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七十九章 北越送礼

  基本上能和楼飘雪结盟的话,就等于离无渊的势力和西楼结盟,这样的结果还是很好的,但是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离无渊还是懂的这个道理的。毕竟自己只是一个王爷,虽说手中多多少少握着些兵权,但是绝对无法和一个国家抗衡的。
  况且离无恨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很有一套的,东离的大部分权势还是都是掌握在离无恨手中,要是能求得楼飘雪的帮忙,自己还是有如虎添翼的作用。
  但是楼飘雪的意图还是很是不明的,毕竟他们之间,爱情的成分并不高。离无渊虽说能让刘氏对自己死心塌地,但是对楼飘雪,他一点把握也没有。他已经爱上了苏洛漓,感情的世界就没办法和别的人一起分一杯羹。
  离无渊其实并不想这么爱苏洛漓,这么爱苏洛漓会导致自己吃到苦果的。
  所以他宁可和苏洛漓保持安全的距离,但是还是要为了龙脉接近苏洛漓。
  小叶他派了出去打听苏洛澈的情况,只可惜苏洛澈丝毫都不关心离无渊,离无渊觉得失落也好,觉得怎么也罢,也只能放下这件事。毕竟苏洛澈刚刚复原,离无恨天天和她相伴着,要是离无渊上门去问苏洛澈,还是不行的。
  不过可以派苏洛漓去问。两人之间的姊妹关系还是亲近的。离无渊心里很是清楚,无论苏洛漓有没有知道龙脉的消息,自己都要留住她在身边,无论是亲近苏洛澈还是如何,苏洛漓的作用都是很大的。
  自己也算是谨慎小心了这么多年,离无恨时时刻刻都想把他至于死地的。自己要是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就会马上死得蹊跷。
  离无渊明白这之间的利害关系,当然是保持了一贯的冷静。
  楼飘雪由于抱着玉猪龙引来杀猪叫实在是窘迫了一下,只是离无渊也没起身为她解围,她只好有点难过的坐下。
  西殿为了配合楼飘雪的不高兴,只是用自己驯兽的小鞭子抽了几下哼哼,哼哼很是不高兴,简直想伸出小獠牙和楼飘雪一决胜负。
  当然哼哼没有得逞。他被赶了回去。
  刘安已经站在较远的哼哼要经过的路上对着哼哼挥手了,哼哼见到主人,像一支箭一样的跑到了刘安怀里。
  刘安不喜欢楼飘雪,这个浓妆艳抹的却以为自己倾国倾城的女人实在不能引起他的好感。所以他反而有一种小猪为自己出了气的感觉,心里还很是自在。
  他抱着哼哼准备走,只是西殿却杀到了,用生硬的普通话对刘安说:“为什么带走我的小猪?”
  刘安心中很是不高兴,这么怎么这么蛮横霸道,明明是他在猪栏救下的小猪,偏偏他还要据为己有:“这明明是我的小猪,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你的?”
  “我就有证据。”西殿看到这只聪慧的哼哼是一头聪明的小猪,心里很想把它留下来训练,只是用兽语和哼哼在心理交流起来,只要哼哼愿意跟着他走,他愿意许给哼哼无数的猪粮。
  哼哼作为一头小猪是一向的贪吃,但是哼哼还没回答的时候,刘安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来:“你这种抢别人宠物的人有什么资格相信?你刚才还打我。”
  西殿一直以为小动物是弱善好欺的,他已经用这样的话骗走了不少的动物,谁知今天被哼哼抢白了,不由得恼羞成怒。一鞭子就向哼哼挥来。
  刘安堪堪避过,提一口气奔跑起来:“有人打人啦,有人打人啦。”
  离无道也是走过来凑热闹,看到刘安这个样子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只一把揽住西殿:“我好喜欢你啊,你的表演太出色了,给本王写几个字可好?”
  西殿一时哭笑不得,一个东离的王爷也是可以要他几条命的了,还是不能得罪的。他只好唯唯诺诺的连连点头:“是,请问有纸有笔吗?”
