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五十五章 烟花

  三人,苏洛漓和离无渊,当然还有亦步亦趋的楼飘雪。一起去了检查明天晚上即将燃放的烟花。烟花整齐地摆在桶子里面,明天他们会被放置在烟花海的高台上点燃,四个国家的同时升起,整个海水都会为之震动,附近的村民也都会探起头来张望,没有资格参加的富户会在自己的窗台上架起千里眼来观看。
  这自然是无可比拟的盛况。四年只得一度的烟花祭,是四个国家的财力和智慧的最高峰,是万万人能力的结晶。当然所有人都要确保做到万无一失,毕竟烟花的填充物也是黑火药,为了尽量把烟花发射到最高的地方,必须要填充很多的爆炸物。
  东离为了让烟花成为四国之中最高的,所以采用了一个年轻的烟花工匠作为监工。他所制的烟花非常之高兼且大,相信一定可以一举夺魁。
  众人巡视了一番,烟花巨大的底座已然修好了,工匠们都在做着最后的检查,毕竟要是出了事情也不是闹着玩的,且不说人命关天,能在这里附近欣赏烟花的人都还是非富即贵的,工匠们要是伤害了其中任何一个,估计就小命难保了。
  大家巡视过了烟花,反正都也是不太明白该如何做的,只是离开了。凑着近乎的楼飘雪看到两人都要回去了,不由得提议道:“我们去玩牙牌好不好?”
  “谁跟你是我们?”苏洛漓冷冷的回答道,完全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楼飘雪愣了一下,以她平时的骄横跋扈绝对是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她暗中杀掉了自己别的姐妹,只为了以后西楼的政权将永远属于她,这下被苏洛漓如此挑衅,真是气得她五雷轰顶,恨不得跟苏洛漓打一架才能消气。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叫:“你!”
  苏洛漓倒是正眼也不看楼飘雪一眼,挽着离无渊就要走。这个时候离无渊突然想起那天苏洛漓晚上和离无道聊天的情景,还有影满痕对她的搭讪,心中就是阵阵不快。突然之间,他做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行动。
  离无渊转过头来:“你是想玩牙牌是吗?”他问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在生闷气的楼飘雪。
  楼飘雪已经差点被气得打回原形,但是一看到离无渊笑着问她,马上又披上了羊皮,做出一副受了欺负,处处可怜的样子:“是啊,不知道你能不能赏脸。”
  “不赏脸。”苏洛漓看着她这个故作温柔的样子就想吐,这女人偏偏就想装得这么楚楚可怜,只可惜相由心生,她的脸上再漂亮,也只像是个妖精,而苏洛澈的样子,只能让人想到仙子。
  不过男人偏偏就爱吃狐媚的妖精这一套,多少书生被狐妖吸干精血的,不都是抵挡不住美人的诱惑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们何尝傻到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精怪,只是纵使知道那个是精怪,也舍不得她的艳艳红唇,暖暖娇躯,有什么办法?
  离无渊偏偏气恼之前她离家出走日日与离无道玩耍,他这么正人君子,连舞姬都没怎么碰,虽然知道她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但是在他心里,苏洛漓就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怎么能跟那些人胡混,就算是自己的弟弟,也是对她虎视眈眈的,他何尝不知道。
  但凡男人接近女人,总总是会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这些都不过是借口罢了,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捕获芳心。离无渊何尝不知道这个理论,男女之间哪有纯粹的友情,这些很多情况下不过是欲盖弥彰的人玩的把戏罢了。
  所以离无渊偏偏就是要气气苏洛漓,让她感同身受一下自己等她的时候的感觉。像她这种人怎么都能左右逢源,她总是不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明白自己只是他合法的妃子。别的男人是不可以来往的。
  “去我那里玩吧。”离无渊说道。
  楼飘雪得了离无渊撑腰,瞬间对苏洛漓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她马上自信的笑容就又回到了脸上,用一种胜利者的语调说着声音不大但是苏洛漓却能完全听清的:“我是问王爷赏不赏脸,可不是问你呢,你好像有点越俎代庖了哟。”
  苏洛漓懒得去理会她,和楼飘雪这种人吵架最是吵不起,她会让你失去本来该有的理智,再用丰富的经验把你的自卫逐个击破,所以苏洛漓一扬手,扔下了两人,径直回去了。
  离无渊见到苏洛漓吃醋生气,深觉目的已然达到,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就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谁叫她要跟离无道打得火热?虽然现在他们不怎么聊天,谁知道还有没有藕断丝连?
