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一百零二章 游玩

  楼飘雪在皇宫之中四处游荡着,只是还是觉得不甚好玩。苏洛澈却又生病了,身体一直的不适,这样离无恨就成日都陪伴着苏洛澈。
  数人反而冷落了楼飘雪,楼飘雪几时受过冷落?所以她心里多少还是很不舒服的。
  既然是心里不舒服,也只能四处闲逛了。虽然还是不少人都觉得她绝色倾城,无奈是自己高攀也没办法攀得上的。
  画师已经不知从哪里得了楼飘雪的相貌,画成一张张小画像。真可谓是风靡一时。四大美人,就是东离苏洛澈,西楼楼飘雪,南影影满月,北越玉婉柔。
  这个时候,喜欢李芸的不少都转移到了楼飘雪身上,但是她是公主,就无疑中给这个美好的身份增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皇后可以是不美的,但是公主一定要是美丽和身份并存的。虽然东离的皇后也很美,但是苏洛澈的美丽,在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丽。
  那种傍徨无依的神态,让所有的人,我见犹怜。但是她的相貌却又是很超凡脱俗的,像是月宫里面的嫦娥。
  嫦娥偷了灵药,天天想念着自己的过去岁月。就是这样的夜夜心。
  苏洛澈就是这样的彷徨无依的脆弱。女人脆弱是会激起男人的保护欲的。
  但是楼飘雪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极端。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向人散发着让人无法招架的美丽。
  那种美丽是带着摧毁性的。虽然男人不会愿意和太美丽的女人结婚,以至于自己带了绿帽,但是男人都是渴望能遇上一个美丽的女人,能跟自己春风一度。
  或者不用春风一度,只要握握手,就是朋友之中最值得骄傲的谈资。自己曾经跟这么美丽的女子有着亲密的接触,已经可以羡煞旁人。
  如果一辈子没有值得炫耀的东西,或者有时候也是索然无味的。
  楼飘雪其实是无所谓的,当她带着一个精巧的面具走着的时候,她曼妙的身材和衣服都在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
  她信手拿起一张画着她相貌的画纸,问这画师这是画的谁。
  画师其实是害怕的,面前的小姐虽然美丽,但是身上带着不可遏制的杀气。他要是一句话说错了,难保自己的颈上人头。
  所以他只是沉默着,心里是有害怕的。
  楼飘雪声调是有些沙哑的,那是透着沙哑的性感,她问着画师:“这个人是谁,你都不能告诉我吗?”
  “这是西楼的公主,最近来到了我国东离,相貌美妙,所以人们争相求购她的画像。”画师跪了下来。他身体在簌簌的发着抖,他其实真的很害怕,但是他不得不说实话。
  有些时候,说实话反而是安全的。
  于是楼飘雪笑着说道:“你怎么把西楼第一美人画得这么丑?她的脸上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粒黑墨?她的瞳孔怎么会是紫色的?”
  画师很窘迫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都只是他在一干人等对楼飘雪的猜测和臆想的结合之中得出的模样而已。
  他只能断续的说着:“小人,还是有些是猜测的成分的。”画师已经略微的猜到了自己面对的人的身份,必定是和楼飘雪有着很亲密的联系的。
  于是他当然是用着对楼飘雪无限敬仰的语气说着:“这位可是四国公认的第一美人,只是我的画笔太过于拙劣了,无法画出那个美人的万一。”
  楼飘雪心中有些得意,面前的人为了恭维自己甚至把自己国家的皇后娘娘都踩在脚底了。这实在让她觉得心里很是舒服。
  她心情一好,信手就掀开了脸上的面具:“就让你看看真正的楼飘雪市长成什么样的,你既然见过我的样子,就要好好的画,以前画的拙劣的产品都可以不提了。”
  楼飘雪掀开了面具,一张水灵灵,俏生生的脸蛋露了出来,皮肤并不白,是略带棕色的。一头长发像海藻一样的飘逸,但是却有着卷曲的弧度。
  非常的美,让周围的人都甚至屏住了呼吸。整个世界变得寂静了起来,都是因为看到了如此的美人。
  作为一个美人,楼飘雪,实在是太称职了。周围涌动的人潮,像是在这个瞬间静止了。
  但是楼飘雪的作法却是直接的,她抓起画师桌面的一叠已经画好了的并不传神,甚至不相似的自己的画像,卷成了一堆,很轻巧的就撕掉了。就像撕掉一张纸一样容易。
