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十四章 牙牌

  离无道只好说:“可是那些侍女什么也不懂,这个姐姐心灵手巧,又懂弈棋,还会做特别好吃的糖水,哥哥要不要试试?”离无道殷勤的给离无渊装了一碗糖水,离无道只好接过,浅尝了一口。
  这一口离无渊感觉全身的味蕾都被调动了,一碗糖水怎么可以如此好吃!离无道忍不住在心里惊叹起来,他虽说爱上了这碗糖水的味道,但还是板着脸,只是又多喝了几口。
  苏洛漓知道他也喜欢这碗糖水,只是拉不下面子快吃,于是就拿起勺子给离无道多加了一点,一边加一边说:“还剩一点就给你喝了吧,反正王爷不爱喝。”
  离无渊心里有些着急,又舍弃不下面前的美味,只好拉下面子说:“给我留一点吧,这糖水味道看起来不错。”
  苏洛漓忍不住笑了。
  离无道打蛇随棍上:“我最喜欢洛漓姐姐了,姐姐的糖水好好吃,无道想经常来姐姐这里,我想多吃一点姐姐的糖水,”
  苏洛漓自然是一口答应了,还对离无道的捧场笑了一笑。
  这一笑在离无渊的眼里自然又是眉来眼去了,他一下子又露出了不怒自威的样子。但是毕竟还是不能太不能让小王爷下不来台,直接赶他出去,毕竟这是自己妃子一口答应下来的。他吃过糖水,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推了推手:“我还有些事,先离开了。”
  苏洛漓和离无道都与他作别,此时天色已暗,离无道笑嘻嘻的说:“我也该走了。”
  苏洛漓只是也送别了他,一边送别一边说着:“下次来就别翻墙啦,直接从正门进来就好。”
  “嗯,无道都听姐姐的。”离无道于是也就走了。
  这些就只剩下苏洛漓一个人了,她于是走回了她的糕点铺,打开早上的面,已经发好了,气泡冒了出来。苏洛漓当然是嵌上红豆红枣上锅蒸了,一下整个糕点铺都弥漫着好闻的香味儿,糕点有些绿绿的,看起来很可口。
  当然苏洛漓没有傻得去自己亲口试一下,毕竟这是她为柳妃特制的糕点,还是加了料的。她把那些糕点摆在漂亮的笼子里面,交给夏枝。
  “去帮我把糕点送给柳娘娘吧,告诉她前段时间我多有冒犯,请她和我重结好友,你可不要偷吃。”苏洛漓淡淡的说。
  “是的。”夏枝在娘娘中混迹了这么久,自然明白规矩,提着灯笼和糕点就去了。
  夏枝到了柳妃那里,王爷却是不在,柳妃正心不在焉的算着卦,算什么时候王爷才来找她,她知道,作为妃子,最可怕的就是失宠了。
  夏枝先是敲了门,报上自己的名字,柳妃让夏枝进来。
  柳妃斜挑着丹凤眼:“你不是现在跟了漓妃那个丑八怪享受富贵荣华了吗?怎么突然还知道来找我?”
  夏枝当然伏小的说:“哪里有的事,漓娘娘一直对您挂念不已,她知道您喜欢吃糕点,今天她才亲手为您做了些糕点叫我送来给您吃,想表示之前对您的冒犯,您看看。”
  夏枝打开精致的小笼,略带一丝翠绿的糕点带着香气,还依旧是温热的,她一向爱吃糕点,这次苏洛漓投她所好为她做了糕点,她自然是高兴的。
  “那你先下去吧,告诉漓妃我领了她的好意了。”柳妃知道现在漓妃正受着王爷的重视,要是自己显得小肚鸡肠绝对会适得其反,还不如和漓妃暂且做一做朋友的好。
  夏枝退了出去,柳妃拿出了银针,她当然不会傻得就这么吃了下去,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用银针每块糕点都试了一试,银针拔出来的时候还是亮晶晶的,自然是无事了,柳妃就放心的大快朵颐起来,她一边吃着,一边想原来漓妃的手艺如此之好,自己得找她学一学,以便讨好王爷。
  至于苏洛漓,就看了一会书,觉得困倦,就灭了灯睡了。
  苏洛漓做了一个梦,那该是一个很沉重的梦,她在梦魇中不得脱身,醒来之际已经全身是汗水,可是醒来的时候她完全忘了这到底会是怎么的一个梦,她只记得梦里面她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奈。
  她想这可能是自己被推下山崖的那一刻在梦境里面重现了吧,可是转念想想又不是,至于具体到底是什么真的已然忘怀了。
  苏洛漓起床,估摸现在也差不多卯时了,夏枝早就坐在凳子上等她起床,服侍她洗漱,苏洛漓叮嘱夏枝为自己洗完脸一定要把脸盘带走,夏枝连声称是。
  装扮完毕,苏洛漓看看自己脸上的疤,心里还是觉得难过的,自己怎么偏偏就是有这么一条残疾,想当年在现代的时候,她也是杀手第一美女呢。可得快点把自己的伤疤治好了才是,为了治好伤疤,她出发去巡视自己的花圃了,小苗好像长大了那么一点儿,苏洛漓心里挺开心的。