  这个问题倒是问倒了离无道,他身上哪里有笔,只是大叫着说:“我回去给你拿吧,你先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吧。”
  就算是西殿,也知道这个横空出世的离无道是来插科打诨的,所以只好无奈的看着离无道,说着他蹩脚的语言:“那我先回去了。”
  “再会。”离无道成功的拦截了西殿,吹着口哨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北越最后的一个环节是给其余三国都赠送一些宝贝,宝贝当然就是金银珠宝了。毕竟受惊的都是女人,女人都是喜欢珠宝的。
  珠宝是不会老的,苏洛漓前世那个时代的时候都知道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甚至婚嫁都要为自己的爱人带上钻石的戒指。这就是防止别人染指的道理了。
  人总是会老会死的,所以人这么热爱珠宝,无非是渴望自己的灵魂可以在珠宝上分一点儿,和珠宝一样的永垂不朽。
  人对自己的生命,总是珍惜的。毕竟就连秦始皇也是想找到不死药,只是吃了朱砂水银反而死得更快。
  北越的国君越徽和王妃玉婉柔纷纷给各国的妃子送来价值连城的珠宝。一只锦绣的小盒子里面装着沉甸甸的宝贝。
  各国其实早就知道北越盛产黄金珠宝,但是不知道居然多到这个程度。大家回了自己的领地,才开始各自打量起来。
  苏洛澈得到的是一枚戒指,里面填充的,就是举世闻名的冰彩玉髓,里面的黄色丝状物活脱脱就是一只凤凰。这可真算得上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了,要知道冰彩玉髓的产量还是很是稀少,要从厚重的石头中才能挖出少少冰彩玉髓。这无疑是有些杀鸡取卵的,这当然也是在无形中证明了冰彩玉髓的少量。
  况且这冰彩玉髓之中还有一只凤凰,寓意想必就是很好很好的了。苏洛澈见过的珍宝不少,但是这么绘声绘色的戒指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自然也只是普通女子,当然是尖叫了一声,用自己惯用的银绳子穿过这枚戒指,把它戴在颈上。
  苏洛澈本来就是花容月貌,和这美丽的戒指相衬更是相得益彰。
  苏洛漓得的却是一只小盒中的一把小梳子,梳子质地应该是银的,上面镶嵌着红宝石,蓝宝石和欧泊。整把梳子看起来就不是给平常的人类用的,更像是给仙女用的。
  苏洛漓用这把梳子梳梳头发,自己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当然不会因为用着美丽的梳子就会更漂亮。
  弯弯很想摸摸这美好的东西,只是走上前来凑热闹:“娘娘要不要奴婢帮你梳个好看的发型?”
  “好啊。”苏洛漓其实是喜欢打扮的,但是她的能力未必能比夏枝来得强。夏枝在这些事情上会比苏洛漓擅长的。
  夏枝很快为苏洛漓梳好了一个发髻,将这把小梳子插在上面,更是烁烁生光。苏洛漓左顾右盼,自己觉得也真是顾盼生姿,虽然是不如苏洛澈这种美妙绝伦的模样,但是也算得上是很美丽了。
  李芸也收到了属于她的礼物,是一块温和的美玉。这块美玉的色泽通透,握在手中像是隐隐能发出热量。她把这块玉收了好来。
  影满月却是得到了一串纯粹的大粒的珍珠穿成的珠链,一颗颗珍珠莹润圆满,大小也全是相似的华丽的粉红色。其实珍珠是一种低调的珠宝,但是手上的这串居然会给人华丽的感觉,也真是特殊的。
  影满月还收到了一串蜜蜡,毕竟珍珠是不会长久的,这只不过是鲛人为了制作珠链流出的眼泪而已。对于他们来说,流泪从来都不是代表着悲伤和绝望,而是代表着一份与外界交换的货币罢了。
  但是,最大,最圆的珍珠,往往倾注了鲛人的心血在里面,所以还是很珍贵的。珍珠很常见,但是数十颗一般大小,一般色泽的珍珠还是罕见的。况且还是这么华丽的一串,完美的一串。
  蜜蜡则是远古的时候,要追寻到还是沧海桑田的时候,那些树木流出的眼泪,在人间长存的一份美丽的念想。这像珍珠一样,其实都不是悲伤的产物,但是却会是悲伤的代名词。
  淡黄色带着质感的蜜蜡,是一条手链,而珍珠,则是一条项链。两天都略显大了,毕竟影满月的身材还是很瘦削的。
  这首饰很重,沉甸甸的戴在影满月身上,就像是美丽的锁住了仙子的镣铐。
  楼飘雪收到的,却是一颗纯净的欧泊,是镶嵌了作为戒面的。欧泊其实很难找到好的。就算是楼飘雪见到的欧泊大都是火彩淡淡然的,之前楼飘雪见过几枚较好的,也只是要么火彩美丽但质感蒙蒙,或者质感净透,火彩寥寥无几。
  没有那颗会像它这般通体如此净澈透明,还依然火彩极旺。
  楼飘雪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宝贝,心中的喜爱,多少还是溢于言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