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十章 孽情

  楼千树走到了楼飘雪的厢房门口,没有敲门便直接进了去。
  楼飘雪知道这是楼千树,因为除了他之外,还没有谁会直接的推门而入。楼千树走进楼飘雪的厢房,从楼飘雪的身后搂住楼飘雪,态度是亲昵的,甚至超出了父女之间的关系。
  身体之间互相都是可以契合的,像是两只汤勺,楼千树在楼飘雪的耳边低语,侍女早已见怪不怪,退了开来。
  楼飘雪的笑容是一向的轻佻的,没人会质疑她的美丽,就像没人会质疑她的轻浮:“我去了将离无渊劝服,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楼千树**的笑了起来,五官是俊美的,但是带着妖邪的味道,看得出他会是一个注重欲望的人。他伸出手去顺畅的剥掉了楼飘雪的衣服,楼飘雪是不穿亵衣的,圆润光滑的胴体就呼之欲出了。
  楼千树丝毫不克制自己对女儿的痴狂的像动物一样的欲望,他用手粗横的在楼飘雪身上肆无忌惮的抚摸着,一边哈哈的大笑着。楼飘雪欲擒故纵的呻吟着,躲避着,因为她真的清楚地明白,这样才会勾起楼千树更多的XY。她从来都是这个方面的高手。
  两人最终纠缠在了一起,身体与身体之间贴合到了极致的程度。“这个好处够不够呢?”这是楼千树激动的时候说的话。他的身体正在享受着楼飘雪的丰腴。
  “不够不够,还差远了呢。”楼飘雪不住扭动着纤腰,她的艳艳红唇吐气如兰,手上戴着那颗近乎完美的欧泊戒指。
  佩戴戒指的人很多,佩戴近乎完美的戒指的人很少。佩戴一颗镶嵌着可遇不可求的宝石的戒指的人更加是少之又少。
  楼千树更是疯狂的压下了楼飘雪的纤纤玉腿:“你一定要成功,你不能失败。”
  楼飘雪不去思考太多,她只想尽情的享受着激情的时刻。
  至于失败的后果,楼飘雪并没有怎么想。在她眼里,没有自己无法征服的男人。
  她为了接近离无渊,还是要到东离去,毕竟离无渊是一个喜怒无常,若即若离的人。这种人很难依靠,还不如去跟离无恨一并的回到东离再做长久的计划。要是跟着离无渊,说不定半路上都会被撇下。这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楼飘雪自然不会蠢到选择跟随离无渊一起到东离,这样的话估计被半路抛下也有可能,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投奔到离无恨那里去。
  他们之间名为父女,之间的关系却是如此的龌蹉,太过于违背了伦理纲常。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是不是就是楼千树见到自己的女儿日渐美丽,起了yin心呢?楼飘雪或者只是被逼的罢,没有谁生出来就会是一个坏人。当然这也不能都怪环境的,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从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
  所以这yin乱的场面结束后,两人各自休息着。楼千树想着要是楼飘雪怀了孕,那个孩子究竟会成为自己的孙子,还是自己的儿子?这是无法解决的难题。
  楼千树知道,虽然自己是自己领土的国王,但是要是与自己的亲生女儿**,是不会被民众接受的。事情就是这样,所以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牺牲其中的某个人。
  楼千树其实是无所谓的,他从来不爱任何人,甚至自己的女儿也只不过是自己的泄欲工具罢了。他不会爱上一个会动的工具的。
  不过他只爱他自己,只要自己能享受所有的福分,牺牲一下别人又如何?
