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十三章 交涉

  无论是不是喜欢这场烟花祭,这场烟花祭都还是有落幕的一刻。
  时光潋滟,烟花转身。
  苏洛漓已经打点好了自己的行装,准备出发了。
  派出去开路的小团队早已出发了。苏洛漓坐在床边,她卸下了出门时的妆扮,其实她还是喜欢淡妆的,这多少是一种对外人的尊重。浓妆艳抹的总是会让人显得不由自主的轻浮,而一点装扮都没有,要不是太美丽,就是太自信,或者是两者兼有。
  总不能将自己和虢国夫人相比,一是没有她那种轰动性的美貌,二是没有她那种却嫌脂粉污颜色的骄傲。人与人之间,生来就没有办法平等的。
  苏洛漓靠在床头,弯弯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样的良辰美景,还不如好好的睡一觉的好。苏洛漓闭上眼睛,真的就睡着了。
  没有梦的睡眠是最为美好的,因为什么都不用思考。虽然清醒了还是要面对现实。
  与此同时,楼千树亲昵的拥抱着楼飘雪:“宝贝女儿,是不是成功就要看你了。你可不能失败啊。”
  “不会的,父皇。我怎么可能会失败呢?我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楼飘雪娇声说道。她的全身从头到脚都洋溢着无穷无尽的魅力,这种魅力是惊人的,她像是一具活色生香的召唤**的机器。全身都是让人觉得挑逗性的意味。
  楼千树心中有点发热,自己的女儿是如此的尤物,真恨不得再一次把她狠狠的压倒在床上撕开她身上的绫罗。她洁白无暇的,光滑的胴体,让楼千树心中感觉热热的。她果然是很美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征服的欲望的时候,难免会失去本来属于自己的理智。
  一个人没有了理智,就会变得疯狂。
  楼千树虽然爱自己的女儿,但是他更想用这个宝贝的女儿换取更多的好处,一个完美的身体,是不够满足他的,他甚至想苏洛澈,苏洛漓,玉婉柔,影满月都趴在他的脚边tian他的脚趾。那种感觉一定是欲仙欲死的。
  征服不一定是要从身体上的,这种征服其实都是短暂的,只有灵魂上的征服才会是长久的,彻底的。
  对了,楼千树想起了他其实还有一个女儿流落在外,她也是时候回来了,自己这一辈子,并没有什么后裔,只是两个女儿而已。
  两个女儿还都是轰动的娇艳的美女。其中的一个,楼飘雪还是他自己亲身体验过了的。
  至于另外一个,楼千树却得不到。当然生活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和**挂钩的,他只是对另外的那个女儿的母亲,念念不忘罢了。
  楼千树居然也会对人念念不忘,也是一件奇特的事情。
  楼飘雪被楼千树揽在怀里,像一头小猫一样的温驯可人,不过她当然不会是温驯的小猫,猫根本就是没有被驯化了的动物,随时都有可能伸出脚上尖尖的脚爪,狠狠的毫不留情的挠下去。
  她娇笑着:“父皇你再不放我走,我可就不能跟着东离回国了哟。”她的语气是清甜绵软的打情骂俏,虽然面对的是她的父亲而不是她的情人。
  楼千树送了楼飘雪出门。两人一路上其实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其实两人都只是爱自己较多的罢了。人都是爱自己比较多,所以才会发生有些惨绝人寰的悲剧。要是那些人能抽出爱自己的百分之一来爱别人,悲剧就不会发生。
  楼飘雪不是去了离无渊的府邸,她压根没有想到要去离无渊那里,虽然她的目标是东离,也是离无渊,但是她不会直接去寻找离无渊。
  她其实大致也是明白离无渊帅气的外表之下的那种纠结。
  离无渊其实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当然是那种私底下的喜怒无常,他在面对自己的军队的时候还是纪律严明,所向披靡的。楼飘雪不是那么的想和这种人打交道。但是这也是为了她的国家,西楼的一份绵薄之力。
  楼飘雪其实是很骄傲的,她牺牲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整个国家的更加繁荣富强。
  当然这种骄傲也不算是毫无缘由的,她很欣赏自己,够她美貌的不够她的身世,够她的身世的却不够她美貌。她和离无渊的铁骑一样的无敌,一样的所向披靡。
  楼飘雪喜欢上了离无渊么?这还是个有待讨论的问题。
  楼飘雪来到了离无恨的房间,她的身上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一颗完美的欧泊戒指,戴在她娟秀的手指上,是左右生姿的。
  楼飘雪是绝对的美丽,她美丽的坐下来,翘着脚。
  这个时代,女子翘脚是会被认为家教不够的,但是楼飘雪的这个动作,无疑就是一种绝对的性感的诠释。
