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八章 再次较量

  “你……你放手!”苏洛漓娇呼一声,奋力想要挣脱,却无奈离无渊力大,自己一只玉臂被离无渊粗壮的手掌紧紧地钳住,半分动弹不得,直弄得她隐隐生疼。情急之下,苏洛漓转身一掌直朝离无渊脸上劈来。
  不消用眼睛看清楚,只是听着掌风,离无渊就轻而易举地一抬手接住,将苏洛漓那只沾满泥土的柔嫩小手捏在掌心里。
  现在苏洛漓两只手都被制住,左右挣扎不开,心中却是仍旧不服输,脚下足弓一绷,抬腿就朝离无渊胯下踢去。
  这招可真是狠毒啊!离无渊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双膝一扣,夹住苏洛漓那致命的一脚。
  苏洛漓四肢已被制住其三,再也无计可施。
  离无渊不禁暗笑道:“你这个恶女人,每次一见面就要跟我动手,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哪知苏洛漓不依不饶,情急之下,张口就朝离无渊抓着她手臂的手背猛地一口咬来,离无渊一时大意,闪躲不及,龇牙咧嘴啊地惨叫一声,同时触电般松开,捂着被苏洛漓咬伤的手背,怒气冲冲地看着苏洛漓。
  月光下,离无渊的手背上现了几道深深的牙痕。
  “哼!怎么样!又着了我的道儿吧!”
  “你……你又咬我!”离无渊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苏洛漓幸灾乐祸道:“有什么奇怪的,你没有听说过吗?通常形容女人,都是‘心如蛇蝎’,既然是蛇蝎,咬咬人有什么奇怪了?哦……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我中了剧毒,所以呢,刚才咬伤你的手背,你很快也要没命啦!”
  “什么?!”离无渊听了苏洛漓这么一说,大惊失色,一股血气直冲脑门,足尖一点地,大吼一声,飞身而至,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一把揪住苏洛漓,举掌就要朝她脑门劈下,“你这个恶毒女子!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我一掌就要你的小命!”
  苏洛漓吓得面如土色,啊啊惊叫着,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语气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解药……在脚下的花园土里……没办法了,跟我一起等吧,天天过来浇水施肥除草,兴许能让它们快点儿长出来……哦,对了,只有我们亲自动手哦,要是让下人知道,你堂堂一个七王爷,东离国的第一战神,这么轻易就中了剧毒,不知道会不会天下大乱呢!你想清楚啊,杀了我,你永远也解不了毒了……”
  “什么?!你耍我!!”离无渊一听要等地里的药材长出来才有解药,几乎晕倒过去。大吼道:“我堂堂东离国的第一战神离无渊,岂肯受制于你这个小女子,我现在就毙了你!”
  苏洛漓感觉一股强劲的内气扑面而来,离无渊的手掌如同一块巨大的陨石般朝她脑门砸落下来,这股霸道的气劲直震得她眼睛都不敢睁开,苏洛漓哆嗦了一下,就在离无渊的手掌触及她之前的一瞬间,高声惊呼道:“等等!”
  离无渊猛地收住手掌。
  苏洛漓讪笑着缓缓道:“那个……其实我是骗你的,你没中毒……用不着杀人吧!”
  “你说的可是真话?”
  “信不信由你喽,刚才只是想试试你的胆色!”苏洛漓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离无渊看她脸上神情似乎并不像撒谎,这个苏洛漓,虽然古怪蛮横,倒也绝非阴险狡诈之徒,这一点离无渊还是看得出来的。
  当下缓缓收起手掌,放开苏洛漓。冷冷道:“姑且信你一次,不过你要是跟我耍花招,我随时来找你,到时候,就别怪我下手不客气了!”
  苏洛漓心中暗道:“离无渊你可别得意太早了,等姑奶奶我种出解药,解了身上剧毒,到时候谁对谁不客气还不一定呢!”
  当下整整衣衫,转身就要离去,刚走几步,就听背后离无渊喝道:“站住!”
  苏洛漓心头一怔,这个野蛮的家伙,怎么还不放过自己。
  “你想就这么走了?”
  苏洛漓眼珠一转,转过身子,低头恭恭敬敬地来到离无渊跟前,学着平日里王府内的女眷模样,双手扶腰,轻轻一欠身子,柔声道:“妾身恭送王爷!”
  “你少来!”离无渊一挥手打断了苏洛漓,道:“我刚才问你一些问题,你都还没有回答我,就想溜?”
  苏洛漓心中暗暗道:“这个离无渊,还真是记性好,刨根问底的,看来眼下溜是溜不掉了,只能蒙混一时是一时了。”于是敷衍道:“王爷问的什么妾身听不懂。”
  “哼!你少装蒜了,那天你要对夏枝动手我阻拦你交手的时候就知道你绝非普通女子,一身武艺十分了得,连本王都差点不是你对手,寻常苏家女子只是精通琴棋书画而已,习武根本没有用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潜入王府,一定是跟‘龙脉’之秘有关吧,快快从实招来!”
