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十二章 糕点房的制作

  离无渊伸伸懒腰,从梦中醒来的他有些凌乱,那种稚气的感觉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脸上的威严。苏洛漓笑嘻嘻的看着他,他看看苏洛漓,这个曾向他求饶的女子,正坐在凳子上望着他傻笑,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爷醒啦。臣妾服侍王爷穿衣。”苏洛漓抢着先打开了话匣子。
  “嗯,刚才困倦,小睡了一会。”离无渊身上的痒痛早已消失,由于昨晚身体不适导致睡眠不足,刚才睡了一会补上,离无渊觉得神清气爽。
  苏洛漓帮离无渊穿好了衣服,扣上扣子,保持着胡子的完整性,而不被衣服擦去,离无渊也任她穿衣,不知道自己已然中招了。
  “王爷睡了这么久,还没有用膳,臣妾这里有些点心,要不要先吃点垫垫肚子?”苏洛漓一肚子的笑,殷勤的问着离无渊。
  离无渊倒是不饿,或者是自己在内心里满足了的缘故,但是他喜欢看苏洛漓的笑容,那种和煦的笑,像他的妈妈一样,温柔。离无渊多想她的刀疤能被治好了,她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子。他回答道:“不用了,我不饿。”他其实还有一层隐忧,毕竟自己尝不出上次她在茶杯里下的毒,还是不要轻易吃她的食物好。
  苏洛漓站起来,她的头发在斜斜照进来的阳光下闪着光,除去刀疤,她真的很美,就像她那个倾国倾城的姐姐,但是她是带着刚毅的,他的姐姐是纯女性的温柔的美丽。离无渊默默地想,他怎么就冷落了她这么久,折磨她,要不是为了龙脉,自己可能已经杀了她。她那个姐姐,无非只是美一点儿而已。
  离无渊想着,有些挪不开步。
  苏洛漓看离无渊怔怔的望着自己,傻傻的样子配上嘴边的小胡子,不禁很想笑他,但是还是忍住了,她淡淡的说:“王爷是在想什么呢?”
  离无渊从神游中被拉回来,他也只好用笑来推搪,他的笑是真诚的。他站在这里无事可做,就说:“爱妃我还有些事要做,迟点再来陪你。”
  苏洛漓本来准备讥讽他一句王爷该不是去柳妃那里吧,想想又觉得自己太小肚鸡肠,所以作罢了,况且离无渊的身上还画着搞怪的小胡子,不放他出去被人嘲笑嘲笑太对不起自己今天受的耻辱了。
  所以苏洛漓只是说了一句:“王爷慢走。”至于有空多来看我什么的,苏洛漓是说不出口的。
  于是离无渊在苏洛漓的偷笑下,缓步走出了房子。
  苏洛漓站在门口目送着离无渊,待离无渊走开,她就快步走向了花圃。
  花圃里面刚播种的花花草草才刚刚冒出小芽,苏洛漓耐心的观察自己种的花花草草,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她脸上的疤痕和身上从前世带来的毒性都得靠他们化解了,所以一定要好心侍弄。一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草冒了一片芽,苏洛漓摘下几朵,放进了口袋里。
  这个时候离无渊正在走回自己的院子,路上遇到不少人都是轻轻叫一声:“王爷好”然后就转过身去偷偷笑,离无渊虽说聪明,但也不明白众人为何笑,他有些茫然。
  回到自己的寝宫,月月一见离无渊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笑起来,离无渊知道有问题,拿过一面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只见自己无端端生出了两边带卷的翘胡子,一时也觉得好笑。这个苏洛漓,也真是够古灵精怪的,怪不得路人都笑他了。
  离无渊只好无奈的叫月月拿过一盘水来,给自己洗脸。自己今天折腾漓妃也算是狠的了,还是放她一马的好。
  苏洛漓一直侍弄着自己的花草,直到太阳渐渐要沉下去了,她才从花圃里面爬出来。拍拍身上脏兮兮的泥土,苏洛漓心想自己还是回去叫夏枝烧点水洗澡的好,不然自己可真是脏兮兮了。
  苏洛漓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叫夏枝烧上水,自己把口袋中的叶子收好。盘算着该给柳妃一个什么惊喜。
  苏洛漓坐在浴缸里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该下一步的计划。她对正在给自己殷勤的搓着背的夏枝说:“夏枝,这里那里可以自己手做糕点呢?我们苏家有一种秘方的糕点,十分美味。”