  离无恨打量着她,不由得也感叹她是一个很美貌的女子,一个人的美丽其实是没有限度的,当然离无恨爱的是苏洛澈,不为别的,就因为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离无恨自己,只是一个庶出的孩子,他的妻子,却是最好的女子。这已经让离无道在心上满足了。
  后宫三千,他专宠苏洛澈一人。苏洛澈根本没有过多的讨好他,爱一个人,是不需要那个人对自己多好的。
  楼飘雪翘着脚看着离无恨,看着他的心不在焉,她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就算是不对自己目不斜视,也总是要看看自己的罢。
  楼飘雪见过苏洛澈,楼飘雪并不觉得她有多美,或者这就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相轻罢了。总是会存在互相看不起的状况,太稀松平常。
  楼飘雪心中有些不悦,口中还是尊敬的:“东离皇,父亲想我能和东离的人结亲,我想跟着你一起返回东离如何?”
  离无恨心中有些凛然,说不定这个楼飘雪就是冲着离无渊来的,毕竟她就给了离无渊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在楼飘雪的国度里面,玫瑰花是象征着熊熊燃烧的爱情的。
  楼飘雪其实应该是整个四国中嫁妆最贵的女子了罢,她身为西楼唯一的公主,当然代表的嫁妆就是不远的将来的西楼的王位。
  想当皇上的人何其多哉。离无恨心中甚至有了迎娶楼飘雪的念头,只是苏洛澈贵为皇后,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让楼飘雪后来居上。
  所以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当然他又笑了,这份感情说不定还轮不到他。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楼飘雪这次想跟着他回东离也就是想着要自己找一个夫君罢了。他总不能逼着楼飘雪嫁给自己吧。
  楼飘雪心中离无恨的位置也就只有这么多,他只能努力让楼飘雪喜欢上自己,离无渊的权势还是这么的尾大不掉,必须想办法把他削为平民才是。
  但是偏偏离无渊的表现在各方各面都没有露出把柄。离无恨总不能用他和自己的正室刘氏的不合将他怎样吧,毕竟离无渊也是正牌的王爷。
  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离无恨能做的最多就是从中作梗,派人监视罢了。
  他当然只能对着殷切的看着他的楼飘雪说:“好的,你是有自己的车马还是跟着东离的车马?”
  “我是有专用车马的,多谢东离皇的好意了。”楼飘雪的语气之中不知不觉还是带着傲气的。她是有骄傲的资本的,她的所作所为,甚至可以改变这四个国家的局势。
  楼飘雪不由得为自己感到骄傲。她自己来为自己说亲,也是一个创造性的举动,西楼和别的国家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种骄傲还是建立了在离无恨的同意之上,但是离无恨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同意的。他既然不愿意和南影结交,当然就只能和西楼和北越抱成一团了。
  这也多少是事关政治的,但是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毕竟离无恨能猜到只要三国结为联盟,自然下一步就必定是攻打最弱的形单影只的南影。
  这是众人眼中的最香喷喷的肥肉了。
  南影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但是还是会不敌三国的国力。
  下一步就可以联合西楼灭掉北越,北越本来就是个人丁较为凋零的地界,野兽的出没较多而人的出没怎么都少些,况且还有让人看了忍不住垂涎欲滴的矿产。
  之后呢?其实只要楼千树一旦故去,天下就成了东离的土地了。
  但是这一切的设想其实都是有着一个颠扑不破的前提。就是楼飘雪不是选择了离无渊,而是选择了离无恨。
  要是选择了离无渊,这一切,离无恨设想的这一切都会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第一步就不会是灭掉南影,而是把他从王位上赶下来。
  这种权利的争夺,离无恨深陷其中,了然于胸。所以对于楼飘雪,他不算是胸有成竹,但是还是略有一点把握的。
  毕竟自己还是可以将她立为皇后,离无渊虽说只是一人之下,但是自己还是有置之死地的能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