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四十五章 一路牙牌

  众人自然是不会忧虑住房的问题的,这里苏洛漓的朋友全然是非富则贵的。况且毕竟这还是封建zhuanzhi的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里面早就说得很清楚了。
  一干人等纷纷入房休息了,离无渊本想找苏洛漓聊聊,只是碍于昨天她和离无道聊天的缘故,他不愿意放下面子去找苏洛漓。只是派了陶染去看看苏洛漓正在做什么。
  陶染接了这份工作,还是尤为高兴的,毕竟他还是想多找些机会能接近苏洛漓。
  只是陶染在苏洛漓的厢房外巡视一番之后,得出的结果却是苏洛漓已然吹灭了烛火入睡了。他只好把如此的真相禀报给离无渊。
  既然是如此的平静的无事发生,大家就全都睡了。
  唯一还没入睡的,是刘安,他突然之间做了跟随皇上的决定,要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所以他要好好的收拾东西,和自己无法带走的的朋友,那些大型的动物们告个别。
  刘安缓缓在园林中漫步着,他用别人听不懂的言语和动物们沟通交流着。
  动物们其实是真的不明白刘安为何要离开他们的,他们不明白人有时候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决定,它们作为动物,是不懂的。
  不过就算是刘安,也不明白。他抛弃了本来幸福的生活来到这片园林,怎么就有这么的说走就走的一天呢。
  直到第二朝,众人再度启程前往下一个城市,夜雨城。夜雨城和西山城的天气相去甚远,夜雨城时常下雨,倒是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总之就是淅淅沥沥一直的下着。哪里的天气其实是很恶劣的。
  所以这个城市其实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因为总是下雨的缘故,苏洛漓和苏洛澈一直躲在马车中没有出来,天气过于潮湿,连一直燃着的沉香木都熄灭了。
  苏洛澈只见沉香木熄灭,心中很是不快,只得唤来小叶为自己重新点过。苏洛漓默默心想,这种吐气如兰,貌美如花,还是被很多好东西支撑着的。如果苏洛澈没有这种锦衣玉食,或者还是粗头乱服,不掩国色,但是能知道她的美名的人毕竟就少了。
  苏洛澈旅途无聊,聊天早已没了话题,只是问苏洛漓道:“妹妹想不想玩玩牙牌?”
  苏洛漓之前与离无渊离无道等人玩过,虽说不太擅长,至少陪玩还是可以的。只是这种牌类游戏,大多都带有博弈的性质,苏洛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玩赢,但是她决心尽力。她答道:“好啊,只是车中不免有些颠簸,不怕跌落了牙牌?”
  “不怕的,前一阵子有附属小国来进贡,进了一张牙牌小桌,桌上有吸力可以吸附牙牌。”苏洛澈见到苏洛漓爽快的答应与她一起玩,心中很是高兴,她拉开了马车的帘子轻唤了一句:“小叶,来给我把皇上赐我的牙牌拿来。”
  苏洛漓知道这种牙牌能够吸附的原理里面必定是加入了天然磁石,这种用天然的工艺倒也是丝毫含糊不得。小叶拿了牙牌交到苏洛澈手中,苏洛澈很快的打开了盒子,盒子刚好就能充当一只小桌,两人就你来我去的玩起牙牌来。
  苏洛漓只觉得这个时代要是有了自动麻将机,自己一定会成为最伟大的女发明家的,东离的爱迪生,哈哈。苏洛漓不由得觉得自己真是有趣。爱迪生说不定也会是别的人穿越而来,谁知道我们身处的世界又和平行世界有着多少交集。
  不过问题还是不要想得太过于仔细的好,毕竟有许多无解的事情,说出来,老是花时间来思考,自能自添烦恼。人,不能太清醒的。
