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七十四章 晕阙

  影满痕回到自己的住所后,睡了一觉,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父皇坐在他的床边。
  父皇其实已经老了,头上已经过早的浮现了白发,看到父皇的时候,影满痕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们其实都没有什么高贵的血统,我们都只是杂种。
  杂种的皇室,杂种就是高贵的品种。
  影满痕看着自己的父皇,父皇说:“他们全都死了?”
  “谁?谁死了?”影满痕不敢相信死亡会来得如此之快,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瞬间就席卷了他的心中,死的那个人,不是只有陈嫣么?
  “你娘亲以及你的两个哥哥,都为国战死了。他们保护了国家的领地,他们是国家的英雄。”父皇说着这番话,语气里有着数不尽的伤感。
  影满痕的泪水大把大把的流出来,这种激动时候会流出来的液体一向都是廉价的,父皇用一种庆贺的眼神看着他:“唯一能幸免于难的就是你,所以你会成为太子。你的妹妹影满月也还活着,但是她受了惊,你要多多照顾她。”
  影满痕不能说自己宁可娘亲和哥哥不要保家卫国也要回来,虽然这是他们的心声,死亡意味着一场缘分的结束,一方再也不会回来。
  他的眼睛向外看去,外面是晴朗的天空,天空甚至不会为亲人的失去掉下一滴眼泪。这是天地不仁么?
  天地不仁,影满痕把目光转移回来自己的父皇的身上,眉梢眼角却瞟到有一群黑压压的鸟儿在天空飞行!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着,那是预示着死亡的鸟儿,乌鸦,一大群的乌鸦。
  乌鸦成群结队的黑压压的飞过天空。
  影印楼看着影满痕目不转睛的模样,只是转个头过去,他什么都看不到:“你看到了什么?”
  “没有什么。”影满痕说着,他知道自己的父皇甚至看不见天上的乌鸦。他们之间是不同的了,父皇没有问他这几天去了哪里,甚至没有提起那口水井。
  那口水井,真是一个香艳的所在,美丽的女子,只是看了一眼,就香消玉殒了。美人鱼是没有灵魂的,就不会得到转生。
  死亡就是永远的消失,成为最寻常的泡沫然后破灭。
  南影王国的镇国之宝——乾坤镜被抢走了。影印楼是悲伤的,但是他不能死,因为他要是死了,整个南影就会群龙无首,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他要坚强的活下去。
  其实乾坤镜是不被抢走的,而是那个不会咒语的人捧着乾坤镜的时候,影印楼默念了咒语,他就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他无法懂得使用这面镜子回到他本来所处的地方,他看开了这些之后,发现自己所处的时代人的武功真是极差,为了生活,他开始了暗杀,慢慢的,他成立了一个成功的组织。
  这就是影满痕的故事,那面镜子,是整个南影的骄傲,透过它,可以清楚的看到前生今世。虽然人是不可以改变命运的,但是还是要努力着背离,虽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算好了的事实。
  这个世上的事情,多少是有些可悲的。
  人,从来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其实都是受着命运转盘的推动,只可惜,人还是不自知。
  不自知其实是一件好事,太聪明是很让人疲惫的,有时候,就该相信一下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以求内心的安定。
  人,其实都是需要偶像的。
  苏洛漓只是摇着头:“我是从一座悬崖上面掉下来的,然后就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影满痕其实不是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他这个秘密憋了太久,在他的心里发酵酿成了醇酒。他跟苏洛漓说着这个故事,贯穿了他整个少年时期的故事。
  这是一个甚至是冗长的故事,读起来容易让人生厌的。他隐瞒了这个故事太久,以至于想跟苏洛漓说出来,他知道面前的苏洛漓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
  “但是我能看得出,你的武功其实是和晚上袭击我的人有些相似的,我想你应该和那个人多少有些渊源。”影满痕的意思已经很明确。
  苏洛漓想着自己进入组织的事情,就像想着前世的故事,自己流落街头,偷窃的手段一流,于是被组织吸纳?
