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探索

  新的早晨,所有的人都在新的一天坐着新的事情。一切都会是新的。不过有的人,还在沉溺在昨天的梦里,就像楼飘雪。有的人就清醒在这个新的一天,比如离无道。
  他其实在夜里,也是有一些压抑不住的兴奋的。但是他还是知道,自己要养精蓄锐,才能够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所以他还是安静的休息了,削铁如泥的宝刀,也回到了该在的位置。他并不害怕刘安,他知道刘安并不会是一个热衷于名利的人,至少看起来不是。
  人都是注重表象的,只要看起来不是,就会觉得真的也就不是了。刘安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坚定,他爱的或者并不是所谓的东西。而是另外一些,他离无道不知道的东西。
  不过还是警觉的,所以并不是睡得很熟。人永远都不能太过于相信另外一个人。因为相信得越是轻易,就会发现自己相信的人摧毁诺言是一样的轻易。
  人只能骗到相信自己的人。所以还是不要相信别人,只要相信自己就好了。自己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自己拥有的东西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
  只有脏的人,从来没有脏的钱。
  离无道很早就醒来了,他站在刘安的身边看着刘安很久。刘安很悠然自得的熟睡着。他并不是一个美男子,非常的朴素,非常的壮健。但是他不是一个粗鲁的人,一个粗鲁的人是不会和兽做朋友的。
  人的感情里面太多故作的开朗和坚强,而兽却是直接的,不会欺瞒的可爱的。
  离无道并没有动手,他不是一个会成为多么好的枭雄的人。在他心里,多少都有脆弱的成分。杀人灭口不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手放在刀鞘的位置,很久很久,没有一点点动静。一直看着刘安的熟睡的离无道思考着。面前的人是他的好朋友,朋友是很难得事情。两个人成为朋友太困难了,需要精神上可以势均力敌,行为上有着相符。
  感情也不是培养就可以得出来的,培养只是对于养一只猪,养一头牛这样的行为。而感情,是世界上最微妙的情愫。回绕在每个人之中,但是谁也不知道感情的真实意义。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理喻的事情。确定两个人会不会成为好朋友或者是在一起,往往只需要很短的世间的相处就足够了。
  长时间的相处,是让人厌烦的,如果是两个不相爱的人,什么都是不对的。如果相爱,什么都是可以谅解的,什么都是对的。
  离无道看着刘安,良久良久,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好友。他深知自己不会是做帝王将相的人。因为自己并不会狠心。
  虽然自己的母亲,在死之前叫他为她报仇,这句话他永远都记得。
  报仇,向着现在的皇太后。就是说要扳倒整个离无恨的政权。
  离无恨,他的名字是没有恨,但是一个人可能会没有恨吗?
  爱和恨,是对立着生存的,互相支持。一个不懂得什么是恨的人,是不会知道什么是爱的。
  感情就是这样,安稳如水的,都是这么的让人觉得无聊。但是没有依靠又会是可悲的。人就是矛盾的存在。
  离无道终究还是没有动手,但是汗水已经慢慢地从他的背上泅了出来。他突然觉得很累,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来。眼睛看到高高的横梁,上面雕刻着莫名的花纹,谁会知道上面画的是什么呢?
