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九十五章 心思各异

  纵使是软软的钉子,也算是楼飘雪遇到的挫折。她自从学会了莫测的武功和巫术,人人都是对她敬而远之,倒不会像离无渊这样对她没什么意思却直接的表现出来。
  她很想告诉他们自己的能力有多么强大,但是却害怕被人讪笑。
  毕竟向人叫嚣自己能力的人,能力未必是好的。但是她这么的不让人认可,她心里还是多少的不舒服。楼飘雪想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敬畏她的。
  达不到目的,心里当然不高兴。楼飘雪却是想着去找找离无渊碰碰运气。反正知道离无恨在陪着皇后娘娘身边,自己已经是觉得自己不重要没有人搭理了,不如再找找离无渊来试试。一天已经被人不知不觉之间拒绝了一次,她不会在意被人拒绝了两次。
  楼飘雪就是这么的想着,走到了离无渊的所在之地。
  离无渊正在和陶染聊着天,陶染的易容术是在可谓是超凡脱俗的。但是陶染却是一个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的人。他时常变换自己的易容,但是换成的模样都是十分俊俏的。
  陶染的真实相貌虽说还算得上是五官端正,但是和离无渊,离无道这些容貌极美的人相比,还是差了不是一点。
  不过其实也就是这么的道理,容貌就算是没有一流的,二三流的也没办法顶替一流。
  不过陶染善于易容术,无论是风烛残年的老人,还是年轻气盛的土豪,他都能扮得似模似样。当然摇起一把折扇,捧起一杯价值甚高的冰镇酸梅汤,扮为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也是可以的。
  不过还是不要喧宾夺主的好,一个侍卫太好看了成何体统。叶辰就是好看的侍卫之一,还不是就是这样,甚至玩弄少女的感情。
  不过,陶染转念想想,自己看不起别人,别人还不是一样的看不起自己,人就是这样的矛盾的生物,总是把自己看得太大了。
  不过陶染自己倒还是只是向着离无渊汇报着最近苏洛漓的情况:“娘娘昨晚和今天都在纸上写着诗句,弯弯说娘娘现在对自己的身体注重了很多,每天都吃不少饭,甚至有些发胖的迹象。”
  不过苏洛漓身材一直都比较瘦小,现在胖上一些或者会更好看。离无渊这样想着,还和陶染轻声谈论了几句关于地下古城的事情。
  地下古城是离无渊早已经发现了的,而且他的亲信全部都是在这个古城的里面培植的。但是离无渊其实并不是很了解这个古城的现状。因为古城的面积正在随着开发越来越大。这像是一个了无人烟的无穷无尽的地下世界。
  其实还有可能古城的里面是住了人的,只是那些人,他们看不见而已。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得见的东西,看不见的,都是虚无。
  但是看得见的东西,就一定不是虚无么?还有海市蜃楼呢?
  他们小声的谈论着,而且用的是专门的地下城所用的暗语,别人就算是听到了也未必能听得懂。
  楼飘雪到了门口的时候,确实是很是好奇了一下,但是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东西。
  离无渊和陶染都知道有人接近了,毕竟楼飘雪的武功并不高,她没有花时间在锻炼自己的能力上,只是胜在招式奇诡的缘故,还是没有人胆敢招惹她。
  不过别人不敢招惹她,不仅仅是因为她武功的缘故,还是因为她有人护佑,不仅是她暗处的师傅,还有她的父皇。
  楼飘雪听了一会,反正只是听不懂,觉得无味便伸手扣了门。离无渊早就在门上装了玄机,早已知道来者就是楼飘雪,只是在门内说道:“不知公主到来,真是有失远迎。”
  楼飘雪心中诧异,她虽说衣服是经过熏香的,但是还不至于只是敲了敲门就能被人知道,她倒是没有在心中如何猜测,只是直接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来看你的?”