  “龙脉?什么龙脉啊?我不知道。”苏洛漓漫不经心地答道,一眼瞟向离无渊时,心头猛地一惊,不觉背脊一阵冰凉。
  月光下,离无渊的眼中闪着炯炯的精光,锋利,而又穿透力十足,苏洛漓对于这样的眼神已经阔别很久,陌生而又熟悉,那还是她在21世纪的杀手生涯中时常见到的,那是一种野兽的凶光,冷血、贪婪而又强横,直刺得她脚步不禁连连后退。一转身,发足奋力就逃去。
  刚刚跑出没多远,苏洛漓只觉眼前黑影一闪,离无渊那魁梧的身子已经像座山一样挡去了自己的去路。
  “龙脉之秘关乎东离王朝的危亡荣辱,更是天下四国志在必得之物,苏洛漓,你可不要不知轻重!”离无渊目光逼视着苏洛漓,冷冷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龙脉虎脉啊,你们这些古代人就是迷信!”苏洛漓针锋相对,对离无渊斥道。
  离无渊走上前来,一字一句低吼道:“这里是七王府,现在四下没有旁人,你要是不说,我就打得你说出来为止!”
  “哼!竟然还威胁我了!姑奶奶我还偏不吃这一套!”苏洛漓一听更加来气,举掌就朝离无渊胸口劈来,离无渊急忙闪身躲过,挥拳迎击。这一拳出得极重,苏洛漓慌乱之下,急忙撤掌封挡,只是离无渊这一击势大力觉,砰地一声拳掌相交之际,,苏洛漓只觉对面一股强劲的内劲如同惊涛骇Lang一般汹涌而来,顿时自己将自己的手掌冲溃。离无渊觉得拳头一震,再看时,已经垫着苏洛漓的手掌打在她胸口,他下意识地急忙一撤掌力,但是仍然已经迟了,噗的一声,苏洛漓一口鲜血吐出,身子也像风中落叶一般被震飞老远。
  离无渊久经战场,以他的修为境界,临敌之时绝不可能轻敌冒进,先前他一直不敢小觑苏洛漓的实力,却没想到刚才一交手苏洛漓如此不堪一击,心中一惊,暗忖道:
  这个苏洛漓,一招一式间分明地透着无比的老练与杀气重重,所学武艺全都是攻人要害,俨然一具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就算是东离国最顶尖的高手也丝毫不敢大意!只不过,其拳脚力道却是大失水准,与其招式境界完全不相符,看起来,果真是如自己猜想的那般,对方要么受了重伤,要么中了剧毒,而且,时隔这么十几日,体内毒性竟然还未根除,由此可见先前所遭遇的情况之危险……
  离无渊心下一阵懊悔,几大步上去,就要蹲下身子去扶苏洛漓,却又止住了。
  苏洛漓在离无渊脚下捂着胸口痛苦地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几乎站不稳脚跟,离无渊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扶她,又一狠心,放弃了这个举动。
  “你……死不了吧?”离无渊尴尬地问了一句。
  月光下,苏洛漓明亮的眼睛狠狠地瞪着他,里面满是怨恨之情。
  “难道……龙脉的秘密真的不在她身上?”离无渊看在眼里,心中升起一股疼惜之情,但是,为了龙脉之秘,他告诉自己必须冷血无情。
  “苏洛漓!你回去好好想想,惹是不把龙脉之秘说出来,本王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离无渊你听好了!不用想了,就算我知道你要的秘密,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今天这一掌之仇,等我功力恢复,一定加倍偿还于你!今天,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下次一定要你好看!”
  离无渊收了掌,双手背在身后,踱着步子,缓缓道:“苏洛漓,你嘴还挺硬!不过,本王今天不打算杀你了,免费背上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的骂名。龙脉之秘我是一定要得到的,你等着瞧好了!”
  苏洛漓不无讥讽地嘲笑道:“得了吧!少在我面前装了,以强凌弱这种事你又不是头一回干了!”
  离无渊当然知道她说的是怎么回事,当下脸上一红,尴尬不已。正要为自己争辩几句。一抬头,苏洛漓白色的身影已经在月光下飞速地飘走。
  “喂!”离无渊急忙上前几步,冲着那白色的背影喊了一声,待要叫住苏洛漓,对方却已经全然听不见,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逃什么!我又吃不了你!”空旷的后花园内,只剩下离无渊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喃喃自语着。
  这下,自己跟苏洛漓算是彻底闹翻了,苏洛漓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