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十一章 看望李芸

  苏洛漓笑着对李芸说:“好久不见,你也真是容光焕发的,气色真好。”
  谢无双在这个时候也迎了出来:“微臣参见娘娘。”
  “不必拘礼了,我来这里,其实只是想和姐姐聊聊天的。”苏洛漓笑着扶起了谢无双。
  三人的气氛,其实还算是融洽的,但是苏洛漓怎么都有点电灯泡的感觉。毕竟夹杂在深深相爱的两人之间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的。
  苏洛漓也是毫不含糊的开门见山:“姐姐,我的一块玉有了些裂缝,不知道姐姐认不认识什么能人异士能帮我修补一下?”
  李芸沉吟了一下,只是一时想不到到底找谁好,毕竟她也是同样富庶的出身,深知东西一旦破损,价值便会低廉许多,所以一时不知道跟苏洛漓推荐谁比较好。
  李芸认识的人也算得上是比较多的,但是她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还是不得其法,只是有些抱歉的说道:“娘娘想要找人修补玉佩,只是问问我的义弟离无道的为好,毕竟他擅长交际,认识的人较我为多得多。”
  苏洛漓点头称是,走了开去。她没办法不羡慕这对恩爱的情人,恩爱是很难得的,虽然一个人会有很多适合的人,但是毕竟向他们这样相看两不厌是苏洛漓和自己心爱的离无渊做不到的。
  苏洛漓只是觉得自己算是可悲的,上辈子如此的渴望爱情。这辈子,自己爱的人,却不爱自己,爱自己的人却自己不爱,现在却是人到情多情转薄了。虽然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出尽风头的人,抄袭的李白的《将进酒》已经是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经典了。甚至还影响了锦绣城和云霞城的纸价,一时可谓是成了翻版的洛阳纸贵,苏洛漓也是狠狠的出了风头。
  不过出风头总归是出风头,苏洛漓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水平其实也就是三脚猫。不过是借用了属于自己的时代的人的诗作罢了。
  但是别人并不这么想,现在苏洛漓成了类似潘安一样的全民偶像,现在无论出门去了哪里,要是被人认出来,就是一群死忠粉丝,又是献花,又是献果子的。苏洛漓虽说并不是那么喜欢鲜花果子,但是有人送还是比较好的,她还是都欣然接受了。
  不过时时刻刻要面对一队追星族还是很烦人的,苏洛漓也明白其中的感觉。她以前唱吉他的时候就是这样,免不了台下的万分喝彩,和之后的追捧。苏洛漓其实是渴望出名的感觉的,或者是中了张爱玲的毒,从小就看着张爱玲的“出名要趁早”。自己偏偏也不是身处好的人,为了得人喜欢,只能不断地努力了。
  不过苏洛漓的悲剧其实在于她惹上了李家大少爷,他是自己穿越的导火线。苏洛漓不知道自己是否需要感谢他,毕竟如果不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逃脱那个吃人的基地。
  自己的师父,唯一疼爱自己的人,却为了保护自己死去了。苏洛漓想着自己的过去,难过的事情有这么多,偏偏自己总会挣扎着活下去,但是自己到了这个地方,却总是想着死亡。自己的潜意识是不是在跟自己说,或者死亡会把自己穿越到更好的未来?