  “我略懂一些天象,只是见到星星的走势,却能略微猜到必定是西楼的公主来访。”离无渊看到楼飘雪这个样子,就想着要耍耍她。
  这其实也是愿者上钩。楼飘雪本来就不是很明白,但是她深知巫术的能力,只道离无渊和自己一样也有着异人的传授,还真是上了这个当。她并不算傻,只是没想到离无渊会这么的无聊,在这个时候欺骗她。
  她只是放眼看了一看,却看到了陶染,便也是笑嘻嘻的对陶染说:“这位想来一定是你的侍卫了。”
  楼飘雪看人的眼光倒也算是精准,一眼便道破了陶染的侍卫身份,但是陶染并不想被楼飘雪点破自己的身份,况且楼飘雪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么光天化日,不知道要和自己的侍卫讨论些什么事情。
  陶染见到似乎楼飘雪和离无渊已经十分亲昵,他不知楼飘雪生性就是如此,一直以为楼飘雪已经和离无渊的关系到了甚至要谈婚论嫁的那一步了。
  陶染心中一痛,他本来就十分喜欢苏洛漓,这两日见她已经是渐渐步入正常,按时吃饭喝水,心中已经是十分高兴,但是现在发现楼飘雪居然和离无渊有了这等的关系,心里就忍不住痛了一痛。
  离无渊是不知道陶染心中仰慕苏洛漓的这一层关系的,毕竟是陶染还是称职的,他在学习的过程之中已经学会了隐忍。
  隐忍,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心中隐秘的钦慕,因为这在他的眼里甚至是可耻的。他爱上的人是如此的高不可攀,就算是去竞争他都没有勇气。
  玉婉柔也告诉了他,北越皇上也并不和她亲近,这也许是一种心灵上的共鸣,以致两人成为了这样的好友。
  但是,他陶染是绝对不会如玉婉柔的,他甚至连一个确切的身份都没有,父母双亡,年纪很小的时候,他就进入了离无渊的手下。
  做离无渊的手下并没有什么不好的,陶染心里其实也很清楚。
  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并不优秀,他除了离无渊给他的,什么都没有。他并没有好的姿容,只能算是比众人之姿略好。这种自卑是无可奈何的,因为他身处的地方,人人都太优秀。
  陶染想要做最好的,但是他做到自己身处的行业最好,也配不上苏洛漓。
  苏洛漓怀了离无渊的孩子,这点是他偷听到的,虽然他并没有证实,但是他认为这是真的。他在心里默默祝愿着,两人可以百年好合,白头皆老。
  这是他心里最美丽的祝愿,自己爱的人,给不了她幸福,就默默的保护她安好。
  但是他看到了楼飘雪,在她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挑战性的美感。这种美感是可怕的,因为这种美感会破坏他一厢情愿的苏洛漓和离无渊之间的感情。陶染一直认为男性不该三妻四妾,这是一种庸俗的想法。
  但是能像陶染那么想的人终究还是不多了。
  在他们身处的时代,就算是三妻四妾又如何?只要有钱有权,养得起就可以。就算是没钱都有齐人之福。
  陶染这么乱七八糟的想着,眼光怔怔的望在楼飘雪身上。
  楼飘雪只道陶染是对她有意了,确不知道陶染的心理一番活动。她心中略略有点不悦,虽然自己吸引了不少侍卫的目光,但是却没吸引什么真正她想吸引的人的目光。
  不过有侍卫能注意她也是好事,至少这样她能够吸引自己的内线,天下的男人在楼飘雪眼中都是傻子,除了她父皇和师父之外都是为了她死去都可以的痴情种子。
  当然这也是偏激了一点。不过这就是楼飘雪的真实思想。
  她来这里的主要目标还是挑逗一下离无渊,她当然没有忘记。
  “公主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我刚才和侍卫谈论一下要注意这里的安全。”离无渊笑着回答。他听了苏洛漓身体渐好的消息,心中很是高兴。所以就连平时不是很受到他待见的楼飘雪也是笑语相迎。
  楼飘雪哪里知道这些,还以为是自己的魅力吸引了离无渊,以致离无渊对她念念不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才对她这么的热情呢。
  陶染听离无渊的语气,心中就是一阵阵的痛。爱一个女子其实是容易的,但是想保护一个人的安好却其实是不容易的。
  三个人在交谈着,却是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欢乐悲伤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不过也是没什么的,三人也就是寒暄着。
  陶染先走了一步。他心里其实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离无渊只道陶染被楼飘雪的美色震撼了,却不知道陶染心中为着苏洛漓神伤。只道让陶染自己休息一阵就能好了。当然这只不过是离无渊的以为罢了。他也知道楼飘雪是陶染不该喜欢的,他只是自己的一个手下,怎么会喜欢有毒的楼飘雪。
  楼飘雪虽然美貌,但是她却是一个持宠生娇的人,不是陶染适合的对象。
  离无渊心情甚好,便多和楼飘雪交谈了几句。
  楼飘雪见到离无渊对她态度居然如此热情,也还是心中十分高兴。两人还是好好地说了一会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