  楼飘雪用香粉细细的擦着身上涌出来的汗水,她的皮肤是洁白光滑富有弹性的。
  楼飘雪还是美丽的,那种极致的烟视媚行的那种美,美丽从来都是有分开层次的,她当然是最美的那一个。人有了钱财和相貌却还是不一定美,但是美丽的支撑还是离不开钱财相貌的。
  这就是世间的真理了,这个世界上,真理太多。所有的人都懂得所有的事,只是做不到罢了。既然做不到,所谓的真理又有些什么用?要成为一个非凡的人,总是先要经过非凡的努力和折磨。
  但是有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人生来,就是没有办法平等的。
  世界上太多平凡人,非凡人是罕有的存在。
  苏洛漓也在准备着回到东离。她收拾着自己的杂物,杂物永远都是这么多且乱的。苏洛漓很早就习惯了自己收拾杂物,而不是由弯弯代劳。毕竟她无论去那里,都是一只小箱子走遍天下的。
  离无渊已经很久都没跟她说过话了,这也是她自己选的。既然选择了离无渊,就要忍受他的骄傲和坏脾气。苏洛漓也不敢定论离无渊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人,毕竟有一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是不会错的。
  苏洛漓想着回到了东离,就能再见到自己的雪花和黑黑,心中就很是高兴。她是如此的喜欢两只可爱的宠物,不知道他们这么久没见到自己会不会想念着自己。有没有长胖,又没有走丢。
  一只好的宠物,往往是可以陪伴他的主人一生的好伙伴。
  苏洛漓却有两只欢喜的好冤家,还是时常打闹的。
  苏洛漓收拾到自己的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玉佩,拿在手中细细把玩,玉佩的裂痕好像是又大了一些,看的苏洛漓很是心疼,她重新收好了这块玉佩,但是转念想一想,还是去找人修补的为好。或者李芸会知道谁能修补自己的玉佩。
  照一照有些昏暗的铜镜,自己的样子还是很满意的,五官清秀,一把插在发髻上的小梳子也是和自己的样子相得益彰,多少有些烟视媚行的意味在里面。
  她手握着玉佩,出了门寻找李芸。
  寻找李芸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过道。苏洛漓先把玉佩好好收在口袋里,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奄然百媚的走着。
  这个嫣然百媚多少有点潘金莲的烙印,但是谁都不能否认潘金莲的容貌,只要看着一眼就足以消除心中所有的怒气。
  把这个词用在苏洛漓身上,还是会是褒义的。
  苏洛漓笑语晏晏的走在路上,迎面而来的是离无道和刘安两个好友。现在他们已经亲近得形影不离,天天厮混在一起。
  离无道看着眼前走来的苏洛漓,颇有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好久不见,她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是自己是不是已经不是自己了?
  走到苏洛漓身边,离无道笑着看着她的眼睛,他说:“姐姐,好久没看到你了,你还是这么漂亮。”
  刘安也向着苏洛漓鞠躬:“微臣见过娘娘。”
  苏洛漓本来就不爱拘这个小节,毕竟她前世也是受了男女众生一律平等的教育的,对这些事情,多少还是看得比较开,她当然是直接说:“不必拘礼了。”
  苏洛漓把眼光放在离无道身上:“你真是长大了。”
  不过是短短几个月时间,离无道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人,其实是成长最快的,因为人的心成长很快,很多事情,只要很短的时间,就能明白了。
  她笑着,离无道也笑着,这是亲密的尴尬。
  看着他们的样子,无法想象他们曾经还是亲密无间的好友。原来不只是恋人会疏离,好友其实也是一样的。
  对视了一会,大家都无话可说,于是就离开了。
  离开其实只是一个生活的方式而已。
  刘安悄声问着离无道:“娘娘头上的装饰品还真是漂亮。”
  离无道还没从相逢的感觉之中醒过来,只是随口回应了一句:“是吗。”
  刘安看着离无道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有继续多说些什么。一个人心不在焉的时候,说些什么他也不会听见的。
  苏洛漓继续向前走着,李芸的厢房就在前面,她敲了一敲门。
  里面骚动了一下,想来是两人都腻在一起的缘故。苏洛漓很羡慕他们。爱情可以这样修得正果。相爱从来都不回是只是其中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人的事情。
  相爱的中间是不会有难过的,因为爱是可以足够解决一切的。
  李芸走了过来为苏洛漓开门,她还是这么的光彩照人,一个沉浸在爱河中的人会是光彩照人的。像是一枚会发光的珠宝。她看到是苏洛漓,先是愣了一下,再是笑着说:“不知道娘娘来啦,真是有失远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