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五十二章 西楼的表演

  不过疯狂总归是疯狂,影满痕至少已经成功的和自己心仪的姑娘打了个照面,万事开头难,这已经算是成功的第一步了吧。
  在一旁坐着的离无渊马上就有了醋意,自己的妃子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搭讪?实在是太挑战他这个东离王爷了吧。虽说那人是先前见过的南影的太子,但是太子算什么,自己也不曾经是太子么。
  自己曾经是太子这个事一旦想起,心中还是尤为不舒服。
  顺便把这个脾气发在影满痕身上,想想他那个瘦削的小身板,还想认识我的妃子,还是是现在世风变了,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了。名字还叫影满痕,是不是身上全是伤疤啊?
  虽说这个词用得有些太过于蔑视影满痕,毕竟他家也就他一个儿子,只要不是被外姓的人篡权了,估计不久之后他就会当上南影的君主了。
  离无渊提起影满痕马上就会想到,南影这一族之所以国力不强,还是因为他们有一种遗传性的疾病,情绪一旦波动,就会头痛欲裂,这是只能用一种美丽的花朵结出来的果实中的汁液点燃来镇痛。但是还是无法根治这种疾病。
  为了彻底治好自己的疾病,南影的王族大多通晓医术,十分精湛,以求治好自己的病,其中影满痕的医术也十分高明,算得上是佼佼者。
  这种身体孱弱的人还对我的妃子有意思,真是岂有此理。
  第二天轮到了西楼表演了,宽阔的舞台上,首先是一阵烟雾缭绕的升起,苏洛漓当然知道这是因为干冰的缘故,只是台下的众人不得其法,只见楼飘雪缓缓出现,他们只道楼飘雪还真是成了仙女,如此超凡脱俗。不由得通通都喝彩起来。
  苏洛漓心中纳闷,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到干冰的,毕竟在古代,干冰还是比较罕见的一种东西。可是这次西楼的表演,却运用了如此之多的干冰,真让人觉得神奇。苏洛漓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发现这种物质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值得引起探究了。
  楼飘雪是坐在美丽的摇篮上从舞台的上方吊下来的,她身穿一身粉色的鲛纱制作的裙子,裙子并不长,在清风吹动下缓缓飘浮着,露出楼飘雪雪白的腿部的皮肤。下面的男人不由得有些垂涎欲滴她那傲人的滑腻白皙的皮肤。
  他们甚至有些血脉喷张,心中的欲望缓缓流动。女人的美,其实就是靠男人的欲望支撑的,楼飘雪这种外露的风情让人真是我见犹怜。
  苏洛漓看着楼飘雪粉色的眼影和紫色的眼线,很夸张,还有粉粉的嘴唇。美则美矣,但是还是太不正气了,显得很是妖冶。就像是故事里面的狐狸精,那种骗了书生的身体和灵魂的那种狐媚的代表。
  虽然李芸也很性感,但是她那种不像楼飘雪,楼飘雪那种是不像人类的,她是异族的美人。是来自于别的种群的诱惑。李芸虽然美,但是决计不是她那种。
  楼飘雪飘飘欲仙的舞蹈着,虽然不少人的眼光无法离开她粉光致致的大腿。他们是多么的想对她加以触摸甚至是蹂躏。她太性感,像是吃人的无底洞。李芸是东离的人,不能用来和她这种西域的人相比。
  不过就算楼飘雪真是能吃人的鬼怪,他们还是一厢情愿的想接触这个美丽的女子。苏洛漓想着。不是有一句话说过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们当然是想风流的了。
  楼飘雪没有穿鞋,赤着一双莹白如玉的美足,那些人看着她裸露的小腿和足趾都不由得默默的吞咽口水,谁会不喜欢美丽的女子?如果不是没有道德和伦理的束缚,谁又不想和身材最好的女子夜夜春宵,和最谅解自己的女子锅碗瓢盆?人就是这样,追求好的事物,不管是不是得陇望蜀。
  纵使是得陇望蜀又如何?人的一辈子只不过有一次少年罢了,况且人不风流枉少年,少年就是值得风流的。楼飘雪的舞蹈依旧是裙摆飘扬,谁不想看看裙底的大好风光?
