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九十六章 飘雪的诱惑

  好好地谈论了一番之后,两人其实也只是无话可说的。既然是无话可说的话,就是各自道别了。
  楼飘雪很是高兴,自己的行动也是又进了一步,这堆火焰,在她的手下终于是燃了起来。只要再浇一点油,就会燃烧得非常旺盛。
  这就是楼飘雪梦寐以求的效果。只要她再努力一下,就会得到自己意想之中的结果,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楼飘雪的心情是很愉悦的,当然身处这样的环境是没有办法不愉悦的。
  于是她回到了自己的厢房,筹备下一次的计划。
  当然,她还会做一些隐蔽的事情,不让人发现的事情。
  那个人年轻的身影到了楼飘雪的房间,她的房间地处偏僻,而这个年轻人甚至穿着女装,他的身影是挺拔而且俊俏的,虽然没有离无渊或者是离无道的俊美,但是还是算得上很是不错,身材比例也是极为匀称。
  他的面容可以猜想是很俊美的,但是他神色中有一种猥琐的躲躲闪闪,让人看了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过就算是看了心里不舒服,也是稍纵即逝的。毕竟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注意他,或者在别人眼中,他只不过是“她”,一个侍女罢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是一个侍女,他是一个赤裸裸的男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的衣服下面是赤裸裸的,他根本就没有过多的遮挡自己健壮的男性身材。
  当然一个身材很好的男性是不需要遮挡的,因为他的身材的确是让人垂涎三尺的好。虽然他并不是很貌比潘安,不过也算得上是一个帅哥了。
  帅哥其实还是很多的,只要在相貌上是超过了一定的比例的人,就能被称为帅哥了。他进了楼飘雪的厢房,向着楼飘雪汇报:“公主,明天我们将启程回到东离。公主应该会住在皇宫里面。”
  “是吗?”楼飘雪的声音是酥软而且迷人的。她用模糊的眼光看着面前的男子,伸出手去摸一摸他还有这胡须茬子的脸蛋。有一点刺手,但是这种刺手是性感的。不是那种邋遢的刺手。
  青年的男子就是这点好,就算是不够俊朗,也可以用年轻来补偿。他看着楼飘雪的娇媚的脸蛋,心中意乱神迷。这么美的美人,骨子里却是**的。
  他不敢作回应,在这场交锋中,或者不是交锋,只是一场邂逅。他无论如何也沾不上主动的席位,自己是多么的被动,多么的可悲。
  他不敢抬头看楼飘雪的眼睛,眼睛是水汪汪的深潭,但是确有着邪恶的魅力。他甚至害怕楼飘雪的这种动人的魅力。不为了别的,只因为他已经为了楼飘雪深深地痴迷。
  痴迷在一件东西上是不好的,这个道理谁都清楚的明白。但是就算能有一次的痴缠,赔掉自己的性命又何妨?
  他抬起了头来,看着楼飘雪的脸,皮肤的新鲜的,柔滑的,上面沁透着新鲜的像花蜜一样的容貌。简直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
  他想伸手去摸一下,但是却不敢,他想说话,却开不了口。
  因为他的嘴,已经被楼飘雪的艳艳红唇堵住了,他说不出话,她的嘴是娇艳的,唇是柔滑的。她的身体近距离的贴近了他的身躯,并且在他的下体上轻轻抚摸着。
  那种抚摸,像是只有一片羽毛的瘙痒,是让人沉醉的。他的身体,这么容易就在她的挑逗下起了反应,这让他觉得有些羞耻。
  舌头伸进他的口腔里,楼飘雪的舌头是甜蜜蜜的,他甚至想把楼飘雪的身体都装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他终于是意乱情迷,身体做出了强烈的回应。
  楼飘雪亲自为他宽衣解带,他的衣服下没有穿别的内衣,有着漂亮的毛发,和近乎羞涩的器官。他的身体是热的,兴奋地。
  楼飘雪也是一样的兴奋,她需要男人,她的生活没有男人,就像没有了盐来调味,没有盐调味的生活该怎么度过。
  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胴体是光洁的完美的,虽然可以看到细小的毛孔,但是却让人觉得真实。
  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欲仙欲死。他们相爱吗?不。
  所有的,都只是身体和身体之间的狂欢。只关乎身体,不关乎灵魂。
  他像是要把楼飘雪揉碎,但是终究是Lang潮要退下。
  吻过楼飘雪的每一寸皮肤,都是美丽的,有着甜蜜的香味。那种与生俱来的熟透了的香味。
  会让人发狂的味道。
  在两人缠绵的时候,苏洛漓走出自己的房间,想散散步。
