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腹黑王爷乖乖投降 > 第六章 后花园

  苏洛漓一想这个丫头说的还真是有理,不过,一想起离无渊那日对自己用强,心中就一股的不服气。
  “王爷?哼,他不是对我这个漓妃不闻不问,平日里都懒得踏足此处么。你要我去求助于他?不可能!”苏洛漓没好气地回了夏枝一句。
  夏枝一旁道:“以前也许是冷淡娘娘成了习惯,不过,现在的娘娘与以前的漓妃大不一样了呢!那日柳妃来闹,娘娘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就轻轻松松挣回了颜面,别说王爷,就连我这个小丫鬟都看得出来,娘娘外表柔弱,其实是深藏不露,令人敬畏。自从那日王爷在娘娘寝宫过夜之后,娘娘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就不一般了呢!”
  苏洛漓听夏枝提前那日与七王爷一夜云雨之事,不禁脸上一红,心中又是窘迫又是有些暗暗的甜蜜。白了夏枝一眼,嘟囔了一句:“多事!”
  夏枝这个小丫头,察言观色,人倒是挺精的嘛,不愧是在王府柳妃身边混久了的。
  虽然王爷收罗来的书籍中多有不通之处,但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硬着头皮钻研了。
  一旁的丫鬟虽然不识得几个字,却对那书上所绘的图看得仔细,只见苏洛漓手中书卷之上,画的尽是些花草丹药之类,笑问道:“只是奴婢见娘娘所读书籍,既非诗词曲赋,又不是女工刺绣,却全是些医术草药炼制之道。这可着实不像平日里温婉的苏家二小姐的风格呢!娘娘什么时候竟然对这些江湖奇术感兴趣了,莫不是要立志要当个名医不成?”
  苏洛漓叹道:“医药之道,向来是我的特长嘛,能不能成名医,这就要看我在这王府内的研究成果如何了。”
  夏枝听了,面有惭愧之色,低头细声道:“真没想到娘娘原来早就精通此术,难怪先前奴婢给娘娘下毒没有成功……现在看来,这可真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呢。”
  苏洛漓笑着瞥了一眼夏枝,“你知道就好!”
  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卷册和密密麻麻的笔记,苏洛漓从苦读中舒了舒身子,心中不禁暗暗感叹道:“东离王府果然是个卧虎藏龙之地,才几天的功夫,凭着自己王妃的身份,已经收集了众多稀世罕有的医术药理秘籍,看来,凭借这些知识,解除自己前身体内剧毒,恢复功力应是指日可待了。只不过,这些书籍提供的头绪繁多,真伪利害难辨,还得一一试验才行。
  当下站起身,对夏枝道:“好了,带我去寝宫附近走走吧。”
  “是!”
  说罢,二人离开房间,在夏枝的带路下,两人来到一片宽敞的后花园。
  苏洛漓放眼望去,花园内鸟语花香,姹紫嫣红,种的都是些奇花异草,娇艳美丽异常。
  漓妃那样一个面容丑陋的女子,竟然也有心思种下这许多娇艳花草,不怕被反衬下去,心地敞亮温柔如此,这份心境倒真是难得!
  苏洛漓不禁思索着,当下叫过丫鬟,问道:“这些花草都是漓……都是本宫亲自栽种的吗?”
  夏枝轻轻笑道:“娘娘极少来后花园中赏花,忘了这事原也不奇怪。据奴婢所知,并非是娘娘亲手栽种的。这后花园原是王爷所赐的,但是一直闲置着,后来还是柳妃娘娘特意派人送来许多名贵花草种子,一一种下的,您看,没两年的功夫,就开得满园春色了,只是娘娘却是一直不曾过来观赏,柳妃娘娘以前还经常邀请娘娘同来游玩呢,可惜都被娘娘拒绝了……”
  听到此处,苏洛漓嘴角轻轻一扬,若有所思地道:“喔……这就不奇怪了……”
  当下望望花园四周,又细细观察天时地理,点点头,道:“嗯,不错,是个好地方!幽静向阳,平坦宽敞,周围又有高墙深院围着,不必担心花草的安危……”
  夏枝听了喜道:“娘娘喜欢这儿?那以后夏枝就多带娘娘来后花园散散心,看着这些美丽的花儿,心情也顿时舒畅多了!”
  苏洛漓点点头,“这个当然,当然以后要经常来!不过……在这之前嘛,有些准备工作要做。夏枝,你找些人来,把后花园刨平了。”
  夏枝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着眉头道:“什么……娘娘,你刚才说……”
  苏洛漓冲她点点头,“你没有听错,快去办吧!”
  “可是……”夏枝急得话都不会说了。
  “这些花草……都是柳妃娘娘亲手精选,又特意送来,而且……开得正鲜艳呢,娘娘你看,它们多漂亮多香啊,就这么全部毁了,多可惜啊!”
