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七章 归后探姊

  离无渊虽说不大高兴,但是看着苏洛漓还是没办法发火起来,毕竟自己朝思暮想的对象还是回到了自己身边,虽说气色不大好,但是至少算得上是安然无恙。他突然想到苏洛澈可能知道的龙脉的消息,只是自己苦于没有机会去接近苏洛澈罢了。
  毕竟苏洛澈的精神不稳定,离无恨也不愿意让人接近她,但是苏洛漓不同,苏洛漓是苏洛澈的亲生姐妹。自然会是情比金坚的那一种了。
  离无渊只是说着:“你能安全回来就好。”用这句话打了圆场。
  苏洛漓不知道他的性格怎么会这么说,但是还是笑着虚与委蛇:“是吗?我还怕你胡思乱想呢?”
  “怎么会呢,我可是很相信你的。”离无渊这么说着。
  苏洛漓心中有着不少的疑问,毕竟这么说话不是离无渊的风格,他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也就只有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低头了,苏洛漓知道他下一步就要提条件了,只是微笑着等待着他的下一句。
  “只是你安全的回来啦,你的姐姐皇后娘娘的精神还是有些失常,本王知道你还是算是精通医道的,所以你去看看你的姐姐如何?”离无渊的条件却是这样的。
  苏洛漓心中有些莫名的感觉在泛滥,毕竟她知道离无恨在主动接触着自己,却不知道原来离无渊也要接触苏洛澈,她和苏洛澈到底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呢?苏洛漓不知道。
  但是苏洛漓知道一点,他们是绝对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情的。
  所以苏洛漓决定跟着事情的发展走下去。
  苏洛漓和离无渊一同来到了苏洛澈的寝宫,说来也是,两人一胞所生,一个人住的地方叫做寝宫,而另一个人住的地方叫厢房。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了吧。
  命运从来都是充满了巧合和未知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让人发狂。没有人可以解释命运的公式和定理,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不可控制的奇妙。
  其实也是有很多人能知道天下的事的,只是他们不会说而已,看到别人的未来又如何?自己的未来一样是水月镜花。
  进门的时候,小叶看到离无渊心中很是高兴,但是一不注意,就看到了离无渊身边的苏洛漓,苏洛漓虽然肤色苍白了些,但是还是健康的。小叶的心中有些伤感毕竟苏洛漓的健康意味着她还是没有机会的,毕竟苏洛漓是很厉害的女子,短短几个月,逼走王爷宠妃柳妃,杀死自己的婢女夏枝,赶走王爷原配。她不是好惹的女子,小叶虽然自诩国色天香,但是还是害怕苏洛漓这种女子的。
  所以她只是偷偷给离无渊抛了个媚眼,离无渊虽说不理会她,但是苏洛漓还是把这些事尽收眼底。她的心底是有些不舒服的。虽然面前的这个婢女实在是很一般,虽然容貌还算不错,但是整个人就是轻浮的。
  苏洛漓知道离无渊不会喜欢小叶这样的女子,心中还是放心的,毕竟她还是饱读了不少书,知道男人越是栓,越是拴不住的。有人喜欢自己的夫君,她心中还很高兴,特地转了头过来对着小叶嫣然一笑。
  这一笑把小叶吓得全身发抖起来,苏洛漓趾高气扬的进了去苏洛澈的寝宫。
  这个时候的苏洛澈,还是呆呆的坐着,目光毫无表情的四处乱串,像是在认真看着一切,目光且毫无焦点。
  她的衣服还是整洁的,头发被自己抓得有点乱,她看到苏洛漓,只是笑着说:“你来了。”
  苏洛漓显然没有做好准备会有这么一句开场白,只是接了一句:“姐姐我来看你了。”
  “我不是姐姐。”苏洛澈笑着说。
  “那你是谁呢?”苏洛漓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寒意。面前这个人,是不是也是像她一样的穿越过来的呢?
  “我是苏洛漓啊?你不认识我吗?”苏洛澈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脸上的笑容,是诡异莫名的。
  苏洛漓只是觉得一阵阵的心惊,要是面前的这个苏洛澈才是真正的苏洛漓,那么苏洛漓自己又会是谁呢?她突然觉得整个世界一阵阵的分崩离析,自己的身份终于有了要被拆穿的一天了么?
