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一章 全民救援

  而还有别的落水的人情形又是如何的呢?
  至于西楼的楼千树和楼飘雪,两人虽说不识水性,幸好胜在首位的士兵还是比较多的,他们也就很快被士兵救起,两人脸皮较厚,还是没那么容易死去的,就是着凉了,有些伤寒的症状。
  越国国君越徽也是落了水,幸好步长天一路把他带了上岸,玉婉柔则被陶染救起。那个时候玉婉柔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甲板上,呆呆的望着月空绚烂的烟花,只是突然之间地动山摇,她掉进了寒冷的水中。
  玉婉柔不住的叫着,只是周围一片忙乱,人们人人都在自保,哪有时间顾及他人。她心中阵阵绝望,虽然自己紧紧的握住了一小片木板,虽说勉强可以自保,但是站在这冰冷的海水中的滋味终究是不好受。
  陶染本来是自行寻找着苏洛漓,他深知苏洛漓不谙水性,所以四处寻找。但是看到玉婉柔跌入水中,心中起了恻隐之心,毕竟这个女子还无人救治,但是苏洛漓如此多的倾慕者,怎么会不安全呢?他拉起玉婉柔的手,冰凉的,小巧的手,五指紧紧抓住了他,像是抓住了自己的命运。
  黑暗中相貌看不大清,直到爬起来他才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北越皇妃玉婉柔。玉婉柔簌簌的发着抖,海水太寒冷,她浸泡了太久。她低着眉眼,楚楚可怜。
  陶染看着她,她的五官是精致的,像是一幅画中走下来的人。苏洛澈是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但是这个女子是平易近人的,可以触摸的那种美。
  陶染明白为什么玉婉柔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女子,她实在是太亲人,可以触摸的美丽女子。他看着玉婉柔,不明白为什么她没有和北越的皇上在一起,而是这么的一个人趴在木板上,随时都有香消玉殒的可能性。
  但是陶染转念想想,自己不明白的事情还数不胜数。不是每对情人都是佳偶,就连苏洛漓和离无渊都是常有矛盾。
  情人之间的矛盾都是正常的,哪会有完全和谐共处的情人呢?面前的玉婉柔这么冷,陶染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他还是一路把玉婉柔送到了北越的地界。
  玉婉柔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毕竟在她危难的时候,是陶染帮了她一把。所以她签了一张一百万两的银票赠与陶染。
  陶染只是笑着拒绝了,这份礼物实在是厚礼,他笑着说:“我救你,不是因为你是北越的王妃,而是因为你是值得救的。”
  玉婉柔被深深感动,身边的人太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了,面前的陶染却是一个特例。
  玉婉柔很是感激面前的陶染,她看到他虽说年记不小,但是也能算得上是器宇轩昂,五官端正。她心中对陶染就有了不少好感。
  这个时候越徽走过来,看到玉婉柔对着陶染微笑,只是问玉婉柔:“爱妃,我已经出动不少人马找你。幸好你安然回来了。”
  玉婉柔微笑回答道:“是这位东离的侍卫送我回来的,要不是他,我差点淹死。”语气中隐隐有钦慕的意思。
  越徽哈哈大笑,又是掏出一张五百万两的银票递给陶染:“真是辛苦你啦。”这种语气很是亲昵,陶染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用了,我身为侍卫,救人是应该的,越皇实在是太见外了。”陶染答道,语气里有些不卑不亢,也有些正气。
  “那我们明天一起饮酒如何?”越徽哈哈大笑着,他喜欢这样重金面前不动容的人,这种人才能称得上有修养的名士,就算是有人试图收买他,他也不会背叛。这就是他的忠诚所在。越徽喜欢这样的侍卫,相貌端正,而且忠心耿耿。
  陶染心想过于拒绝越徽实在是不礼貌至极,还是答应得好,然后他就赞同的点了点头:“多谢越皇。”
  越徽的神色不免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但是陶染没有多说些什么,从小严格的训练告诉他,要做一个谦恭的人,要处处收敛,不应该过于张扬。
  于是他只是默默的鞠了一个躬:“卑职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没有人挽留陶染,陶染也就自顾自的回到了东离的地盘。
  陶染回到自己的地盘的时候,离无渊正在忙得团团转。他无法找到苏洛漓,只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他的心中其实很是焦急。
  陶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自己心爱的女子居然会溺了水,那些爱她的人究竟是去了哪里?
