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五十七章 思绪万千

  “我只有一个姐姐,我从来都没有过弟弟,我很喜欢你,你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你能做我的弟弟吗?”这就是苏洛漓说的话。
  离无道并没有意想中的如何如何,没有呼天抢地,也没有心痛欲绝。他太冷静,就像是那天他亲手送走苏洛漓那样的冷静。他笑着说:“你一直都是我的姐姐。”
  苏洛漓笑着跟离无道交谈了几句,起身回去了自己的厢房。
  这个结果真可谓是皆大欢喜,可是这种看似圆满的欢喜其实还是建立在某个人的心的碎片之上的。心碎的感觉是最最残忍不过的痛。
  苏洛漓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想起李芸带自己来见离无道,这又会是怎样的用意?李芸会爱离无道吗?她想不会,但是离无道其实还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终究会找到一个完美的终身伴侣,而不是她这样的。
  苏洛漓长长的呼进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这个时候,她的心情算不上轻松。但是也算不上沉重。还是睡觉好了,自己做什么都未必会是正确的。
  于是就是一夜沉沉睡去,无梦。
  陶染回到了离无渊的房间向着离无渊汇报苏洛漓的去向,其实他只要说离无道来找了苏洛漓就可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让苏洛漓安稳的生活下去其实只在他的一念之间。要是他唆使了两人的倾轧,很有可能他会成为最后得利的渔翁,但是他究竟还是没有这么做,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太违背他本身的良心。
  所以他只是直接说:“禀报王爷,漓妃娘娘很生气的从烟花房里面出来,然后就闷闷不乐回到自己的房间,早早就睡了。”
  “哦,是这样的吗?”离无渊不知为何觉得这些话中有些欺诈的成分,但是具体在哪里他并不明确,他觉得苏洛漓不会真的就这么直接的回了厢房,但是却不知道她究竟会做些什么,只好直接问了问陶染。
  陶染毕竟是久经训练,早已对欺瞒的手段了熟于心:“娘娘真的很是生气,还砸坏了房间中的花瓶摆设呢。”这个花瓶是他早就看到被弯弯擦拭的时候不慎弄掉的,只是苏洛漓本来就无心这种身外之物,只是淡淡地说了弯弯几句,就自行离开了,并且还帮弯弯担下了花瓶的钱财,向外宣称这不过是自己弄坏的。
  这种三分真,七分假的话,还是难以识破的。所以离无渊还真就相信了:“你先退下吧,待本王看完这本书。”
  陶染退下了,离无渊继续看着他手中的书,是他派人在民间搜来的关于龙脉的资料。根据资料之中的记载,抵达龙脉需要一张特制的地图,这张地图只在龙脉的传人手上。
  离无渊知道自己其实还是坐着一种赌博的危险活动,要是真是这个消息落在了离无恨的手中,离无恨对她一点点的忌惮都会失去,这样他非但不能夺回本来该属于自己的江山,还会赔上自己的小命。
  所以,即使是二选一的赌博,简单的压大压小,却要付出全身的力气,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才是。
  离无渊把筹码放在苏洛漓的身上,等着开蛊的那一刻。
  只是苏洛漓又中了灾难蛊,自己虽然派了不少侍卫随身保护苏洛漓,但是还是要她平安无事的好。离无渊这么想的时候,心中泛起了一点柔情,却又被自己强行压抑了下去,柔情似水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不爱美人爱江山的。
  离无渊总觉得自己的被篡权是有缘故的,若不是父亲过意宠溺离无道的母亲,离无道又怎么能成得了气候?就算是他天才盖世,还是自己的父亲帮了他一把,没有歧视他是庶出也罢,居然还成了最好的儿子。