  夏枝有点惊讶:“娘娘怎么突然有这种闲情雅致?夏枝当为娘娘想办法。为娘娘找来做糕点的用具。”
  “嗯。”苏洛漓应了一声,接着说:“为我准备好东西,我一会就去做糕点,记得给我拿一小桶新鲜牛奶。”
  一会,娘娘的话吓到了夏枝,居然叫自己这么快就去准备,夏枝当然无法理解当代人的分秒必争,只好吩咐了自己的下人,叫他们准备去。
  苏洛漓出浴了,她盘起头发来,换上干净的衣服,这个时代的衣服还真是复杂,不过苏洛漓还是庆幸这个时代没有对三寸金莲的变态迷恋,不然自己也沦为一瘸一拐、颤颤巍巍的一员了。
  夏枝不知道苏洛漓心里打的是什么小九九,只好陪着微笑,跟苏洛漓说:“娘娘,糕点房准备好了呢,请娘娘跟夏枝去。”
  苏洛漓当然欣然前往,幸好自己作为曾经的杀手之王,还是十八般武艺都懂一些的。
  苏洛漓在那个凑活的糕点房开始忙活起来,夏枝看着她的手法,有些惊讶。只见苏洛漓只是拿了一包粘米粉,再加上一些糖,倒出一些发酵粉,把一些翠绿的叶子放进碾米里面搅拌。
  苏洛漓笑着说:“夏枝,这种糕点吃起来清香不腻,要搅拌发酵。”
  夏枝没见过别人做这类的糕点,毕竟她一向都是服侍娘娘的,在侍女中算得上比较地位高的,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如何讨好当时的最受宠的娘娘身上,就算是服侍王爷的月月弯弯也只能和她算是平级。所以夏枝只好附和着:“娘娘真是心灵手巧。”
  苏洛漓另外煮了一些红豆放凉,放了些糖淹着,她发现这个地方居然还有西米,真是让她又惊又喜,她顺手给自己煮了一些西米,熟的西米放进清水里凉着。当她做妥了之后,就踱着步和夏枝离开了这个暂时的糕点房。
  另一边被她戏弄了的离无渊倒也是有些无聊,他正在玩一个西洋来的镜子,那个镜子可以把很遥远的地方的东西放大,就像那些东西被拉到眼前了一样,这真是一个新鲜的玩意儿,离无渊把镜子架在窗台上,四处张望着。
  而离无渊的两个侍女,又躲在后房开始嚼舌头了。
  弯弯压低了声线:“你知道不,今天早上王爷又去临幸漓妃了。”
  月月倒是觉得神奇:“怎么又是这个丑八怪,王爷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啦,放着娇媚的柳妃不要,偏偏去找漓妃。”柳妃在爬上来的时候,还是给了月月弯弯不少好处的,什么秘制珍珠粉啦,养颜蜂蜜啦,逢年过节的都给她们送一些,月月弯弯心里的确不讨厌她。
  弯弯附和着:“那可不是呢,你可不知道,今天夏枝跟我说了,他们娘娘一直在喘息,声音可大呢。”
  两人偷偷地笑着。笑声里不是没有暧昧不清的意思的。
  苏洛漓又在自己的花圃里面忙活了一阵子,估计西米可以捞出来了,就慢慢地自己散步去了糕点房,反正她也认识路,这个夏枝估计也就是双面的间谍,这种人最不可信了。在糕点房里面,她看看搅拌好的面,发酵粉的功效还没有完全发挥。西米已经凉好了,苏洛漓尝了一口新鲜牛奶,味道还不错,她自己动手用纱布把西米和红豆滤出水来,加上牛奶和糖搅拌均匀,就做成了自己在现代时常做的红豆西米露了,苏洛漓最近吃的东西都不太合口味,嘴里都快淡出鸟来,终于吃上了一次正宗的红豆西米露,简直像是他乡遇故知了,她把整桶牛奶西米露都提回了自己的房间,当然还有另外的小碗和勺子。
  回到自己的房间,苏洛漓给了夏枝一碗,夏枝默默地吃掉,吃第一口的时候,她就惊叹了起来:“娘娘,你的手艺真好。”接着就是狼吞虎咽了。
  苏洛漓嫣然一笑,自己的手艺自己当然明白,当然是一等一的。
  苏洛漓看着夏枝吃完收去自己的碗,又散步去了自己的花圃,花圃还是最重要啊,正在她视察着自己的宝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城墙上掉了下来,压坏了一大片她的植物。苏洛漓这个瞬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叫一声:“你这是干什么!”
  只见这个人倒是稳稳地站着,如果说离无渊的模样是英俊潇洒,这个人的样子就是颜如冠玉,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转,实在是可爱极了。苏洛漓真想大呼一声:“小正太啊。”但是考虑到现在朝代不对,如果乱叫估计会被看成疯子。所以苏洛漓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各种激动,摆出一副责难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