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四十章 西山城

  清晨的到来意味着大家都要上路了,倒也没有谁是起来得很迟的,大家都知道马上就要离开熟悉的锦绣城。
  在锦绣城的边界,有一片树林,其中的树基本上都是果树。
  经过一片果林,就可以到达西山城,西山城为何被称为西山城,是因为那里的日落非常的美,美到让人窒息的地步,所以被称为西山城,取的是日薄西山的意思,虽然日薄西山不是一个好词语,但是哪里的美景是众所周知的。
  所以大家都一心想速速抵达西山城,就可以看到传说中的美景。
  其实西山城的日薄西山还是有来历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两军交战,一个军队的人刚好面向太阳的方向,正在准备击鼓厮杀中,突然之间出现了日落的奇景,面对着如此的奇景,那边的军心瞬间混乱了,整个军队被这种魅力的景色震撼了,所以不明就里的另外一方军队势如破竹的将那方军队剿灭了。
  胜利之后,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十里的园林,广泛的生产各种蔬果,环境优美,自由放养了不少动物,各种奇珍异兽都在那里可以见到,还能见到一些奇特的人类在哪里居住,毕竟那里曾经是东离的首都。
  只是后来,战胜别人的人有一天也被别人战胜了,那片园林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作为上供的瓜果和肉类,这里都是首屈一指的。
  现在,每一个人都舒舒服服的坐在马车上,等待着抵达西山城。
  树林里面有一条开辟出来了的路,毕竟是开辟已久,经过不少的车辚辚马萧萧的颠簸,倒还是算较为平整的。
  只是一向高床软枕的苏洛澈被震了一下,不由得连声叫起苦来,只教着前边的车夫好好地赶马,可不能在引起那种让她难受的颠簸了。
  车夫心中也只得叫苦,毕竟是路段不好的缘故,就算他驾驭马匹的技术再怎么高超,也没有办法做到绝对的平稳,可是得罪了娘娘毕竟还是得要杀头的,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娘娘知道了。”
  苏洛澈还是忙不迭的向苏洛漓抱怨着旅行的辛苦:“唉,这么舟车劳顿的,实在是累死人啦。”
  “那你就好好休息休息。”苏洛漓搪塞道,毕竟她是看见了后面一路小跑的士兵的辛苦,他们身后是离无渊,离无道,国父以及宰相等人各自的车。在之后就是骑马的将军,最后面的是跑步前进的士兵,自己这么坐在车中,已经算的上是十分的舒服的了。
  只是苏洛澈还是对自己的现状不满:“唉,怎么出行之前,就不把我们面前的所有道路铺上石板?我们这样子一路颠簸不是很累吗?”
  苏洛漓一时无语,面前的女子就像庙中的神佛,端坐云间,不知人间疾苦,问臣子:既然他们饿了,为何不食肉饼。她不想再回答这个问题,只能用笑容来带过心中的难受。一个人要是不明白事实的苦痛,讲来也是无意的。
  只是苏洛澈依旧不愿放过苏洛漓,她反复的说着心中的不快。苏洛漓凝望着她美丽的脸,这么美丽,怎么就没有一点点灵魂。仿佛她的脑部是空白,一束光从她前额射进去,就会直接从后脑透出来。
  苏洛漓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这个人,是她的亲生姐姐,曾经她们从同一个母体里出来,却是如此的背道而驰。不过要不是她的穿越,两人还是依旧会过着浑浑惑惑的生活,不知道生活的可爱,也不知道死亡的可怕。
  苏洛漓又想到,自己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纵使是端坐在庙里的神佛,也是一样会有难过。织女下凡求自己的爱情,却悲哀的只得鹊桥相会,或者是三圣母,也被关在华山。人总容易把别人的生活看得过于美好,自己的生活充满苦难,其实那里是这样。
  苏洛澈见到苏洛漓只是痴痴的不答话,很是疑惑的摇晃起苏洛漓的手臂来:“妹妹怎么不理我?”