  “你一定是邪魔入侵了,来,让我把把脉。”苏洛漓走前一步,只是想摸摸苏洛澈的脉象,毕竟自己的医术,其实并不了解所谓的中医,她只知道西药,阿莫西林和金霉素都是抗生素不能滥用,戊巴比妥催眠,布洛芬止痛,阿司匹林治疗感冒。
  这么生硬的名字,一个个排列出来,看起来的确是毫无意义的。
  苏洛澈,不知道该被称为苏洛澈还是谁,她痴痴地笑着,把手伸到苏洛漓面前,看着苏洛漓。突然之间,她又用手捂住了眼睛:“我不会说的,不要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苏洛澈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得很大,非常的刺耳,苏洛漓的身体忍不住阵阵颤抖起来,她,居然害怕了。
  什么东西最让人害怕?是豺狼虎豹么?不是。是飞禽走兽么?也不是。最让人害怕的是人的内心,是人的内心无法接触到的阴暗面。
  苏洛漓害怕的也是如此,她只是平凡人,所以她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是非的地方。
  逃跑,一向是很容易的,苏洛漓迅速地离开了这里,她全身像是刚从湿淋淋的水里面捞了出来,不停地打着冷战。
  离无渊只道苏洛漓看到自己的好姊妹受了惊,心中受不了。只是慢慢走上前去抚摸着苏洛漓的背脊进行安慰。苏洛漓却是一头受惊的小兽,飞快的逃开了。
  苏洛漓的肩膀不停地一耸一耸的,她是在流泪吗?离无渊从来没有见过看似坚强的苏洛漓这样哭过,只是心头不住的疼痛起来。
  离无渊一边软语安慰着不适的苏洛漓,一边走回自己的厢房。小叶一直眼巴巴的望着两人,可是两人甚至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真是一件讽刺的事情。
  小叶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也成了局外人,甚至连名字都提不上的最小的配角。
  两人并肩走着,苏洛漓不住的流着泪。
  离无渊只得先搀扶苏洛漓到房间中稍事歇息。两人并排走着,倒还是挺齐整的。离无道听说苏洛漓已经回来了,心情还是比较愉快的,只是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苏洛漓居然在旁若无人的大哭,还是不好打招呼的,他只好自己一个人走掉。
  可是走掉了又该当如何?离无道其实也是无聊的,最好的妹妹离无忧也没来参加这次烟花祭,不知道她又乘机跑去那里游山玩水了。这个妹妹年纪也大了,还是要早些嫁掉的好。
  南影王子影满痕就是一表人才,影满痕不是喜欢苏洛漓么,离无道偏偏要乱点这个鸳鸯谱,把影满痕和苏洛漓凑成一队。
  既然是凑成了一队,那也还是十分有趣的。离无道其实是喜欢影满痕的,他觉得自己和他有很多方面相似。
  既然是相似的,就不该计较如此许多了。反正苏洛漓也就只喜欢离无渊一人,别人在她眼里都不过是闲云野鹤罢了。
  离无道其实这几天已经想了个清楚,两人虽说有缘,但也只能算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于是离无道只是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他不再喝酒,仿佛回到了原来的无忧无虑,其实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痛的,就像是属于某个人的最重要的部分被挖走掏空了一样。
  这种感觉,其实是人人都明白的,像失去了自己的初恋,两人在拉着手的时候,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要过一辈子的么?怎么就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大家就沦落到各奔东西?
  离无道是一个感性的人,因为他从小和伤春悲秋的母亲一起长大,他的母亲其实是一个美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才女,但是她实在是红颜薄命,虽说当时的皇后也要给她一份薄薄的人情。只是偏偏离无恨的母亲,那个手段高明的胡姬,不买她的账。
  轻快利落的杀死了离无道的母亲,像是从自己的花园里拔出一株杂草来一样的简单。
  而影满痕,是无心做皇上的,而且影家极少和外族通婚,只是和一个也是时常早夭的家族通婚。遗传性的疾病在影家可谓是比比皆是。影满痕虽说只是醉心于诗词歌赋,但是还是被迫做了太子。
  太子并不是一种好做的职业。
  离无道只是站了一会,还是无处可去,便决定去看看姐姐李芸,顺便看看自己的姐夫谢无双,是不是还像前几天那样的昏迷不醒。
  离无道很快就去了李芸居住的厢房,毕竟厢房之间还是很近的。
  一进门去,就是在昏迷的谢无双进入了离无道的视线。李芸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谢无双。这种感情,是离无道从未在李芸的脸上见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