  其实这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刘安在床上翻了一个声,说了几句让人听不懂的梦呓。离无道突然觉得可怕,生死就这样的掌控在他的手中,就在这么的一线之间。
  但是怎么能下得了手呢?有的事情,是违背了他的心的。一个人可以做一个宁可天下人负我的忠厚,也一样可以做宁可我负天下人的枭雄。很多事情只是在一线之间,但是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根本没有可以选择的。
  每个人心中关于是非都是有一把尺子的,有所为才会有所不为。
  刘安醒来,离无道已经坐在了床边,对着他微笑。他们把小猪哼哼藏在了地下的房屋里面,猪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可以闻到许多味道。而且也可以避免被楼飘雪发现了小猪,再动手加害,还是假装小猪已经死掉了的好。
  哼哼会察觉到的味道有很多,不仅仅是食物的味道,当然也会包括他们感兴趣的金银财宝的味道。
  这是一件空荡荡的房间,但是每一面墙都是空心的,这样证明出路是有的,但是这个底下的古城或者就是一个迷宫,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前往哪里。
  这就需要一个聪敏的鼻子来指路了。
  他们一起草草的用过早膳。到了下面。下面都是用非常的简朴的石板堆砌而成的。但是石板和石板之间的镶嵌,都是精密着的吻合着的。
  不知道抽出来一块,会有什么样的情况。会不会有可怕的伤人的小剑从中射出?亦或是又可怕的毒烟?也有可能会遭到可怕的水银的流泻。传说中,地下城的河流之中,流淌的所有河水,全都是水银。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传说罢了,谁都不知道真相,或者是真相太遥远,或者是知道真相的人都已经没有了机会诉说在地下城的遭遇,又或者是他不知道而已,地下城里面究竟有什么,一向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
  现在谜底就已经在眼前了,离无道还是有些踌躇。因为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他的命运,这是一场赌注巨大的游戏。
  离无道怕输,但是他还是愿意赌一把,因为如果不参加赌博,他永远都是像现在一样的碌碌无为。作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其实是很可悲的。虽然碌碌无为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要想做一个有名气的人,就还是要赌一把。
  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太容易了,但是离无道不愿意。面前的机会或者就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不破釜沉舟,或者就会被别人占到了先机。
  但是轻举妄动还是错的,离无道知道,自己还是要从长计议,毕竟面前要面对的,是无数人的智慧的结晶。看着那种精巧的石块的堆叠,他相信面前的就是地下城。因为除了这个精美得近乎可怕的地下城,离无道没有办法想象会有别的地方有如此精美的建筑。
  这种精美,不是奢华的,是朴素的,但是非常的精美,因为石块的大小就算是用尺子来一块块丈量,都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传说中的地下城是死人的国度,本来住在里面的就是死人,而且来的人都会成为死人。空气里面漂浮着可怕的瘴气,河里面流淌的不是清冽的水,而是水银。似水若银,故名水银。闻到水银的味道的人,会产生幻觉,自相残杀。
  世界上的道理都是如此,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要挑战自己生活的人,都是会有输有赢的。
  离无道慢慢的在这个基本上已经确认了安全的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哼哼也在四处的伸着鼻子哼哼着,刘安冷静的观望着。他们两个人,哦不是,是两个人一头猪。都在思考着该如何离开这间至少看起来是安全的房间,进入更深的地下城。
  他们仔细的清扫了地面,地面下面有暧昧不明的雕花。这里有很多这样的东西,离无道和刘安一同看了很久雕花。离无道突然说了一句:“我们是朋友吗?”
  “那是当然。”刘安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么,你就不要再为离无恨的手下,从此追随我如何?”离无道其实很少说这样的话,但是他不能允许刘安的拒绝。他的手再度的绷紧,有一点轻微的紧张。
  “好。”刘安回答道,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单凭自己的现在手上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还是看别人鹬蚌相争的好。
  离无道看着刘安,眼中的神色是复杂的,但是如果谁都不信,单打独斗,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孤家寡人。
  一个人,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财富和能力,都需要许多人的维护和积累。
  离无道看着他点一点头,没有露出笑容,便转过身走了回去。但是他心里想了很多,因为刘安可以如此容易的背叛离无恨,想来背叛自己也会一样的容易。但是谁知道呢?
  刘安慢慢的跟在离无道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他知道今天离无道在他床边的纠结,如果那把剑真的拔了出来,他就一定要杀了离无道。因为只有杀了离无道,他才能活下去。这是别人先不仁,不能怪自己不义。
  他一直都是清醒的,但是他在等着离无道动手。离无道终究还是没有动手,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至少还是一个朋友,不会是一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人。刘安最讨厌这种人,虽然他习惯性的和人这种可怕的生物保持着距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