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十五章 柳妃验病

  这一盘离无渊就自摸吃了三家外加明杠,赢了个盘满钵满,柳妃又添油加醋的奉承起来:“王爷真是运气惊人,想必是因为王爷相貌英伟,聪明绝世的缘故。”
  离无渊只是觉得有些讪笑,运气好居然能和自己的相貌扯上关系,柳如烟这个马屁可是拍到家了,他抬眼望去,对家苏洛漓只是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上家离无道却是一直顺手甩着手中的牙牌,他们都蓄势待发,准备下一盘赢回来。
  柳妃只是觉得手臂,身上突然有些痕痒,她忍不住轻轻抓了抓手臂,身上的痕痒只得由着他去了,但柳妃终究还是坐得有些不安稳。她估摸着该丢哪一张牌才是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终究丢了一张。
  “和。”苏洛漓把手中的牌向外一推,高兴的说:“我单吊这张已经很久了。”
  柳妃又输一局,小女人心性一时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洗牌的时候就顺势去摸离无渊的手“王爷,臣妾好难过自己又输了。”
  离无渊顺手推开了她的手:“打牌呢,别这样。”手指过处,把她的衣袖带起来了一块,只见柳妃洁白的手臂上,长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红色伤痕,想来这就是柳妃痕痒的原因。
  离无渊大惊失色:“你大大小小的东西,是怎么来的?这莫非是花柳病,快来人,把她带到太医那里去。”
  马上出来了两个精干的侍卫:“柳娘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柳妃也是不知所措的说不出话来。她怔怔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水泡,不由得要掉下泪来:“王爷,这可如何是好?”她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大叫起来:“王爷,一定要救我。”
  离无渊给了她一个白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还不明白?你身上的东西,是谁传给你的?”
  柳妃被侍卫扳着身子拖走了,她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喊:“王爷救我,我对王爷一片忠心耿耿,求王爷还我一个清白。”
  侍卫知道她是王爷的宠妃,所以还是望了望离无渊的意思,只见离无渊漠然的转过头去喝了一口水,对柳妃声嘶力竭的呼喊置之不理。他淡淡的说:“给她看病,治好治不好都给她一笔钱放她回自己的邀月楼。”离无渊一向不喜别人说柳妃的身份,毕竟她乖巧可人善于讨自己欢心,他从不提及柳妃的青楼女子身份,这次说要把柳妃赶回邀月楼,想来一定是动了真气。
  在一边冷眼看着自己的计划逐步实现的苏洛漓心中微笑,你这个女人,终究还是不如我,人人都知道离无渊这人说话一言九鼎绝不反悔,看来这王爷府你是回不来的了,还是乖乖地在你的邀月楼呆着吧。
  柳妃心中气苦,泪水涟涟落下,她去了平时刻意的妖冶艳丽之外,这个情急之刻露出的表情倒也是楚楚可怜,她嚎啕着:“王爷,臣妾要是有对不起王爷的事,臣妾心甘情愿千刀万剐,只是求王爷千万不要赶走臣妾,臣妾实在是除了这儿无处可去。”
  苏洛漓一时恻隐之心发作,她瞬间觉得有些纠结,毕竟孔子都是说以直报怨不是以德报怨,在前世被称为“屠戮魔女”的她一向是铁石心肠,这下却为了这个曾经要取她性命的女人纠结了起来,她不是不觉得吃惊的,只是转念想想自己的灵魂寄托在这个妃子身上,她原本的记忆和性格也是一样影响了她。心中的两个小人开始打架,最终善良的一方胜出了,她不愿意自己把一个曾经是青楼的女子害得无家可归,她心软了。
  苏洛漓突然跪倒在王爷面前:“王爷,臣妾与柳妃素来交好,深知她爱王爷甚深,这次柳妃突染恶疾,想必是由于沾染了不适合的东西之故,有些人食用鱼虾亦会全身发红,望王爷明察。”她本来想在王爷的前边加上一个“英明神武”,但是想想又觉得恶心,还是作罢。
  离无渊惊讶的望着苏洛漓,他虽然不爱过问妃嫔之间的事情,但也一向知道漓妃与柳妃素来交恶,这次苏洛漓居然开口为她求情,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在他的眼中,两人是互相恨之入骨的。
  但是他转念一想,毕竟没有永恒的仇敌,利益方才是永恒,于是喝止了侍卫:“且慢。”
