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五十八章 遇上小猪

  既然是这样,苏洛漓还是很有用的一个人。离无渊不愿意提及自己是否爱苏洛漓,他不愿自己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他不想自己和自己的父亲一样,败在女人的手中,他只想强!更强!这样才有机会有当一日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王位。
  离无渊想了太多太多,天已经是四更了。透过窗子向外望去,天是彻底的黑,星星非常的亮,像是传说中的灵魂。看起来已经熟睡的月月却突然爬了起来,提着鞋子出了门去。
  离无渊心生疑虑,不知道月月要做些什么,只悄悄跟了过去。他的轻功自然是极高,跟踪一个女子当然不会成问题。只见月月光着脚走在草地上,地上有不少湿润的水,走起来有点响。离无渊不远不近的跟着,只见到一棵柳树下,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等着月月。
  离无渊险些叫出声来,这人不就是他熟悉的贴身侍卫叶辰吗,只见他一看到月月到来,就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马上把月月揽到怀中,深深地吻了下去。离无渊笑了一笑,原来就是他们俩两情相悦。毕竟在东离的律法中,宫女是不可以嫁人的。
  所以他们两个才会在这个深夜的柳树下鹊桥相会,两情依依。
  离无渊心中有些感动,毕竟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他们两个很相爱。离无渊不是非要拆散情人的老古板,所以他迅速的回去了,卧倒在床上,就像未曾出去过一样。
  他本想装作睡着,只是装着装着就不免假戏真做了。他舒服的睡到在床上,房间中的沉香木散发出好闻的气息。
  很快就是第二天了,一干人等再度在烟花祭的台子周围集合,今天要看的,是北越的表演,也是最后一场表演。
  北越之人时常自翔自己兵法盖世,只是不知是怎么个盖世的,众人不由得拭目以待北越的出场。
  自然,北越的表演是与军事有关的,先是一队共是十二人带着盔甲的骑兵,马的颜色都是清一色的洁白,又来了一队带着盔甲的骑兵,马匹是清一色的栗色,头顶的白班大小也仿佛。接着跟着过来的是一队牵着狗的步兵,狗只的口中都叼着一只小小的饭盆。这一队不仅仅是人,就连狗的动作也是整齐划一。再接着是一队走路的步兵,动作也是整齐划一至极,实在是挑不出任何缺点来。
  接着就是由将军步长天表演阵法。他率领着一干整齐划一的队伍,在舞台上形成了小小的左右包抄,一时摆成鱼鳞阵,队伍摆成一个个梯次的小方块,还摆成了鹤翼阵,两翼包抄过来,还有方圆阵、雁行阵、长蛇阵等等,不一而足。
  刘安不爱看阵法,倒是很喜欢那些叼着饭盆的狗狗们,他生性喜欢动物,能通兽语,在他眼中,动物实在比人要好上千百倍还不止。动物对人总是言出必行,忠心耿耿。而人,总是充满了尔虞我诈。
  刘安于是走去了看狗狗们。狗狗一只只大小均匀,体格雄壮,但是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伤痕。
  刘安担忧的问了问狗狗们:“你们的伤是从哪里来的?”
  “是被打的呢,我们不听话,主人就打我们。”狗狗们回答。
  “你们不反抗吗?”刘安接着问道。
  “反抗又有什么用呢?我们都不想反抗,我们爱主人。他们天天喂我们吃好吃的,我们比流Lang狗幸福多了。”狗狗们回答道。
  刘安看着狗狗们笑笑,他知道狗狗们其实生活还是很好的,毕竟他刚才看到这些狗的食物中有不少的肉食。他笑着对狗狗们说:“你们是卫国的战犬,你们都是好样的!”
  狗狗们受了赞扬,很是欢快的过来tian刘安的手。刘安也享受着这份温情。
  突然之间,金黄的狗群中闯进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小东西。
  刘安把注意力转移到这只小东西上。如无意外,这会是一只顽强求生的小猪。但是刘安见过的动物不少,他一眼就知道,这只小猪,并不是普通的猪。
  他抬起头来呼唤小猪到他的身边。狗狗们其实刚听见他说话是十分惊诧的,毕竟不是一个族类居然还能沟通。但是这只小猪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做出了回应。他四只尖尖的小猪爪迅速的跑着,很快就穿越了狗群,来到了刘安的身前。
  刘安摸摸这头小猪:“你叫什么名字?”刘安知道,这种聪颖的动物都是会给自己取名字的。
  “我叫哼哼。”小猪回答道。它身上有一道血口,像是强行通过什么地方的时候划伤的。
  刘安轻轻摸着小猪伤口附近的皮毛:“疼吗?”
