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十一章 一番云雨

  离无渊真觉得自己有种七窍生烟的感觉,这女人还真是聪明,一张嘴就把自己的过错推得一干二净,他逼近她身边坐下,看到苏洛漓,苏洛漓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就瞪了回去。
  这时,离无渊望了望苏洛漓翻过来的书的封面,书名为《各种毒物略考》,离无渊一时找到了批判苏洛漓的本钱:“本王身体不适,你却在看这种书,不是想加害于本王,究竟是有何居心?”
  苏洛漓微微一笑,齿如编贝,虽然脸部有一条深深地疤痕破了相,但是并不影响她的嫣然,她顺口答道:“王爷身体不适,臣妾心急如焚,又不知王爷是怎么一回事,去探望王爷,只见王爷身上布满风疹,犹如铜钱大小,像是中了一种毒物,于是翻开书为王爷寻找解决的方法。”
  “那你知道这是怎么导致的?莫非不是你在茶水中下了药?”离无渊不想与她继续啰嗦下去。
  “臣妾对王爷一片痴心,哪里会加害于王爷,这可真是大大的冤枉啊。”苏洛漓抿着嘴唇,一副不是我的错的表情。
  离无渊不想跟她说什么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手辣,给自己下了毒就罢了,居然还给自己下了泻药,虽说不致死,但是究竟是狠狠的损了自己一下。他想想自己,再看看苏洛漓笑语晏晏的样子,心中就是有气。
  “不跟你这种女人争辩。”离无渊有些恨恨,毕竟这个女人只是自己的一个妾,就算有着龙脉的传承又能怎么样?这样就可以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了吗?想都别想。他往这个女人挑衅的目光,和她对视着。
  苏洛漓的目光越是不服输,离无渊越是想着要征服她,苏洛漓的目光在他眼里是挑衅的,不服输是不是?就叫你臣服在我的身下。
  离无渊一步跨近了苏洛漓,她的眼光是倔强的,骄傲的。离无渊觉得身体里突然出来了一阵**的火焰,这个骄傲的女子,就是要狠狠的征服她,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呻吟呼号,这样才有成功的快感。
  苏洛漓知道情况不太对,离无渊像是准备抓住自己痛打一样,眼球里射出一丝火焰,她在现代社会的时候,尝遍了尔虞我诈的痛苦,直至死的时候,都依旧还是处女,刚穿越到这个漓妃身上,就被离无渊......那啥了。
  苏洛漓并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她还是知道离无渊的身体是万里挑一的好。苏洛漓也并不知道离无渊眼中的火焰,与意气什么无关,只与**有关。
  所以苏洛漓毫不恐惧的迎了上去,她以为离无渊会抓着她痛骂一顿,但是明显的,她想错了。
  离无渊伸出左手来,她挥手挡格,苏洛漓武功还未恢复,孱弱的身子发不出太大的能量,的确是对准了离无渊穴位敲去的,只可惜离无渊中途翻过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苏洛漓一时气急,知道自己这下又受制了,张开皓齿向离无渊的手咬去。两次着道的离无渊才不会这么容易又中招,把左手缩了回去。同时他挥出右手,抓住了苏洛漓的衣袖,暗暗用了内力。
  “嘶”的一声,苏洛漓的衣服被撕去了一大片,她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自己裸露在外的雪白的酮体上的酥胸,离无渊看到她一副这么小女人的样子,身上的欲火汹汹的燃起来了。他大刺刺的伸手去摸那颗裸露的樱桃。苏洛漓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这一退不打紧,刚好撞上了放在架子上的脸盆,“砰”的一声脸盆倒落下来,倾盘的水瞬间把苏洛漓淋成了落汤鸡。
  苏洛漓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刚才才捉弄了别人落了个全身瘙痒,自己这下就变成了如此狼狈不堪。夏枝这个坏蹄子一见王爷来就避开了,连脸盆都没收好。
  正在苏洛漓思询的时候,离无渊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也哈哈大笑。他大步流星的走到苏洛漓身边,抓住狼狈不堪的苏洛漓。干净利落封住了她挣扎的穴道,一只手抱起她,一只手大力揉捏起苏洛漓为了保护而撞倒脸盘的地方来,苏洛漓心里痒痒的,想呻吟却不愿配合这个坏人,只是别过脸去。
  离无渊把苏洛漓抱在了她的绣床上,心里全是即将征服的期待,苏洛漓只是故作倔强不愿正脸看他,离无渊脱掉她身上湿淋淋的衣服,扔在地上,却是依旧封住她的穴道,在她身上轻轻揉捏起来。
  离无渊的笑容里有着数不清的暧昧和奸诈,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苏洛漓身上不断地揉搓着,游走着。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我现在就叫你求我给你。”离无渊的声调充满着笑意。这个女人,这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女人,她是这么骄傲自持的女人,拥有龙脉的秘密。现在,叫她臣服于自己,在自己的身下辗转承欢。
  离无渊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即使是走在路上,他也是风度耀眼的,向他投掷瓜果的少女,都是鳞次栉比。柳妃一向善于讨好他,为他想好他喜欢的姿势角度,只是这个相貌平平的漓妃,确如此的骄傲。
  他想叫她求情,自己身上的痒痛都是她一手造成,不好好折磨一下这个傲气的女子,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苏洛漓的眼光开始变得迷离,身上开始有些轻微的抽搐,离无渊老实不客气的挑逗着她:“求我给你啊,快求我啊。”他笑着,看着身下强忍呻吟却喘气越来越急促的苏洛漓。
  苏洛漓迫于无奈,毕竟这具身体回应了异性的召唤,转念想想,本来就是两夫妻,有些床第之间的事情实属正常,她微不可闻的应了一句:“王爷,求你了。”
  离无渊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征服她了,但是依旧手势不停,挑逗性的问:“你说什么?”
