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九十四章 画像

  苏洛漓在自己诗句的本子上慢慢的写着:“谁人又相信一世一生这肤浅对白,来吧送给你叫几百万人流泪过的歌。”
  苏洛漓这段时间写得比较多的是歌词,歌词的背上总是小而集中的,不然就不会有人这么写词“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词本来就是从宋朝就有了的,苏洛漓身处的,却是一个接近文化沙漠的地方,或者在苏洛漓眼中就是这样。
  学文在这个时代,是不被推崇的。最好的生活方式,抑或是学武,亦或是种田。不过苛捐杂税还不算是很多,至少比苏洛漓小时候看的历史里面记载的要少。
  不过这个朝代本来就是一个架空的朝代,苏洛漓有时候甚至会怀疑自己所处的朝代,是不是自己的一缕幽魂编制出来的假象。
  或者是她已经成了植物人,只是精神还在无止境的运作着,为自己构造这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不过或者这个世界的本身就是一个假象,苏洛漓原来所处的世界也只是一个假象。她只是在两个假象之中巡游,而且丝毫不能明白假象的真正含义。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
  这三个问题,苏洛漓都解释不出来。这个苏洛漓就是她自己么?这身体是她自己的么?她是怎么来到前世的?是不是也是一场莫名的穿越?苏洛漓自己会到哪里去了?死了之后是再转生穿越还是如何?
  这些问题都是让人头疼的,苏洛漓一直不愿意想。但是她现在还是不得不想。
  事情一向来都不会分愿意和不愿意,伸出手去抓的,可能只是虚无。落在手心中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柳枝。
  今天依旧不出行,苏洛澈要接受针灸的治疗。
  有些问题真是难以得出答案的,所谓的答案,只不过是随意的猜测而已。而真正的答案,藏匿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苏洛漓想着苏洛澈的病情,她虽然和苏洛澈很少沟通,毕竟是性格不同的缘故,但是作为双生的双胞胎,她们其实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
  她们曾经也是同样的一个细胞。只是在不断的分化之中,成为了两个不同的人。
  在不同的命运安排的轨迹上,走下去。
  由于苏洛澈身体不适的缘故,多少也牵连了苏洛漓。她只是觉得头有些痛了起来,但是却不想入睡,其实也是无法入睡,只是睁着眼睛等待天黑。
  不过等到天黑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时间太慢也太快,要怎么样消磨。
  苏洛漓知道自己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能抽烟不能喝酒,别人吸食鸦片的时候不要在旁边。小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清澈的眼神,里面没有杂质。
  社会其实是一个染缸,不过里面走出来的都是各有各的不同的。
  外面却还是阴天,阴天是很容易让人觉得烦闷而且压抑的。杨贵妃死的时候,皇上回到自己的故土,写下了悲切的《雨霖铃》,这就是一篇众人都熟悉的词的开端。
  最后这个词牌名在柳永的笔下有了很好的诠释,所以一提起《雨霖铃》,就会想到那经典的“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督门怅饮无序,留恋处......”
  苏洛漓写着那些陈年的诗句,就像这些诗句可以在自己的笔下复活。
  生命都是这么的短暂。复活,从来都是谈何容易。
  但是是不是,每个雨天,都是这么的容易惹上人的愁绪。
  “念奴初唱离亭宴,会作离声钩别怨。”
  苏洛漓就是这么的写着,其实她也并不是不幸福,只是她没有发现而已。
  苏洛澈却在头痛着,她怕死,她不愿意入睡,她叫离无恨陪着她,离无恨就留在她的身边。
  批阅奏折,聆听大臣对国事的汇报。
  苏洛澈坐在他身边,静静的,也不出声,但是能听见她的呼吸,或者是略带一点艰难的。她是这么的安然的美丽,就算是生了病,憔悴也是美的。
  她的样子其实离无恨并不担心,不过是一场小病罢了。但是这个美人叫他留下来陪伴,她只是一个被自己呵护在手心的小孩子。
  苏洛澈是离无恨的伴侣,也一样是离无恨的宝物。离无恨自从娶了苏洛澈,就发誓无论是什么都要对她百依百顺。
  他甚至不想去触碰别的美色。离无恨一向都认为,成功的男字是绝对不需要三妻四妾来体现自身的价值的。
