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三十三章 和盘托出

  夏枝眼睁睁的看着脸变那团不停晃动着的棕色腥臭物体,就在自己面前不住的晃动。夏枝真是被吓得花容失色,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无奈被点了穴道,逃跑也无法,只得不住的叫道:“求娘娘饶命,放下这根棍子才好说话啊。”
  苏洛漓是铁了心要从夏枝口中问出她幕后的人,到底是不是和自己内心的人相吻合。
  苏洛漓知道夏枝是害怕观音木上的药膏滴下来,所以更是挑衅的在夏枝身边晃动那根木棍,像是随时都可以把这些膏药抹上夏枝的脸:“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你这种背叛主人的人,还配讲条件?你快说,我数三声,你再不说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我就把这种膏药涂上你整张脸,你怕不怕?”
  夏枝只是吓得全身颤抖,不住地说:“我说,我说。”
  苏洛漓不愿再听她啰嗦,只是说了一句:“三!”
  “指使我来的人是......”夏枝急急的说。
  “二!”苏洛漓毫不容情的说着。
  “是刘氏,就是王爷的原配。”夏枝生怕自己的小命就从此葬送在苏洛漓手上,她明白这种膏药的厉害,也明白苏洛漓的讲得出做得到,只得急急的说着。
  “呵,果真不出我所料。”苏洛漓知道自己的预料对了,仔细的盘问着夏枝:“她指使你做了那些事?你一一给我说来,我可以放过你不死。”
  “是这样的,我本来是服侍刘氏已久的婢女,但是王爷极少临幸刘氏,而是时常在外花天酒地,所以刘氏生活极为寂寞。直到王爷迎娶了柳妃,又是时常在柳妃那里过夜,总之就是不亲近,于是刘氏便把我派了去柳妃身边作眼线.......”
  苏洛漓把粘着药膏的观音木移开了夏枝的脸颊。
  "这跟我想得相似。"苏洛漓慢慢的说:“你继续说下去吧。”
  一旁静静守候的离无渊也渐渐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他早知刘氏心理有些奇怪,只是一直没有想过去了解她。
  “多谢娘娘恩典。”不用贴着那一块可怕东西的夏枝喜不自胜,不由自主的说道。
  “别啰嗦,继续讲。把你曾经做的所有对我不利的事情都讲出来。”苏洛漓还是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夏枝。本来是在蜷着睡觉的雪花似乎也感到其中的气氛不太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望着苏洛漓喵喵了几声。
  苏洛漓对着雪花笑了一下,雪花就走过来靠在苏洛漓的脚上摩擦,只是苏洛漓忙于盘问夏枝,雪花见到主人不理自己,只得在苏洛漓的脚上入睡了。
  夏枝继续慢慢的说着:“我做了柳妃的眼线,柳妃本来是青楼女子,只懂得阿谀奉承王爷,对我们这些服侍她的婢女,一向是很颐指气使,但是刘氏一定叫我呆在柳妃身边,还要装作忠心耿耿的样子。我只得照做了,柳妃很是讨厌你,她总觉得王爷是只该属于她自己的,所以之前她找来人推了你下河,只是娘娘你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被人救了起来。刘氏得知此事,知道柳妃定会郁郁不乐,于是叫我像柳妃献计,用毒药杀害你。只是不料娘娘你恰巧醒来,发现了我们的......”
