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一十章 相对

  秋了,秋天其实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树叶会是黄色的优雅的,但是最终会掉落。
  树叶的生命是多么的短暂,只有一个夏天使他们骄傲的日子。
  然后就化为尘土。
  当然花儿也是这样,花是最脆弱最美丽的生命,只能开一个季节。散发出香味来招蜂引蝶,为了繁衍。
  如果不会死,或者就用不上繁衍了。
  离无渊躺在他的床上,一个人。
  这不是适合伤感的时候,但是他多少还是伤感了。或者也说不上这是为了什么。其实很多事情,都用不着问为什么的。
  他不知道要怨恨自己的宿命或者是微笑着接受,虽然他是这么的不甘心。
  但是不甘心在很多的时候都是苍白的,因为就算是不甘心,生活也是一样的要继续。
  他想着,如果自己不能获得龙脉的消息,或者自己就不知道会沦落到何等田地。自己的野心离无恨是能够看出来的,因为他其实也是很聪明的人。
  而他自己,无非是想能自己帮自己一把罢了。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骊歌。
  骊歌,本来就是送别的时候所唱的歌,相聚和离散,都是有时候的。人其实很难以长久,总是颠簸在流离之中。
  有一个人进来了,她口里幽幽的唱着歌,多么的靡靡之音。有一些沙哑,但是确是无奈的。身上笼罩的服装是一件轻纱,飘逸的,舒服的,在夜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光泽。
  她的面容看不清楚,但是她是美丽的,谁都知道。
  一个人的长相是好或坏,只靠脸来判断其实是肤浅的。脸只是身上很小的一部分罢了。而体态是否美丽其实一直都是很重要的。
  如果没有美丽的体态,就算脸是完美无缺的,也会打一个折扣。一个人的模样,都是天生的,但是完美的体态和相貌,还是只要尤物才能做得到。
  离无渊想着,在这个思念泛滥的夜里,面前的女子,会不会是自己精诚所至看到的幻象?
  或者只是来杀他的。为了接近他,派出如此美丽的女子。
  或者是不是凡人的精怪。为了精怪而死,或者并不会是愚蠢的,因为精怪其实能够给予人的享受,绝对不是凡间能有的。
  生命太短暂,只有一辈子,所以想精彩一点多少都是困难的。如果能在花下死去,想来就算是做了鬼,也是一样的风流。
  离无渊其实已经知道了会是谁,除了她之外,还会有谁如此的曼妙,如此的倾国倾城。
  旁人全部都已经躲开了。楼飘雪不会是一个和善的人,当然也不会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但是她是一个美人。一个女人的美貌几乎是无敌的,非常的重要。因为有美貌,就可以拥有很多的东西。
  美貌如水,青春只有几十年。但是纵使青春不被拿出来明码标价,也一样会过去。时间就是如此的无情,能够救赎和拯救一切。
  人其实都是肤浅的,容易被美丽的皮相所迷惑。楼飘雪走进来,巧笑倩兮,歌声婉转动人。
  成为一个美人,是上天的眷顾,而成为一个尤物,则是自身的修炼。楼飘雪的皮肤并不是洁白的,但是是柔滑的。她披着的轻纱轻轻摇曳着,非常的动人。
  她的脖子中吊着一颗浑圆硕大的欧泊,在黑暗的只有月光的夜里闪烁着灿灿的光芒,有点像一颗硕大的眼泪。
  欧泊是美丽的宝石,上等的欧泊非常的美丽,中间的光芒像是可以谋杀一个人的心思。夭夭的火彩,不仅仅像是眼泪,更像一场无声的诉说。
  她的眼睛是大而且魅惑的,在黑暗里面可以看到清澈的轮廓,楼飘雪唱着歌慢慢的走过来,她是诱惑的,从来都是,无可否认。
  轻纱是隐隐约约的诱惑。离无渊看着楼飘雪,像是在欣赏一具最最美丽的艺术品。他不爱楼飘雪,但是身体其实是喜欢她的。
  灵魂和身体,时常分道扬镳。身体总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不必要再听从灵魂的驱策,可以自由的向前方奔去,但是灵魂却是如此的骄傲,强行把身体拽回到自己应该属于的方向。
  歌声是清甜的,也是哀伤的。其实面前的楼飘雪,也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当然在这个天下,谁不是有故事的人呢?人人都以为自己的故事惊天动地,独一无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罢了。
  其实每个人在人的洪流里面,都太渺小,故事太得不到关注,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所以楼飘雪会挑选在这个时候唱这么的一首骊歌。她的声调是有些清甜的忧伤。这样的美色,是当然可以让人舍弃江山的。
