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八章 病情

  离无道看看谢无双,可以看的出他依旧是在昏迷了,昏迷和熟睡的样子其实是不一样的,昏迷是僵硬的,毫无知觉的。熟睡是可以被唤醒的。
  离无道的脚步声其实也真的不算小了,只是李芸还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迫于无奈的离无道只好咳了好几声,李云才如梦初醒般把头转了过来。
  李芸跟平时保养得很好的样子实在是相去甚远,她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明显就是熬夜过度的样子,她真是憔悴了,和往日容光焕发的样子差了太远太远。
  离无道在苏洛漓的脸上也见到过这样的神情,就是苏洛漓那次受了重伤的时候,就是这么的惶惑无依,让人我见犹怜。
  但是李芸的表情,凄楚的意思又多了些,两人本来就是深爱的,像爱自己一样的爱着对方。那种会携手到老的感觉是一生一世的。
  但是,这个人却从此昏迷不醒,从此断绝了一切的幻想中的幸福。
  现实太残忍,让人不忍卒睹。
  李芸知道自己的处境,面前的这个男人在任何一刻都有可能醒来,但是可能永远醒不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固执的和命运的博弈。
  李芸是不会认输的,她的字典里面没有输,这个概念,输是不属于她这样的强者的。
  所以她坚持着,其实坚持的力量是可怕的,精卫鸟都会相信这样孜孜不倦的努力,大海会被填平成为高山,精卫其实真是一只记仇的鸟儿。
  李芸拿出了自己的笑容,尽管有些勉强,但是至少是笑容。这种笑容里面的含义离无道不是不懂的,就是在说,我很好,我没事。
  要是真的是很好,真的是没事,就不会有如此强作的欢颜。
  离无道虽说着急,但是还是无计可施。
  “你知道南影太子影满痕吗?”李芸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知道的,怎么?”离无道忍不住问道。
  “听说他的医术是整个南影最好的,我想请他来看看无双,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到。”李芸的语气里面,多少有些试探性。
  “姐姐不必担忧,我愿意陪姐姐去。”离无道说出了李芸想说的话,两人之间要说是有默契,也就只能考这种情形来证明了。
  两人一头走向南影所居住的南方,只是门口守卫的士兵还是很是凶恶。不许两人进去。两人一直都是优待惯了的宠儿,那里受过这种气,只是不住的叫士兵把他们的名字报上去。
  离无道心中暗暗不舒服,虽说这是必然的通报程序,但是影满痕不是很喜爱东离的苏洛漓的么,怎么不对东离的贵客态度好点?要是站在这里的是苏洛漓,估计尾巴都会摇摆起来了。
  经过一番周折,还是见到了影满痕,两人都是收敛了骄傲的气势,毕竟在人檐下走,不得不低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大家都是很恭敬,略微寒暄了一番两地的风土人情之流之后,离无道就直接进入了正题:“我国的丞相谢无双自从落水后就昏迷不醒,不知道你能不能去帮他看看病?”
  虽然马上就遭到了长袖善舞的李芸的白眼,但是影满痕的回答却震惊了他们。
  “可以。”反正听这个语气就知道这已经是一桩难事了,但是影满痕知道,人如果真的要死去,其实是逃不掉的。但是为了见到苏洛漓,难关也要闯一闯,姑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好吧。
  既然是死马当了活马医,三人就一同启程前往谢无双的房间,影满痕一见到谢无双的样子,表情就有些怪异。
  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其他人也是不懂得医理的,所以只是望着影满痕,没有过多的加以评论,毕竟谢无双的症状已经描述清楚了,大家只是在拭目以待谢无双的结果。
  影满痕神情沉重的把手轻轻搭在谢无双身上,身体确是轻轻的震了一震。他转过头来:“我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了,李芸,你能不能让我把把脉?”