  苏洛漓深爱着离无渊,但是离无渊却偏偏不消受她的那份爱,这种感觉是凄凉的。苏洛漓在前世有个很好的男孩子,很喜欢她。每天给她送一大捧的玫瑰,是那种新鲜的娇艳欲滴的玫瑰,上面还凝结着露珠。
  他是帅气,健壮的,他总是穿着那两套衣服,他送给苏洛漓玫瑰的时候,他的手上有伤口。他的成绩很好,他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往往跟苏洛漓说话的时候都是羞红了脸不愿抬头。
  苏洛漓一直到过了很久才知道他的家庭的贫穷,他是农学院的学生,每天都去邻近的花圃帮忙打点花木,但是他没有要报酬,只要一捧新鲜的玫瑰。他这么刻骨的Lang漫。
  其实任何人都是会被打动的吧,只要他能得到足够的Lang漫。苏洛漓其实是羡慕他的,至少还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毕竟自己永远都是茕茕孑立的一个人,为了生活被逼不断地奔波。
  苏洛漓也不想自己是这样的,但是生活会把一个人推到回不了头的深渊面前。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是一个太好的男孩子,希望有一个好的女朋友相伴,但是她不会是,她手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变得恐怖。
  苏洛漓何尝不想和一个深爱自己的人,住在农庄里,太阳升起的时候出门,太阳落下的时候回家,相亲相爱,携手到老。不用理会别人的是死是活,这些都是虚无的事情,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他们之间会有很多可爱的小孩,都会是快乐的。
  但是苏洛漓深深的知道自己不是,自己不是别人眼中的忧郁的安琪儿,她只不过是一个嗜血的魔鬼罢了。一个魔鬼是没有资格勾引凡人的,这个男孩子也不会跟着自己去Lang迹天涯。
  不过其实都也是不爱惹的祸,苏洛漓不该把自己说得如此的伟大,要是真的深爱,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顾虑了。这么多的顾虑,都只是因为不够爱而已。也许他真的很爱苏洛漓,但是苏洛漓却没有做好和别人逃亡的准备,在他们组织的历史之中,也只有一个人是成功的逃亡了,当时引起了整个组织的轰动。
  据说逃亡的那个人还带走了组织的一些重要的物品,但是组织没有办法把他追回来。这被视为整个组织最可怕的耻辱,一个组织居然可以有人逃了出去,单枪匹马,还带走了组织的重要物品。
  苏洛漓不知道那个物品是什么,她也是通过最擅长交际的段若知道这件事情的。段若总是以为自己的身体是可以无限前进的法宝,只可惜人人的青春都会成为春梦了无痕。所以那些人其实也只是利用着段若罢了。
  一个女人,而且是漂亮的杀手,用自己的身体成为阶石,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悲剧的。
  苏洛漓想着这些事情,这是从她的记忆的深渊翻出来的故事,在她原来的那个时代追寻自由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有一个人找到了出路,已经是最遭人崇敬的人物了。
  她笑着说:“那我先去找无道了,你们继续吧,打搅了。”苏洛漓准备离开了。
  李芸送了苏洛漓出门:“娘娘头上的梳子,还真是美丽呢,衬得娘娘整个人烁烁生光。”
  苏洛漓点头微笑,这美丽的梳子,已经为她挣得了太多光芒了。她喜欢这把美丽的梳子。这是北越送给她的宝贵礼物,这种宝贵的礼物是东离少有的,只有在北越这种最盛产宝石的地方才会有如此美丽的珍宝。
  最美的宝石当然都集中在北越的皇室,北越拿出来给众人的礼物当然是珍宝中的珍宝,一件件都是这么的价值连城。
  或者最美丽的东西也不是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的,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甚至不能用价值来衡量。苏洛漓头上的梳子,镶嵌着的宝石都是绝无仅有的美丽。当然不能跟苏洛澈的相比,别人无论如何都是皇后娘娘。
  苏洛漓戴着这把梳子去了离无道的厢房,她的巧笑嫣然是美丽的,她敲着离无道的门,一只小猪的鼻子从门里面供了出来,伸长了鼻子在苏洛漓身上闻着味道。
  苏洛漓摸了摸小猪软软的鼻子,小猪倒是很亲近她,不像对楼飘雪的那种凶恶。对了,楼飘雪,这不就是之前表演了跳水的小猪么?小猪哼哼的叫了几声,站在了苏洛漓的身边。
  离无道也走了过来为苏洛漓开了门。他嬉笑着说:“不知娘娘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
  “少贫嘴了。”苏洛漓轻轻的敲打一下离无道的肩膀:“你这小子也真是的。”
  离无道心中不是没有悲伤的,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看似亲密,其实已经隔绝了滚滚的十丈红尘。这样的拍拍肩膀算得上什么呢?为什么就没有那么的一步机会成为情人?
  是自己错了么?离无道暗自思询。或者不是吧,他已经用尽自己的能力来爱着苏洛漓了,没有办法的了,两人之间就是差了这么一点缘分。苏洛漓不会爱上他,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
  离无道就算是再爱苏洛漓,也只是徒劳无功。因为苏洛漓其实不爱他。这不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他早已经思考了无数次了。结果还是一样一样的。
  刘安也在房间内,只是向苏洛漓请了安。苏洛漓对这人影响确实是不错,因为他是一个懂得兽语的奇人。苏洛漓很好奇兽语会是怎么的一回事,所以心中还是很想和他打打交道。
  况且刘安还跟离无道结为了好友,自然是爱屋及乌,将刘安当成了好友。苏洛漓总觉得刘安其实是一个十分之聪明的人,他的那种聪明是隐藏着的,并不过分显露的那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