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零九章 一间空房

  看起来美丽的东西,其实会是有毒的,看起来可爱的人,其实是会来害人的。人的眼睛里,常常只能看到皮相。
  但是除了皮相之外的,才是真正要注意的地方。
  离无道注视着那个底下的那个庞大的空间,他知道这里马上就要被他亲手挖开。刘安递上来一把铲子,不是精美的,但是是有效的。
  地板很快就被挖出来了一个坑,地板并不是坚硬的,木头其实算不上坚硬,只是植物残存的肢体罢了。
  人类有许多行动,其实也是难以理解的。
  把植物的生殖器放在鼻端深深地闻,并且送给深爱的异性作为表示好感。并且将数量达到一定的地步来炫耀自己的感情深厚。
  用动物的皮来做手袋,可以达到斩尽杀绝的程度。
  人在世上为了维生残害别的动物植物也是无可厚非,但是人为了一己私利捕捉珍惜的动物破坏大自然却是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怪事情。
  人在地球上繁荣了太久,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自然之子,和自然共存共亡。
  却偏偏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地球的主宰,多么的荒谬。
  地板的下面已经裸露出了一个圆圆的洞,可以清楚的在洞中看到下面的情境,是一间房屋的形状。
  但是这个洞的四周,却是坚不可摧的岩石,凭离无道手中精妙的小铲子,怕是不能够挖开的了。
  但是离无道也并不气馁,无非只是挖不开岩石罢了,这个小洞已经算是极大的收获。小洞中灰暗的石墙上,用金粉写着的指路的标示,一定是让人能看得十分清楚的。
  刘安见到离无道神情凝重,只是笑着说:“我知道王爷你有一把刀,传说中是可以削铁如泥的,为何不用来试试?”
  这个时候,刘安已经不称离无道为无道了,实在是因为他现在的表情太凝重,看起来和那个欢快的离无道相去甚远,反而隐隐有帝王的意味。
  离无道接触到地下城的时候,有一种由衷的狂喜。
  地下城,是和龙脉一样,传说中有着许多的奇珍异宝的地方。
  当然不会比得上龙脉,龙脉里面最重要的是一把剑,有人为这把剑在筑出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为其祈福,只要是有这把剑参加的战役,就不会败。
  那个人,在传说中就是苏洛漓和苏洛澈的祖先,一位开国的皇后。
  只要是关于龙脉的秘密一旦出土,这个世界就注定了意味着要混乱。
  四国互相虎视眈眈了几百年,烟花祭也开始了几十届。战火即将重新在这个看似宁静的地方点燃。这个地方是会燃烧战火的!
  如果没有征战,这个世界会是看起来很平静的一个世界,但是事实上不。表面上的平静,下面总是会有暗流。在众人的身份之上的人总会勾心斗角,没有权势的人总会在下面抱怨。只要是有强权在的地方,总是会有反抗的呼声。
  君主的英明,是不会改变制度的。因为上层的人需要许多的金钱来满足自己的生活。不是一个人的廉洁亦或是开放能够改变问题的。
  这把剑是一把不会失败的剑,所以能把这把剑握在手中的人,是不会失败的人。
  离无道想着,自己是时候做出一番事业了,自己的能力其实远远不限于只是一个小王爷而已,远远不止的。
  男儿就该自强,就要为自己的未来着想。
  离无道从身上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抽出了那把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利器,刘安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不是没有惊诧的。
  因为这把刀,并不大,而且也并不是坚硬的。
  相反,这是一把软刀。
  软剑其实是常见的,软鞭也是常见的,但是软的刀并不常见。而且是如此的贴身摆放,让人根本看不出痕迹。
  而且离无道其实看起来并不是会随身携带武器的人,但是他的身上偏偏带了这样的一把短刀。
  光滑的,锋利的,柔软的短剑。
  在他的看似皮肤的里面贴身摆放着这样的武器,是让人觉得神奇的,拔出来的手势也是特异的。让人无法意想得到。
  他用短刀轻轻的在石板的周围画了一个圈,一个看似柔弱的圈,上面是有着一种特殊的光彩的,近乎金光灿灿的颜色。
  这种刀之中其实是带着神力的,离无道看起来并没有很是用力的把握着这把刀,但是这把刀偏偏非常的贴近他的手心。
  这种感觉多少有点有恃无恐,但是却不是觉得咄咄逼人的那种。刘安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反正多少是有些怪异的。
  但是那把刀不仅仅是削铁如泥,而且还慢慢的腐蚀了周围的石板,并不需要真正的刺进去。