  南影国的等级并不是十分森严,王子公主都时常作平民百姓的打扮。而且时常对人直呼其名。女性在南影国一样的可以担当官职。
  既然是可以担当官职,女性的地位就比较高,不会被称为某某夫人,而是直呼其名。
  东离则不同,想是李芸有如此的本事,却是只能依附着谢无双,而不能自己干出一番事业,东离的制度还是多少过于封建了。
  所以苏洛漓才要抗争着离开东离。
  “我们借一步说话可好?”影满痕在李芸的手上搭了一小会,就大概知道了李芸的病情,只是不便于对着离无道说出了。
  “不怕的,都是自己人。”李芸倒是不怕离无道知道,毕竟之前两人都差点肉搏相见了。当然这是无意的,不过李芸自问对于身体,都是无愧于心的。
  “那我就说了。”影满痕思考着:“你是不是中了一种蛊术,叫做绝情蛊的?”
  李芸被吓了一跳,她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世界上居然还会有别的人知道绝情蛊这回事,她略一思索,既然影满痕知道绝情蛊是什么,那么说不定还会有解除它的方法:“不错,是有人为了害我,所以给我下了蛊。”
  影满痕接着问道:“那个人是否你深恶痛绝?”
  李芸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是,我非常讨厌她,她一直都在追杀我,只因为我是她父亲的私生女,她怕我继承了她父亲的财产。”李芸并没有说土地,这样她的身份就昭然若彰了。她并不想太多人知道她自己的真实身份,这实在是危险,而且还是不可靠的。
  “那就好。”影满痕无头无脑的回答道:“谢丞相是中了多情蛊。他本来是从哪里来的人你知道吗?”
  李芸想了一想,还是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只是蹙着眉头思索扎到底谢无双是哪里的人,她生性洒脱,不爱追问,就算是谢无双亲口跟她说了他也未必会知道的。
  影满痕沉吟一下,想想是告诉他们全部的事实还是如何,最终他只是说道:“谢无双是美人鱼一族的。你们是知道美人鱼的吧。他们要是爱上了人类的女子或者是男子,就要选择剖开双腿来到地面,如果她或者是他爱上的人没办法爱她,他就会变成海水的泡沫。”
  李芸不知道原来谢无双为了自己付出了如此之多的努力,只是不由得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李云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子,但是在谢无双昏迷的这段时间她真的付出了很多。她的眼睛都由于流泪和熬夜泛满了红血丝,一头秀发也因为疏于打理而变得有些散乱。
  影满痕接着说道:“想要救他只能用你的血,但是这种手段是很容易失败的。”
  “失败的后果会是什么呢?”李芸还是问了一句。
  “你们两都会死掉。”影满痕回答道。
  “这样也好,我们的灵魂能从此在一起了。”李芸倒是很想得开。
  “不不不,人鱼是没有不灭的灵魂的,而且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灵魂,除非她获得了一个凡人的爱情。所以他只会化成泡沫,不会有灵魂。”影满痕直接的告诉了李芸。
  李云只是觉得悲从心来,刚爱上不久的人马上就因为各种不可抗的外力要遭遇到分别。这个世界上的事是不是就是如此的差强人意。她到底还是女中豪杰,只是冷静的说道:“动手吧,要死一起死。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来了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我身边支持我,他死了,我不能独活。”
  影满痕不再说什么,只是离无道已经被她那种全心全意的情感所感动。他不由得想着,要是苏洛漓也能这么爱自己就好,但是他再想想,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机会为苏洛漓死,自己会不会趋之若鹜?
  影满痕只是对自己傻笑,两人其实都是太理智的人了,就是因为太理智,所以看不见希望。人都是这样,太理智就看不见任何希望。虽然苏洛漓没有甚至一瞬间爱上离无道的,离无道知道。
  所以这其实是无法比较的,两人爱到深处,就是这样的,心甘命抵。离无道突然觉得相信了爱情,爱情这种东西是如此的实在,在自己的身边就可以完美的出现。
  离无道也渴望有一份新的爱情,虽然新的爱情是不知道结果的,但是至少能自己尝试一下,人的一辈子,应该是可以爱上许多别的人的。
  既然是人的一辈子可以爱上别的人,那就别再计较太多得失。
  影满痕只是叫李芸躺在床上伸出双手与谢无双的双手相抵。然后试图用自己的真气从左手出,右手进,其中绕行谢无双的身上。
  这样做虽说有点难,但是李云经过一番努力,还是成功的做到了。
  接着影满痕指点了下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