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七十六章 混乱的思绪

  毕竟没有任何人规定,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就要是一辈子的,忘记反而是更好的出路。如果不忘记,此后的一生都要带着那个人的影子,是多么沉重的负累。
  有些时候,除了学着放手,给自己一条生路之外,别无他法。人活在世界上,总是有太多的种种的不如意。
  人生本来就是难以如意的,如果事实都是如意,那就是事事都不如意。
  事情其实很容易解决的,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的困难。
  离无道学着去爱,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跌倒了就要爬起来,不能沉沦。
  像离无道这样的担负着这么多希望的人,本来就是不该沉沦的。
  这个时候苏洛漓在影满痕的床上悠悠醒转,已经是酉时了,时间真快,她忘记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晕倒的,但是她知道她心里好难受。
  这种难受,是因为她追忆了她并不想知道的事情的缘故。
  那件事情会是什么呢?苏洛漓绞尽脑汁,也无法得出答案。她努力的搜索着,但是大脑早已智能的为她屏蔽了那些忧伤的情愫。
  大脑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选择了忘记。
  不记得才是最好的保护,这样苏洛漓就不会痛苦了,多么好。要是老是对自己难过的往事念念不忘,要有多久才能走出阴霾。
  人生太短,一世太短,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如果可以不看到真相,那么宁可一辈子都不要看到真相,能永远的都活在虚伪的幻觉里面反而会是幸福的。
  只是人不会永远的活在幻觉里面,总有那么的一天要面对现实。
  吸食毒品的人会在山穷水尽的时候甚至伤害自己,这就证明了幸福的幻觉其实有太大的破坏力,苏洛漓知道这是有多大的危害性,但是诱惑从来是一张甜蜜的网,会让人沉沦的。
  苏洛漓明白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她不会沉沦在不现实的世界里面不得脱身。
  她爬下床来站在窗边,月亮是残缺的模糊的边角,显得很是凄楚,一个人是容易沉溺在这样的情绪里面的,你我都明白这样的感觉。
  她没有流泪,这个时刻不值得流泪,一个人总要坚强的活下去,就算生活只是活着,也要学着坚强。
  死,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让人觉得无所谓的地步,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只要是除了生离,就是死别。
  都是太容易发生的事情了,容易到会让人产生所谓的幻觉。死这么的容易,为什么不坚强的活下去?
  人来到这么世界上一趟,终究是不容易的,就算是差了一分一秒,也都不是自己了。灵魂是太玄妙的所在,是一卷被洗干净然后又重新录上别的内容的磁带。
  人鱼才是没有灵魂的。
  影满痕却不在这里,苏洛漓不知道他会去了那里,在心里她是信任他的,知道他不会对她任何的图谋不轨。毕竟他已经被自己定位成了自己的蓝颜知己,一个男性,只要被女性这样定位了,就不会超生。
  影满痕其实也是知道的,但是他还是需要苏洛漓,告诉他一些他需要的资料,比如说在苏洛漓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出现了这么的一面镜子。
  以前的南影,拥有乾坤镜的南影,其实不是这么孱弱的。
  只是他们太依赖这样宝贝的功效,从而纵情声色,他们忘记了,这面镜子,本来是属于人鱼的。
  虽然早已定下了规矩,南影的人不得与人鱼来往,但是这面镜子,最后还是被别的部落的人抢走。
  落后是可悲的,注定着挨打。
  影满痕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醒过来的苏洛漓,很是开心,两人相对一笑,影满痕说道:“你还没有用膳,要不要在我这吃点什么?”
  “不必了,我不饿。”苏洛漓认真的说着,她真的一点也不饿,这真是奇怪的,睡觉会让人觉得饱腹。她稍微想了一想,补充了一句:“我想回去了,可以吗?”
