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十二章 一番询问

  苏洛漓其实也算是聪明绝顶的人物,为什么说自己聪明,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身处的环境造就的。她只能身处这样的环境,被逼变得聪明起来。因为要是她不聪明,就没有办法活下去。在组织中,一切都是残酷的,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死,没有谁会得到安乐。
  所以她能够感觉到刘安的智慧,他隐藏的很好,不露一点点马脚,反而让苏洛漓觉得起疑。一个人很难隐藏得如此完美,就连一点点错漏都没有,这样就显得不真实。
  当然苏洛漓还是笑着说:“免礼了。”
  小猪欢快的跑了过来,两只尖尖的小蹄子踩在刘安的脚面上,想叫刘安给它好吃的。刘安从身上摸出一点小东西塞进小猪的嘴里,小猪呱呱呱的吃了起来,很是可爱。
  苏洛漓也很喜欢毛茸茸的动物。他们是温暖的可信的。苏洛漓讨厌冰冷的动物,比如说蛇。虽然白素贞也是一条蛇,还是一条美丽的蛇。但是苏洛漓还是不喜欢蛇。
  蛇是有毒的,冰冷的,随时准备伺机攻击人类的。当然苏洛漓或者是误会了蛇,蛇并不愿意和人类打交道,人类比毒蛇更加惹不起。
  当然蛇其实是和人类有着宿仇的,自从蛇诱惑了夏娃偷吃了树上的智慧果,人类就陷入了悲痛。但是人类从此有了智慧。用悲苦的代价换取智慧,其实人是不是应该感谢蛇给了自己直面世界的机会?
  当然傻傻的活着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太认真了,想了太多,反而会觉得累。可是人既然已经吃了智慧的果子,当然就没有办法傻傻的活下去。
  难怪人会这么讨厌蛇。苏洛漓也不喜欢,虽然她自己曾经被称为蛇一样毒的“屠戮魔女”,但是苏洛漓还是不喜欢蛇,这种没有感情可言的动物。她其实是很想自己能爱别人的,虽然她经常会失望。
  苏洛漓蹲下来抚摸着小猪有点硬硬的黑白相间的毛,小猪乖乖的任由苏洛漓抚摸。苏洛漓喜欢这只乖乖的小猪,其中还包含了一点小猪凶巴巴的对待楼飘雪的时候为她出了一口恶气让她高兴。
  所以苏洛漓觉得自己是和小猪相投的。小猪耸动着鼻子,在苏洛漓身上闻来闻去像是要在苏洛漓的身上找到什么好吃的。最后猪鼻子停留在苏洛漓的口袋里,露出一种贪婪的神色。
  苏洛漓有点窘迫,自己的糕点已经在敏锐的小猪的嗅觉下无处遁形,她只好把糕点掏出来喂到小猪的嘴里,小猪开心的吃了起来,发出小猪特有的高兴的哼哼声。
  苏洛漓看着小猪高兴地流口水的样子,忍不住好好地摸摸小猪的猪脑袋。小猪有了吃的也是毫不介意,只是大口大口的吃着。
  离无道看着苏洛漓喜欢小猪的样子也笑了,这只小猪还真是可爱,难怪大家都成了爱猪之人。
  苏洛漓想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笑着对离无道说着:“我娘亲留给我的一块玉佩有了些裂痕,大概是我保管不当的缘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里有修补玉佩的地方?”苏洛漓也是想着刘安也在场,为了表示亲近,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母亲。
  当然刘安实际上也是很聪明的,他也是附和着笑了。苏洛漓看着他迅速领略到其中的意思的时候,便可以直接的确定他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种呆呆的感觉。
  当然苏洛漓并不担心离无道受骗,看得出他那种聪明是善意的。有一种说法叫做相由心生,其实苏洛漓早在段若背叛了自己之前就已经略略的感觉到了不妥,但是还是到了最后段若撕破脸皮的时候,她才确切的知道自己真是错了。
  其实苏洛漓也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人其实是很聪明的,一点点小事都能感觉得到,但是就是不愿意承认而已,难怪会有自欺欺人这个词,就是描写着人类的劣根性。
  她看到刘安的眼睛,里面多少都有种过尽千帆的纯真。一个经历了很少事情的人和一个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都会是纯真的,所谓的循环轮回就是这样。她知道刘安有话要对她说,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猜测他要说的话,这些话可能会是很多方面的。
  不过这番话一定是重要的,一定是只会跟苏洛漓说的。或者说,这番话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已经确定了听众,就是苏洛漓。
  苏洛漓其实很容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两个人都是很聪明的人。
  离无道其实并不傻,但是他不会想到这么多,他只是一个想着为自己的母亲报仇的王爷,但是他从心底只是一个纯真的孩子。他不愿意接触到过多的血腥。
  谁愿意接触到太多的血腥?大家都只希望自己永远都是孩子,有羽翼为自己遮风挡雨,但是没办法,人总是要长大的。曾经被别人遮风挡雨的,最终还是要为别人遮风挡雨。
  离无道还在思考苏洛漓的问题该如何回答,只是这个时候刘安开了口:“我认识西山城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他很是擅长修补这些东西。”
  “是吗?”苏洛漓有些惊奇:“他真能修好我这块玉佩?”