  但是她太美,乌发如云。众人眼里除了美人再也看不到别的事物。
  就是这样的违心。
  楼飘雪在这个时候在读的扬眉吐气,她深深地知道。审美在每个国家都各有不同,但是没有哪个国家是不喜欢美人的。
  美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成了大众的符号。
  提起她,就会想起美丽。
  楼飘雪把面具重新戴好,回到了皇宫中去。她还是实行自己的计划为好,毕竟还是不能太拖拉自己的父亲为自己分配的任务。
  所以楼飘雪还是要努力一些,先去七王府,这个世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楼飘雪回到了皇宫,却正是用晚膳的时分。离无恨正在和苏洛澈一起用着膳,只是苏洛澈的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的气色。
  楼飘雪只是自己也先用了膳,东离的食物烹调技术还是尤为不错的,她很是喜欢东离的食物。
  用完了膳食,楼飘雪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厢房已经被她用自己携带的精油涂满了,里面弥漫着悠然的香味,不是沉香的那种淡雅的,而是那种有着吸引力的悠然。
  她想着,还是要搬出去去七王府的好,终究不能在皇宫里久留,越是久留,越是没办法到七王府去。
  前日去了七王府踩了踩点,只是觉得七王府有不少奇花异草,但是还是要找个堂而皇之地里有才能去。总不能直接跟离无恨说她看上了离无渊吧。这实在是太情理不合了。
  既然不能够这样说了,也就是意味着只能说自己对七王府的府邸有兴趣。
  楼飘雪这般的思考着,走向了离无恨所住的地方。所住的地方还是明亮的,大概他们已经用膳完毕了吧。
  就算是不说话,也可以说自己是去探望受惊了的苏洛澈的。
  理由是有点勉强,因为他其实也并不喜欢关注这些病情,她,除了自己之外的事情,都不爱管。
  但是还是要试一下,楼飘雪走到他们的住所。她看到了一个或者能让她到七王府去的人,苏洛漓。
  苏洛漓是来探望苏洛澈的,苏洛澈的身体一直都是不好,现在也是有专人一直在照料着。苏洛漓知道苏洛澈的病情,所以时常来探望。
  只是楼飘雪不爱理会这等事情,所以就不去探望而已。
  就因为如此,今天才得意遇见苏洛漓。
  楼飘雪面带着微笑的走了进去,她不想面临失败,当一个失败者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所以她笑着走进去,对在场的每个人都亲切地打了招呼。楼飘雪是很擅长做表面的功夫的。
  大家显然也都知道这一点,但是还是给予了很好的回应。
  楼飘雪先是有些假惺惺的来到苏洛澈的床边,十指芊芊,上面染着蓝色甲油。她伸手握住苏洛澈的手,苏洛澈的手有点冰凉,指甲修得比较短,是娇艳的粉红色。
  楼飘雪握住苏洛漓的手,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
  因为她看到了一些她很熟悉的事情,但是她无法确认。
  还是看似亲和的微笑比较管用。楼飘雪摇着苏洛澈的手:“姐姐怎么病了这么久还不见好呢?真让妹妹好生担心。”
  其实楼飘雪是不该叫苏洛澈姐姐的,因为要是四国的君王算是同一辈的话,楼飘雪还是要比苏洛漓苏洛澈低上一辈。但是她这么叫胜在听起来年轻,所以还是不追究了。
  “我也不知道,其实也吃了不少药,但是究竟也是不是一时好就是一时坏的。”苏洛澈的眼睛里面却丝毫没有担心。
  她是不是不害怕死亡,还是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死亡?
  不过死亡并不是很难得事情,人生命都是这么的脆弱。
  苏洛漓看看楼飘雪,心中默默想着,现在苏洛澈这般样子,不就是拜你所赐么。但是她也只是心里想想,终究还是没有说。
  有些事情,也是不能说出来的,人与人之间维护面子的伪装实在是太轻巧太薄,所以要是揭开,后果注定会是凄凉的。
  还是让那层伪装保留着吧。苏洛漓心中默默地想着,有些事情,拆穿了无非是损人不利己,有什么意思?
  苏洛漓只是不出声,但是她看到楼飘雪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或者苏洛澈的病,她会是知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