  虽然离无渊根本没有江山。
  他走下床来抱住楼飘雪,他知道楼飘雪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举动。因为她毕竟还在东离的地界,以她公主的身份,她不会这样。
  所以离无渊,他因为自己的有恃无恐而变得一点都不害怕。
  身体里面的胴体是温暖的姣好的。离无渊凝视着面前的楼飘雪,她脸上的脂粉多少有点太浓了,眼睛上面画着一条细细的蓝色的眼线。但是她还是美丽的,赤着足,悄然无声的站着。
  鞋子提在她手里,但在伸出手来拥抱离无渊的时候,鞋子掉在了地上,发出并不大声的敲击声。
  她的呼吸在这个时候恰如其分的变得急促起来,就快要成功的喜悦填塞着她。她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细细的呼吸着。
  衣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掉落在地上了,她完美无缺的身体,没有过多的装饰。脚腕纤细的赤足。脖颈之间有一个美丽的吊坠,是一块完美无缺的欧泊。
  欧泊,其实并不是会给所有的人带来幸运的石头,相反,对于大多数人,这种石头带来的是灾难,而不是幸运。
  不知道楼飘雪会是哪一种。
  拥抱的时候,是让人觉得要沉醉的。像是一种流行的用来解闷和镇痛的烟草,许多人用来点燃,然后放在唇边,深深地吸上一口。
  身体其实是很诚实的,并不遵循灵魂的话。楼飘雪这么的美,想来并不会不会让谁不动心。
  离无渊轻轻抚摸着像丝缎一样的皮肤,想海藻一样纠缠的长发,手指停在她的背部。背上蝴蝶骨的位置,是很薄的,因为楼飘雪很瘦的缘故。
  有一颗椭圆的痣,被他摸到了,在手底下。离无渊微微地用力,楼飘雪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稍微的抖动了一下。
  离无渊在这个时候才觉得如梦初醒,所有的身体里面的激情都在这个时刻退去了,像是潮水涌起之后的退去一样。
  他温热的掌心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冰凉了下来。
  楼飘雪显然察觉到了这一点,她的声音带着慵懒而娇媚的传来:“王爷在想什么呢?”
  离无渊听到她的声音,身体震动了一下,是的,他在想什么呢?他又要做什么呢?欠下的债,种下的孽缘还不够多么?
  面前这个女子,是多么的美丽而且温暖。但是他一点都不爱她,一点都不。拥抱只是为了满足**。
  身体其实是诚实的,但是现在他的身体也同样没有了反应。他知道自己已经错了。苏洛漓的脸皎洁的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那个骄傲的女子,怎么会容忍他的一点点漠视。还有刘氏,她站在有一点湍急的河水里面,流出来的眼泪全都变成了珍珠。
  这些都像是离他很远的故事了。但是现在都在他面前浮现出来,多么清晰。他一点都不爱楼飘雪,没有办法为她负责。
  甚至连现在的**,也只是为了赤裸裸的发泄罢了。
  离无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知道自己或者是错了,但是现在还来得及。楼飘雪这样绝对不会是因为爱他。有政治交涉的人怎么会说得上爱呢?
  爱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说的。
  离无渊能做的,只是为楼飘雪捡起那件轻纱,披在楼飘雪的身上。他说:“你回去吧。”
  说的时候,声调其实是很平静的。
  楼飘雪没有气急败坏,她只是觉得难过,自己又一次的失败了。这不是她的错,她多少还差这么一点。她只是笑了起来,多少有点凄楚:“我美吗?”
  离无渊没有骗她,非常诚实:“你非常美,没有人能比你更美。”
  “为什么不要我?”楼飘雪的声音在空洞的回响着,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的追问,因为言语在有的时刻,已经失去了本来应该有的意义。
  她看着离无渊,眼睛里面的光是哀艳的,因为她失败了。如果这是错过了,她的眼神就该是阴郁的。她一样的不爱离无渊,她是有目的的。
  而她就算是贵为公主,能拿来交换筹码的也只有自己美丽的胴体。
  爱,和被爱,和不爱,其实都是没有错的。
  人的生存,或者就已经直接是错的了。如果可以不来到这个世界,或者就没有悲苦无依,没有心中凄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