  两人你来我去,输赢基本相当。苏洛漓倒也不太在乎,自己堂堂一个王妃,该有的俸禄还是有的,这点钱自己还输得起,倒也不必计较。连日赶路,但是由于天气不佳的缘故还是很耽搁的,走了许久都没停下来,时间就在牙牌在手中伦来换去中慢慢消耗殆尽。
  玩牙牌是不知道时间过得多快的,所以当两人将精神投入到现实世界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然黑暗了。只是预定住宿的地方居然还未到达。苏洛澈心中很是不快,只得苏洛漓继续安慰她。
  两人也是极为无聊,只好继续玩着牙牌。
  最终还是到了预定的住处,已经是亥时。苏洛漓速速洗漱了睡觉。她真是觉得疲倦了,一路奔波,还要安慰孩子气的苏洛澈,真是累人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离无恨却径直走进了苏洛澈的厢房,苏洛澈看着皇上的到来,半点都不惊讶。她对皇上一向是不必行礼的,所以她只是吃吃的笑着:“皇上,我可是把你答应我的事情都做到了呢,我这一路上和妹妹同车,今天还和她一起玩牙牌。”
  离无恨笑道:“你有什么要我做的事情?你做了我叫你做的事,我也为你做点事罢。”
  “洛澈只要皇上只爱洛澈一个,不知道这等小事,皇上能不能办到?”苏洛澈娇声说道。
  离无恨看着苏洛澈这我见犹怜的模样,不由得伸出手去抓住她,将她揽在怀中上下其手来。他一边摸着苏洛澈美丽的胴体,一边在苏洛澈软软的耳垂边轻轻吹气:“朕从来不爱别人,就是爱你一个,现在又准备好好疼爱你了。”
  苏洛澈不住地扭动着杨柳般的腰肢,作势要逃跑:“皇上真坏,我不跟皇上玩了。”
  “你这个傻瓜就别指望逃跑了,你就是一只进了虎口的小羊。”离无渊作张牙舞爪状,像是要吓吓苏洛澈。
  苏洛澈不由得扑哧一笑出来,离无渊趁着这个机会在苏洛澈身上不住挠起痒痒来。
  两人不住地打闹着,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体温却越来越高。
  终于......
  一场颠鸾倒凤之后,两人也都相拥着沉沉睡去,很快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清晨。
  一干人等再度启程,大家的心情还是激动的,毕竟旅途已然行走了一半了,只要过了珍珠河,就能抵达下一个城市,落花城了。
  珍珠河一向盛产珍珠,所以被称为“珍珠城”,这可绝不是Lang得虚名的。
  而落花城为何叫做落花城,只因那里处处开满鲜花,一年四季都有人在那里赏花,那里的地理位置也接近了烟花祭所在的云霞城,所以那里其实也是一个很发达的地方,去观光的人非常之多。
  只是众人在夜雨城怎么也逃不开雨水的冲刷,一路上走得是颠簸泥泞,苦不堪言。众人心中也是只期待能快些走过这个阴暗黑湿的夜雨城,那里就算是时常下雨也罢了,还滋生为数众多的蚊虫,有燃烧沉香保护的苏洛澈苏洛漓都自然是浑然不觉,只是咬得后面那些跑步前进的士兵们苦不堪言。
  所以今早这次启程,速度还是比昨天明显来得快了,大家顶着风雨,就想着快点抵达落花城。
  终于抵达了珍珠河,只是有些运气不佳,在珍珠河那里遇到了险阻。
  带头的士兵韩二先是跑的比鸟儿还快的过来禀报了皇上离无恨:“皇上,前方有食人怪蛇,我的兄弟已经被蛇一口吞下了......”说着说着,他的说辞不由得有些语无伦次,眼泪也淌了下来。众人皆知,被派在前方守卫的两人是韩大,韩二两兄弟,两兄弟一同习武,都是武艺高强,只是兄弟感情甚深,从不分离,这次只见韩二不见韩大,想必是韩大已经遇难了。韩大韩二感情一向是极深的,两兄弟一起长大,天分也很是相似,武功在东离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了。只是连他们都不幸遇难,可见大蛇是多么的可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