  楼飘雪又变回了娇弱不胜寒的样子,怯生生的问着:“王爷,是不是和本公主去玩牙牌呢?”她不住的用柔美的眼光看着离无渊。
  只是刚才还是对她笑着的离无渊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了,他爱理不理的看了一眼楼飘雪,突然伸出手摸住了自己的头:“哎呀,本王的头好痛。”
  楼飘雪虽说知道情况有诈,也只是配合的说了一句:“王爷要不要本公主陪着去看看太医呢?”
  “不用了,不用了,本王只要回去自己厢房休息下便好。”离无渊毫不留情的假戏真做了。
  楼飘雪虽然很是生气,但是还是强行忍住心中的愤怒,只得附和道:“那好吧,王爷先行休息,本公主也有些疲倦了,不如下次有缘再会。”
  “好啊好啊。”离无渊一向的过河拆桥。已经做出了一副不想再搭理楼飘雪的样子。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又要楼飘雪来做什么。
  楼飘雪一时再度无语了,原来自己在别人眼中只是用来打情骂俏的工具罢了,还真是不堪。堂堂一个公主的身份,却要做这种卑贱的事情,太辱没自己了。
  只是楼飘雪不能在此时发作,只能吞下心中的这一口恶气。望一眼离无渊,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苏洛漓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却看到李芸守在她的厢房门口。她不由的有些诧异,惊奇地看着李芸。她毕竟和李芸并不是知交好友,她也并不明白李云为何眼巴巴的守着她回来,看她的样子,像是还等了挺久的。看来她是抱着一定能等到的决心在等苏洛漓。
  苏洛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李芸在慢慢地说了话,明显的,她不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的语言,无论怎么说,都还是有些词不达意。她只是说:“娘娘万福。”
  苏洛漓对她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她知道李芸有话要说,却不知道李芸要说些什么,只得停留一下等她说完。
  李芸本来是冰雪聪明的人,等了苏洛漓这么久也是为了多少等出点结果来,当然不会再拖下去让气氛变得尴尬了。况且自己也是在江湖上爬摸滚打这么多年的人,这么一句话要是不能说得圆滑就是真没本事了。她只是摆出笑脸来说:“十三王爷想邀娘娘去他那边小坐一会,不知道娘娘愿不愿意赏脸?”
  苏洛漓虽说不知道李芸这举动又是什么用意,但是见她说的是去十三王爷那里,想想中途也不会出什么篓子。毕竟虽说李芸的武艺不错,但是自己的武艺应该是能略胜一筹的。她倒也不怕真是出现什么不测,毕竟这里还是东离的地界,她身为一个王妃,还是不会真的出点什么事的。
  所以苏洛漓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她总不能问为什么离无道没有亲自来找自己,这种问题终究还是问不出口的,因为这样说好像就怀疑了李芸的真伪了,要是真的,这样又有点伤害李芸,有点看不起她的意思。苏洛漓也是会做人的人,当然不会问出这种问题。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李芸在前,苏洛漓在后。苏洛漓虽说不怕,但是还是小心谨慎的跟着,不愿意把自己的后背空门卖给李芸。毕竟这个被螣蛇差点杀掉的李芸还是颇有些背景的,要不然也不会敢去会面螣蛇了。此人不知是敌是友,虽说自己武艺还算得上是高强,但是还是不要过于妄自尊大的好。
  所以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离无道的厢房。厢房中有酒气传来。苏洛漓心中有些凉,在她眼里,离无道不是从来不近烟酒的么,怎么今天从他的房间里面传来了酒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