  不,不是这样的,苏洛漓想着更深一层的答案,她的记忆悠悠然到了自己很小的时候,按理说一个人在这么小的时候,不应该是会记事的。
  但是她依旧是能想起来,自己的父母被杀死,自己被藏起来,呆在小小的柜子里面向外张望。
  红色的血流了出来,苏洛漓晕了过去。
  她本来是不适合想起这些故事的,多年的习惯让她会选择性的遗忘这件事,但是这件事情从她的内心深处发泄了出来,她晕了过去。
  影满痕怜惜的看着苏洛漓,她是一个承担了太多压力的女子,她太累,总是自己逼迫着自己,鞭打着自己向前走,因为不向前就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她没有办法解脱,幼年的阴影在重新回忆起的时候变得自欺欺人。她选择晕倒这种直接的方式来逃避。
  影满痕抱起苏洛漓,把她好好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她蹙眉的脸蛋,他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一下,这种吻是友谊性质的。
  陶染知道他们在房间里面,心默默地酸。自己根本不会有机会一亲芳泽,就算是见面也是直接的擦肩而过,不会引起苏洛漓的一丝注意。
  自己就是那个最平凡最普通的甲乙丙丁罢了。能算得上什么?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想到玉婉柔,那个欲语还休的女子,她的身上也会有很多的故事吧。一个人,其实也是故事的载体。仅仅属于自己的故事,多少还是不一样的。
  他突然很想和她聊聊天,有些人一见面就知道会成为自己的知己。
  知己,就是离爱情还差那么一点的人。
  明明就会知道,那个人不会成为自己的情人,但是却是和自己无话不说的对象。
  陶染默默地离开了,他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离无渊,他不想引起不和平的事情。而且,谎话说多了,慢慢就像真的一样了。
  他为了自己的爱情,欺骗了离无渊,会不会遭到厄运?他想应该不会的,他不是不怕死,只是他不愿意。有所为有所不为。
  离无道在房间里面是无聊的,但是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朋友,就是在路上被离无恨招为手下的刘安。
  刚开始认识是因为一头小猪的缘故。离无道在百无聊赖的躺着数手指的时候,一头小猪不知道从那里跑了过来,它身上有一个类似于太极的黑斑,不停的哼哼着。
  离无道觉得很是好玩,他在宫中很少见到这般的小猪,他摸摸软乎乎的猪鼻子,猪头拱拱他的手,眉心有个小黑点,小眼睛清澈明亮的眨巴眨巴,很是可爱。
  离无道找来自己没吃完的点心,这是人参浸的膏药制成的人参糕,离无道不喜欢这种味道,但是既然有了,就摆着吧。
  把点心放一块在手心里,递到小猪面前,小猪先用猪鼻子闻了闻,确认自己是可以吃的,小猪把嘴巴伸到离无道的手心里,先把上面的药材吃掉了,然后再一口整个都给吃掉了。小猪吃东西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离无道伸出手去挠挠小猪的肚皮,小猪舒服的哼哼起来。
  吃了糕点,小猪用牙齿拽着离无道的裤脚向外走去。
  离无道不知道小猪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跟着小猪一起出了去。反正自己一没钱,二没权,就算是杀手也找不到自己的头上来,离无道这么的安慰着自己,不过小猪还是紧拉着他的裤脚不放,看到他自己会跟着走了,就松开了口,四肢猪蹄飞快的向前走着。
  离无道也加快了速度用来跟上小猪。
  小猪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刘安的门口,用鼻子推开了门进去,它先是自己进了去,进去了之后伸出猪脑袋来看看离无道,像是问他怎么不跟着自己一起进去。
  毕竟这里是刘安的厢房,离无道平白无故的跑过来还是怪异的,他有点想走,但是小猪实在是可爱极了,而且说不定带他过来是为了和他一起玩的呢。
  正在离无道思考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小猪哼哼了几声,刘安也出来了。
  离无道有点不进不退的,毕竟站在别人的正门口,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真是尴尬。
  “刚才哼哼跟我说王爷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它想邀请你到这里来玩,请王爷不要见怪。”刘安笑着说道邀请着离无道进去。
  离无道移动着步子:“哼哼?是那只小猪的名字么?”
  “是的,它是我的好朋友。”刘安说道,这个朋友,而不是宠物,马上之间的关系就能看出来了。
  “真是一头可爱的小猪呢。”离无道走进刘安的房间里面,他的房间多少有些动物的味道,几个鸟笼悬挂着,一个小猪窝里面铺着棉被,自己的床上有几只活蹦乱跳的小老鼠,皮毛是金黄色的,尤为可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