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三章 苏醒

  苏洛漓真正从熟睡中恢复意识的时候,离她溺水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一天一夜该有多长?是十二个时辰,二十四个小时,一四四零分钟,也是八**零零秒。
  时间真是一种容易消磨的东西,难怪晏殊要说“时光未解催人老。”他的时光实在是太好了。可以沉醉在歌妓的觥筹之间,一世最大的苦恼是人生太短暂。
  苏洛漓正在想着,即使自己是没有死去,时间还是一样的过的快的。从惩罚了夏枝到结识离无渊,再到柳妃被刘氏赶走,自己心中不快出走,回来之后刘氏给自己下了灾难蛊,并且杀了夏枝,这些一幕幕像是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格一格的切换出来,有种莫明的悲凉。
  苏洛漓突然会想到王家卫的电影,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绝望着?人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办法阻止生活的重蹈覆辙,人其实就是被蒙着眼睛在命运转盘上不住旋转的小驴,在生命的磨盘上绕着圈子走路。其实即使是再标新立异的人,也难逃死亡。谁又不会死呢?百年之后,自己也不过是一抔黄土罢了。
  既然是如此,那么人生还要追求什么呢?苏洛漓想想觉得自己太悲观,自己本不该是这样的人,生死都会看得如此无关痛痒。
  那自己本来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自己是不是一个爱护自己生命的人?苏洛漓甚至自己也不清楚了,毕竟原有的灵魂占据了这个身体,也受到了身体本身的性格的影响。
  不清楚就不清楚吧,反正还是有许多不清楚的事实。
  苏洛漓突然之间觉得好饿,还有一点口渴。突然之间有脚步传来,苏洛漓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只见有一个漂亮的婢女端着一碗汤水袅袅婷婷的走到她面前,汤水是滚烫的,她就微微吹吹凉给苏洛漓喝下去。
  苏洛漓虽说不忘刚穿越到这里的前车之鉴,但是还是知道自己其实昏迷已久,要是这个女婢要害她早就得逞了,她哪里能活的到今天呢。
  被婢女的嘴唇吹冷的汤接近了苏洛漓的鼻尖,这是上好的人参煲的人参汤。苏洛漓一闻就知道,这必定是大补的物体,难怪自己昏迷了如此之久,也毫无饥肠辘辘的感觉,只是有点饿罢了。
  苏洛漓仔细的看着,怎么都觉得面前的女子怎么看都不像婢女,只是索性睁大了眼睛。
  睁大了眼睛倒是把这个女子吓到了,她飞快的放下碗走了出去大叫着:“哥哥快来,东离的王妃醒来啦。”
  苏洛漓哑然失笑,原来自己还在烟花祭的所在呢。自己居然以为自己死了。
  怎么说也是修炼已久的身子,虽说不能长生不老,但是也算是能强身健体。受了一下水灾,还是大难不死的。
  苏洛漓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被水飞快的卷向位置的前方,是影满痕握住了她的手。也就是说,刚才给她喂汤水的“婢女”就是影满月了,看来自己也真是白眼狼,别人给了好处,还偏偏要卖个乖才成。
  于是她想强撑着坐起来,但是还是有些无果,只好稍微抬起一些头来看看这一干人等。外面影满痕的回音已经传了过来:“那就好啊,我过来了。”
  影满痕也像是在附近蹲点一样,一会就到苏洛漓的房间,坐在刚才影满月喂药的时候坐的凳子上殷切的询问着:“醒来啦?现在感觉如何?”
  苏洛漓只是笑着回答道:“还好吧,我都醒来了就是有些没力。”
  影满痕握着苏洛漓的手,随即很自然的为苏洛漓把起脉来:“现在你的脉象已经平稳了很多,只是还是弱一点。不过不要紧,我还会给你开些方子稍微补一补。”
  苏洛漓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稍微补一补。”,但是她也不是多疑的人,毕竟影满痕在她危难的时候救了她一命,否则她就成了可怜的无主冤魂了,所以她还是相信着影满痕:“你救了我真好,谢谢你啦。”
  毕竟是从生死中走出来的,而且南影其实也不是一个很讲究等级的称呼的国家,连影满月对影满痕也是直呼其名,或是叫哥哥,没什么特别的称呼。苏洛漓就直接按照在前世的习惯,直接用“我”“你”来称呼他人。她真觉得南影的民风就很是自由,像是影满痕,就是一个很自由的男子。
  “还有一个好消息要恭喜你。”这个时候影满痕又说了话。
  “哦,会是什么?”苏洛漓不知他意图何在,只是直接的问了下去:“是和东离有关么?”
