森林里面迷路的小鹿。
  离无恨当然知道她这是假的,但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接受。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想去接受的东西。
  他只能回报笑意:“公主来找朕是为了何事?”笑容有一点勉强,因为他知道有句话叫做无事不登三宝殿。楼飘雪这样的来,一定是有事的,或者是她已经选中了夫君,但是这看起来并不实际。
  他手下也有向他们探听情报的人,手下给他的答案却是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若即若离的生活。
  这是怪异的,或者楼飘雪只是来到别的。
  果然,楼飘雪笑着说:“父王身体诸多不适,想我回国探望,亲事或者是要耽搁一下了。”
  离无恨出一口气来,但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这样,不知有没有照顾不周?代我向你的父皇问好,只想他的身体早日康复。”
  楼飘雪媚笑着:“当然没有,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会帮你带到的。”
  “那就好。”离无恨也报以微笑,其实这个表情是最安全的,因为用这样的表情永远不会被人诟病。
  两人再就是百无聊赖的寒暄。这样的话,楼飘雪是不爱多说的,最后离无恨送与楼飘雪不少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自然还有东离的特产,只是为了两国结上好的联盟,以后楼飘雪一定会成为唯一的女王,也是四个国家之中最有实权的女子。
  所以亲近一下还是有必要的。笑着送走了楼飘雪,离无恨一个人站在后面送着楼飘雪的背影,是美丽的背影,一个美人,就算是背影也会是美丽的。
  楼飘雪慢慢的走了出去,海藻一样的长发披在脑后,随风飘起。现在已经渐入秋凉了,时光真是容易过,人总是容易老。但是现在的青春总是炙手可热,她不仅仅是四国之中权势最大的女性,也一样是最妖娆的女性,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配上她。
  纤长的腿下面是有着厚底的鞋子,显得腿非常的美好,楼飘雪一直都是一个美人,没有人可以否认。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用收拾行李,侍女早已为她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楼飘雪只是唤了侍女来掏出一小瓶油脂来涂抹在自己的指甲上,指甲又需要保养了。她一边被涂着指甲,以便对自己的侍女说着:“为我整治一桌酒席,我要宴请离无渊。”
  “好。”侍女是干脆利落的,既然只是说离无渊,便不会请别的人。只要一桌小小的主席足矣。
  “把第一百五十七号放在菜里面烧,这样会更有风味。”楼飘雪说道。一百五十七号指的是她的瓶瓶罐罐的编号罢了,要做一个女强人,这些还是会记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