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三十四章 会晤

  既然是忍无可忍了,是不是真的就要和刘氏对峙呢?转念一想,离无渊自己顶多只是说刘氏几句,又能将刘氏如何?离无渊清楚的明白,自己能成为呼风唤雨,手握雄狮的护国王爷,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刘氏。
  当今圣上其实很想除掉离无渊,但是毕竟是抢了他的位置,怕是人心不服,一直没有动手。离无渊依靠着刘氏才算站稳了脚跟。
  离无渊没有休掉刘氏的道理,就算她真的害死了苏洛漓,离无渊也只是能不理她罢了。毕竟苏洛漓不是真的一定有着龙脉的消息。所以他虽然爱苏洛漓,但是刘氏他也不愿意得罪,管教一个妃子,刘氏还是有权力的。
  所以离无渊有些踌躇了起来。
  苏洛漓见到问不出夏枝什么来,只是伸出手来解开了她的穴道:“这里留着你也没有用了,不如我给你一些盘缠,你趁刘氏还没发现你的叛变快快逃命吧,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毕竟这里隔墙有耳,刘氏的眼线还是很多的。”
  刚一解开夏枝的穴道,夏枝就全身颤抖,状如筛糠一样的跪倒在了地上抱住了苏洛漓的脚:“求娘娘保护我的性命,求娘娘不要让夏枝出去,我离开这里就会死的。刘氏会杀了我的。”
  夏枝想起刘氏以前处罚一个对她叛变的宫女,就是轻巧的捏碎了一个小瓶子,里面的丑恶的虫子沙沙的掉在地上,争先恐后的向那个侍女爬了过去,那个侍女万分挣扎,只是不得反抗,那些摇头晃脑的怪虫子径直钻进了她的皮肤,她的身体逐渐成了虫子的温床,腐烂而死。
  夏枝非常害怕,那个侍女的前车之鉴就摆在自己面前。她不愿意自己这么年纪轻轻就重蹈覆辙。她全身不住的发抖着,表示出她那种极度的恐惧。
  “不会有事的,不要想太多了。你就先暂且呆在我的房间里面吧,没有人敢在我的房间里当着我和王爷的面杀人的。”苏洛漓软声安慰着夏枝,她虽说知道夏枝此人吃里扒外,虽死犹荣,但是她如此的恳求自己,还是忍不住心软了。苏洛漓觉得自己真有趣,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个会同情别人的人,想来一定是受了以前的那个苏洛漓的影响,她现在其实是两个灵魂,一个身体。
  “是的吗?真的没有人敢在你们面前杀人吗?”非常平淡的声音从门口突然传来,苏洛漓看到门正在一寸寸的移开,一个打扮平凡,模样庄重的女子带着莫名的微笑站在门口。
  那个门口的女人,当然就是刘氏。苏洛漓和离无渊都不禁心中一凉,此人靠近这里,居然可以在两人都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到大门口,可见武功之强,轻功之优。苏洛漓默默地握住了离无渊的手,十指交错是冰凉的,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没有人会有十足十的把握。
  在这个情势危急的时刻,苏洛漓却不忘打招呼的福了一福,夏枝匆匆忙忙的站起来,颤抖的声音已经背叛了她自己:“娘娘万福。”
  刘氏的样子已然是清如水明如镜。到了这个时刻,对刘氏辩解已然没有用了,她手中握着一枚水晶球,在苏洛漓和离无渊面前轻轻扬起:“这枚水晶球是我最好的伙伴,刚才它告诉了我,我有一个很信任的婢女背叛了我,是不是真的?”
  夏枝不愿意看任何人,她全身颤抖,是不是她的生命就要在这个时候完结?夏枝不敢再想,也不敢再看任何人。她靠近着苏洛漓,想苏洛漓能够保护她,她什么都不要了被逐出王府都可以,她只希望能够委曲求全自己的一条命。
  “是的吗?那么娘娘来这里,可能是找错了地方,这里没有你的婢女,这里只有我的婢女。”苏洛漓故作镇定,挤出一个笑容。
  “是这样吗?”刘氏的目光望向夏枝,眼球中的神色变得温柔起来。这样定定的凝视了几十秒之后,苏洛漓第一个发现了事情的纰漏。
  夏枝的表情变得一无所知而又轻松愉快,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表情。这一定是最高超的催眠术!苏洛漓看着夏枝逐渐空白的脸庞,心中不由得对她有了一些担心。
  只见刘氏再度缓缓问了一句:“夏枝,你是我的婢女吗?”
