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二十一章 寻找

  苏洛漓好生休息了一阵,加上离无道时常来探她,为她带来煲好的鸡汤和煎好的她自己调配的药,她的身体倒是恢复得很快,毕竟是时常出门散心心情愉悦的缘故。而且她对于医理的精通也绝不亚于太医,毕竟她前世就是医科大学的正牌毕业生。这辈子又苦读了医理书。
  想起自己曾经攻读的专业,苏洛漓觉得还是有些讽刺的,自己学的是行医救人,悬壶济世的情怀,却干的是杀人放火,还不是劫富济贫那种勾当。虽说医生的医德现在日渐没落,却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苏洛漓做杀手的工作,属于他们的组织。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是一个杀手,小隐隐于世,中隐隐于野,大隐隐于朝。她由优秀的医科大学毕业生的身份掩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况且自从她出道之后,就没有人活着走出过她的追杀。所有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除了组织,都已经死了。
  可是,最终找她索命的,不是她杀死的人,却是她最信任的好友。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苏洛漓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时候离无渊也知道了苏洛漓逃跑的事情,他来到苏洛漓的厢房,激动地呵斥着夏枝:“叫你好生看管好娘娘,你怎么让娘娘跑了?”
  夏枝那个时候并不在苏洛漓的寝宫,但是这个真相不能告诉离无渊,夏枝只得不住分辨:“奴婢真是不知,娘娘武功高强,奴婢只是小憩了一会,抬头就已经不见娘娘了。”
  离无渊不禁冷笑:“她武功纵使高强,这时身受重伤,要不是你没有阻拦她,她怎么能出的去?”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奴婢真的不知情。”夏枝连忙下跪磕头,被离无道吓得面如金纸,只怕这个王爷动了真气发泄在自己身上,一下就要了自己的小命。
  离无渊看着夏枝的样子,倒是相信了她果真不之情。他派出去寻找苏洛漓的人也没什么结果。坐在苏洛漓的厢房里,苏洛漓的东西倒是收拾得很是齐整,床头柜上的化妆物件排着小队,床上的被褥也是整齐的,柜子里的衣物倒是少了几件,抬头看看,自己扔坏的折扇还挂着,上次看到的泥阿福面具却被带走了。
  离无渊坐在苏洛漓的床边,床单像是还带着苏洛漓的气息,那种略带温柔又很倔强的气息。东西都还在,可是这个主人已经不在了。
  离无渊展开那把被他摔坏的折扇,破损处已经被粘好了,那清晰地“送给七王爷”还历历在目。粘补的技术很好,几乎不见痕迹。只是就算是补得再好,曾经的破损也是不可磨灭的伤疤。离无渊收起了扇子。扇子犹在,这一切都像是苏洛漓很快就会回来,只是她,到底去了哪儿呢?
  于是离无渊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叫弯弯月月先退下。离无渊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左敲了两下,右敲了三下。离无渊面前的地砖突然向一边移了过去,一条幽暗狭长的地道出现在离无渊眼前。
  离无渊的表情有些悲伤,他顺着长长的楼梯走了下去,按下两个按钮,一时上面的石板已然闭合了,像是从未开启过,楼道的灯火整齐划一的逐渐燃起。离无渊深入了底下的世界。
  地下的世界,却是一个很庞大的地下古城。这据说是一处皇帝的陵墓,离无渊的房间里,就有其中的一个入口。离无渊的娘亲那一族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在这个古城上面修建了自己的王府。
  离无渊的娘亲死去的时候,离无渊还是一个小孩子,他还记得娘亲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这个秘密:“我儿无渊,你是太子,娘亲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秘密的地道,如果以后有了什么灾祸,你可以到这里避难。”
  只是当年的太子并没有成为如今的圣上,皇上是离无恨,不是离无渊。
  离无恨一直是一个很自卑的人,他娘亲是外族的女人,当年皇上一见她美貌,攻破了她的国家,就把她作为了自己的宠妃。只是她成为皇上的妃子之后七个月就诞下了离无恨,所以他一直是被人流言蜚语的对象。
  可是他居然成了皇上。
  离无渊所有的眼线,以及亲信,都是在这里暗中训练的。