  离无渊想起自己的父亲被离无恨逼下台的时候那种绝望的表情,他一定没有想到,他是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这一天偏偏按照命运的剧本到来了,所以他如此的绝望,以致全身抽动,最后吐血而亡。
  离无渊一点都不可怜自己的父亲,毕竟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他从此不愿意亲近女子,只因为红颜容易成了祸水。他虽说心底喜欢苏洛漓,但是他偏偏就不愿让苏洛漓好过了。
  反复的钻研手中的这本书,书页黄黄,纸张脆薄,据说他手中的才是原版,而离无恨和离无道手中的才是影印的版本。这本书流传人间的缘故就是因为有预言说过,此书一出,必然天下大乱。
  其实皇室的人谁有不知道这个消息的了,只是历年来的寻找都是无果。直到离无渊的手下陶德看到一个老乞丐在看书,怜其尚有骨气,如此贫瘠却还是阅读,于是就给了他几两散碎影子,叫他好生生活下去,不要继续乞讨。
  老乞丐看到陶德如此圣人心肠,只是哈哈大笑,陶德只道老汉不过是得了几两维生的银子,也不知他为何如此高兴。他一时奇怪,便问了一句。这个时候老汉却收敛了甚至是有些狂妄的笑容,递给了陶德一本书。
  陶德本是爱书之人,但是老乞丐给的这书又残又破,还有脏兮兮的油污,他一时想不好到底是接下来还是不接。老乞丐见他犹豫,更是直接把书塞到了陶德手中,露出所剩无几的黄牙对陶德说:“不要嫌这本书丑,它能带给你无数的富贵荣华。”老乞丐的声音低沉暧昧,但是句句诚恳。
  陶德怔怔的看着老乞丐,老乞丐一直和善的笑着。他当然会收下这本书。只是不知这本书会带给自己如何的黄金屋?
  陶德将这本书带回去擦干净油腻的封面,却是看到《龙脉》二字!陶德心中忍不住马上怦怦直跳,毕竟这就是他寻觅已久的书了。他欣喜欲狂,只待快速将这本书交给自己的主人离无渊。
  他星夜兼程的赶回七王府,但是在回到七王府之前他动了一个脑筋,把这本书做了几个影印的版本收藏着。而且悄悄放出风去,自己已经有了这本书的影印版。
  直到离无渊重重赏赐了陶德高官厚爵之后,陶德便说觉得江湖过于险恶,属下想暂行休息一下。离无渊也是准许了他的假期。
  于是陶德将两本影印版分别卖给了离无恨和离无道,又赚了一大笔银子,正准备去享受自己的富贵荣华。
  这个时候离无渊收到了这个消息,派出人马,抓回陶德,将其五马分尸,并且在王府中示众——这就是叛徒的下场!
  但是还是为时已晚,参透龙脉的书籍之后,才知道。离无恨究竟是皇上,早早就迎娶了龙脉可能的传人之一东离第一美人苏洛澈。而要想拿到龙脉的消息,离无渊只有干净利落的娶了脸上有疤的苏洛漓,虽然是个残次品,但是估计还是可以获得或多或少的龙脉消息的。
  离无恨知道原来所谓的龙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时候,十分之懊悔自己怎么没有同时迎娶了这双胞胎姐妹两人,偏偏就只娶了一个,谁叫那个所谓的苏洛漓不像她姐姐那般才貌双全呢。就是因为脸上丑陋的伤疤的缘故差点都嫁不出去了。
  只是后悔归后悔,怎么就没可能是出现在苏洛澈身上呢?离无恨本来就是一个习惯于赌博的人,他决定赌一把,用自己的命运。
  当然,他是天子,就是天的儿子,身为天的儿子,还会是可以改变命运的。
  离无渊时刻注意着温吞的苏洛漓,像是一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不说话,不打扮,脸上的疤痕骇然,他要是不必苦苦追求龙脉的资料才不想看她甚至一眼。
  直到她有次溺水,几近身亡的时候,离无渊才终于发现了苏洛漓的重要。要总是忽略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是不行的。她甚至身怀绝技。离无渊知道苏家是不习武的,但是苏洛漓一身武艺居然如此高强,差点连他都败在了苏洛漓手下。
  这真能算得上是耻辱了,他,鼎鼎有名的战神离无渊,差点败在女人手中。这只能表明苏洛漓真是不寻常,或者她才真的是龙脉的传承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