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十五章 旧情人相见

  离无渊深深地有些难过,他掏出身上的银票塞到柳如烟下垂着捏着沾湿的汗巾的手中:“你拿了这些钱,就别做这般抛头露面的营生了吧。好好购置几处宅院收租的好。”
  “不用了,我不需要这些钱,我是现在最红的妓女,我自己可以赚回来,况且,不抛头露面,我又该做什么?黄卷青灯?茹素礼佛?我柳如烟从来都不是过这种日子的人。”柳如烟知道回到王府无望,离无渊要用钱来解决这种事情,就证明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然走到尽头了。那又何苦不痛痛快快放手?
  “你就拿着好不好?这多少只是我的一点心意。”离无渊坚持着把钱往她手中塞去。他既然决心了要用钱来解决这件事情,就不会让他再生枝节。他的确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和面前这个女子共度,这是两人的最好年华,既然她已无法在王府内留下去,叫她丰厚的离开并不是不好的事情。
  “你倒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我跟你这么久也享尽了富贵荣华,这下离开了王府,我也并不自怨自艾,我是可以靠自己的。”柳如烟很是坚强的说。
  “就算是我亏欠你的,请你收下好吗?”离无渊变得十分坚持。
  柳如烟拗不过离无渊,只得收下钱来,塞进贴身的衣兜,这些钱还是有很多用的,毕竟只有脏的人,没有脏的钱。
  “苏洛漓现在住在我的府上,你想来看她随时可以来,还有......”柳如烟挽起手臂,手臂光洁如玉:“我根本没有染上什么病。”
  离无渊木然的点点头。他一早知道柳如烟没病这个事实,只是刘氏出了面,他也无力说什么,再者柳如烟这段时间太过于放肆,总是目中无人,还差点害死龙脉的拥有者苏洛漓,他也不想柳如烟久留。
  柳如烟见他没什么反应,知道他知道刘氏赶走自己这回事。只是离无渊已经不再宠幸她了,自己再是如何说也是无用,只得露出经常对离无渊的笑容:“那王爷走好,我不送了。”
  离无渊听见柳如烟叫自己走,看这个笑容如此熟悉,也不忍有些心酸。但是心酸总归是心酸,他办成了事情,还是要走的。“那我先走了。”离无渊不想久留,他怕自己也会心软,这不是心软的时刻。
  柳妃待离无渊出去,走上前去掩了门,伏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瘦弱的肩胛骨一耸一耸的,她是一个悲情的女子。
  陶染正在邀月楼的门外等待离无渊,无聊的他开始想着苏洛漓的绰约风姿,直到离无渊到了他面前都还是傻傻的发愣,离无渊叫了陶染几次,只是陶染依旧是不应,离无道只得大声地叫,陶染终究如梦初醒了。
  离无渊开玩笑一般说:“你这是在思念那位美女呢?这么入神。”
  陶染被戳中心事,只是不断推说:“没有没有。”
  “喜欢上什么美女,你就先说,本王为你先下了聘礼,等本王的大计一旦完成,你就迎娶她。”离无渊是认真的。
  陶染只能无奈的笑笑:“回王爷。我真的还没有喜欢的女子。”
  离无渊笑笑,两人一并走在繁华的路上,但是迎面走来的人中,他却狭路相逢上了一个他不喜欢的人——离无道。
  离无道看到哥哥身边的人实在眼熟,只是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只得作罢。毕竟主要的事情还是要跟哥哥说苏洛漓的事情。
  离无道一向好脾气的笑笑:“哥哥,我找你有些事情。”
  离无渊略带讽刺的说:“不知道弟弟想找我什么?问我苏洛漓在哪里?”
  “哥哥不要这么说,我们借一步讲话好吗?”离无道诚恳的说。“要不就去你那里吧。”
  离无道笑着点了点头。离无道语气中的诚恳,让离无渊觉得可信。
  陶染先回去了,两人到了离无道的王府。离无道开门见山的说:“哥哥,现在洛漓姐姐时常和我一起玩......”
  “哼。”离无渊这个表示不满的语气词生硬的斩开了离无道还没说完的话。“我知道。”
  “哥哥,你先听我说完。”离无道只得这样说。
  “嗯。”离无渊是没必要动这个气的,他有点后悔自己的吃醋。毕竟女人该如衣服,怎么这么着紧的放在心上?
