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十四章 一同启程

  到了各国的人回国的时刻了。
  “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苏洛漓在自己的诗句的本子上这样写着,本子的扉页上写着,送给我亲爱的宝宝。
  苏洛漓有了这样的一个孩子,是自己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他是柔弱的需要保护的小孩子,娇嫩的新鲜的小孩子,会哭会闹,眼睛会像海水一样澄澈透明。
  苏洛漓爱自己的孩子,就像爱自己一样的多。
  一个女人最爱自己的男人的时候,会为他生一个孩子。因为这是两个人的生命的延续,不知道会是男孩子亦或是女孩子,是卷发还是直发,瞳孔是黑色还是蓝色。但是就是毫无理由的热爱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来源于两人的精血,这是爱情和**的结晶。
  苏洛漓不想把与这个孩子有关的事情告诉离无渊,虽然这个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但是她不愿意说。看了太多的用自己的孩子上位的古装剧,她不愿意这个罪名再一次的加在她头上,像是一顶厚重的,闷热的帽子,这样扣下来。
  当然还有原因是灾难蛊,这种效用能够持续足足三个月也就是九十天的带着愤恨的药物。其实不能算是药物,蛊,其实是虫子做成的。是数种特定的虫子,被抓在一个容器中。互相无止境的争斗,咬噬。一直到只剩下唯一的一只胜利者,称为蛊虫。
  现在离刘氏跳入水中离开王府已经足足过了七十天,还有二十天,只要熬过着短短的二十天就已经是足够了。
  二十天其实不长,只是短短的二百四十个时辰而已。苏洛漓为了好好保护腹中的孩子,一定不能让任何居心不良的人知道。苏洛漓怀孕的事情,也就只有影满痕,影满月和自己知道。
  其实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个人就是一直跟随者苏洛漓的陶染,他的听到也纯属是无心的。
  他自从爱上了苏洛漓,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她的安好,直到知道她曾经来了南影的地界,他就无事就去南影的地方观望。
  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么苦涩,连一个竞争对手都算不上,直接就是第一轮海选里面出局。陶染的心情,没办法不苦涩。
  所以他在深沉的夜里来到南影夜行,施展轻功在每一寸土地上行走,这些地方,都是苏洛漓来过的,带着苏洛漓的印记。
  不能够相爱,就只能在她身边守候。
  这是纯粹的单相思,直到有一日他听到了影满痕的低语。
  影满痕在默默念着,你有了身孕,就要好好照管好自己。这种语句的情意是恳切的,陶染很容易就明白他其实心里住的那个人,是和自己是同一个。
  不过陶染不会成为他的情敌,就连做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影满痕纵使是在专心思虑,也是知道窗外有人在窃听。他顺手扔出几枚小针,小针的速度是极慢的,要不是像陶染这般从小遭到训练的人,一定难以发觉。
  但是陶染还是发现了,他提一口气,纵身堪堪避过,遁入黑夜里。
  月光是有些惨淡的明亮。陶染看到月月在和自己的情人叶辰在有露水的树下约会,真Lang漫。他自己确这么的孤独,孤独是可耻的。
  影满痕没有出来追陶染,他深深地知道,当来者来,当去者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外面的虽然是在鬼鬼祟祟的窃听,但是未必不是自己的朋友,花言巧语,相貌温和的,说不定还就是自己的敌人。
  况且他只是自言自语,爱慕一个人其实并不是可耻的,他没有点名道姓,这些话的主角可以是任何人。
  当然别人或许并不会想到真正的主角其实是苏洛漓,东离的一个王妃。姐姐是东离的皇后,两人姿容甚美,倾国倾城。
  影满痕慢慢的走出来,月亮并不是很圆,但是却很大,泛着昏黄的光线,像是里面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泪水。
  他不知道可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不是想苏洛漓的随身的本子上写的?“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苏洛漓真是一个有才的女子,那种才华不是装模作样的。影满痕喜欢她,就是喜欢她的低调隐忍,秀外慧中。
