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二章 探访

  直到深夜,也没有人知道苏洛漓会在哪里,她纵使是死亡,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尸体会在哪里。离无渊疲倦的回到自己居住的厢房,叫月月为他烧水洗澡,月月看得出离无渊的狼狈和疲倦,当然是乖乖的照做。
  弯弯却一直等不到苏洛漓回来,直到四五更的时候,还是不知苏洛漓到底会在哪里。她疲倦至极,只得灭了灯睡觉。直到第二朝早上弯弯醒来的时候,苏洛漓却是还未归来,弯弯心生疑窦,便走了去月月哪儿探个究竟。
  弯弯见了月月,月月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惊诧的。月月只是不住的拉着弯弯的手,像是害怕什么未知的怪兽一般,不住的说着:“弯弯,你知道吗?昨晚出了事故,观赏烟花的船翻了!”
  “翻了?”弯弯心中很是惊讶:“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呢,据说是越国的花炮盘古弯了下来,砸坏了船只。”月月像是亲身经历了这件事还心有余悸般抚摸着胸口。不必说,便知道一定是她的情人叶辰告诉她的。
  “你怎么不知道?漓妃娘娘没告诉你吗?”月月补说了一句。
  “这样啊。”弯弯突然想到昨天的确是有些吵闹。但是自己没有细想是怎么一回事:“漓妃娘娘不是在王爷哪儿过夜的么?”
  “哪有啊?你这真是被吓傻了呢。”月月笑着弯弯。
  弯弯马上知道了前因后果:“我们娘娘是不是凤体有恙?你看她这么迟迟都不回来。”
  月月马上串联了所有的所知:“娘娘是不是遇难了?”
  两人的心情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只是两人本是爱嚼舌头的,两人说着说着,便整个东离府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
  很快这件事就传到了离无道的耳中,离无道先是怀疑,然后就确信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离无道得知苏洛漓溺水不知何处去的消息心中很是伤痛,他们刚刚解开了自己心间的心结,终于可以坦诚相对的时候,苏洛漓却失踪了。
  失踪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是死了还是没有死?到底还会不会对熟悉的世界有一点点的感知?离无道也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失踪过,着该是怎样的感觉?
  还有一种最可怕的事,就是苏洛漓死了。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慢慢的伸过来,人人都知道,这只手最终会掐断自己的脖子。
  离无道不愿意这么想,香消玉殒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情,生命比一个上好的瓷器瓶还要易碎。他不愿意相信苏洛漓会可能死,所以他不去想这么让人头疼的问题。
  苏洛漓醒来的时候,她的头很痛,身下的感觉不是自己熟悉的被褥,而是一张类似于绒毛的毯子上。这张床是她不认识的,在一张她不认识的床上,她以为自己再度穿越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地界。
  原来死是这么困难的东西,苏洛漓暗自想着,就算自己要死去也是这么的困难。现在我又会是谁呢?原来的那个苏洛离是不是已经永远的沉寂在蔚蓝的海水中?苏洛漓觉得头好痛,不想去想这么多的问题。但是自己现在又会是谁呢?是一个妃子还是一个女杀手?甚至会是某个国家的女王?