  苏洛漓回过神来,继续露出笑脸来。毕竟她不会是一个坏人,唯一的会让她不快的事情只是车子的颠簸,或者是妹妹没有理会,她是什么都不明白的人,不会挑衅,不会谋害,这样生活也是很好的。
  突然之间起了风,天气虽然还很是炎热,但是经过这么一吹,迅速的凉爽了下来。树上的果实簌簌的掉落下来,撞在马车的顶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苏洛澈有些难过的说道:“马车顶会被弄脏了。”
  而这个时候苏洛漓却是在感慨,已经是秋季了,一叶就可以成秋。苏洛漓穿越到这个地方已经整整的三个月了。三个月就是一个季度,曾经苏洛漓一个季度就要接数十个任务,在她手下死了这么多人,渐渐地杀人都成了麻木的事情。血的颜色,也不再是耀眼的红,死亡的冰冷或者是现世的一种解脱。而现在,苏洛漓成了养尊处优的贵妇,为了争宠勾心斗角,做着名副其实的富太太。
  苏洛澈见苏洛漓不答会她,只道苏洛漓又是在发呆了,她顿觉无聊,拉开车窗叫了小叶来摘一些果子来供她把玩,小叶照做了,只是她接着说了一句:“前面就快到园林了,那里的瓜果蔬木,奇珍甚多,娘娘想来必定喜欢的。”
  苏洛澈笑语晏晏:“那可不是,我就想着去那里看这些东西呢。”
  小叶很会骑马,她自由的驰骋进了树林,伸出长柄的钩子摘了一些苹果梨子一类,又看到有一种类似于葡萄的物种,也摘在手里,用后面的人拉着的大桶的清水洗净,一并的用鎏金的画着凤凰的小盆子献给了娘娘。
  苏洛漓定睛一看,这苹果梨子倒还是很新鲜的,只是“葡萄”虽然长得像葡萄,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而是一种被唤作“似桃”的树的果实,之所以叫做“似桃”,是因为这种果实很像葡萄,但是又不是。这种果实很是新奇。吃的人会因为它中间有麻痹的效果而感到晕眩。所以时常被用于箭头的麻药。
  苏洛澈一向喜爱吃葡萄,这次见了,更是欣喜不已,拿起数枚就据案大嚼,苏洛漓想不到这位姐姐还会如此的天真活泼,她并不想阻止苏洛澈吃,因为她希望苏洛澈能好好的睡一觉。她不想再和姐姐对答,姐姐只是一个天大的事情是马车顶脏了的人。
  “似桃”的口味是很清甜芳香的,但是本地的人都知道这种果子吃了会让人晕眩,所以没人会主动去尝试这种果实。但是据说“似桃”酿造的酒无比芳香甘美,俗称“一碗倒”,不少人会买这种酒在家中闲暇的时候喝上几口,据说虽然只能喝一碗,但是味道已经极为不错。
  苏洛澈吃了几枚葡萄之后连声对苏洛漓说:“妹妹,这果子味道真好,你也吃一点吗?”虽然她很喜欢吃,还是不忘妹妹,将其慷慨的推荐给了苏洛漓。
  苏洛漓笑道:“我不喜欢吃葡萄呢,我觉得有些酸,姐姐自己吃吧。”
  苏洛澈像是小孩子得了喜爱的糖果,不住的向自己的口中塞去,只是“似桃”的效果发挥得十分之快,虽说味道很是不错,但是催眠的效果就像味道一样的好。
  苏洛漓渐渐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朦胧的眼神也是一种美艳。她娇柔的说:“妹妹我好困,我想......”
  还没等苏洛澈说出我想睡了,她就已经支持不住沉沉睡去。苏洛漓看着她融融入睡的美丽脸庞,不由的有些羡慕她,可是为什么要羡慕她呢?他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罢了?可是什么都不懂又有什么不好,老子早就说过,养育人民的方法该是虚其心实其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只要能吃得饱饱足足就能够安稳的睡去,这样又谈何不好了?
  苏洛漓暗暗的自嘲,就是因为自己这么清醒,所以才看不到任何希望罢。苏洛漓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想了太多,就算是一代绝色玛丽莲梦露都会有这种的感慨,自己这么苦苦折磨自己又有什么用处。
  身边的苏洛澈软了下来,苏洛漓把她的头摆在自己的腿上枕着,这柔软的一头秀发美如黑瀑,皮肤白暂细腻犹如美玉,这样的尤物,怎么会不是东离第一美女?还有谁敢担当这种殊荣?苏洛漓虽然自己也是女子,还是不得不觉得她美。
  苏洛澈熟睡着,呼吸轻软,苏洛漓抱着苏洛澈,也不知不觉之间打了一个盹,在打盹的时候,她梦见了自己在一个美丽的宫殿中,离无渊陪着她四处游玩,告诉她这个宫殿已经是属于她的了,两人会快快乐乐的在这里生活。她在梦里是那么的开心,两人又是如此的融洽,亲密无间。
  只是凡是梦境,都会有醒来的一刻,在车窗突然被掀起的时候,苏洛漓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先是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皇上离无恨。
  离无恨的模样与别的兄弟的细致的花样美不同,他是很粗犷的感觉,虽说他的五官分开并不是很美,也不会像离无渊离无道那般精致,但是综合起来自有一种野性的感觉,确切的来说非常性感,身材非常的凹凸有致,那种带着肌肉的美感。苏洛漓不由得感叹,苏洛澈的确和他的外貌十分相称。
  离无渊曾经说过离无恨的娘亲来自西域,苏洛漓现在看到了离无恨的高鼻深目,才明白离无恨身上西域的血统是真实存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