  舞蹈终于结束了,楼飘雪纤纤手轻轻一扬,无数的花絮和彩带从手中变了出来,在花絮和彩带之后是一朵鲜艳的,深红的玫瑰,像是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她赤着足走下来,不像是仙子,像是得道的魅惑的可以化为人形的精怪。但是毕竟还是诱惑的,是那种会给予最大的无限的快感的那种诱惑。
  楼飘雪径直走了下来,路过苏洛漓身边,她披散着一头褐色的海藻般的长发,苏洛漓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脸上有些浅浅的雀斑,不是那种毁坏形象的斑点,而是诱惑的,想叫人伸出舌头去tiantian是不是真实的斑点。她的头发自然的披散着,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香味,像是能直接激发荷尔蒙的那种香味。
  苏洛漓觉得自己只能用尤物这个词形容楼飘雪,只是她最后站定在离无渊的身前。
  苏洛漓细细打量着她,她全身的皮肤是柔美的,上面覆盖着一层颜色淡淡的毛发,她没有用细线绞去这些有些怪异的东西,而是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诱惑,毕竟毛发是会让人产生无数联想的。
  楼飘雪开了口,本来有些嘈杂的人们瞬间寂静了下来,人人都对这个仙女般的美人洗耳恭听。她说的是:“我想把这枝花,送给这里我觉得最英俊潇洒的男子。”她的巧笑嫣然,让那些人都忍不住又吞了一口唾液。
  大家就差大声喊出“选我吧,选我吧。”的声音。只是终究还是因为修养的缘故,没有人真的叫出声来。最后,楼飘雪轻盈的一转身,裙子再度漂浮了起来,众人眼光一直跟随着她身上,眨一眨眼都舍不得,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美好的瞬间。
  她却双手捧着玫瑰花,将其递到了离无渊的眼前:“我认为你是全场最英俊潇洒的男子了,请收下我的花。”
  离无渊定定的注视她的脸,这个女子不能算是不美的,相反,是美得让人发指。离无渊突然想到了曾经苏洛漓出走的时候,他差点临幸的那个歌妓。
  当然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他苦笑着在心中摇了摇头,那个美艳的歌妓不过是一片浮萍罢了,而面前的这个公主,却是貌美如花的金枝玉叶。歌妓的姿色自然要比这个公主差了许多了。
  这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有相比的交集,但是在离无渊的眼中,却都是一样的。
  苏洛漓在一边注视着情形的发展,东离两大美男中的离无渊配西楼第一美人,倒也真是绝配。她在自己心中恨恨的骂着,语调里面充满了吃醋的酸味。
  离无渊陷入沉思却没有伸手取花,苏洛漓突然之间按捺不住说了一句:“人家美人给你献花呢,你怎么不收下?”她甚至还想加一句你是不是想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但是苏洛漓自己知道自己这是小家子气了,但是女人本性的嫉妒和吃醋还是改不了的。她既然已经说了,就半点不后悔。
  众人听见苏洛漓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唏嘘。苏洛漓只是置之不理,当做清风过耳好了。
  离无渊总不能拒收眼前的这枝花,毕竟东离的势力虽说较为强大,但是还是不要轻易与西楼为敌的好。要是今天他不收下这枝花,明天这就会成为两国之间战争的导火索。他虽然很是渴望战争,但是他并不想自己和别的国家结下仇怨。他只得笑着收下了。
  最终离无渊还是接下了这枝花。苏洛漓看着他们的动作,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她在这个时刻又能怎么样?自己不过是一个妃子罢,就连刘氏都可以轻易的要了她的命,就算是努力的争宠又能如何?自己本来就是孤芳自赏的性格,那里愿意去做这种争斗到蓬头垢面十分不堪的事情?
  所以苏洛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离无渊收下了面前妖媚的女子递来的一枝花。然后那个女子就笑了起来,那种成熟老道的,像是可以把天下男人都踩在脚底的笑容。他们西域之人,到底该是怎么看待感情的呢?
  离无渊收下了这枝花,手上被上面的小针轻轻的扎了一下,但是没有流血,早在西山城的时候他已经见过这种花朵了,这是一种美丽的花朵,但是很可惜,它有会伤害人的刺。这种花朵叫做玫瑰,玫,石之美者,瑰,珠圆好者。玫瑰虽然芬芳可人,花瓣姣好好,但是有刺。
  离无渊收下了这枝花,他很是小心的握住了花朵的没有刺的部分。把这朵花拿在了手中。他是聪明的,知道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受伤。面前的这个女子,他根本就不想亲近,他并不喜欢西域的人,就像离无恨的母亲也是他深恶痛绝的,他害死了离无道的母亲,专宠后宫。现在还是高枕无忧男宠无数的皇太后。虽然离无渊的母亲很早就死去了,与离无恨的母亲毫无关系,但是他还是痛恨着西域的女子,就像离无恨的母亲,是他最最痛恨的人。
  所以离无渊绝对不会对西楼有任何的兴趣,这是他的人生经历导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