  小猪似乎有点怕,但是很冷静的说:“要不是我逃跑,我就成为别人的食物了,哪里还知道什么疼。他们要烤ru猪呢。”
  刘安和善的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药粉,用指尖蘸取了一点,涂在小猪流血不止的伤口上。小猪的伤口血流速度马上就减慢了。
  刘安知道面前的小猪,就是传说中的玉龙猪,是一种祥瑞的兽类。幼时便很是机警,随着年龄增长,法力渐增,便是跟螣蛇齐名的神兽。只是幼时与普通猪无异,只是额上有一点黑点。这一点黑点以后可能会打开,打开之后,可以知道天下古今的事情,但是唯独不能预测自己,由于知晓太多天命,容易早夭。小猪没什么抵抗的能力,所以时常被人当做普通猪捕捉,吃进肚里。
  玉龙猪可以听懂人言,但是人难以听懂玉龙猪的话,因为玉龙猪的叫声和普通的猪其实也是相似的,在人的耳朵里不就是语调不同的哼哼或者是高声叫罢了。
  小猪对刘安有一点儿戒心,毕竟才几个月就险些被人类吃掉了。它心里多少对人类都是有些恐惧的。但是面前的刘安看起来很是和善,又和它见过的满脸凶恶提着它的同伙去宰杀的屠夫不同。所以它哼了几句,意味着叫刘安带它一起走。
  刘安笑着抚摸小猪的皮毛,小身体因为害怕而有些发抖,刘安拿着一只篮子带着小猪来到自己的厢房。一干侍女觉得甚是有趣,要不是刘安这人平日不爱言语,并且喜欢兽类,简直都要笑出声来了。
  这个刘安怎么这次出门还带回了一只小猪,莫非是想烤ru猪吃吃?这小猪身上还受了伤,莫非是刘安从猪栏里面拽出来的?一干侍女都忍不住觉得好笑起来。
  刘安不去理会那些笑着的侍女,只是拿下自己肩头的毛巾盖住了小猪,他不想小猪受到更多的刺激。
  刘安把小猪妥善安置在自己的厢房里,并且找了一个侍女要了一只便壶,告诉了小猪,小便要用便壶。小猪虽小,还是聪敏非凡的神物,于是点了点猪头,表示答应。
  侍女们甚觉有趣,不由得互相传颂,掩口偷笑。
  小猪在房间里面转了几圈,表示已经熟悉了环境。刘安叮嘱好小猪不要随便走动,毕竟人类对于猪的食用还是历史很悠久的,要是出了门,难保能否保住小命。
  北越的表演也七七八八了,其实等待的众人最想看的还是所谓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玉婉柔的表演,据说她唱得歌曲,那叫一个回音绕梁,三日不绝。只可惜她居然成了妃子就深居简出,真是让大家失望之极。
  不过说来步长天也算是个美男子,要是有断袖之癖的人还是喜欢把目光多放在步长天身上的。而且这些兵法,对于在场的将军们,也有着不少的借鉴作用。所以北越的表演也赢得了不少掌声,只是略少于别国罢了。
  既然是表演完毕,便是到了用膳的时间,桌上摆了数只金黄香脆的烤ru猪,真让人人都是垂涎欲滴的。刘安偷偷给小猪在怀里揣了几个包子,毕竟他看到小猪已经很是消瘦了,需要些食物来维持健康的身体。
  众人觥筹交错之后便散了会,刘安带着包子回去了。苏洛漓和离无渊整整一个早上都没怎么说话。苏洛漓有些怨恨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偏偏就不选爱自己的人,偏偏就要选自己爱的,却不怎么爱自己的人,这不就是犯贱么。
  但是终归是想太多无益,苏洛漓不再去思考这些问题,情爱是一门太复杂的学问。
  李芸见到离无道不再喝酒,只是换了新的衣衫正襟危坐,便知道自己的帮忙起了一点作用。毕竟她是离无道的姐姐,弟弟受苦受难的时候,帮忙是应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