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三十七章 准备启程

  很快就要启程前往烟花祭了,众人心中都是尤为高兴,有妻妾的带上妻妾,没有的单身的人,就期待着可以有艳遇,要是能和别的国家联姻,又可以加强自己国家的实力。
  东离的出行名册是这样的:
  皇上,皇后,离无渊,苏洛漓,离无道......谢无双,李芸.........
  离无渊带上苏洛漓其实是一件很会引起争议的事情,毕竟上次烟花祭,他就带的是刘氏,不过那个时候他和刘氏新婚燕尔,不能相提并论。可是这般聚会一般都是带上自己的大王妃的,这也是叫人众说纷纭的新闻事件。许多人推测这个深藏不露的苏洛漓其实手段极强,不但俘获了离无渊的心还赶走了柳妃气跑了刘氏。
  按理说这样的话离无渊更加要不带苏洛漓以此避嫌了,可是离无渊偏偏还带上了苏洛漓,还要作为自己最宠溺的妃子。况且据说苏洛漓的疤痕已然治好,完美的相貌和苏洛澈如出一辙。
  离无道作为王爷中羽翼渐丰却又深藏不露的角色,当然是会参加烟花祭的,只是他已然年方十七,居然还未娶妻,还要一个人单身出席烟花祭,这的确是一件很为有趣的事情,不少人会推断离无道会和西楼年方十七美艳无双的公主楼飘雪联姻,借此以得到西楼的帮助来攻下东离的政权,但是事实如何,没有人清楚。
  其中排名最后的谢无双是丞相,而李芸则是谢无双的伴侣,长相妖媚,喜欢用落梅妆和流泪妆来装扮自己,实在是一个妖冶的女子,很多人会迷恋她的美色,用巨大的相框裱起她的音容笑貌,日日对望不思茶饭,更有知情人说她的身体比柳如烟还要诱惑得多。
  谢无双为何能位及人臣,不仅仅是因为他能力超凡,还因为他有一个如此能干的妻子。他才能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成为东离赫赫有名的丞相。
  至于别的省略号略过的人呢,譬如说苏洛漓苏洛澈的父亲也就是国父苏翼,还有十几个王爷的名字,这里也就不再一一道来了。
  苏洛漓由于时常要应对多发的灾难蛊状况,时常被搞得手忙脚乱,身上也多了许多的伤口。她本来是不想参加烟花祭的,毕竟路途遥远,长路漫漫不知会发生什么突发的事件,只是来劝她的离无渊恳切的告诉她,这种事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才愿意出行。
  但是在出门之前,苏洛漓还是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毕竟这是一次长达一个星期的跋涉。其实苏洛漓已然算过,不过是两百公里的距离,只是这个时代还是较为落后,苏洛漓不得不乘坐那些用马作为动力的轿子逐步前进,她不由得怀念起曾经的波音七四七。从蓝天上呼啸而过,两百公里也就是一个小时的事情。
  不过,苏洛漓转念一想,既然是在四国的边界处云霞城这个老地方举行烟花祭的,途径西山城,夜雨城,落花城,这样一路她便可以看到不少有趣的风土人情,倒也算是郊游了一番,很是有趣。
  而且现在已然过了半个多月了,虽然刘氏已经不见踪迹,但是苏洛漓和离无渊的日子还是很愉快的,毕竟难得如此毫无隔膜的相聚。苏洛漓暗暗思询,说什么“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些话倒还是真的有点坑,毕竟两人要是真心相爱,就恨不得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日日相伴,要是可以的话,多一秒的相处都是心中的永恒,怎么会舍得不要哪一朝,哪一暮。
  就这么飞速的过着时间,灾难蛊让苏洛漓多了许多小磕小碰,幸好都还是不算是致命的。
  然后就到了出发前往烟花祭的时候了,苏洛漓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几套必要的衣服,当时和离无道买的头油和花粉,虽说她现在的素颜已经是美得倾国倾城,但是女人哪里有不珍惜自己的容貌的,自然是希望越美越好,永无止境。
  还带一些什么呢?苏洛漓心想,既然这次要见到自己的姐姐和父亲,当然要带一些出嫁时候的嫁妆吧,苏洛漓就翻了翻自己的首饰盒,只见有她母亲的遗物一块青碧的玉佩和一条同色的手链。
  玉佩实在是很大,带在苏洛漓的身上苏洛漓觉得不甚相衬,于是苏洛漓选择了把手链戴在身上,玉佩放在贴身的包里。毕竟是要和亲人见面的,不带一些信物怎么行?