  柳妃喜出望外,连声娇呼:“王爷是不是不赶我走了。”
  “暂且叫太医看看你这到底是什么病,如果是花柳,你就不必回来了。”离无渊淡淡的说。
  “多谢王爷。”柳妃不必被逐出,欣喜若狂。她乖乖地跟着侍卫去看太医了。
  “哼。”离无渊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转过头去看着苏洛漓:“你跟我过来,我有些话对你说。”
  这时被冷落已久的离无道看到自己已经被当成的空气,就站起来笑着说:“哥哥姐姐,我还有些事,先走一步啦。”
  “慢慢走,下次还来姐姐这里玩。”苏洛漓对离无道不舍的笑了一笑。
  这下让离无渊心中默默的担心起来,他们两人如此熟稔,说不定哪天龙脉的消息就给这个小毛孩子得到了,要知道龙脉代表着无穷无尽的财富和一个高人的相助,基本上意味着能够取得东离的政权,成为万人之上,一呼百应,至高无上的皇帝。况且还有,他的心有些酸溜溜的,这个女人,无论怎么聪明绝顶,武功盖世也好,毕竟也是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与别的男人打得火热,他上次就想这么说,无奈又怕被人耻笑小肚鸡肠,毕竟自己的亲兄弟,怎么还怕他做出这等事。
  但是毕竟还是防着点的好,这个兄弟虽然看起来懵懵懂懂,但是离无渊坚信他只是隐忍不发罢了。他现在招兵买马羽翼渐丰,是不可不防的人。
  所以离无渊决定和苏洛漓谈一谈这个问题。
  苏洛漓倒是很淡定的跟着离无渊去了他的寝宫,月月弯弯对他们各自道了万福便给他们斟了茶,离无渊挥挥手,两人就会意的退下去了。
  离无渊淡淡的说:“你可知道我这次找你来,所为何事?”
  苏洛漓同样不甚感兴趣的说:“臣妾怎么知道呢?莫非你缺钱用,想找臣妾借几个子?”
  离无渊有些无奈怎么苏洛漓这么喜怒无常,刚才还为了柳妃跪在他面前,这时却如此挑衅的回答自己的问题。离无渊觉得这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她对自己这么冷淡,娶她的作用就真是白费了,跟他人做了嫁衣。
  离无渊只好大声说:“我问你,你今天既然为柳妃求情,自己为什么不守妇道?”
  “臣妾何尝又有过不守妇道?”苏洛漓的眼中突然射出了怒火,她蔑视的说:“妇道妇道,妇道算什么?一不能吃二不能用。”她一向最恨这些迂腐的观念,这次被离无渊挑刺,她当然不爽。
  “你怎么这样?整天就知道和十三王爷离无道厮混,两人天天眉来眼去蜜里调油的......”离无渊大声的回应这个不听话的妃子,但是他始终不愿骂她,毕竟她的身上有着龙脉的秘密,如果这样对她,就是把她向着离无道那边推过去了。
  “这些礼教我根本不愿意遵守,我与无道只是好友关系,女性结了婚就不能结交好友了吗?”苏洛漓针锋相对的回应。
  “无道,叫得这么亲热好听,你和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告诉你,我朝法律规定,若是男女偷情,被捉奸者,要双双浸猪笼的。”离无渊搬出了律法压制苏洛漓。
  “哼,我们根本不过好友罢了,何来奸情,我和你这种人实在是无话可说!”话一说完,苏洛漓抄起离无渊桌子上的石镇纸,巧妙的向离无渊身上丢去,离无渊多年的武艺告诉他如何才是最好的闪避并且接住镇纸的方法,正在他接住镇纸的时候,苏洛漓已然走出了门外。
  “不要以为我叫你一声王爷就得对你言听计从!”苏洛漓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离无渊叹了一口气,出门追过去也是没用的,这个苏洛漓的性格他不是不知道,只好由得她走了。
  苏洛漓想想都觉得心中有气,先是去自己的花圃转了一圈,再度祈祷小苗能够快高长大,这样自己的武功才能全盘恢复脱离这个苦海。
  正在自己的花园里面转悠的时候,眼尖的苏洛漓见到了两个人在路上经过,这两个人,就是今朝抓柳如烟去太医那里看病的侍卫。
  只见他们一边走一边凝神聊着天:“那个柳妃还真是惨的,得罪了王爷的大王妃。”
  “可不是吗?一句话就叫太医判了她天花,她跪地求饶都没有用呢。满脸泪水,看了都觉得可怜。”其中一个侍卫说。
  “柳妃都只好哭哭啼啼的拿了一笔钱走了。”另一个侍卫也感叹。
  苏洛漓只是为了柳妃感到悲伤,这就是树敌过多的下场,即使是自己为她求了情也没用,她调配的花柳散不过是叫人的皮肤上显现出花柳病的症状罢了,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柳妃其实是没有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