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洛漓明亮的瞳孔慢慢被七王爷巨大的身影填满。离无渊厚重结实的身躯缓缓地压到她身上。块块饱绽坚硬的肌肉触及苏洛漓湿润雪白的肌肤的一刹那,她的心脏也剧烈地咚咚跳起来,那是一种苏洛漓从未有过的特殊感觉,对于这个冰山美人来说,离无渊强壮的身体如同一块灼热的陨石,随时几乎都要将她融化一般。
  她不愿意被离无渊看到自己羞赧的表情,咬着嘴唇,皱着眉头,把脸转向一侧。
  “哼!怎么,不愿意让本王看到你?”
  离无渊磁性的声音混合着炽热的呼吸迎面扑在苏洛漓的脸上,那里面有着男性荷尔蒙的刺激,体内渐渐发作的媚药功效让她心神恍惚,脸上泛起阵阵红晕。
  只是,苏洛漓的这番举止更刺激了离无渊对她占有的欲望。
  罗帐低垂,红烛摇曳。黑夜的卧室被暧昧的气息充满……
  第二天,苏洛漓一觉醒来,天色已大亮,牙床之上,七王爷离无渊已经不知去向。看着凌乱不堪的床榻和衣衫不整的自己,她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哼!这个野蛮的离无渊,若不是自己昨天体内的毒药药效发作,凭我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他制服,还被她……下回要是再让我碰到,非得叫他好看不可!”苏洛漓心中恨恨地想道。
  整理好衣衫,苏洛漓一只手拨开罗帐,正要下床来,猛然看见一个十几岁的侍女恭恭敬敬地立侧在一侧,手里端着洗漱的铜盆和毛巾等物。看得出来,她已经等候在这里多时了。
  “娘娘醒了?奴婢这就侍候娘娘梳妆洗漱!”那少女看到苏洛漓从床上下来,脆生生地道了一句,将脸盆稳稳地放好,就忙走过来服侍苏洛漓更衣。
  夏枝?
  这不是那个昨天还想要对自己暗下毒手的丫鬟吗?怎么今天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对自己这般恭敬客气了?
  苏洛漓心中着实诧异,看着婢女轻手轻脚地过来要为自己更衣,一时有些迟疑,推开丫鬟,冷冷道:“你这丫头,不是又有什么坏点子害我吧?”
  “奴婢不敢!七王爷临走时吩咐过了,叫夏枝从今天起好生服侍娘娘,再也不敢有二心……”
  又是那个离无渊!
  现在,苏洛漓一想起这个名字就恨得牙齿格格响。
  不过……事情也并不都是坏处,看到夏枝一脸急切为自己辩解的神情,苏洛漓知道,至少,经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切事情之后,原本自己身边的这颗“定时炸弹”,此刻却是不必担心了。这还真是多亏了那个离无渊啊。
  苏洛漓正暗暗有些庆幸,忽听得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笃笃而来。
  一旁的丫鬟夏枝似乎早就对这脚步声熟悉之极,意识到什么似的神情紧张地望向房门口。
  不一会儿,一个浓妆艳抹,浑身穿戴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一脸怒气冲冲站在了门口。
  “奴婢参……参见柳妃娘娘……”
  夏枝低着头,颤抖着声音朝来人行了一礼。
  柳妃环顾了房内一周,目光落在衣衫不整的苏洛漓身上,立刻恶狠狠冲到夏枝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死丫头!一大早不来侍服本宫,倒当起别人的奴婢来了,到底谁是你主子?不知好歹的野种……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柳妃说这后半句的时候,一双眼睛故意别有深意地瞥着苏洛漓。
  “奴婢该死!”夏枝连忙跪倒在地,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委屈地呜呜抽泣着。
  柳妃阴沉着脸,看着一旁幸灾乐祸的苏洛漓,不用说,她此刻已经完全明白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苏洛漓看着眼前的主仆二人上演的这场闹剧,心里知道柳妃是妒火中烧。冷笑道:“你看不好王爷也就罢了,连丫鬟也看不好,唉……可真是丢人呀!”
  听了苏洛漓这话,柳妃气得浑身直哆嗦,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指着苏洛漓大骂道:
  “你是什么东西!一个脸带刀疤的丑八怪!也敢跟本宫抢王爷!说!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迷惑王爷?七王爷对这漓妃的寝宫向来都是极少踏足,怎么昨天偏偏却在你这儿过夜?!”
  “嘿嘿!妖法嘛我倒是不会,不过呢,论起使用下毒害人这些下三滥的勾当,我苏洛漓比起柳妃娘娘来,那可还差得远呢……”
  柳妃听闻此言,心里一怔,支支吾吾道:“什么下毒……我不知道你……你说什么……”同时却狠狠地瞪着一旁已经瑟瑟发抖的夏枝。
  以一个21世纪顶级职业杀手的敏锐,柳妃的一举一动早被苏洛漓看在眼里。
  “哼!不用往旁边看啦,我可没有逼供夏枝!”
  “你……好!好你个苏洛漓,我以前真是太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城府如此之深,竟然连我的贴身丫鬟也收买了!”
  苏洛漓缓缓走到梳妆台前,轻柔地梳弄着自己乌黑的秀发,轻描淡写地道:“你又错了,夏枝可不是我收买的,这都是七王爷的赏赐呢。”
  “什么?!”
  柳妃不敢置信地冲到夏枝的面前,一双冒火的眼睛逼视着丫鬟少女。
  “是……是真的。奴婢不敢欺瞒柳妃娘娘,今天一大早王爷从漓妃的寝宫离开时红光满面,气色极佳,一时高兴,就吩咐奴婢今后好生服侍漓妃……”夏枝哆哆索索地点点头。
  “红光满面,气色极侍……“柳妃喃喃地重复着这些她刚刚听到的词语,现在,它们每一个字都如钢针一般扎得她心里滴血。
  一时间,柳妃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无名怒火腾腾升起。
  “小贱人!”柳妃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抓起桌上一只白瓷花瓶就朝苏洛漓背后冲去。
  不过,这一切早被苏洛漓从梳妆台的铜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以她的武艺,这种攻击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如同不经意的一个懒腰一般,苏洛漓一只玉足轻轻一伸,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横在了柳妃的前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