  苏洛漓心中惊奇的其实是刘安居然可以认识这么多能人异士,毕竟在他心目中有才有德的**多都是生性孤僻的,这个刘安却是这么的开朗,容易和人相处。这倒是苏洛漓所料未及的。
  离无道听了刘安的话,只是觉得刘安为人甚为直爽。自己也是纨绔的习性,不知道哪里能够修补一块玉佩,只是符合的说着:“姐姐就听刘安的吧。他推荐的人还是都是不错的。”
  “不知道娘娘可否把玉璧供我一观,与那位老人相处久了,我也略通关于修补玉佩的道理。”刘安的语气很是恳切。
  苏洛漓知道刘安其实是深藏不露的胸有城府,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觉得刘安是不会伤害她的,所以她笑着说:“好。”
  带着体温的玉佩从贴身的口袋里面掏了出来,莹润的摆在刘安的手心。
  上面的裂缝,昭然若揭。虽然很细,但是还是明显的是破裂的趋势。刘安沉着的细心凝视着这块玉佩,手势轻巧的翻来翻去,他身体有一点点抖动,但是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苏洛漓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有着一丝疑惑,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刘安只是说:“娘娘这块玉佩要好生保管,到时候微臣愿意陪伴娘娘去修补玉佩。”
  苏洛漓心中其实并不明白这是怎么的一回事,但是她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了。她看着两人笑着说:“那么也好,到时候经过西山城一起走一趟吧。”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邀请了离无道一起参加了,离无道心中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沦为好友的感觉并不是想象中的这么好,他其实也想得到苏洛漓。
  但是他得不到,这就是一切的苦恼的源头。
  苏洛漓站在台前看着离无道微笑,她的微笑是纯友谊性质的,聪明如离无道,又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就算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事情,知道还是不如不知道的。
  苏洛漓头上的发髻真是美丽,刘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头上的插着的梳子,那种优雅的银色,那种炫彩的珠宝,都是夺目的。
  小猪哼哼的为苏洛漓送行,这一切都是可爱的。
  但是是不是有暗涌在偷偷地翻滚?会不会有人永不超生?
  苏洛漓当然会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人人都会知道这一点。
  所以离无道看着刘安的眼神,以为他也爱上了苏洛漓。实在有太多人爱苏洛漓了,像离无渊,影满痕,还有离无道,再加上刘安。离无道知道他会和自己一样的得不到苏洛漓的心。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叹了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
  刘安有点诧异的看了看离无道,很快就明白了离无道的话的含义。离无道其实是会错意了。他和苏洛漓之间,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他不想解释,和离无道的友情只是萍水相逢的。
  最好的朋友应该是少年时候就熟识的,然后可以一同的成长,没有人愿意聆听别人的冗长乏味的故事,这都是无趣的。少年的时候,会有很多心情去倾听他人的倾诉。大家之间的感情都是亲密无间的。
  当然人都有长大的那么一天,慢慢变得对世界不耐烦。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影子,每个人庸庸碌碌,毫无意义。刘安当然不会跟离无道解释这么多,他只是看着离无道微笑。
  微笑是很有用的表情,微笑的时候会让身边的人放下心中的戒备,这是舒服的,没有人会喜欢提心吊胆的活着。离无道不明白刘安的意思,以为他只是附和他的心情,叹一口气,向着刘安也露出了微笑。
  其实微笑在有些不愿意解释的场合,会不会是一种敷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