  当然其实喜欢苏洛漓的人有很多,她还早已婚嫁,夫君是东离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王爷。这不会是对她的辱没。东离的国力是四国之中最强的那个。就连早已联手结为同盟了的北越和西楼都不敢对东离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四国中最差国力的就是南影,好的人才都已经被富饶的北越招了安去,北越的人虽说不多,但是毕竟个个都是精英,但是南影人口虽说不少,但是却只能做点粗重的事情。
  所以现在虽说是情势胶着,但是一旦发起战争,南影一定会是众人的箭靶。因为南影会是最容易被消灭的国家。
  就算是他自己和妹妹都是天纵英才,但是自己的命运就注定了是流离的,悲剧的。因为他们一出生就是杂种,每隔十二年就是一个考验。
  他们一直都生活在考验里面,不能脱身的寻求自己的梦想。
  影满痕自己今年二十二了,马上就要迎来的是他的二十三岁生日,时间过得真是快。还有一年多一点,他就要面对自己的下一次考验,但是他赖以为生的灵药已经给苏洛漓吃掉了。在影满痕十二岁那年,南影举国都陷入了混乱之中,从此南影开始了没落。
  就算是他的父亲不是一个贤良的君主,这样的结果也是影满痕始料未及的。他不怪他的父亲,他父亲为了王位已经牺牲了太多太多,甚至牺牲了他年少时永远的梦,陈嫣。
  影满痕从那个时候才一点一滴的知道关于自己的身世的真相,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要在父母的督促之下潜心学习医术。他学医术不是为了拯救别人,而是为了拯救自己。
  所以他的医术开始突飞猛进,他不断地接触各种各样的人。甚至还接见了一个号称自己来自另外一个时代的人,和他结为了好友。他开始慢慢地知道,其实自己所在的世界,并不是唯一的。
  在那个世界里,人的长相虽然一样,但是文明的程度,还是不同的。
  甚至可以通过精妙的医学的技术,将人的长相从其丑无比变成精妙绝伦。人们不再是骑马四处走动,而是开一辆叫做汽车的机器,虽然影满痕不是很明白什么是机器,但是他好歹记住了这些词语。
  那个人告诉他,他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的,只是别人对一面镜子的试验品。
  影满痕想起自己国家丢失的镜子,心头就是一跳:“那面镜子是什么样子的?”
  “银白色,上面镶嵌着宝石。”那个人随口的回答让影满痕知道,这就是国家在混乱中丢失的百寻不到的镜子。那个持有镜子的人逃亡到了南影没有办法抓得住的地方,这个地方竟然就是另外一个时代。
  影满痕渐渐地知道,这么时常与他交谈的人其实也是念过一些书,做一份简单的工作的普通人罢了。但是在南影他已经被奉为了上宾,太子也时常与他一起交谈,他心里其实是很满足的。
  所以影满痕才会询问苏洛漓是不是真的是从那个时代而来,但是苏洛漓多少对自己的身世讳莫如深。她附着在一个王妃的身上,霸占了她的身体。
  原来属于那个王妃的灵魂却已经成为了孤魂野鬼,被水中的人掳去,百般逼问一些事情,但是水中的人明显就是不得其法的失败了。他们放掉了那个原本是苏洛漓的灵魂,却侵占了受惊了的苏洛澈。
  毕竟是双胞胎,体质比较接近,所以就会这样两个灵魂一个身体的歇斯底里。影满痕劝慰了后来的灵魂,毕竟天注定她死去了,就安心的离开吧。现在的灵魂也是上天注定的。既然死去了,就安安心心去喝孟婆汤好了,与其带着悲哀的心情凄凄切切的活着,还不如去孟婆那里喝一口汤重新再世为人。
  那个灵魂却真的接受了影满痕的建议,她相信影满痕,告诉影满痕其实她真的不知道龙宫的人为什么要抓住她酷酷的逼问关于龙脉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这会是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却一口咬定她会知道。
  但是苦苦折磨的结果却是不得其法。
  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终于逃了出来。
  她想回到自己的身体,但是由于影满痕一直保护着苏洛漓的身体的缘故,她只能回到苏洛澈的身体上,这两具身体,在本质上其实是相似的。
  影满痕想了很多,露水沾湿了他的罗衣。夜晚真是长久,特别是心里在思念着一个人的时候。
  影满痕再度想起自己已经抄下大部分的苏洛漓的诗句“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难道就要用酒精麻痹自己么?不,他虽然不爱政事,但是他还是一个太子,他不能放纵。为了整个国家。
  这是他一出生就要担负起来的责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