  为了寻找亲爱的苏洛漓,他总不能太惊动别的人,毕竟妃子逃跑是很严重的罪名,他只能暂且压下这件事,说是苏洛漓染了重疾卧床休息。所以他不能自己抛头露面的寻找苏洛漓,他只能派出自己暗中训练的眼线。他不愿意失去这个可爱的妃子。是他的错,他要带苏洛漓回家。
  整个地下的城市是如此的安静,离无渊深知这里的地图,他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座瀑布。穿过瀑布,就是一个小小的城市,那里长着喜阴的植物,中间流动着一条小河,河水清冽,可以直接煮茶。
  离无渊来到一间小小的竹房子面前,慢慢地敲了三下门。
  门里面传来快速的三下敲门的回应,离无渊慢慢的敲了两下,又迅速地敲了三下。
  门迅速地打开了。一个有些佝偻的老人家为他开了门,老人家虽然看起来年纪很大,但是一双手的骨节很粗,很明显在外功上有着深厚的造诣。他虽然年纪大,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明亮有神的。
  “王爷来这里,是要找谁呢?先印一个指印。”老人家端着一盘红泥,旁边是一张宣纸。
  这种印指印的方式是离无渊发明的,毕竟自己的相貌和他的许多兄弟都极为相似,而指印却是人人不同的,有人是弓,有人是斗,于是他嘱咐老人必须熟记自己的指印,要指印能对上,才能进去。
  离无渊迅速地印了指印,老人略看看就知道这是自己熟知的。离无渊接着问:“我找陶染。他在地下城吗?”
  老人笑起来,残缺的牙齿发黄的闪着光:“在的,他在易容房。”
  离无渊点一点头,径直走向了易容房。
  抵达易容房,推开门去。离无渊只见到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在问他王爷好。这个星目剑眉的年轻人实在是未曾见过。他一开口,声音是有磁性的沙哑。
  “王爷,好久不见了。”
  “陶染,想不到你的易容术居然已经高超至此。”离无渊由衷的赞赏着。
  这个被他称作陶染的年轻人恢复了本来的声线,却有些沮丧:“没想到王爷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易容。”
  离无渊只是笑了:“是严大叔刚才告诉我你在这里易容的,你进步很大,声音打扮都几乎无懈可击了。”
  陶然受了赞赏,开心的笑了笑:“不知道王爷这次来找我,所为何事?”
  “我的一个妃子离开了王府不知逃逸去了哪里,我想要你为我寻找她。”离无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好的,请给我王妃的画像。卑职一定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王妃。”陶染胸有成竹的说。
  离无渊摊开随身携带的小画卷:“她是苏洛澈的妹妹,只是脸上有一道疤痕。”
  陶染收下画卷:“卑职这就出门开始寻找。”
  离无渊拍拍陶染的肩膀:“那就靠你啦。”
  陶染离开了易容房。离无渊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厢房。
  这个时候苏洛漓却戴上了面具去和离无道一同游历美丽的锦绣城。没有工业污染的天是亮晶晶的蓝色,云朵非常的巨大而且绵软,一朵朵自由的在空中飘浮。这个世界美丽得不似真的,有点像堕入了清明上河图。苏洛漓伸开手脚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头枕大地,眼望蓝天。这个世界真是美丽,甚至有些不切实际。
  离无道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姐姐心里有了好感,虽然他是想为了得到龙脉的消息才接近她的,可是她的确是一个有魔力的女人,虽然她的心里只装了一个人——离无渊。
  良久,苏洛漓依旧是不动,离无道看着她轻轻起伏的胸膛,知道她已经熟睡,他不忍吵醒她,但是地上毕竟有些湿气,苏洛漓身体不好,不适合在这种地上入睡。
  于是离无道伸出手去推了推苏洛漓,苏洛漓很快的醒来:“无渊......”
  离无道心底很是伤感,她的心里放爱的地方,已经被离无渊塞得满满当当,一点离无道的地位都没有。离无道,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罢了。
  “姐姐,我是无道啊,姐姐身体不好,不要在这里久睡了。”离无道隐藏着自己心里的情绪,扮作镇定的说着。
  苏洛漓有些愧疚,她一时叫错了。她是多么的想身边的是离无渊而不是离无道,虽然两人是这么的相像,自己可真不是一个好女子,受着离无道的关心,心里却总是挂念着离无渊。这不就是贱么,苏洛漓怪责着自己。
  离无道见她失神,只道她又在挂念离无渊,心中一阵阵痛如刀绞。他拉起苏洛漓:“快走了罢,天就快黑了。”
  苏洛漓应允着离无道,起了身走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