  “我是娘娘的婢女。”夏枝很直接的回答。
  苏洛漓一时觉得大事不妙,夏枝马上就要跟着刘氏走了,只是她一向不谙催眠术,不知该如何破解的好。离无渊也是一阵的着急,两手交握的力度不由得变大了。毕竟处死了夏枝,说不定下一个就会轮到苏洛漓。
  “夏枝,你是不是对我不忠心?”刘氏继续问着。
  “是的,苏洛漓这个女人逼迫我说出你叫我做的事情,如果我不说,她就会杀了我。”夏枝像是回答与己无关的事情一样,用着平静的语调。
  “哦,你之前发誓过,如果你对我不忠心又该如何?”刘氏谆谆善诱的说,一步步将夏枝引导向死亡的悬崖。
  苏洛漓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应变起仓促,掏出袖中的短剑,在夏枝背后的一个一个穴位上扎了下去。
  但是夏枝仿佛恍然不觉疼痛,只是回答着刘氏的问题:“我之前发誓过,如果背叛娘娘,就要受蚂蚁噬心之苦。”
  苏洛漓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状况,她不过是轻轻在夏枝的背上点了一点,为了让夏枝醒醒神罢了,但是她却看到夏枝背后的穴位上明显流出不少鲜红的血液来,沾湿了她的衣服往下流,像是不会停止一样。这样下去,就算是刘氏不杀她,他也一样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苏洛漓大惊,只得掏出象牙木的粉末轻轻弹在夏枝背上,才算是止住了不停流出来的血。
  这个时候刘氏像是终于注意到苏洛漓一样,向苏洛漓望了一眼,但是又重新把目光收回到夏枝身上。
  苏洛漓浑身抖动了一下,怎么会有人的眼睛是如此精光四射的眸子!她只是看了一眼,都险些魂为之夺,魄为之散。她马上明白为什么夏枝会如此的不受控制的走上前去,刘氏简直就是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可是她以前见过刘氏,她最最不明白的就是刘氏怎么把自己的能力隐藏得如此只好?
  身边的离无渊也不明白,原来刘氏会是这么的一个人。他与她同床共枕如此之久,看来都不过是同床异梦罢了。
  只见刘氏掏出一只小瓶子,在手中捏碎,一些小小的昆虫掉落出来,纷纷向夏枝的皮肤上爬去。
  苏洛漓一时觉得骇然,以她见识之广,居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昆虫,虽然类似于蚂蚁,但是绝对不会是,触角长长,不住的带着汹汹的气势。苏洛漓刚想冲上前去制止那种昆虫的进发,只是那些昆虫去势极快,苏洛漓发出几枚小针,将数只全都钉死在地板上,只见那些小虫拼命挣脱,却又由一只扯破成了两只,又极快的爬了出来。
  苏洛漓真的被这种虫子震慑到,她从未见过分身可以如此之快的虫子。这个时候她依稀听见了刘氏的一声冷笑。
  离无渊也是伸手在怀中,捏出一大把黄色粉末,铺天盖地的洒向那些虫子的范围。那些虫子吃痛,纷纷跌落了。空气中一时弥漫着说不出的药材味道,这种粉末是刘氏调配了给他驱虫之用,现在他却用来驱逐刘氏的虫子。
  刘氏只是愤怒的看着离无渊,她真想不到这个人会阻止她的行为,用自己给的粉末。
  刘氏再度拿出一撮粉末像那个地方扬起来,像是只有一个瞬间,虫子们全都恢复了活力,不再缓慢的在地上蠕蠕爬行,而是张开了双翼,全都迅速的钻进了夏枝的皮肤里面。
  夏枝的表情从茫然无知变成了极度的痛苦,可以看到小虫钻进她的血管导致的手臂上肿起的鼓包。她捧著心在地上不住翻滚。
  苏洛漓大惊,用一根观音木的棍子敲开了夏枝的嘴,将收集来的观音木的护心的汁液灌进夏枝口中。
  夏枝全身不住的抖动起来,身上有一团团的包开始流动。
  在那些包越来越多的时候,苏洛漓用短剑挑开了夏枝的皮肤,只见除了心口一小处地方别的肌肉都被吞噬殆尽,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夏枝眼见是不活了。
  完成了惩戒夏枝的动作,刘氏不再催眠她,转头来望向离无渊。对此情此景,刘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养的这些小虫子,还算有用吧?”
  被这种彪悍无匹的虫子吓到的离无渊和苏洛漓都是无言以对。苏洛漓很是害怕她会用这些虫子来招呼自己,所以倒是略略退了一步。离无渊也依旧抓着苏洛漓的手,轻轻摇了摇,示意她不要害怕。
  只是刘氏看出了苏洛漓的想法,笑着说:“这个婢女之前答应了我不能背叛我,否则就会蚂蚁噬心而死。我取了她手指上的血来喂养这些蚂蚁,所以这些蚂蚁只攻击她一个人。况且,背叛我的后果,她不是不知道的。”
  苏洛漓知道她的意思是自己不会受到这种虫子的侵扰,毕竟离无渊也在这里,她也会有些许的投鼠忌器。
  苏洛漓只得回答:“娘娘本领高强,造出的蚂蚁简直是人间奇迹。”
  刘氏笑了一下,像是很受用苏洛漓的话:“你也很不错啊,能知道龙宫圣水这种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