  在苏洛漓逛了一圈回来之后,她开始继续钻研自己叫夏枝搞回来的那一大堆书。
  离无渊倒是很忙碌,他在筹备着烟花祭的事情,虽说烟花祭还早得很,但是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是他负责的,这是为东离的扩张考虑。他的兄弟离无恨也就是当今圣上时常给他安排这种事情,大抵是为了消磨她的豪情壮志。
  离无渊想着该如何创出新意来,排练一只如何的表演才能让东离赢得满堂喝彩。毕竟要提前不少排练,他招来了乐师,乐师认为剑舞最刚劲有力,能反映东离的刚强坚毅,他也觉得不错。
  离无渊成功地分配了烟花祭的表演,决定去散散心,他去找了柳妃。
  柳妃早就穿戴整齐,时刻蓄势待发,一见离无渊来了,她就露出了甜蜜狐媚的笑脸,离无渊突然觉得这笑脸看久了也有些腻,所以有点惆怅的想起漓妃的那种骄傲来了。
  柳妃见离无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还当他累着了,她立刻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王爷可是累了,要不要臣妾陪王爷出去散步放松放松?”
  离无渊想想自己也确实无事可做,就答应了柳妃:“嗯,你陪我走走。”
  漓妃贴近了离无渊,挽着他的手。倒也只有她会挽着这么亲密,别的妃子都是较为疏离的。
  这时小王爷离无道也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进去,去找了苏洛漓,这次他知道了苏洛漓不懂弈棋,只是问她懂不懂打牙牌,苏洛漓倒也无事可做,就跟他玩起牙牌来,幸好二人都是业余水平,玩起来也用不着谦让。
  大概两人各赢了一盘的时候,柳妃挽着离无渊的手散步到凉亭这里,苏洛漓目光自然地望向了他们,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之后就停留在了柳妃的手上,离无渊望着苏洛漓的眼睛,知道她再看,所以下意识的轻轻甩开了柳妃的手,向着苏洛漓跨了一小步。
  柳妃的心里酸溜溜的。
  苏洛漓盈盈笑道:“王爷今天好雅兴,来湖上玩。”
  离无渊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你们在打牙牌啊,玩那种呢?”
  离无道回答:“哥哥,我在和姐姐玩最普通的牙牌,就是最简单的吃碰规矩的,你要不要一起玩?”
  离无渊暗自想着这个人小鬼大的离无道一定是为了龙脉而来,这么天天缠着苏洛漓,他们又这么投契,说不定苏洛漓哪天一高兴就告诉了他龙脉的秘密,这种事还是不要在自己眼前发生的为好,自己必须多陪陪苏洛漓。所以他回答:“好啊,我也来一个。”
  柳妃看着情势转变,向这对她不利的方面倒去,自己还是着了一些急的,她自问没有办法叫王爷改变主意陪着自己继续散步,只好露出招牌的媚笑:“那我也来一个吧。”
  四人朝着四个方向坐下,离无渊坐东方,离无道坐南方,苏洛漓坐西方,柳如烟坐北方。八只手洗起牌来。
  柳妃曾经是青楼名妓,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知道的,她知道此时自己不可大意,否则失宠的就会是她了。所以她先是笑嘻嘻的表示自己和苏洛漓的友情:“洛漓,昨天你给我送来的糕点味道可好了,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种糕点,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苏洛漓微笑着回答:“名字很土气的,就叫做翡翠糕,你喜欢吃我很开心。”
  “哪里土气了,洛漓你心灵手巧,翡翠糕滑而不腻,可好吃了。”柳妃依旧是甜蜜的笑着,那种让人觉得腻味的笑容。
  苏洛漓报以笑笑,心想里面给你加的料还没正式发挥作用呢,我刚穿越来这里就差点被你害死,这是生死大仇,能不报吗?女人报仇,十天就晚。
  于是各人砌了牌,东风圈离无渊坐庄,一开始就明杠了东风,柳妃就开始拍马屁了:“王爷真是好运气,坐东方,东风圈,还明杠了东风,就像是有紫气东来。”
  离无渊笑了一笑,他知道这不过是运气的事,做不得主,但是听了恭维话还是高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