  “洛漓姐姐心里其实很想念你,她想和你再相见,但是她放不下面子。”离无道慢慢的说着,把自己心爱的女子向别人的方向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他爱苏洛漓,所以他愿意为苏洛漓痛苦。而且苏洛漓还事关龙脉,虽然离无道对龙脉的竞争之心日渐淡薄,但还是有的。
  离无渊装作有些诧异,心中还是欣喜的,毕竟人最快乐的就是发现自己爱的人也爱着自己。他不禁想着苏洛漓的种种好处来,可是出于面子,他却装作无事的说:“她想念我就该来找我,为什么还要跟你一起厮混?”
  离无道有些心痛,毕竟这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却被冠上“厮混”二字。但是这是他有求于离无渊,所以只得伏低做小:“我和洛漓姐姐只是好友关系罢了,洛漓姐姐总是跟我说她挂念着你,所以我想请你去找她。”
  “呵呵。”离无渊冷笑:“她自己跑出门去,腿长在她身上,我总不能去求她回来,这样的话,我堂堂一个王爷,我成何体统?”
  “哥哥这样好不好?我让你抓住我,你可以把我做人质叫苏洛漓回去,这样你们两个都没损失了?”离无道是有心撮合他们,不然他也不会出此下策。他这样低声下气实在是有违自己的本性,他本来接近苏洛漓只是为了龙脉,只是和苏洛漓相处得久了,不由得爱上她。
  离无渊笑起来:“这个主意好。”他其实是很开心苏洛漓能回来自己的身边的,只是生性隐忍不发罢了。况且自己的面子还是要的。绑了离无道作为人质还能长长自己威风。
  离无道想起自己的母亲,那个一直隐忍的女人,最后被下毒害死,即使自己得不到龙脉也好,也一定要手刃仇人,为母亲报仇。
  两人开始商议周详的计划该如何擒住离无道令苏洛漓回来七王府。
  而这个时候苏洛漓正在和自己新买的宠物玩耍着,她给两只小动物都起了名字,叫猫儿雪花,叫八哥黑黑。她正在教着黑黑说话,她先是教了自己的名字:“苏——洛——漓”
  黑黑愣着毛看她,却是怎么逗怎么也不说话。
  苏洛漓锲而不舍的一直说着“苏——洛——漓”
  黑黑依旧是不理他,苏洛漓有点扫兴,但是她还是一直坚持,想黑黑快学会说话。
  终于,黑黑没说话,雪花倒是扑了上来用伸出爪子,小爪子直接冲了上去挠黑黑的笼子。想来雪花肯定是把黑黑当成了美味的食物对待了,想抓住黑黑改善一下伙食。
  黑黑一时受了惊,在狭小的笼子里不住的扑起翅膀来,一时情急的黑黑居然说出了话来:“猪——若——宜”
  喝退了雪花。苏洛漓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只黑黑实在是太可爱了。名字被他说得这么好笑。苏洛漓觉得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就不再穷追猛打,就把把黑黑挂好,挂到雪花碰不到的地方。
  苏洛漓抱起雪花。坐在长凳子上,慢慢的抚摸着雪花柔顺的毛毛。雪花舒服的猫猫着,蓝色像水晶一样的眼睛眯起来了。苏洛漓突然觉得安定,这只小猫和小鸟给她带来了许多生气。就算是没有离无渊的日子,苏洛漓也可以安然度过。离无道,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世界去,苏洛漓不是他爱慕的好对象。
  该怎么推去离无道的陪伴呢?像是有些过河拆桥了,但是苏洛漓必须这么做,这是为了离无道好。
  苏洛漓突然想起前世很多人服食迷幻药以获得片刻的欢愉,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但是那些服食的人却十分自得其乐,用针管注射到自己的血液中狂欢。苏洛漓有些好笑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这里没有什么迷幻药吸食,这个世界较为真实可以触摸。黑黑在高处叫着自己的名字猪若宜,怀里的雪花又想跳起来抓黑黑,只是再度被苏洛漓阻止。雪花只好睁着圆圆的蓝色眼睛望着苏洛漓,一副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不给自己抓一只鸟解馋的样子。
  苏洛漓摸一摸雪花:“雪花,你们是朋友,知道吗?不能抓黑黑。”
  雪花似懂非懂的喵喵了两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