  刘安打量着离无道的那把刀的刀鞘,这样的刀可以找到一个封住那种无形的能量的鞘的确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把刀像是带着魔力的,刘安第一次看到如此的东西。他注视着刀鞘,刀鞘也是柔软的,像是人的皮肤一样,直到现在刘安也并不知道这把刀和刀鞘是什么制成的。
  他伸出手去抚摸刀鞘,离无道连忙制止:“刘兄,这刀鞘是不可以摸的。”
  刘安有点狼狈的抬起头来看着离无道:“为什么呢?”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是他却还是想知道。因为这是超越了他的理念的一种东西,一种陌生的存在。
  刘安知道,有一些武器,是用自己的精血炼制的,所以可以一直追随着它的主人。别的人不能触碰这种东西,因为这样会造成他性命的损伤。
  面前的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刀,说不定就是这样的东西。
  刘安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小猪哼哼倒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窝里看着两人的行动,对那块在逐渐陷下去的石板充满了好奇,不由得伸出软软的猪鼻子四处闻着味道。
  那块石板掉到了下面,下面有一些柔软的尘土,所以发出来的声音,并不是特别的大。
  身边的侍女早已经被驱散了,刘安亲手取来一架梯子,让离无道可以顺利的爬下去。离无道并不是没有犹豫的,因为下面的城市会是一个未知的国度。
  谁知道这个城市里会有什么呢?会不会有豺狼虎豹?会不会有毒气和毒物?但是离无道并不害怕。
  死其实并不是可怕的。最痛苦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
  生从来都不是一件值得留恋的事情,死也不会是一件只得恐惧的事情。生和死并不是两个遥遥相望的对立面,中间隔着巨大的人生的洪流。生和死从来都是密友,生从死之中产生,死让生充满了魅力。
  离无道进入了这个未知的领域,用一种莫名的心情。
  短短的一天里,出现了太多的变故,转眼,就又到了深夜。
  时间真是容易过的,像流水一样。
  离无道身上穿着刘安的衣服,并不是华美的漂亮的衣服,非常的简单,而且只是普通的布料制成的。他看着前方未知的路慢慢走了下去。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会通向哪里。未知是让人觉得恐惧的。
  死亡令人恐惧,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的未知,就是因为死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所以这种在呼吸之间萦绕不去的感情会让人一直觉得恐惧。
  刘安跟着离无道,两人一起到了下面。他们都不恐惧什么,就像直接下去会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的确也没有发生什么,下面所有的,只是一间空空的小屋而已。或者说是小屋,就已经是一个复杂化了的名词,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四面都是墙的所在。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的一间房间呢,谁也不知道。
  四处敲击,可以听到四面都是空洞的,但是四面的空洞会通向怎样的未知,谁也不知道。
  刘安和离无道两人互相看了看,并没有下定决心是否要打开其中的一面墙,或者是四面全部都通通打开。
  但是这其实也只是无关紧要的,他们面对的未知,实在是太多了。
  离无道看着现在的情境,只是略微想了一下,说:“我们还是明天再继续探索的好,毕竟现在已经是夜里了,很难可以看得见。”
  刘安想想也是,只是点一点头。但是他这里有了如此的宝贝,的确是让人觉得神奇的。所以他多少有些担心离无道会如何处置他这个知道了宝物的人。
  离无道只是说:“我今晚在你这里暂住吧。”他并没有说要为刘安安排一个什么地方,就意味着他并没有想把刘安逐出这里的意思。
  当然也没有杀人灭口的意思。
  刘安看着离无道,他就像一个小孩子发现了一处奇妙的地方,所以要想着办法找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还是比较有耐力的,只是说自己要在这里住下来。
  这个晚上,和别的晚上一样,都只是一个晚上。
  月亮皎洁而大的挂在天上,非常的洁白,就像一滴眼泪。
  不知道是谁的离声,勾起了这样的别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