  “可以说是有关,可以说是没关。”影满痕还偏偏买了个关子,只是让苏洛漓又好气又好笑。
  “快说吧。”苏洛漓也是很想知道现在的情形,只是不住的问道。
  “好消息就是你有喜了,而且在那些寒冷的海水中,你的孩子还保住了。”影满痕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是有些难受的,毕竟自己喜欢的女人却怀了别人的孩子,即使是跟别人两厢情愿的也好,是那人一厢情愿的也好。自己也是无法干涉的。
  怀孕的女子是容易不美的,肥胖臃肿会破坏一个人的美感,而且怀孕会破坏人的皮肤,长出大小不一的斑点来。
  所以影满痕心中还是多少有些难过的。他自己出生在遗传病的世家中,家中人人豆或多或少有一些病状,人人都是早夭的。他本来没有什么要做太子的意思,毕竟自己之上还有三个王子。他于是从小琴棋书画,笔墨纸砚。也并不喜欢玩一些舞刀弄枪的事情,虽说他的武艺还算上佳的。
  结果最后的结果却是哥哥们全都因为自己身上疾病的严重缺陷死去了,只剩下影满痕一个人。就算他的医术是几人中最好的,也还是要被逼去走做太子再登基的道路。他不是一个热衷政治的人,但是生活的担子自己主动压了下来,也要咬紧牙关接着,毕竟没有比腿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影满痕自己的武艺其实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说在人中算得上是上等,但是他已经努力地在学习治国之法。毕竟四国中就是南影最弱,要是他还不发展壮大,来日被别的国家吞并,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影满痕熟读各种思想,还是知道这种道理的。自己要是不能管理好自己的国家,就会惹人贻笑大方。甚至是自己成了俘虏。
  俘虏的生活自然不好受。影满痕不是不知道的。
  苏洛漓惊讶的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孩子,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肚子里面挑动,是鲜活的。苏洛漓想自己应该会喜欢这个宝宝,这个宝宝应该会是漂亮的,不知道眼睛像自己还是会像离无渊?
  苏洛漓轻轻把自己的手放在腹部上,那种昏迷之后带来的休克实在是难受的,但是这个顽强的宝宝居然能够坚持着活下来,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宝宝啊。
  一个小宝宝的肉呼呼的小胖手捏在手中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苏洛漓其实也很是向往着这种幸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要带着自己的乖宝宝一起去,才是够惬意的事情。
  苏洛漓突然有些想念自己的孩子,虽然它就在自己身体里,还没有一点点迹象,但是很快她或者是他就会异军突起,占领自己的肚子的重要地盘,让肚子变成一枚硕大的西瓜。
  但是苏洛漓同时也是害怕的,毕竟自己是一个孤儿,以前只能通过卖命给组织的方式换取生活的必需品。但是自己的孩子,会不会成为孤儿?孤儿是多么可怕的,就是一个孤零零的所在。
  苏洛漓念书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别人有父母的疼爱,雨天来送伞,热天反复叮咛。而自己坐在组织的车里面,没人关心她是否快乐,是否能够安全。她是一个太早熟的孩子,于是什么也都懂,其实也就是什么都不懂。
  影满痕松开了苏洛漓的手,虽然松开情非所愿,但是苏洛漓毕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他不是那种为夺得所爱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他宁愿花朵在墙外绚烂的开放,自己只是偶尔去路过看看。虽然他爱苏洛漓,但是他的爱不是占有性的。
  苏洛漓精神好了一些,慢慢的用力坐起来,影满痕见状连忙伸手来扶。苏洛漓示意不必了。她其实却是很坚强的女子。不过一个人生活过的,也就会学会坚强。世界其实是弱肉强食的,弱者不遭到同情。
  苏洛漓想起以前自己成为第一女杀手的时候,别人却是在传她其实是殉难的某某大侠的女儿,自己怎么配。别人是义薄云天,舍己为人。而自己确是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
  但是她其实是怀疑的,因为看到那位大侠的照片她实在是有些愣住了,两人都是一般的眉眼。太像了。而且他去世的年份和自己出生的年份也基本是吻合的。
  但是苏洛漓却是一个杀手,从事的却是卑劣的暗杀行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