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十九章 再去花圃

  潮水一LangLang的涌来,就像永远不会停止般。Lang潮夹杂着无数的泡沫在呼啸着......
  最终,Lang潮平息了冲击海岸的脚步,慢慢的停滞下来......
  春肖帐暖,烛影摇红。
  两人带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苏洛漓不再有梦,她是多么的快乐,自己又回到了爱人的身边。虽然她不会忘记离无渊曾经打了她一个耳光。真是泄气的想法,在这个时刻,还要多说些什么?身边就是成熟的挚爱的人的身体。
  苏洛漓紧紧抱住离无渊,枕在他的手臂上,她就喜欢这样依靠着离无渊,玉枕丝被还不如爱人的手臂和提问,她深深闻着离无渊,那种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是分外迷人的,其实说白了为什么会有男女之欢,都是体内激素的驱使。苏洛漓一向明白,人从来都不是特别的,虽然人总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还不是受着太多冥冥天定的事情控制。
  伏在爱人身上的这一觉注定是融融的。苏洛漓客居柳如烟的家中,还不是会时刻恐惧不相识的人进来自己的房间,苏洛漓其实内心是很害怕孤单的人,她虽然很骄傲,但是没人陪伴的日子是如此难熬。柳如烟要在晚上工作,空荡荡的整个庭院都只有她一个。苏洛漓无法接受,一个人抱着枕头怎么能熬到天明?对于一个无事的人来说,夜晚实在太长太长了。周邦彦都早已说过:“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可是苏洛漓既然要出走,就要付出代价。她想逃脱一个牢笼,就不免投入第二股,天下从来都没有免费的午餐。苏洛漓明白自己所做的,也知道自己做的没有错。这就够了。
  身边的俊秀挺拔的男子在熟睡着,用最放松的姿势,依稀在梦里可以听见男子微微打鼾,苏洛漓也安稳的睡着,这种踏实的感觉是如此的好。
  直到苏洛漓醒来的时候,她赤裸的身体已经被离无渊的手亵玩着,这个时候已经是白天了,阳光透过窗纸明媚的照着。苏洛漓睁开眼睛用迷惑的眼光看看离无渊,离无渊已经在蓄势待发了。
  苏洛漓扯过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她刚刚从睡梦中回到现实世界,她不许离无渊继续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但是离无渊不理,他强行掀开苏洛漓的被子,目的不言而喻。
  离无渊整个赤裸的灼热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苏洛漓身上,有一种迫切的吸引力。他伸出手去挂挂苏洛漓的鼻子。“昨晚你一直睡在我的手臂上,我的手臂都被你压得发麻了,你说你这么坏,该不该罚。”
  苏洛漓面带娇羞的嗔怒道:“不该,就是不该。”
  “本王就是要惩罚你这个不听话的妃子。谁叫你不听我的话到处乱跑的?”离无渊再一次强势的占有了苏洛漓。
  慢慢的,苏洛漓开始配合着离无渊的动作,两人沉醉在器官的终极的享受之中。至于之前的恨意,互相早已原谅。
  苏洛漓一次次的要着离无渊,XY就像食欲,一时以为自己已经永远吃饱,不知道休息少许就可以重头再来。这种不住的配合和接触摩擦,亲密到可以合二为一。
  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契合快感中。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的澎湃爆炸。
  直到两人都不能再动疲倦得躺下的时候,时针不知道拨去了哪里。两人只是依偎着互相交谈。苏洛漓突然想到杜拉斯的《情人》,那个白人女子不住的恳求他的中国性伙伴,再来再来。和我再来。
  那种赤裸裸的和爱的对抗和追求。性一向是多么让人满足的东西,杜拉斯说过,如果她不是作家,她就是妓女。
  苏洛漓突然庆幸,这个安然躺在身边的人不是她的情人,是他合法的丈夫。自己可以做一个孩子,需索无度,不会招人怀疑诟骂。离无渊是如此真实地如此蛮横霸道的人,恨不得把自己的灵魂一起嚼碎了吞下,这样就可以永远的拥有自己。
  离无渊看着苏洛漓沉思的面庞,微笑。她终于回到了自己身边,臣服在自己身下。多么光荣多么完美的征服,他爱苏洛漓,也一样的爱江山,他想二者兼得,应该不会被算作是齐人之福。
  离无渊其实很想问苏洛漓龙脉的消息,可是不想破坏这一刻完美的气氛。所以他们只是紧密的拥着。直到双双起床,苏洛漓服侍离无渊穿好衣服,离无渊对着铜镜照照,只怕古灵精怪的苏洛漓故技重施,给自己添上了两撇傻傻的小胡子。
  只待两人收拾完毕,离无道笑着说:“要不要去看看你的花圃。”离无渊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像是准备标榜自己。
  苏洛漓不知离无渊又在耍什么花招,但是她当仁不让的回答道:“看就看,谁怕谁。”
  离无渊自然地牵着苏洛漓的手,带着她向花圃的方向走过去。苏洛漓发现花圃自己离开了一时,已然变得千红万紫,各种树木都长高了,还增添了一些别的奇异的物种,其中就有苏洛漓百寻不到的云子树,云子树是稀有的树种,汁液外敷可以去除疤痕,内服可以解一切毒物。苏洛漓种下的植物只不过能暂时的提升能力,但是云子树则是真的可以治标。
  所以苏洛漓一见云子树,就飞奔而去,抱住了这棵树。掩饰不住心中欣喜地神情:“王爷,这棵树你是怎么弄来的?”