  苏洛漓轻轻地抚弄着身旁枝头上一朵雍容华贵的白牡丹,手指轻轻一拈,摘了下来,拿在手中把玩,漫不经心地道:“嗯……是有些可惜,那就全埋在地下做肥料吧,这叫物尽其用,也不辜负柳妃娘娘的一片好意嘛!”
  说罢,苏洛漓一转身,莲步轻移,朝着寝宫回去了。
  “娘娘……”夏枝待在身后喊着,待还想说什么,苏洛漓的背影却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苏洛漓刚刚回到房中,后面传来夏枝急匆匆的脚步声,看到苏洛漓,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娘娘……后花园重新翻土栽种的工程巨大,又都是力气活儿,漓妃府上下人手不够,只怕……”
  苏洛漓心下一想,漓妃府中下人多是些丫鬟婢女,女流之辈,要他们去开垦那片宽阔的花园,还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自己一心只想着栽种那些书上记载的药材花草,居然把这些给忘了。
  “那就去找人来帮忙呗!你对王府上下比我可熟悉多了,这件事儿就交给你啦。”苏洛漓摆摆手,大大咧咧地说道。
  夏枝一听急红了脸,道:“交给我?可是,奴婢真的不知道找什么人帮忙啊!”
  “小丫头,你就别推辞了,你以前是柳妃的贴身丫头,柳妃可是王爷面前的受宠的红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你会没有办法?鬼才信!你听好了啊,你要是找不到人来做呢,那就只好让你一个人去干这个力气活喽!对了记住啊,三天之内,必须办好,后花园我有大用途,误了我的正事,可饶不了你!”
  夏枝一听,慌了神,这小丫头平日里在王府也不过是个跑腿端茶的侍女,长得细皮嫩肉的,就她那小身子骨哪里干过这得粗活,要她一个人开垦那么大片后花园,还不得把自己累得脱层皮不可。
  当下急得不知所措,半晌,小心翼翼地对苏洛漓道:“娘娘,这个事夏枝可实在干不来,如果娘娘一定要用人,除非运用府里的军士,他们都是些勇武力气的粗汉,做起这种事来再合适不过了,不用三天,两天下来就能开垦好。”
  苏洛漓一听,喜道:“嘿嘿,看来不逼你,你果然不肯开动脑子呀!那好,你快去,就说是我的吩咐,以我王妃的身份,调动队把王府军士,应该不成问题吧?”
  夏枝道:“东离依国例后宫不得执掌兵权,不过也有不成文的规定,若是遇到大事特殊情况,王妃倒是可以调动少数府内亲兵。眼下没有战事,恐怕找不到调动军士的理由……“苏洛漓一拍桌子,佯怒道:“难道漓妃娘娘的事不是大事吗?去,跟那些军士说,这是王爷的命令!”
  夏枝一听慌了神,连忙跪倒在地,急道:“冒充王爷的命令,这可是死罪,奴婢不敢!请娘娘饶了我吧!”
  苏洛漓轻蔑地瞟了一眼丫鬟,鄙视道:“胆小如鼠!我昨天跟你说什么你就忘了,不是要你忠心吗?你可听好了啊,去不去随你,不去的话那些活儿就你一个人干!”
  “这……”夏枝急得满脸通红,左右为难。无奈迫于苏洛漓的压力,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有了王爷的命令作借口,王府的那些军士们哪里敢不听,别说开垦园地了,就是赴汤蹈火,那些军士也是个个争先恐后,他们平时想找机会为王爷效力,巴结离无渊都没有机会,这下有个如此轻松的差事,自然不会放过。不用苏洛漓吩咐,夏枝为了自身安全,也叫他们将这件事保密,军士们个个都把胸脯拍得砰砰响,保证绝不会泄露半个字。
  两天下来,原来的满园春色很快就被夷为平地,苏洛漓将原来柳妃栽种的那些争奇斗艳的花草们全都翻进土里充作了肥料,又派人弄来各类药草种子苗株,按照弄来的那些书籍所说,亲手小心地播种下去。
  一连好几天,苏洛漓天天在后花园中忙碌,悉心照料。只看得夏枝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以往的漓妃那平日里都是一副举止优雅温婉,一举一动都异常小心谨慎,全然大家闺秀的作派,哪里会如此这般整天来到后花园中干这些种植浇水的粗重活。又看到苏洛漓挽着衣袖,旁若无人地露着雪白的胳膊小腿在花园中劳作,俨然一个平民农妇的模样,更是觉得诧异不已。
  “漓妃娘娘这是怎么了?要不是亲眼所见,只是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原来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苏家二小姐……”
  夏枝看着苏洛漓在花园中忙碌的身影,心中不停地犯着嘀咕。
  这一天,风和日丽,离无渊跟往常一样,与柳妃在凉亭内赏花观舞,一旁柳妃依偎身边,不住地斟酒撒娇,极尽献媚之能事,不过,这会儿,离无渊的神情有些呆呆的,心思好像全然不在这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