  “求你......”苏洛漓依旧小声。
  “求我怎样?”离无渊想叫苏洛漓心服口服,逼她说出答案。
  “求王爷给我。”苏洛漓迫于无奈,只好恭恭敬敬的回答。毕竟人家是两夫妻,这么较劲来做什么,苏洛漓一边说着,一边用这些思想安慰着自己,谁叫自己穿越到这个女人身上了。
  离无渊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征服的快感,他解开了苏洛漓的穴道。
  “刚才是我服侍你。现在总轮到你服侍我了吧。”离无渊笑着说。
  “是,王爷。”初试男女之事的苏洛漓眼波流动,低低回答。
  .........
  离无渊满意的起身,这种征服带来的满足,是无可比拟的。身下的苏洛漓媚眼如丝,满面红潮。空气中漂浮着暧昧的气息,饱含着**。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这种事情总是显得格外魅惑。
  离无渊享受到了另外一种快感,不是妖媚的讨好他的柳妃能给他的,征服这个女人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就像是攻打一座城池,攻下来的那种兴奋。
  ......
  大战完毕的两人都累了开始休息。离无渊沉沉的睡去了。
  苏洛漓却把自己穿戴整齐,身上出了汗黏黏的感觉有些腻,她知道在这里人们都不爱洗澡,她默默叹一口气,多希望这是一个有空调的朝代。回忆起刚才的欲仙欲死,她的俏脸再度飞红,要不是有这么一条刀疤,她也真算得上万里挑一的美人,只是有了这么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横亘在脸上,即使是西施也变东施了。
  苏洛漓望着身边沉睡的离无渊,他睡着的时候很像一个孩子,呼吸均匀,睫毛很长的打在脸上,他的容貌是阳刚的英武的美,但是在他熟睡的时候,就不免带了一些稚气。
  苏洛漓不免变得一样的稚气,拿出桌子上黑色的墨笔,给离无渊的脸上画上了上翘的小胡子,像个阿凡提那种。她为自己又一次捉弄了离无渊而感到激动,这个看似骄傲的王爷。虽然刚才自己是臣服了一下,可是人家毕竟是两夫妻,夫妻之间本来就不能纠结这么多。苏洛漓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欣赏离无渊沾着墨汁的脸,在心里偷笑着。
  苏洛漓不知道,在这一刻,她已经爱上了离无渊。在她那个朝代,她是不会有爱人的,她是没有明天的杀手,徘徊在被杀与杀人中,结下的仇家实在太多太多,她不敢爱人,也没法爱人,太久太久的四处流离的生活让她觉得居无定所,她只敢相信和自己一样不定的互联网。
  而现在,苏洛漓有了一个家,虽然她不是受宠的那个妃子,但是她的丈夫也算有财有势,而且他有权并帅气。苏洛漓想着,至少自己不必四处流离,一年搬家无数次。
  身边这个男人,虽然有些讨厌,但是他毕竟还是可爱的。
  苏洛漓如果知道自己爱上了离无渊,应该会离开离无渊的吧,她是害怕爱人的人,太久太久的杀手生活让她疲倦。但是她恍然不知,她只是看着离无渊熟睡的脸,露出母性的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