  他自己,当然就是成功的男子的代表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小时候别人奚落的眼神,和自己和他人的不一样,他发誓要做第一的人,要将他们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都踩在脚底。
  这项工作,其实实施起来并不困难。但是还是需要毅力的,世间的诱惑太多,安于现状太容易。
  就像离无渊,曾经也是安于现状的那一个,要不是离无恨夺取了他的权力,他说不定也就只是一个昏庸的皇帝,饱食终日,碌碌无为。
  人有时候,要感激的却是那些在自己的无为的时候刺激了自己的人。他们其实不是发自于好心,但是还是用行动把自己的敌人推上了成功。
  那些尖酸刻薄的人,就会因此付出代价。
  说不定就是血的代价。
  苏洛澈的头很痛,但是她就是想离无恨陪着她。她需要很多很多关怀的爱。小时候母亲就故去了,只剩下她和父亲还有妹妹相依为命。她内心是很需要被保护的感觉的,她也很幸运,小的时候父亲保护她,长大了离无恨保护她。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她正叫小叶为自己磨着墨汁,为潜心工作的离无恨画着相。潜心工作的人总是有一种庄严的美态,虽然离无恨的样子并不是一个公认的美男子,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的样子是很有气概的。或者换句话来说,就是有一种英武的感觉。
  离无渊就算是再好看也只能是像兰陵王的,不是那种可以震慑人的那种。而离无恨就是威武的样子。
  男性的体态特征鲜明的时候,样子还是十分迷人的。苏洛澈虽然号称的是精通,但是当然还是不能跟首屈一指的画师相比,能力还是要低一些。
  苏洛澈的画像倒是十分精到,只是略有些歪曲的感觉,将离无恨画得过分好看了些。
  不过这当然不会是过错,情人的眼里,都是多少会美化一些的。
  他们这样的安静的相处着,各做各的事情,但是确是和谐的,融洽的。或者这就是爱情吧。
  楼飘雪却是闲不住的,到处招摇了一番。昨天在刘安那里看到了曾经得罪了自己的小猪,所以还是不能这么直接就去找刘安,至少要等这个事情平息一段时间了再说。看得出那头小猪很聪明,但是在聪明的,无论是人还是猪,得罪了楼飘雪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楼飘雪在心里笑了,笑容多少有点阴测测的意味。
  但是她无处可去,只是觉得苏洛澈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实在是太可恶了。但是她身在别人的国土上,当然不会无端端得罪别人的皇后娘娘。她这点礼节还是明白的。
  想去找离无恨,只是被士兵告诉,离无恨在跟苏洛澈一起,照顾着苏洛澈。楼飘雪心中是羡慕苏洛澈的,同时也有些喜欢离无恨这样的对待妻子的人。
  这种人其实是很少的,楼飘雪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者是在妃子的纷争之中惨遭了害死。但是楼飘雪小时候就很得楼千树的宠爱,就算是别人伤了她一条毫毛楼千树也会怒不可遏。
  最后母亲的所有的潜在的敌人和明显的敌人,以及敌人的女儿,都被楼飘雪一个个的,慢慢杀死了。
  她创造了一种莫须有的瘟疫,其实就是一种毒药的中毒情况。先给他们吃一剂,这样会有初期的症状。
  再想办法给他们吃下一剂,让她们痛苦的死去。
  当然,痛苦的死去才是楼飘雪的最终目的。
  楼飘雪其实是幸运的,她小时候就接触了一个巫师,教会她如何下蛊。甚至还给了她一只“缘分虫”。
  要是楼飘雪真是遇难,缘分虫会飞回到他身边,并且告诉他杀死楼飘雪的人,他会为楼飘雪报仇。
  他已经很老很老了,满脸的皱纹看不出年纪,但是他却很喜欢楼飘雪,是那种亲切的喜欢,楼飘雪知道。
  楼飘雪也喜欢他,他传授给楼飘雪的巫术,都是切实好用的,只是要赔上自己的寿命来实施,楼飘雪不愿冒这种大险。她只希望自己的青春年华永远长流,所以她只会用一些很小的蛊术。
  她运用巫术,杀掉母亲所有的仇人,手上的小针,让她做什么都无往不利。
  其实凭借楼飘雪的美貌,她一直都是很成功的,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办到了。甚至连父亲都喜欢她,不仅仅当她是女儿,还当她为皇后。
  这样的经历,其实是耻辱的,但是说出来还是很刺激,是那种冷静的刺激。
  楼飘雪却在这里碰了几个软软的钉子。
  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