  她知道有人跟踪她很久了,她不知道在黑暗里面默默地注视着她的人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但是她不想去解开这个问题。既然别人没有动作,她也不想怎么样。
  为了自己的孩子,苏洛漓不会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但是她还是忌惮的,那种脚步虽然很轻,但是她还是会清楚的感觉到。苏洛漓知道那种脚步应该不会是有恶意的,要是有恶意,应该早就已经动手了。动手,究竟还是很容易的。但是苏洛漓并不想动手,这是一种很傻的行为,并不能意味着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这一系列的东西,其实想想还是很容易想通的。苏洛漓知道脚步虽然没有动手,但是估计也快了。她不想麻烦别人为自己守候,只是姑且相信着脚步声是没有恶意的。除了楼飘雪之外,怕也没有人会想去陷害苏洛漓。
  但是楼飘雪也并没有必要陷害苏洛漓,因为苏洛漓其实并不是一个值得被陷害的对象。两人之间甚至连语言的交流都没有。
  派一个人这么久的来巡视苏洛漓,其实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苏洛漓并不需要这样的被人注视着,这样反而会很容易露馅。
  不过要是有恃无恐,又怕什么露馅。
  苏洛漓其实并不是害怕的,毕竟或者这只是暗地里在保护着她的人而已。毕竟自己身为王妃,总有直接受着皇帝命令的人暗中保护。
  名为保护,如果王爷叛变了,这些人就会摇身一变成为杀手,擒拿住苏洛漓,以此来要挟离无渊的作为。
  不过这样也好,苏洛漓想着,这些事情其实都是不重要的。
  既然都是这样的不重要,那么苏洛漓就更加不应该太过于计较这些事情。
  但是完全不计较又能算的了什么呢?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人在无可奈何的时候,也只能用自欺欺人来减缓自己心中的痛苦了。
  不过这其实都只是轻的。
  自欺欺人,也只是人之常情,虽然掩耳盗铃的那个人,最终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苏洛漓乱七八糟的想着,慢慢的踱着步。
  陶染在外面悄悄地注视着苏洛漓,自己心爱的女子是这么的美丽,她是优雅的庄重的。不像楼飘雪的那种妖媚的不自然。
  他喜欢苏洛漓,这是用不着质疑的真相。
  但是一个单薄的喜欢又有什么用呢?不仅仅自己没有资格和别人来竞争,就算是要保护她,能力都是不够的。
  但是心里有着这么的一个人来喜欢还是好的,没有人喜欢的生活是多么的淡而无味。但是就是太喜欢了,她就成了自己心里的太阳,洒下的阳光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恩赐。
  这样想着的陶染心里是忍不住悲苦的,苏洛漓却是这么的孤独,她不会和离无渊在一起,和离无渊在一起的是楼飘雪。
  这太违背他的想法了,有情的人,怎么就不会终成眷属呢?
  苏洛漓却是知道自己的孤独的,她只有默默窥视着她的眼睛陪伴着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折堕。
  她在本子上写:“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苏洛漓想着,自己怎么把自己说成了怨妇的形势,卓文君也只是反对自己的司马相如纳妾罢了,自己既然不会有“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的气势,当然说这样的语句也不过就是白费力气了。
  但是能说说也是好的,苏洛漓想着。自己要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偷生,她爱自己的孩子,就像爱小时候的自己。孩子是不能缺少关爱的,苏洛漓会用尽自己的力量来爱自己的孩子,因为这是她自己的孩子,柔弱的微笑着的小生命。
  他或者是她甚至还不会动,苏洛漓好想回到现实的世界里面去照照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但是转念想想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现在也是看不出来的,况且现实世界她也回不去,就算要回去也很危险。
  这么想了一番之后苏洛漓还是决定不再思考,想得太多还是疲倦的,她由于怀孕的缘故变得渴睡,灭了烛火就安稳的睡去。
  陶染看着苏洛漓的入睡,心中也是安定,他多想走进看看自己心爱的人,但是终究还是不敢。
  一个不敢,就抹杀了他所有的勇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