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十章 海上灾难

  楼飘雪很是不高兴这种态度,只是她要想与东离结亲,还非得过来离无恨这关不可,讨好个离无恨,楼飘雪原本以为不是难事,但是她最后才知道东离的男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更难对付。开始那个离无渊就是性情无常,现在这个离无恨更是除了苏洛澈眼中再无别人。难道要去试试那个成天抱着酒瓶若有所思的离无道?楼飘雪才不做这种事情呢。
  楼飘雪不由得有些难过,谁叫自己要争宠,将除了自己外的所有公主都杀掉的,现在干什么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要是有几个姐姐妹妹的用来和亲,直接嫁过去不就完了,还要搞这么多周折。皇上王爷也都早有正室,自己嫁过去就要做妾室。楼飘雪是何等心高气傲的人,怎么会愿意做妾室呢。
  但是这也是她选无可选的了,连父亲都只准许她自由选一个郎君,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不是直接披上盖头嫁人。
  苏洛漓见到两人调笑,也自行告退了,她没输什么,只有楼飘雪输掉了几万两的钱财。
  大家一同进了晚膳。工匠们将烟花成桶成桶的搬了出来,乘船放置在烟花海中不远的一个小平台上。最为显眼夺目的是一根粗两三尺,长十余尺的盘古礼炮,在矮小的许多礼炮中显得鹤立鸡群,这是北越的创作,显得格外的抢眼。
  越徽和步长天高高地站着,两人都是一般的器宇轩昂,看起来十分男子气概。要是从美的角度上来说,还是十分之好看的。但是毕竟男女之间的同性恋情,在人们的眼中多少还是会有些不道德。
  这根盘古礼炮高高耸立着,两人看了心里都觉得十分高兴。给自己的国家增光添彩就是给自己长脸。
  工匠们忙忙碌碌,那座雕花的画船已经停靠在岸边,甲板很大,全都铺满了厚厚的绒垫子,不能确定这是什么动物的皮毛,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昂贵的皮毛,这是四国每四年都要支出大笔金额来重修的美丽画舫。专门为了观赏烟花祭设计的。露台很是宽广,房间中也没有盖着顶部,躺在船上就能观赏这种奇景。
  众人自然很是仰慕这条船。只想速速登上船去冶游一番,船是狭隘的所在,摩肩接踵只见很容易擦出暧昧的火花。女子想在上面近距离邂逅自己喜欢的男性,男性自然也是想在船上和自己喜欢的女子擦肩甚至谈天说地,说不定就会有以后的故事了。
  戌时还是很快就到,众人都上了船,大船解开了紧紧系上的锚,帆全都升上,海风吹拂,船帆满满的鼓了起来。
  船只很是宽阔,有华美的丝绒软垫供人坐垫亦或休息。苏洛漓自行选择了一只软垫,将头枕在上面,晚风温柔的吹拂着,像是情人的双手,苏洛漓甚至会觉得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她是这么的喜欢大海,要不是外面的人如此之吵,说不定她已经睡着了。
  在轻轻的摇摆中,影满痕也走进了船舱,四处寻找自己心中的倩影。终于,他欣喜欲狂的发现了,不是苏洛澈的天仙化人,而是有血有肉的苏洛漓。
  苏洛漓其实还是有些害怕,因为灾难蛊是刘氏所下,而任何的海水都是归龙宫所管,所以苏洛漓还是害怕会出些什么事,但是转念想想,这里如此之多侍卫守护,这画舫又很是坚固,自己纵使落水,一定不愁没有人来救自己。所以她还是不恐惧的。
  苏洛漓在半梦半醒之间,看到影满痕来到自己的身边。她其实对这个才貌双全的影满痕毫无恶意,毕竟他还是通晓不少的才艺。
  一个有着许多才艺的男子,女人纵使是不喜欢,还是会钦佩的。所以苏洛漓一点都不会对影满痕有不好的意思。
  她也不想拆穿自己去搭讪影满痕,毕竟她骨子里还是有些矜持的。再说是影满痕想认识她,不是她想认识影满痕,这点道理她还是明白。
  苏洛漓一句眯着眼睛享受自己的难得的这一瞬逍遥。她不想说话,一个人真正痛快的时候,是不需要言语表达的。
  苏洛漓突然想到小时候读过的孔子的话:“朝闻道,夕死可矣。”对于分分秒秒接近着的死亡,苏洛漓还是会有恐惧的。但是在这种逍遥的情境下,死亡的阴影仿佛也不会接近了,人就是这样,如果在最快乐的时候,死也不会是最可怕的事情。
  最可怕的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快乐,这种人活着才是最可悲,死了也无法瞑目。
  苏洛漓还是明白其中的道理的,她其实是很聪明的女子。所以她会知道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人生太短暂,无论在自己努力的范围内如何提高,也不就是区区几十年,是要能有一分一秒的燃烧,就算是从此放弃生命,也是值得的。
  但是苏洛漓是不会熟睡下去的,因为烟花已经开始点燃了。离无渊在哪里呢?离无道又在哪里呢?那些曾经爱过自己的人,都在哪里呢?陪着自己的人,却是这个影满痕。这算不算是命运呢?他们又会在哪里呢?