  夏枝说到这里,只是讲久了有些口干舌燥,她只是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着:“发现了我们的阴谋,刚好王爷赶到,却将我赏赐了给你做婢女,刘氏说这样也好,先由的你们两个争斗一场。”
  讲到这里,苏洛漓已然明白刘氏的机心,无非便是想鹬蚌相争,她这个渔翁得利罢了。柳妃虽说心比天高,但是还是落得命比纸薄。两人之间必须有一人牺牲的话,苏洛漓还是不愿意自己牺牲了。
  一旁静静听着的离无渊也明白了刘氏的意思,他不知道这么隐忍的刘氏居然还有这般心机,刘氏如此明白一山不能容二虎的道理。离无渊不由得耻笑自己愚蠢,自己怎么会如此对刘氏有偏见,死心塌地的就认为别人木讷不解风情,可是不解风情终究是不解风情,离无渊怎么会蠢到怎么能擅自对她的智慧进行怀疑。
  想到这里,离无渊不由得推门进了去,想仔细的继续听两人的谈话。
  “离无渊。”“王爷。”前一句是苏洛漓平静的说得,后一句是夏枝弱弱说的。
  离无渊看看两人,走到苏洛漓的身边停住了脚步,两人一起望向夏枝。
  夏枝更是害怕,她知道这个王爷一向严厉,她不由得对自己的命运担心起来,漓妃和王爷寂然不会放过她,还有刘氏,自己如此的背叛了她,她又当如何对待自己?是不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黑黑听到自己熟悉的音节,不凑巧的叫了起来:“离无渊,大傻瓜,离无渊,大傻瓜。”
  两人不由得相对讪笑,房间里阴暗逼迫的情绪不由得缓了一缓。
  夏枝只恨自己没有学得半点武艺,这个时刻正是逃跑的好时机,可是被点了穴位的自己无论怎么暗暗挣脱还是无济于事。只得空空除了满额冰凉的汗,风一吹,就有些晕眩。
  苏洛漓冰雪聪明,看夏枝的样子就知她在用力挣扎,她笑着走过来举起了手中的观音木:“我劝你还是不要傻的好,我这种独家的佛手点穴法就算是功力深湛的人也难以逃脱,何况你这种什么武艺都不会的人,你即使逃了出去,外面我们的眼线还少吗?你现在说了这么多资料,已经算是背叛了刘氏。如果你现在这么贸贸然的跑了出去,到时候你无论落在我手里,还是刘氏手里你都注定是死路一条。”
  苏洛漓接着说:“夏枝你想清楚,但是如果你不乖乖的和我合作,我就会把这些药涂在你脸上,我知道你偷偷在碗里放的东西是什么毒物,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龙宫圣水,无色无味无臭,只要沾上一点皮肤,就会立马腐烂见骨,只要吃一点点在肚子里,就会肠穿肚破。你可能不知道这种东西的恐怖,不过没关系,我在你脸上涂一点点你就知道了。”
  苏洛漓再度把观音木移近了夏枝的脸庞,夏枝知道了这种东西的毒性之后,瞳孔瞬间放大了:“娘娘饶命,我一定什么都从实招来。”
  苏洛漓握着的观音木再度停止在空中:“说。”
  “因为柳妃恣意妄为的缘故,刘氏早就看她不顺眼,找了机会,就将她逐出宫中去,于是柳妃就被刘氏铲除了,刘氏一直觉得你不会吸引王爷,但是自从你脸上伤疤日渐愈合,她又担心王爷受了你的迷惑,刘氏说只要再杀掉你,王爷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离无渊心底震荡了一下,他想不到自己的王妃居然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刘氏,这样对待与他有情的女子,就以为这样自己会回到她的身边。离无渊还记得刚认识刘氏的时候,她就是那种清高孤雁的感觉,他讨好刘氏,只因她的父亲,是大将军,而且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而偏偏刘氏还真的就愿意了嫁给他,那些兵权就到了离无渊的手中。但是刘氏实在是一个无法爱的女人,她全身都对人保持着清洁的距离。离无渊不知道刘氏是否爱自己,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不会爱刘氏。
  况且圆房已久,刘氏也没有生出一儿半女,和她这种人呆在一起是索然无味的,所以离无渊选择了性感撩人的柳妃。知道龙脉的消息之后,他又迎娶了苏洛漓。
  只是柳妃这种小肚鸡肠的人不明白这个脸上有疤的恐怖女子怎么就一时能与她平起平坐,女人的嫉妒心一向是可以杀人的。所以她派人来杀苏洛漓,只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也被赶出了王府,从高高在上的王妃流落红尘。
  “然后呢?刘氏就用了龙宫圣水来杀我对吗?她到底是什么身份?”苏洛漓慢慢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刘氏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她的母亲早亡,父亲却从不花天酒地,只得她一个女儿。”夏枝真切的回答。
  “是吗?一个大将军的女儿会有龙宫圣水?你再想想。”苏洛漓诱导的询问着。
  “哦,对了,将军之前在海边有一座房子,他每年都要去那里小住一阵。还会带上刘氏,只是刘氏婚嫁之后,将军就在一场战争中死亡,尸骨无存。”夏枝讲出自己所有知道的东西来。
  苏洛漓一番沉思,算是大抵对这个刘氏有了一些了解。一旁的离无渊没有插嘴,也是对这些他不太熟悉的事情知道了大概。离无渊只想去找刘氏去谈判一番,但是念在自己的兵权由她所带来,况且自己对刘氏实在是冷落。可是这次刘氏居然差点害死了拥有龙脉消息的苏洛漓,这次算不算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