  苏洛漓没有睁开过眼睛,继续沉沉的睡去。
  离无渊找不到苏洛漓,心中甚为懊恼,苏洛漓是他所有压下筹码的一端,但是这一端平白无故地消失了,他的砝码又该摆在那里去?离无渊很是怨恨自己,明知苏洛漓是不可以接近水的,水中有刘氏的种族他不是不知道。
  离无渊恨自己为什么要抱着如此侥幸的心理,是不是看不见就不懂的落泪呢?现在才缅怀起苏洛漓的种种好来。她爽直,她舒服,她的爱是阳光下热烈盛开的花朵,香味太馥郁,让离无渊沉浸其中,但是却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自己不曾爱过她,自己只是爱着龙脉而已。
  要放弃自己的自欺欺人?离无渊办不到。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无奈,办不到就是一张干净整洁的卷子上画了一个大叉,原因是这张试卷不合老师的口味。离无渊有些想苏洛漓,也有些想龙脉。
  他不知道自己想那一个会多一点,只是想着那张脸,和苏洛澈相似的脸。
  离无渊突然想去看看苏洛澈,据说她生病了,由于着凉的缘故。他带着一些吃食给苏澈,想给她一些安慰。离无渊从来都是觉得食物是一种安慰,大概是因为胃的位置很贴近心脏有关。因为胃的位置贴近心脏,所以胃饱满的时候会压迫到心脏,让心没有这么孤零零的寒冷。
  离无渊不需要通报任何人,毕竟他还是一个王爷。他走过长长的为了烟花祭修建的走廊,走廊上雕刻着经典的梅兰竹菊,这是不会凋谢的花朵,永远长青的花朵。
  走到苏洛漓的门前,离无渊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自己走得正,自然也不会怕人闲话。
  他轻轻敲了敲门,苏洛澈的侍女小叶出来为他开了开门,看着带着一些吃食的离无渊,神色里有些惊诧,但是还是俏声叫离无渊把东西都放在房间的一处,再进来看娘娘。
  小叶俏声说道:“娘娘落了水,很是受了些惊吓,请王爷担待些,别刺激到娘娘。”
  离无渊听到此话,还不知苏洛澈的身体到了什么地步,只是认为小叶的话不过是故作声势罢了,便笑着说道:“我一定会注意的。”
  小叶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就要到了,只是欲言又休止,等离无渊到了苏洛澈的身边,自己垂手立在旁边。
  苏洛漓正在背对着离无渊抽泣着,离无道正在抱着她为她擦去眼泪。离无渊跪下,平稳的说道:“臣见过皇上和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苏洛澈正在出神的流泪,离无恨倒是看到离无渊,说道:“皇兄怎么来了?皇后身体不适需要静养知道吗?”
  “就是臣知道皇后娘娘受惊,才特地来探望的。”离无渊淡淡说道。毕竟皇后的情况他还是关心的,苏洛漓要是不在了,龙脉的所有希望都在苏洛澈身上。
  但是哭得梨花带雨的苏洛澈倒是转过头来,虽说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但是无论怎么说都是不失美艳的。正当离无渊这么想着的时候,苏洛澈却是突然受了惊,大叫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紧紧的盖住了自己的头,像是离无渊会加害于她一样,离无恨想对她加以安慰,而受了惊的苏洛澈像一头受伤的小兽,蜷缩了起来,不住的叫着:“我不要看到你,你给我出去,出去。”
  离无恨的脸色变了一变:“皇后需要静养,请你出去。”
  天子之言是永远的真理,离无渊现在还斗不过他,只好接受他的逐客令。他慢慢地走出了门去,却听见苏洛澈的声音在叫着:“不准问我,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离无渊心中一震,告诉些什么呢?她要说些什么?是不是龙脉的消息?她是在哭着些什么呢?是不告诉离无恨要告诉自己么?难道自己才是真正要拿到龙脉消息的人?他心中阵阵狂喜。但是单凭这么一句话,毕竟不能证明些什么。
  他不能老是止步不前,毕竟小叶已经将他送到了门口,小叶不住看着离无渊,她其实是喜欢这个王爷的,他的英伟帅气是她心中的美好。她一直送着,只想和离无渊走得路能拉长,再拉长。
  离无渊自顾自的走着,突然之间转了过来看看小叶,小叶一时不知离无渊心中作何之想,多少有些紧张的她低下了头,把手巾帕子放在手里面绞着。
  毕竟她在一干侍女中还是较为骄傲的一个,她最不喜的就是月月,居然可以名正言顺的服侍王爷接近王爷。虽然娘娘对她不错,但是她还是喜欢和自己心爱的人呆在一起的。
  “小叶你没事可以过来找月月弯弯一起玩的。”离无渊这句话虽说有些无头无脑,但是还是让小叶心中很是欢喜,毕竟得了自己心爱的人的待见。
  “多谢王爷,小叶知道了。”小叶抛着媚眼回答道,语音青翠欲滴,只是离无渊才不会去正眼看她呢,他从来就是一个骄傲的人。一个侍女才不会入了他的眼。
  小叶已然是觉得自己得了天大的荣幸,不住笑着说:“多谢王爷。”
  离无渊淡淡走了,不带走什么云彩,只剩下心花怒放的小叶,毕竟她默默钦慕了离无渊已经许久了,只是次次都由于羞怯而不愿出声,毕竟自己不过是一个姿色较好的婢女,而离无渊却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手握重兵,潇洒惬意。
  小叶目送着离无渊走掉的身影,再慢慢地远去再远去。然后,她回到了厢房中,继续千篇一律的低着头,从事着自己百无聊赖的工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