  “不要叫我王爷了,叫我无渊就好。这棵树是我托花匠花了重金在异域采购的。”离无渊眼中还是有不少的自傲的神色。他不愿自己落后于离无道,他每次听到苏洛漓叫离无道心中就有气,他不愿意自己跟苏洛漓的关系还不如离无道,离无道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所以离无渊花了重金讨好苏洛漓,只为了治好她脸上的伤疤,他就花了黄金万两买回一颗云子树,毕竟汁液要随用随涂,还请来了当地的花匠来栽培这棵树。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苏洛漓的笑容。
  苏洛漓抱住离无渊,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无渊,这棵树我真喜欢。”
  “我还为你栽了别的树呢?你怎么不一起看看?”离无渊带着笑容看着苏洛漓。他喜欢这个女子主动亲近自己。
  苏洛漓伸出纤指点着那些树木:“龙血树,象牙树,观音木......”这些树木都是少见的,制药的时候增添这些会有奇效。龙血树对受伤失血的人有强烈的挽救功能,而象牙树则是很好的生肌材料,观音木会滴水出来,喝了观音木滴出来的水能够护住心脉,即使是中了彪悍的剧毒,也可以保证一时的生命。
  苏洛漓一时极为高兴,她很快的发现,有了云子树和这些物种,再加上她自己种的材料,她马上就可以调出一种能祛除脸上的疤痕的方子。能消除自己的丑恶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她马上跟离无渊说:“无渊,我想调一些药。你是先行回去还是跟我一起?”
  离无渊想到还有烟花祭的事情并未编排好,便是缓缓的说:“要不我就先回去好了,我还有些公务,你就在这里玩耍吧,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不离开这里。”
  苏洛漓一时无语,这个离无渊怎么对自己这么不信任,当然苏洛漓还是直接的说:“洛漓明白,说话自当一言九鼎。”
  离无渊看看她点了点头,笑着离去了。
  苏洛漓也动手调配起药方来。她叫了一声:“夏枝。”
  夏枝迅速的出现了:“奴婢在,不知娘娘有何吩咐?”
  “去帮我取两只小碗来。”苏洛漓开心的吩咐着。
  夏枝不知苏洛漓为何如此高兴,但是她作为下人,当然要听主子的吩咐,“是,娘娘。”
  夏枝迅速地为苏洛漓拿来了两只小碗。
  苏洛漓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剑,在云子树不粗的树干上,轻轻地划了一道口子,很快就有汁液从饱满的树干里溢了出来。苏洛漓叫夏枝乖乖的用小碗接着,将两个小碗都接满。自己则走了去采了一些她种的草药,在一旁的湖里面洗干净。
  几片草药洗干净之后,苏洛漓回到原处,用短剑磨下一些象牙树的粉末,倒在夏枝手中捧着的碗里。再将剩余的一点涂抹在云子树的裂口上。云子树的裂口迅速的愈合了。夏枝一时惊诧得无言以对,虽然漓妃时常给她看见一些让人惊奇的行为,但是这次还是大大的震惊了夏枝。夏枝从没见过有一种粉末可以止住伤口如此之快,虽然这只是树木的伤口,但是想来人要是出血了用这种药材止血的功效也是一样。
  苏洛漓带着草药叫夏枝捧着碗回去了。云子树的汁液有些腥甜的味道,不好闻,不过夏枝也不排斥这种味道,她只是觉得十分好奇,到底娘娘要用这个来做什么呢?
  苏洛漓和夏枝回到了厢房,苏洛漓挥手示意夏枝出去,夏枝此时充满了好奇,哪里愿意出去。只是主命不可违,只好站在窗户后面,用手指头沾湿了窗纸向里面看。苏洛漓何尝不知道夏枝玩的这种小把戏,只是微微一笑不作理会。
  苏洛漓将采摘到的叶片分别放入两个碗中。一只碗中放了药物静置,另外抽出一截观音木,用短剑把它划成木棒的形状,开始研磨另一只碗中的物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