  苏洛漓突然这么消极,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不愿意想,她只想看着这片天空,身边的影满痕也没有说话,他同样是个很懂得享受情调的人。情调是需要沉默来培养的,这不是调情。
  烟花一朵朵盛大的在空中绽放,五彩斑斓的礼花,苏洛漓记得以前学过,钠燃烧是黄色,锂燃烧是紫红,钾燃烧是浅紫,钙是红砖色,铜又会是黄绿色。这种美景都可以通过科学的角度来判别,多少失去了所谓的情调。人总是致力于一层层撕开美丽的状况的面纱,这是人的习性,没有办法。
  苏洛漓看着眼前一朵朵绽放的花,它们都只会散,不会谢。大凡花朵,都要经历枯萎凋谢不堪入目的阶段,但是烟花不。烟花这么美丽,但是不会凋谢,它只会化为粉尘,不会留有后代。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大抵就是这样。好的东西不会永恒。其实还是有很多好的东西是永恒的,要是没有空气,人也一样会死亡。只是人人都有,就不再珍惜她亦或是他它的美好。人就是这样的是不是。
  苏洛漓闭上眼睛,但是烟花的影子还在视网膜上闪动。
  很大的烟花构成的字,圣上离无恨万岁万万岁。谁不想名垂千古,长生不老呢?永远的占据权利的中心该多好?但是上帝不会眷顾有钱的亦或是有名有利的,谁都要面临死神。这是任何人都逃不开的,不用幻想。
  终于那只盘古礼炮被搬到了最显眼的位置,点燃它是当务之急。每个人都拭目以待这这根有史以来烟花祭上最大最长的礼炮的燃放。谁不想看看这种近乎神话的礼炮会燃放成什么样子?
  突然之间画舫猛烈的震动了一下,苏洛漓睁开了双眼,看到一朵硕大无朋的礼花砰的冲上了天空。在空中开出像占满了半个夜空一样大的礼炮出来。
  苏洛漓啧啧称奇,这礼炮还真是美丽,以苏洛漓的前世所在的朝代,也没有如此的技术做出如此好看的烟花。她看着大半个肉眼可见的夜空都铺满了华丽的礼炮。还是有些悲伤,就算是再华丽美好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的会散去。烟花不堪剪,烟花哪里能用来剪?
  突然之间起了风,仿佛为了着华美的礼炮造势,海边的夜晚是多少会有些寒冷的。但是苏洛漓喜欢,她甚至想在这里躺一生一世。
  突然之间人群混乱起来,苏洛漓不知为何,只是茫然的睁开的眼睛四处张望,她似乎漂浮在着梦呓般的船只上,整个人都变得迟钝了。
  她眼睁睁的看到面前的礼花已经向着她的方向倾斜,马上就会砸到她的身上,但是苏洛漓一动也不动。朝闻道,夕死可矣。苏洛漓不害怕死,死只是一个美好的幻觉罢了,人生苦短,回忆绵长。她根本没有去闪避,不是因为她不可以闪避,而是她根本不想闪避。
  但是苏洛漓没有死,影满痕紧紧的拉住苏洛漓的手,把她从巨大的花炮下拽了出来。这根礼花奇重无比,一打下来,就把整个船打成了两边裂开的碎片,礼花中的炸药也爆裂了开来,不少人受了炸药的袭击。
  苏洛漓掉进了水中,她不会游泳,她无法呼吸,但是她不怕,她沉沉的在水中睡去。
  有没有人带着她逃出龙宫的范围?苏洛漓会不会在海底永远的沉睡?
  影满痕有没有紧紧抓住苏洛漓的手,带着她逃出生天?
  离无渊离无道水性都还不错,离无恨更是水中健将,拽着趴在船板上苏洛澈就游回了岸边,他们离岸边不过短短十米罢了,这点距离他们还是做得到。
  离无渊四处寻找可能落水了的苏洛漓,他不能失去这个女子,不仅仅是因为他爱苏洛漓,也因为苏洛漓身上,有着可以帮他一举成为当今圣上的能力。但是直到离无渊极为疲倦,还是不能见到苏洛漓的踪迹,他被逼无奈,只能先爬了上岸,在秋天的海水里冰冷刺骨,离无渊不能继续待下去,再待下去自己就会淹死在着看似蔚蓝,实则凶恶的水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