  离无道回到岸上,他心知苏洛漓不识水性,但是他作为弟弟,还是不能太过于亲近的去救援苏洛漓,还是要避嫌的好。
  既然是要避嫌的,以离无恨水性只好,离无道也并不担心苏洛漓,便是自己回去了厢房。
  影满月,影印楼水性都颇好,影满月从水中上来后也不住在水中救人,先后救起了好几个不识水性的人。她看到离无渊一直在水中漂浮着,还道他不识水性,只是说自己来帮他。
  离无渊转过脸来,虽然沾湿了有些凌乱,但是还是美丽的,是一种特别的美丽,或者美丽这个词用在男性身上可能有些不大恰当,但是离无渊还是配得上这个词的。因为男性的美,也是可以很惊心动魄的。
  “不用了,我会游泳的,我在找我的妃子。”他开了口,声音带着磁性。
  影满月抱歉的笑了笑,虽然面前的男子很帅,但是她还是有些歉意的,毕竟打搅了别人的寻找,她好心的问道:“需要我帮忙找吗?”
  “不用了,谢谢。”离无渊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有些分不清是真是幻的意味在里面,不过事情是真的还是幻觉又有什么区别?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在美妙的幻觉之中老死?谁想看什么真相?真相都是可耻的。我们摒弃幻觉是因为我们无法逃离真相。
  影满月慢慢的游回了岸上,毕竟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看到在挥舞着手了。
  只要不呼吸,用一刻钟的时间,就足够让一个人的尸体冰凉。影满月想着。离无渊的王妃不就是那个弹类似琵琶的苏洛漓么?难道她出了什么事了?
  李芸水性很差,仅仅足够她自己一人游到岸边,至于谢无双,她也无法放弃,只是一边拽着谢无双,一边奋力的划水,天色是这么的暗,却有一轮很大很明亮的月光皎洁的照耀着。
  李芸一点都不想谢无双有半点的三长两短,只是不住的咬紧牙关,就算自己要死了,也要把谢无双带回水面上。
  只是谢无双实在是不识水性,甚至入了水就已然昏迷了,两人在冰凉的水中不住的向前赶着,没人知道以李芸三脚猫的水性是不是可以逃出生天。
  影满月见到这么的情境,很快就跳入了水中,用娴熟的技巧带领两人回到岸上。
  到了岸上,谢无双的溺水其实并不严重,使劲的压了压他的肚子,都没有什么水流出来。但是他却陷入了深深地昏迷,虽说还有些气息,但是还是昏迷了。
  几人七手八脚的将谢无双抬到了自己的房间,李芸亲自为他换下了湿淋淋的衣服,为他沐浴,就像他平时一样。
  身体的跳动还是熟悉的,浸在热水里能忘却在海水中刺骨的寒意,海水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凉的。
  李芸一寸寸的帮谢无双仔细清洗,耳朵的后面,脚部的关节,整个身体在水里面泡久了,慢慢变回是温暖的。熟悉的身体在怀里是亲热的,只是无论李云怎么温柔的呼唤,他都不再睁开眼睛。
  是在海水里面久了,导致了他昏迷的吧?好好休息休息就会好的?李云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她对谢无双,实在是知道得太少太少了。
  李芸试图回想着是什么时候看重谢无双的呢?不,是谢无双看中了自己。
  她是一个喜欢争权夺利的女人,其实谢无双喜欢这样吗?为什么谢无双会陪着自己呢?
  她第一次看到谢无双的时候,谢无双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他笑起来像一束阳光,在昏迷的时候,他静静的,一动不动。脸上习惯性的对她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时常微笑给脸上留下的印记——皱纹。
  李芸突然觉得自己好不了解谢无双,他实在太少和李芸提起自己。他总是说,我们......我们......,自从和李芸在一起之后,他的字典里就只有我们,从来没有他自己。
  李芸是知道的,女人对别人的爱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但是一个人会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的爱护,实在是少见。
  李芸的心中,终究是有些感动的,如此这般的眼前人,自己却没有时时珍惜,却总是挑肥拣瘦的。她自己实在是不该嫌谢无双这样那样,他对自己的包容实在是太多太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