  收拾好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之后,苏洛漓开始去做最重要的事情,她开始整理一些药草。有自己栽种的,也有离无渊为他移植的。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大桶里面,然后在大桶的周围摆上冰块,以此来维持植物的新鲜,当然必不可少的是云子树的汁液,观音木滴出来的水的收集,一节象牙木,龙血树的一节,以及其他的种种。
  苏洛漓收拾好了东西,刚好装满了一只小箱子和一只铁桶。苏洛漓觉得自己的东西还算挺多的,毕竟自己时常去旅游,衣服都是随到随买的,并不带许多行李。苏洛漓看看时间,已然是巳时,离出发的未时差两个时辰。
  苏洛漓顿觉无聊起来,毕竟东西不用她自己手提肩扛,只要随身携带一些必备物品就可以了,苏洛漓把首饰和花粉木梳一类放在随身携带的包里面,交给弯弯拿着。
  而这个时候的离无道自然由侍女收拾了东西,他许久没见过苏洛漓,心中很是挂念她,离无道在心底默默地猜想着苏洛漓的近况该是如何,只是苦思冥想,还是空空相思,不得其法。
  世界上最苦的事情,就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不能自拔。
  离无道又开始发起呆来,苏洛漓的殷殷笑意和娘亲的痛苦不堪在脑海中不断地回旋重复,他看着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感到无比的难过。
  娘亲为保护自己所受的苦,离无道又何尝是不知道,娘亲死去时难过的眼神,口中说着要离无道为她报仇的情形,离无道只要闭上眼睛回想,就是历历在目的清晰。
  可苏洛漓却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孤苦无依,茫然无措,她是如此的让离无道着迷,只因为她是这么的迷人,不是因为她长得有多美,而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
  这两个人中,如果要顺从一个舍弃另外一个,都是要让心头滴血的选择。
  离无道不愿自己陷入如此的纠结之中,只得错开不想此事罢了,他这些年来也算是略略有些招兵买马的成就,更是将丞相的妻子李芸认作了自己的干姐姐。美貌的李芸倒是很是喜欢他的,两人以姐弟相称。
  所以离无道不愿意再想,只是略略吃了一些午膳,他本来不是挑剔的人,对于午膳,也是适可而止,不会吃的过饱,况且一路上舟车劳顿,要是吃得太饱很容易就会引起肠胃的不适。
  与此同时离无渊正在用着午膳,他一直很讲究自己的衣食住行,他慢慢的吃着精美的食物。离无渊相信,自己只要吃得更多就可以获得更多的能量。
  离无渊决定带上苏洛漓,也是想跟苏洛漓能够有更好的相处得机会,不能被别的对龙脉虎视眈眈的人趁虚而入了。即使苏洛漓中了灾难蛊,也不就是一种小小的蛊术而已,有他在她身边时时保护,就算是有什么事,他也能从苏洛漓最后的口中听到关于龙脉的消息,要是把苏洛漓留在王府,要是自己出门的路上她出了什么纰漏,那么龙脉的消息就永远石沉海底了。
  所以离无渊一定要带上苏洛漓,倒不是他不注重面子,他是最注重面子的人,可是为了龙脉,他是可以放下面子的。
  至于圣上离无恨,则也是正在自行进膳,他正在思询此行的同时要不要见一面自己曾经忽视的苏洛漓,苏洛澈在他的反复盘问之下依旧还是对龙脉之时毫不知情,所以他有些担心是不是苏洛漓才是真正掌握了龙脉消息的人。
  离无恨是明白的,苏洛澈是一个毫无心机的人,孩子的面孔,成熟的身体,她不会欺骗自己。
  所以离无恨决定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接近一下苏洛漓,至于怎么入手,自然要通过自己的皇后——苏洛澈。
  离无恨当即叫身边的随从唤来苏洛澈,苏洛澈很快地就来到他的身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人。离无恨笑意盈盈的望着苏洛澈:“你很久没有和你的父亲和妹妹同行了,这次你和你的双胞胎妹妹坐一辆车,怎么样?”
  “好啊。”苏洛澈很直接地答应了。
  “嗯,到时候给你安排一辆大车,你和你妹妹一起坐吧,到时候你去跟她说一声。”离无恨平静的说。
  “嗯嗯,我一会就去找妹妹。”苏洛澈回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