  “走吧。”影满痕刚进来便起身送了苏洛漓出了门。
  他目送苏洛漓的背影,一直到转弯的地方。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苏洛漓一定会回过头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但是这不会是,苏洛漓只是慢慢地走了,她的身体是坚定的,影满痕知道自己留不住她,多么可悲。
  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留住自己的心头之好。爱的人,只是心灵的花圃上开的一朵玫瑰。想去摘下来,却觉得玫瑰花扎手,自己会流血。
  苏洛漓回到自己的厢房,只是还是觉得饱足,她刚刚睡醒,神清气爽,叫了弯弯为她点着亮亮的烛火,在灯光下奋笔疾书。
  她在写着自己记得的诗词,从《诗经》到王国维,她想把这一切留给自己的孩子,这个不知名的小生命。她已经给孩子想好了小名,要是男孩就叫囝囝,要是女儿就叫做囡囡。
  这是多么亲密的称呼,身体里面的小生命,只和她自己有关。离无渊或许只是她生命里面的过客,两人或者永远都不会像李芸和谢无双一样的相爱,但是有这么的一个孩子。
  孩子是永远都不会离弃自己的父母的,因为这是别无选择的事情。没有谁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是谁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情人,分分合合都是常态,结了婚也可以离婚。一纸婚书,实在是没有什么约束力。
  苏洛漓对这些事情看得太多,现在她爱上了离无渊,但是终于还是透彻,是不是她已经不爱离无渊了?她扪心自问,但是却毫无结果。
  有些事情,也是难以得到所谓的结果的。一个人只能坚持在一条路上走下去,从来都不能回头,后面都是不断崩落的石头,只能不断地奔跑才能避免自己的死亡。
  苏洛漓经历了这么多,是不是可以真的风轻云淡?
  她慢慢地写着: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这是冯延己的代表作《鹊踏枝》,她的心情,是不是被自己的笔暴露了?
  自己没有像想象中的一样心如止水是么?自己还是会想念的吧。毕竟爱上一个人就是在自己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无论那个人是否离开,这颗种子都在蚕食着自己的心血,慢慢成长,发芽开花,甚至结出果实来。
  无论是苦果,还是恶果,无论是成功成长还是迅速凋谢,这都是太容易的事情。苏洛漓本来就是一个痴情的人。但是她知道自己不会成为戏剧的主角,她也不想成为悲情的主角,流着泪自杀说着无缘何生斯世,有情能累此生。她只想成为爱情里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傻傻的心甘情愿的被自己的男朋友欺骗着快乐。
  这样才是最好的生活。
  但是要是她要选择离无渊,这一切就都是不现实的。
  那个男人是渴望权势的,从举手投足之中就能看出来他的控制的欲望有多强大。但是离无渊就是离无渊,不会是别人。
  既然苏洛漓选择了离无渊,已经放不下了,就紧紧的跟随着自己的梦向前走吧。
  毕竟只有坚持才是胜利,要是松懈了,不仅会被人唾骂,还会被人冠上Lang荡女的罪名。苏洛漓不想成为第二个段若,段若就是这样,成功的赢得每个人的爱,只可惜没有人爱她。
  这才是最可怜的事实。
  她是相信离无渊的,但是为什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好像越走越远了呢?
  她慢慢地写着: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这首是晏殊的词,是不是也是她心情的反衬?
  多情,当然她不会相信,熏熏的飘飘然的醉意,是最容易苏醒的。
  苏洛漓都知道,就因为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才会如此的疲倦。
  生活,本来就是很容易累的,因为都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的目标在混沌之中忘却了本来要走的方向。
  离无渊甚至没有来看看自己,苏洛漓想着。自己是不是成了在孤独的井底等待的陈嫣,她要是愿意到水面上去和影印楼相会,一切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但是总是有一些事,是不会去做的,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亲密是会带来轻蔑的,轻蔑会阻隔两个人的心。
  一个人总不能对自己太自信,那个苦苦追求着你的人,总有着死心的那么一天。
  苏洛漓透过窗户边看着皎洁的月光,是缺了口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她不会放弃自己追寻爱的这一条路,这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苏洛漓熄灭了烛火,躺在床上,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融融的睡去。
  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每一个明天都是新的一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